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我们给后来添了堵

城东不斗少年鸡
2018-04-29 20:54:3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一份莫名的浓稠的哀思。

微信公众号:wasabifilm2018 首发于 一斤山葵

《后来的我们》改编自刘若英的短篇小说《过年,回家》,然而《过年回家》早已是一部电影的名字,直到有一天刘若英听到五月天的《后来的我们》觉得歌词很像这部电影的感觉。

刘若英虽无意将自家经典曲目《后来》电影化,但似乎终究还是逃不过自我命题的循环与延伸,无心插柳的是充分发挥了《后来》的剩余价值,《后来的我们》站在《后来》的肩膀上闪亮登场。

然而随着这次登场,《后来》并没有迎来它的第二春,反倒被《后来的我们》以“一分巧思,九分俗气”的格局添了堵。

九分俗气

《后来的我们》的主要症结是整部影片大部分的情节与细节都非常俗套非常直白非常标签化,它几乎毫无含蓄的绵长的引人遐想的部分,它的俗套和直白相当粗暴,妄图立刻出拳打在观众的胸口,让他们立刻痛彻心扉。

  • 情感博主

井柏然与周冬雨若干年后在飞机上相遇,飞机延误,他们在雪地叙旧:

井柏然说:“后来我们什么都有了。

周冬雨说:“却没有了我们。

井柏然说:“我最大的悲哀就是没有权利悲哀。

海报上的那句话原以为是切题的文案,万万没想到竟然在影片中被两位主角接力着说出了口,令人愕然,彼时彼刻大概是两位情感博主的华山论剑,类似的台词世界上除了一个叫王家卫的男人用起来效果不错,其他人用都会沦为郭敬明,王家卫有他强大的视听语言为他撑腰,普通人是没法抢他的素材的。

  • 标签癌

标签化的部分亦如人在他乡的摆地摊、隔板间、吃泡面,要说这是真实生活的写照,那么无可厚非,它们至多有点标签炎症。

井柏然做客服与人大打出手,周冬雨做售楼小姐遭人非礼,情节像未经加工的原始材料一样粗糙生硬;蛮横无理的房东,市侩唠叨的妻子,人物形象陈旧老套。

除此之外亦有更为严重的病变部位,周冬雨兴致勃勃地对着车窗外大喊:“北京,你听到了吗,我们很快就要发啦”,《北京女子图鉴》都不屑一用的残羹冷炙,被《后来的我们》捡来用;二人把大街上没人要的破烂沙发搬回家,编剧似乎模糊了北漂与拾荒者的身份界限;井柏然挨揍后,由于失去了男性的尊严,在小吃摊见人就打,丧失了一个正常人的心智,剧情轮番失真。

  • 大白话

《后来的我们》的镜头语言近乎大白话,仿佛平时从未积累过“好词好句”,同学间要离别便唱起张震岳的《再见》;井柏然起身去追走掉的周冬雨,镜头回到出租屋,翻倒在地的椅子和吃到一半的饭菜,与此相比,一把平静的旧椅子也会显得隐忍有力,显而易见的镜头语言使影片多了几分乏味。

彩色过去,黑白现在

《大佛普拉斯》的黑白画面代表底层人无望的人生,彩色部分意味有钱人声色犬马的世界;《阳光灿烂的日子》片尾马小军长大后的黑白画面反衬明晃晃的青春;《鬼子来了》的黑白画面代表蒙昧无知,片尾砍头的彩色画面是临死前的看清。

《后来的我们》的黑白画面是没有了我们的现在,彩色画面是有我们的过去,《后来的我们》与前辈们在立意上相比似乎矮了一截,诚然,痛苦没有比较级,然而影片中井柏然开发的游戏设定是“如果伊恩找不到凯莉,世界就失去色彩”,声明这项规则的下一秒镜头回到黑白的现在,这样过分明显的提示迅速加快了影片的庸俗化进程。

一分巧思

令人欣慰的是,《后来的我们》不算全面沦陷,庸俗气息中难得散发一分巧思。

井柏然与周冬雨住隔板间,当邻居翻云覆雨的声音此起彼伏时,井柏然为周冬雨递上耳机,床笫之声与五月天的《知足》叠加在一起,相映成趣,狭小的房间,小小的幸福,《知足》暗合了人物的心理。

井柏然与一位卖色情碟片的邻居以“报菜名”的方式盘点爱情动作片的女主角,喜剧效果甚佳。

飞机延误,井柏然与周冬雨在无奈之下共处一室,井柏然与儿子视频,儿子要求环视房间,周冬雨在手机镜头下东躲西藏,一镜双关,她在他的世界无法出镜。

除了剧情上的一分巧思,两位年轻演员的演技倒是为影片挽回了一些颜面,二位在同龄演员中堪称名列前茅,井柏然也许是题海战术的苦尽甘来,而周冬雨其实是再次遇到了擅长的题型。

周冬雨:水瓶座代言人

周冬雨自《七月与安生》后借着金马奖的光顺利打开了演艺生涯的局面,本色出演的古灵精怪的角色在这个女性意识日渐昌盛的时代越发讨喜,《喜欢你》、《后来的我们》继续发挥着角色的余热,然而事不过三,雷同的角色反复出现,观众势必会没胃口。

田壮壮:剧场版《三分钟》

田壮壮自《相爱相亲》后就是一个隐形影帝的存在,他在《后来的我们》中再次秉承着不动声色的精彩表演。

《后来的我们》以“过年回家”为轴线表达物是人非,田壮壮根据主题需要被设定为一个等待孩子过年回家的老父亲,影片中他如NPC一般不厌其烦地蒸着粘豆包,像极了陈可辛《三分钟》里为列车员母亲背诵乘法口诀的小男孩,《后来的我们》中“过年回家”这一版块可看作是剧场版的《三分钟》了。

影片中井柏然与周冬雨再次见面:

周冬雨说:“咱们为什么分手?”

井柏然说:“不重要,分手了还能见面才重要。”

周冬雨好像在替观众询问:“这对男女的根本矛盾是什么?”

而井柏然也替《后来的我们》作出了回答:“不重要不知道也不想探讨,你们花钱买票还能瞎哭一场才重要!

《后来的我们》无意(也许也无力)深挖二人的关系,而是志在营造一份莫名的浓稠的哀思。片尾的彩蛋是众人合唱《后来》,这是一次锦上添花还是同流合污抑或是力挽狂澜?答案尽在标题中。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后来的我们的更多影评

推荐后来的我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