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男女 饮食男女 9.1分

《饮食男女》剧本分析

Pat
2018-04-29 23:30:4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Type

类型:剧情、家庭、伦理

时长:124分钟

梗概:20世纪90年代的台湾,圆山饭店大厨朱师傅和三个女儿的故事。

Story

开端

第一幕

朱家第一次聚餐

从父亲到女儿(按年龄顺序),依次出场,介绍父亲和三个女儿的身份背景。

来回切换、平行介绍四个主要人物的职业、性格以及各自的生活状态。

从三个女儿与其它人物的对话中,带出有效信息:每周日有一个固定不能缺席的与父亲的饭局。另外父亲则一直在家里做菜,为这个饭局做准备。在开片就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没有交代对方身份,却是用非常简单的几句对话设置了悬念,为结局埋下伏笔。轻巧又不刻意。

四位关键人物,在开场时都没有同时出现在一个场景中,而是让他们处于分离的状态,而剧本中的第一个事件,就是让父亲和三个女儿聚头。分开而独立在四个场景中介绍人物,也可以很明确地看待这四个人物的不同特征。这样的设定给观众带来了一点期待,也会给观众一点想象空间,猜测这一家四口相处时的关

...
显示全文

Type

类型:剧情、家庭、伦理

时长:124分钟

梗概:20世纪90年代的台湾,圆山饭店大厨朱师傅和三个女儿的故事。

Story

开端

第一幕

朱家第一次聚餐

从父亲到女儿(按年龄顺序),依次出场,介绍父亲和三个女儿的身份背景。

来回切换、平行介绍四个主要人物的职业、性格以及各自的生活状态。

从三个女儿与其它人物的对话中,带出有效信息:每周日有一个固定不能缺席的与父亲的饭局。另外父亲则一直在家里做菜,为这个饭局做准备。在开片就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没有交代对方身份,却是用非常简单的几句对话设置了悬念,为结局埋下伏笔。轻巧又不刻意。

四位关键人物,在开场时都没有同时出现在一个场景中,而是让他们处于分离的状态,而剧本中的第一个事件,就是让父亲和三个女儿聚头。分开而独立在四个场景中介绍人物,也可以很明确地看待这四个人物的不同特征。这样的设定给观众带来了一点期待,也会给观众一点想象空间,猜测这一家四口相处时的关系,每个人物的位置,孰重孰轻。

在三个女儿的分场中都同时带出了一个对应的男性角色,把女儿们感情线的主要线索也在开场中交代了。脉络清晰,一点一点铺开来。

交代了单亲父亲与三位女儿的疏远关系,四个人的相处之道,在饭局的对话中,进一步凸显三个女儿的差异性格。老大是虔诚的基督徒,略微愤世嫉俗;老二是公司高管,职业女性,性子最烈最易与父亲起冲突,在act 1中台词最多,突出关键人物的地位;老三尚年幼,还在餐饮店打工,性格开朗单纯。

开场的第一个事件——周日饭局中,父亲的厨艺也收到了老二的挑剔,认为父亲的味觉退化。而后老二在饭桌上宣布要搬出去住的消,在人物的细微台词中,开了一个头,搬出去住在朱家是一件重大事件。这时候,剧本并没有让每一个人物,都给出详尽而完全的反应,反倒在此后,设置了以一个饭店里的电话,唤走了最重要的老朱,让故事的第一个事件的反应沉淀下来,所有反应和后续事件,放在了后面的故事。完成了ACT 1。而在饭桌中,父亲接到了电话后离开了饭局,把略带紧张的开画饭局,做了一个呼吸的调整,厘清了人物基本关系,平稳地引出下一幕。

第二幕

第一个饭局后的老朱

从四个人物个体单独分析,到置于同一场景发生交集。制造出了一个小矛盾,改变了原本四个人在家庭中所形成的稳定秩序。这时候故事感觉进入前奏,不急着描述这个破坏秩序的事件是否强烈,也不急着描述新秩序。而是再次把四个人物拆分成两个角度,分别从父亲,和女儿(三位)角色的位置,描述这个激励事件的后续反应。台词日常、精简而不激烈,这也就奠定了这个剧本的叙事节奏属于平稳渐进型。

老朱回到工作的饭店,作为饭店的主厨,宴席遇到情况,于是接到电话后就马上回去救场。在这一场景中,从对话和厨子们对待老朱的方式,说明老朱在工作中是一个德高望重的厨师,有威严、人望,做事果敢。和在家中与女儿们的相处,却是形成了一个鲜明对比。是等着女儿回家的父亲,寡言而带一点隔阂。女儿们对父亲的下厨也习以为常,味觉和厨艺也渐渐开始大不如前。

从这两个开头关键幕的刻画中,深化了老朱的个人性格特点。

第三幕

第一个饭局后女儿们的谈话

由老二准备搬出家的决定,引起了三姐妹的对话。台词中,老大作为反对方,老三作为理解方,老二心存愧疚。在平和的饭局下,三个人物的内心都有了波动,对她们三条故事线的平稳秩序,也是一个触发点。四条线都开始因为这件事作为起因,而出现了波动。

第四幕

新的关键人物,锦荣的出现。

交代锦凤与朱家的交情,对现有的人物结构,做支线补充。把故事的人物脉络渐渐丰富起来。到目前为止的时间内,都没有出现强烈的冲突和矛盾。新增的人物关系能够给观众不单调的感觉,也助于更好地消化。

从台词中埋下伏笔,老大和锦荣对待老朱的后半生有着不一样的看法。让观众误以为,锦荣是的位置,是反转结局的铺垫。

第五幕

五个人物各自的感情线。

四个人物各自的分场画面,进一步描写经过昨晚的饭局之后,心绪受到波动。逐渐把四人的特点和性格变得立体有层次。四个人的感情线线索进行诱导。尤其是老朱和锦荣的女儿姗姗的互动,而并不是直接安排老朱和锦荣交流,不动声色的为剧情反转铺垫线索。提供证据又不破坏结局的意外。

1、老朱给锦荣的女儿姗姗送便当。

2、老大家珍和学校新来的体育老师周明道的初次互动。

3、老三家宁和好友的男朋友国伦探讨关于爱情的看法。

4、老二家珍和公司新来的高管李凯的第一次见面,与前男友的相处。

发展

第六幕

在观众消化完人物关系后,出现了新的激励事件。

家倩从提出搬出家里住深化为面临即将被调遣出国工作。

第七幕

老温入院,家倩到医院探访。

三人的对话,带出老朱和家倩父女两的相处关系。带出两人对饮食工作的态度,早年老朱不让家倩从事厨师职业,导致父女间埋下的心结。

第八幕

锦荣的母亲回国了。出现了新的人物,人物关系图铺展开来。

第九幕

家倩与新同事李凯的进一步交流,关系熟络起来。

第十幕

家珍收到情书,以为是体育老师写的。

第十一幕

家宁喜欢上了好友的男朋友,两人关系有了转变。

第十二幕

家倩得知自己买的房子成了烂尾楼。

第十三幕

家倩到医院探访老温,意外看到老朱出现在心脏病检查科。

第十四幕

朱家第二次聚餐。

家倩房产投资失败,锦荣与梁母饭后到访。老朱与梁母的初次见面交谈。梁母的人物设定,讲的也不是标准的国语,像是这个家庭的闯入者,显得格格不入。与其它人物设置有着天壤的区别,梁母讲话直接不隐藏,具有侵略性。是整个故事的推手,把人物关系主动搅拌起来。

第十五幕

家珍再次受到匿名情书,在教职工会ktv上与周明道的碰面,唱的歌词恰好是情书上的词。感情戏升温。

第十六幕

老朱与锦荣女儿姗姗的互动,隔了两代人的交流方式,长辈对晚辈的言听计从。两人的亲近程度已经从最开始的疏离到小朋友的“放肆”。

老朱吃着锦荣做给姗姗的便当,面无表情,这个细节也再次提醒了观众,老朱已经失去味觉。

第十七幕

家倩与李凯在办公室谈工作,从同事关系熟悉成朋友。陪李凯到玩具城挑礼物给他儿子。

两人的台词交代了跨国文化差异,对于当时台湾往返于国际生活一代的影响。与梁母不适应国外生活搬回台湾相呼应。一代一代人受到国际文化的影响,形成的各种深浅文化冲突。从梁母老一辈的人的抗拒心态,到李凯这一代人的接受,顺延至李凯儿子一代的彻底西洋化。

第十八幕

老朱与锦荣在路口的对话,慢慢给出多一点线索,老朱与锦荣的关系不简单。

人物关系的复杂程度加深。

第十九幕

家宁的闺蜜发现了自己的男友和家宁的关系,好友关系崩盘。

家宁的感情线走到了转折点,家宁的闺蜜的人物功能结束,退出故事。

第二十幕

朱家第三次聚餐。

家宁宣布自己怀孕了,即将搬出去跟男朋友同居。新的激励事件出现,三个女儿角色中,比重最轻的家宁,第一个离开家。这个家庭结构,从最小的一块着手脱落,进入漫漫分解的过程。

第三次聚餐后,家宁的男友国伦即来接走家宁,这也是国伦第一次见到朱家所有人。这时候剧本依旧按照平稳的速度推进,父亲和两个姐姐并没有戏剧化的反应,而是平静的接受家宁的离开。在家宁离开,三个人在各自的关系线上,对家宁的离开才作出了反应。

第二十一幕

老朱在澡堂陷入沉思。

老朱在澡堂按摩的场景是故事推进的节奏点,往后故事中每一次再去澡堂按摩时,老朱的反应都表现他内心的变化。

第二十二幕

家珍与家倩在厨房的对话。两人表达了对离不离开家的不同观念,化解了多年来的误会。单亲家庭中,大姐家珍的人物设置,是喜欢扮演母亲的角色。实际上她才是最想自由的一个,而老二家珍因为不忍心家珍把自己困住,表达了自己最真的想法。两姐妹的人物性格恰恰相反。老二看似追求远方,却是家里最舍不得离开父亲的一个。

其中家珍在洗碗的时候说了一句“我把盘子摔坏了”。家倩接的是“没关系”。

这个盘子是她们姐妹两关系的盘子,被家珍摔坏了,裂了很多年。直到家宁的离开,才换来了一句没关系。两姐妹的隔阂自此打开,两个人的性格和内心世界在厨房洗碗时,都洗明白了。

第二十三幕

家倩在办公室得知自己确认被调职荷兰的人事决定。

第二十四幕

老朱与梁母在客厅的谈话,交代了梁母的过往。梁母作为一个外省人来到台湾,这种“外来人员”也注定不会成为老朱的喜好,体现了当时台湾本地人和外省人经过了一些年头,依然在两个人的口音上画出了一条分界线。

这一次的谈话,对老朱的感情线是一个升温。先是明显看到了老朱没有表态的迹象,又没有给出原因和过多的内心刻画。为后文的发展层层递进,也把老朱一直藏着心里的想法给逼出来。

梁母的每一次谈话都把老朱逼出来一点,把剧情的发展往高潮推一步。

第二十五幕

老朱在澡堂一脸不舒心。

第二十六幕

家倩与李凯在办公室对峙,发现了家珍从来不曾有过一个交往了九年而让她心碎单身至今的男朋友。家珍的人设开始复杂起来,设置了新的一个矛盾,把人物重心转向家珍。接下来即将完结的将是家珍的感情线,第二个离开家的也是家珍。

家倩也因为这个启示受到了打击,在面临调职出境、父亲所隐藏的病情、妹妹的离家,到这一幕姐姐多年来的欺瞒,内心世界即将崩塌。

第二十七幕

老温逝世。

老朱在家中怀缅时,说了一句“我的味觉已经死了,我要喝白开水。”

与开场第二幕,老朱被唤回大厨房帮忙时,说过老温才是自己的味觉,全看老温的颜色下味,前后呼应,故事情节联系紧密。把老温和老朱的多年挚友关系,在全片的主题“饮食”中,从这前后两句台词上,连成了一个完整的圈。

通过老温的死,再次点名,老朱已经彻底失去了对食物和人生的味觉。朱家所剩的人越来越少,存在的内核矛盾越走越深。

第二十八幕

家珍对着楼上唱歌的住户,功放耶稣曲。用宗教的砝码发泄自己内心的孤独。成为下一幕家珍内心情感爆发的伏笔。

第二十九幕

家珍的对于每日会在桌面出现今天却缺席的情书,彻底爆发了。恶作剧的学生前来道歉,周明道的安慰,让家珍主动亲吻。这个主动的吻,一反家珍的内敛的人物设定,是一个最大的转折。自此,家珍彻底从在基督教中寻求借口的状态中,解放出来。

多年来找不到人爱,在这一幕完成了一个自我释放。人物的特点和定位翻转。

第三十幕

家倩的前男友告诉家倩,他要结婚了。家倩表示祝福,离开的时候,拿起的是绿毛衣。剧本中特定写出来绿色的毛衣,是一个强有力的讯号。即将是开放性的一段情人关系,依旧因为第三个人的关系而感到背叛。家倩在爱情和亲情(家珍上),受到了双重的背叛。

第三十一幕

老朱与饭店负责人商讨退休事宜。老朱的台词:“别说中国菜到台湾 这四十多年,早已经是三江五湖汇流入海。” 从侧面反映了这些年来,台湾本土饮食和外来的饮食的交流。和梁母为代表的外省人来到台湾生活,是同样的移情作用。用饮食文化来反应整个台湾这些年来的大交融。

第三十二幕

梁母与锦荣在家中的交谈。梁母的作用再次神来之笔,表达出了对老朱的偏好,把锦荣也往外逼出来一些。老朱与锦荣的关系,在从饭桌底下一步一步的逼到了饭桌上面来。

第三十三幕

朱家第四次聚餐。

家宁缺席,朱家的饭局已经慢慢不成为一个惯例。家珍倩带着国伦参加,宣布两人已经结婚的消息。与送走家宁的场景一样,这一幕送走了家珍。

女儿们按照戏份的比重,依次离开了朱家,现在只剩下家倩。

家倩对于家珍多年来欺瞒的矛盾,并没有在家珍走之前解开。这条线索没有延续。

第三十四幕

老朱和家倩清理家珍的房间。

第三十五幕

老朱与梁母的谈话。梁母暗示性表露出自己的心意,老朱的内在开始累积爆发。事件的推进作用再次由梁母这个角色来完成。

第三十六幕

老朱在澡堂按摩时痛苦万分。

第三十七幕

家珍和国伦回朱家搬行李。家倩向家珍谈到梁母与老朱最近的频繁交流,制造两人有进一步关系的错觉,为结局的戏剧和反转做进一步的铺垫。

就在家里走剩家倩一个女儿的这一场景,她轻描淡写地说出了不调职去荷兰的决定。

第三十八幕

家倩与李凯的谈话,台词中为她的不调职做出了补充说明,也一并结束了家倩自己与李凯之间的感情线。到这一幕,三个女儿的感情都已经描述完成。把重心放到了老朱的感情线,最后再处理老朱与家倩(最具代表性)的父女关系。

第三十九幕

家倩到家宁家的探访,再次谈到梁母与老朱最近的频繁交流,为结局的戏剧和反转做最后的铺垫。

高潮

第四十幕

朱家第五次聚餐。

老朱是这个聚餐的重点,做菜时心事重重。也是两个女儿离开家后,这个家的再一次聚首。饭桌还多了锦荣及梁母。

这次的聚餐规模和排场铺垫,是全剧的高潮。

老朱酒过三巡,先是说出来要把房子卖了。

再给一些人物台词和反应,着重描写了梁母摆起一副女主人的神情。

再给出最后一个重磅的信息,老朱与锦荣的关系浮于水面。

梁母的人物作用结束,进入昏迷。

众人一片混乱,饭局以狼藉收场。

最后饭桌前剩下家倩一人,落泪。她先笑再哭,这个动作设置是她的自嘲也是自弃,笑朱家的状况像眼前这个饭局一样狼狈,哭本以为一片孝心陪伴父亲,却是成为了全家最孤单的一个。

第四十一幕

城市蒙太奇,给高潮缓一缓。拉入结局。

结局

第四十二幕

朱家第六次聚餐。

在厨房掌厨的变成了家倩。家珍和家宁都有事缺席。老朱是从屋外进来的,和影片开端父亲下厨等女儿的情节完全反转,最后一次聚餐是女儿下厨等父亲,参加的也只剩下老朱和家倩。

老朱从家倩的汤里恢复了味觉。恢复了人生和家的味觉。

在家里失去的,要出去之后再进来才能再尝到。

Conflicts

-家庭矛盾

1、老朱不让家倩从事大厨工作

2、老大家珍对老二家倩恋情丰富有人爱的妒嫉

3、三姐妹对于即将退休的老朱,赡养工作的矛盾

-感情矛盾

1、老朱与锦荣难以浮出台面的爱情故事

2、家倩与前男友没有安全感的性伴侣关系

3、家倩与已婚同事的只能相知不能相爱的关系

Structure

主控思想

1、现代社会与传统伦理

-现代伦理

(1)老朱与锦荣年龄差了近一代的爱情。

(2)老大家珍在爱情上的自我解救,在校园广场上的大声寻求爱情的回应。

(3)老二家倩与前男友的只有性而没有稳定伴侣关系。

(4)老三家珍从闺蜜手中夺过男朋友。

-传统伦理

(1)老二家倩在得知前男友要结婚后感到恶心,实则也是内心根深蒂固的传统伦理观。

(2)梁母的育女观念。

(3)家珍拒绝婚前性行为的观念。

2、饮食与男女

老朱坚持每周日都要家庭聚餐的惯例。

朱家的重要事件总是在饭桌上说明。

三个女儿代表着的都市爱情故事线。

影片主线

影片有两条明线和一条暗线

明线:女儿的感情线;父女的亲情线。

暗线:父亲的感情线。

高潮部分老朱说到不愿意因为自己的事情连累家人,实则是老朱希望在女儿都找到归宿的情况下,再表明自己和锦荣的关系。女儿的感情与父亲的感情线之间有因果关系。

故事的解决顺序:女儿的感情线➡️父亲的感情线➡️父女的感情线

重复出现的母题

通过朱家的六个周日家庭聚餐,串联起整部影片。从饮食角度切入,在饭桌上藉由父親與女兒們的互動,呈現傳統與新潮的對比觀點,表達出各自的情感慾望。

第一次聚餐,在老朱筹备晚饭的同时,用四个场景交代完了四个人物。并提出第一个情节点:老二家倩做了房地产投资,提出要搬出家住。

第二次聚餐,家倩房产投资失败,搬出家的想法搁浅。锦荣的母亲回国成为一个新的触发事件。饭后,锦荣与母亲梁母一起到访朱家。给出线索引导老朱与梁母发展的可能性。

第三次聚餐,家宁宣布自己怀孕了,成为第一个搬出家的人。这个家庭结构,从最小的一块着手脱落,进入漫漫分解的过程。

第四次聚餐,家珍宣布自己结婚,第二个搬出朱家。朱家的结构继续,按戏份和人物的轻重,把人物慢慢剥离朱家。

第五次聚餐,老朱宣布自己与锦荣的恋情,准备把这个老宅子卖掉。出人意料的高潮的饭局,最后一个“离开朱家”的竟然是家倩。到这已经完成了朱家的聚散,聚在一起的五个人将分开生活。

第六次聚餐,只有老朱和家倩场。作为一个告别的饭局,父女的心却是第一次聚在了一起。

线索和节奏

1、老朱三次在澡堂按摩的不同反应,剧情不断推进。

2、家宁走的时候是哽咽,家珍走到时候哭了,唯独家倩却没有走。

3、老朱早上叫三个女儿起床,走的次数递减。

4、片头老朱为女儿们做饭,片末家倩为老朱做饭。

Character & Relationships

1、人物性格揭示

父亲老朱,鳏夫。饭店主厨,精研川扬潮浙菜,半退休状态。

老大家珍,三十岁上下,基督教徒。中学化学教师,单身多年。压抑自缚,渴望被爱。

老二家倩,二十七、八岁,外企高管。好胜、强势。外刚内柔,感情史丰富。

老三家宁,二十岁,大学生。餐饮店打工,单纯、善良,富有同情心。

锦荣:三十五岁上下,家珍大学好友的姐姐,离异。住在朱家附近,离异后一直受到朱家的照顾。深谙世事,隐忍内敛。

梁母:锦荣母亲,寡妇,外省人。育有两女,一个在美国,一个离异在台湾。世俗、虚荣。

姗姗:锦荣女儿,幼儿园儿童。直言不讳,仗义。

老温:老朱多年好友,饭店厨师。幽默、温和。从小看着朱家三女长大,偏爱老二家倩。

雷朋:家倩前男友,经营艺廊。良好倾听者,功利、伪君子。

国伦:家宁男友,爱阅读爱思考。细腻、执着、正直。

周明道:家珍丈夫,中学体育老师。老实、憨厚,被动、包容。

李凯:家倩同事,已婚,职场达人。性情中人、浪漫睿智、识大体。

2、人物的功能

老朱:解散家庭的关键人物,一反传统家庭的概念。

家倩:一直在接受家庭内部和外部的冲击,使观众的代入感最强。

梁母:剧情的重要推手,刺激整个故事向高潮推进。

3、人物情感转变

老朱:维护家庭➡️解散家庭;隐藏自己的感情➡️勇敢挑战传统伦理观念。

老大家珍:压抑对爱情的渴望➡️大胆追求爱情。

老二家倩:追求自由➡️回归家庭;被父亲照顾➡️照顾父亲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饮食男女的更多影评

推荐饮食男女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