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血暴 冰血暴 7.9分

《Fargo》: Go too far

田中小百合
2018-04-30 看过

白茫茫的一片天地,遠方汽車緩緩地向鏡頭駛近,而所配上的音樂瀰漫蒼涼之感,仿如送葬之曲,在定音鼓的加入後,變得能撼動人心。高安兄弟把這樣可以是很平凡的畫面,拍成了90年代最具衝擊力的電影開場之一,他們利用雪景,襯托出人的孤獨和絕望,於Jerry(William H. Macy飾演)失望地得知自己的停車場計劃被岳父「搶來」投資後,那個接著的俯瞰式的、好比《去年在馬倫巴》內堪稱一絕之庭院構圖的鏡頭(如下圖),即能夠讓行走於雪地上的他,顯得渺小又無助。

功力一般的導演或編劇,也許會將Jerry告知綁匪要綁架自己妻子的一幕,作為Plot Twist,置於最後;但高安兄弟從電影的一開始就把「底牌」揭曉,且隨著劇情的發展,觀眾又不會因為被告知了這最大的真相,而失去要追看下去的動力。本片其中之最引人入勝的一個段落,發生在綁匪開車載著被綁架的Jerry妻子,行駛於Brainerd郊外的漆黑公路上;此段落從巨型的Paul Bunyan塑像出現,便已讓電影更帶上了「詭異」的氣氛;跟著綁匪被巡警截停,觀眾卻為他們緊張了起來;可當巡警被殺、過程被另一車輛上的人目擊之後,我們又會為綁匪要殺人滅口的目擊者捏一把汗(絕妙的是,觀眾的視覺仍停留在綁匪的車內卻擔心起另一車上的人的安危)。如此峰迴路轉之變化,不斷出現在這不夠100分鐘的電影中;高安兄弟要我們去著緊的,不僅是所謂的好人,還有相互對立著的幾個角色。

由Frances McDormand所飾演的大腹便便女警長Marge,在電影過了三分之一後才出場,但迅速能吸引到觀眾去注意。她一方面表現出敏銳的觀察力或很快就可以還原到案發現場之能力,然而另一方面又於被特別安排的、把畫面巧妙切開兩半的鏡頭中(如下圖),表現出她連起動自己的巡邏車,也不是那麼地輕鬆。Frances McDormand運用那有點摻雜Skandinaviske半島的口音,將一個深藏著自己的強勢在師奶/大媽外表下的角色,演得令人信服。好比她重遇其舊同學的那場戲,從剛開始時的笑面迎人、和藹親切,到舊同學忽然要坐過來想乘機揩油後她臉色的一改,卻又會接著打圓場的轉變,就能讓我們感受到她厲害的應變能力。女警長Marge在最後跟綁匪所說的話(「你知道嗎,對於生活而言,還有許多東西都要比這一點點錢更有意義……我真的搞不懂」),代表著社會認定的所謂正確的價值取向,而她於家中從不會霸氣外露、或與丈夫的相互遷就,也是主流所追求的要達至的一個和諧、平衡狀態之體現。

可相比下,同樣有一方是強勢的Jerry之家庭,就因岳父的不肯讓步,而出現了失衡與倒塌的結局。女警長Marge與Jerry這兩個角色,一個顯得從容,一個卻時刻處於焦慮、繃緊的狀態之中。我們若細心便可留意到Jerry通常會在自己的家門口,先擦擦鞋底才進去的慣性動作,但於外父被綁匪所殺後,高安兄弟利用了Jerry直接走入屋內的這一小細節,來表現出他內心的真正崩潰。Jerry不斷碰到了其愈來愈無法去解決、承受的麻煩,而幾乎所有之事情、計劃,都是逆著他的意願而發生。

在本片中,參與綁架的兩個綁匪,一個外向嘮叨、外貌怪異;一個內斂沉默、顯得更為恐怖。綁匪Carl(由Steve Buscemi飾演)在被巡警截查時並不想把事情鬧大,而於之後的劇情中,也會呈現出其弱勢的一面,但當受到了Jerry的岳父槍傷後,Carl卻變得更心狠手辣(連停車場的收費員都不放過),他所踏的泥沼亦令其愈陷愈深。至於另一綁匪Gaear(由「變色龍」Peter Stormare飾演),仿似是卡繆《異鄉人》中的主角,冷漠、孤獨、旁觀地存在著;他的無動於衷,與Carl的「熱情」有著強烈之反差,形成了某種有趣又荒誕的感覺;而類似的冷熱對比,也見於二人在汽車旅館跟妓女做愛後,畫面忽然一轉,看到他們靜靜地坐在床上,看著《The Tonight Show》的一幕。

高安兄弟在這部情節跌宕起伏的電影中,用上了近乎客觀式的「零度風格」,像對著被蒙頭、呼著「白氣」的Jerry妻子之特寫的鏡頭那般,注視著此荒謬的世界。我們或可借用Sartre的評論——「無所謂善惡,無所謂道德不道德」來形容《雪花高離奇命案》內的角色,因為高安兄弟並不是要我們最終去認同女警長Marge所代表的主流價值取向,而是重點要展現出她結尾理解不到的這些「荒謬」的東西;而事實上,Marge和她丈夫一起過著的平凡生活所透出的虛無之感,跟Jerry要綁架自己妻子的想法、行動,或是理性的綁匪會出現不理性的行為一樣,都是此電影中揮之不去的「荒謬」感的組成部分。女警長Marge,與在岳父面前自我壓抑著的Jerry,以及仿佛深不可測的綁匪Gaear,都同樣會於片內,隱藏著某一面的自己。

高安兄弟的《雪花高離奇命案》,以Marge給丈夫買釣魚用的蚯蚓等看似瑣碎、並與影片主線無什麼關聯的生活情節,既對片內緊張、暴力、荒誕之綁架故事,起到了一定的中和、緩衝式作用, 也由於這樣生活化的情節「格格不入」般地插進,會在某程度上增加了電影的荒誕性,從而更令整部作品別具特色。而這本應走驚悚路線的電影,卻被高安兄弟添上了黑色幽默的元素,且展現出他們高超的平衡能力,如此讓人心寒的《雪花高離奇命案》,並沒有完全走進冰天雪地的陰暗裏,女警長Marge所懷的新生命就如同快投射下來的一束光,給人對未來還存有的希望。

電影《雪花高離奇命案》,在開始時被註明了它是根據1987年的一個真實事件改編,但實質上這是高安兄弟跟觀眾開的一個玩笑。而有位名叫Takako Konishi的日本禦宅族女子,甚至相信此片內被綁匪Carl藏於雪地裏的巨額贖金存在,千里迢迢地從日本飛到Minneapolis,再往Fargo小鎮去「尋寶」,卻最後被人發現陳屍在Fargo公路旁的雪地上。我想很多人應該都不能理解Takako Konishi的行為,就像女警長Marge不能理解Gaear為何會因這一點點錢(他只分得這巨額贖金內的很小一部分),而走上絕路的行為一樣。或者高安兄弟在本片中所註的「根據真實事件改編」,早已是想告知世人,現實離奇的事情不亞於電影內所發生的,在真實的世界裏,依然有很多人像Takako Konishi那般,向著Fargo,或離我們普通人所能明白的那個「位置」,愈走愈遠(Go too far)!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冰血暴的更多影评

推荐冰血暴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