是柔软,不是矫揉造作

梦禾
2018-04-30 13:30:09

重逢的场景是这样的。

——机舱的空气不新鲜,旅人身上裹着风尘,在狭窄的空间里寻找自己的位置。恍惚中你捕捉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同往日相比,看上去好似又有些褪色,你不确定,心中忐忑,仍旧回头望了几眼,而后终于对上了那个眼神,不晓得要说什么好,只能挤出微笑。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这是故事的结尾,而不应该成为开头,如果目的是为了叹息,那么讲故事的人则必须克制。

故事本身是不用避讳老套与否的,天底下好看的故事归结起来也逃不过最原始的几个创作母题。真正要关注的是叙述方式,如何把主题阐释好,如何去展现、感染、获取共鸣,才是更应该重视的问题。

《后来的我们》评论出现两极分化的原因很大程度在于,导演刘若英将这部电影变成了一种私人叙事。私人化的情绪传达也许适合文学作品,但未必会适合电影。在电影《后来的我们》中,男女主角确认恋爱关系后,叙事线变得松散不已,放弃了把故事讲完整的任务,而开始由片段式的情节拼接,目的是反复渲染情绪,刻板强调“错

...
显示全文

重逢的场景是这样的。

——机舱的空气不新鲜,旅人身上裹着风尘,在狭窄的空间里寻找自己的位置。恍惚中你捕捉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同往日相比,看上去好似又有些褪色,你不确定,心中忐忑,仍旧回头望了几眼,而后终于对上了那个眼神,不晓得要说什么好,只能挤出微笑。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这是故事的结尾,而不应该成为开头,如果目的是为了叹息,那么讲故事的人则必须克制。

故事本身是不用避讳老套与否的,天底下好看的故事归结起来也逃不过最原始的几个创作母题。真正要关注的是叙述方式,如何把主题阐释好,如何去展现、感染、获取共鸣,才是更应该重视的问题。

《后来的我们》评论出现两极分化的原因很大程度在于,导演刘若英将这部电影变成了一种私人叙事。私人化的情绪传达也许适合文学作品,但未必会适合电影。在电影《后来的我们》中,男女主角确认恋爱关系后,叙事线变得松散不已,放弃了把故事讲完整的任务,而开始由片段式的情节拼接,目的是反复渲染情绪,刻板强调“错过”“可惜”等类似的主题。

对于女性导演来说,女性视角的魅力在于柔软,而对于柔软的尺度把握失当,就很容易让影片变得矫揉造作。

例如《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同样是完全私人化的叙事,同样是两极分化的评论。当一个女性导演将故事变成了个人化的喃喃自语时,影片的格局与气质就很小家子气,很难体现出一种自信,缺少了自信的电影本身就是站不稳的。所以,当导演不再无节制的暴露和宣泄个人感情时,才是能够认真讲好一个故事的开始。

纪录片《日常对话》做到了尽量克制,整个影片里最打动人的元素是导演本身拥有的,一种静默的勇敢。在这部影片里,叙述视角从“我说”变成了“我观”,即便题材是极度私人化的,但是阐述角度却没有被私人情绪带跑,而是努力做到了客观呈现。

再看完成度更高的女性导演作品——《女人四十》,导演许鞍华直接放弃了沉重,放弃了激烈的爱恨情仇与冲突。通过个体命运上升到一个群体,甚至关乎人生的庞大主题时,因为克制冷静,所以毫不突兀,真正做到四两拨千斤,我认为这才是柔软的力量。

摒弃矫揉造作,其实没那么难。观影情绪不需要保姆式的引导,将故事讲好,自然会取得观众共鸣,不是每一个观众都会对散文诗般的日记体电影感兴趣,但每一个愿意进入电影院的观众,一定是对一个吸引人的故事有所期待的。

不要辜负观众的期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后来的我们的更多影评

推荐后来的我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