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你 真的去了你要的后来吗

陳顏
2018-04-29 20:20:0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之前在路演的时候,看完电影,就已经想好影评该怎么写了,只是那个时候奶茶在台上说:“希望大家还是为我们保密这个故事的内容,包括一些画面,因为你们是,这个世界第一批看见这部电影的人。”

所以回到家,我也不知道写什么,其实就算奶茶说,我们的剧情大家随便说,我也还是不知道该写什么。

因为我不太懂得分析电影和好处和坏处,所以压根不需要结合剧情去说什么,更喜欢的是配合剧情去说什么,我更希望的是,等你看完之后,如果有时间来看我写的,希望你也能感受到些许感动的延续。

我一般很主观的看一部电影的好坏,之前有个朋友总是说要看我影评才决定去不去看一部电影,其实我自己是清楚的,我所说起不到决定性作用,如果你真的很想看一部电影,我写的再不好你也会去看,如果你真的对一部电影无感,我写到泪水纵横,对于你来说都是无感。

所以今天的这个故事,写下的心态不是再是向你推荐这部电影,更多的是,希望你在这里,能延续你那份看完电影还在擦眼泪的感动。

今天是《后来的我们》上映的第一天。

我逃了晚自习,和阿钰混进市中心乌央乌央的人潮中,在一个满座的场次,再一次把这个故事看完了。

阿钰从电影的中间哭到结尾,一直拿着面巾纸遮着半张脸。

银幕反射到她脸上的光是单调而没有什么色彩的,那一瞬间,就感觉身处在电影的那一半的黑白世界里。

开场前的15分钟,我才赶到影院,来的地铁上,遇上三年未见的朋友,她还是很漂亮,只是我曾经的兄弟,已经没理由和她出现在同一个场景。

她认出我,拍了我一下:“陈颜?是你吗?”

我在手机上忙着回复阿钰到哪里了,抬头时惊愕不已。

眼前的这个人,似乎更高了,穿着蓝色裙子,头发很黑很长很整齐的披在背后。

让我一瞬间想起她身份的,是那双眼睛。

不算很大,但是眼角是带着向上的角度,仔细的看才看得出来,不算明显的特征。

想起三年前的夏,我和丁本还有她在北京后海的某一个无人的酒吧里,连灯都不怎么亮。

酒吧没有人是因为丁本就是老板,那天他说要好好陪佳依,把店子关了,我们三人坐在靠窗的卡座里,眼前的桌子上,没有一杯酒,三杯可乐彼此相望。

那种昏暗,我更愿意相信是外面路灯的光照亮了彼此的脸,才看得见彼此的表情。

丁本握着佳依的手,深情说到:“你的眼角是向上的,让我感觉你无时不刻在笑,而你笑的样子,好看。”

然后佳依真的笑了,更好看了。

而眼前的佳依,站在地铁充足的灯光下,面无表情。

我习惯性的那句:“丁本呢?”刚说了一个“丁”就咽回去。

有些故事,对于我们来说,无须深刻记忆,只是会脱口而出一些习惯的问候,所以有时候就不想见到过去的人,其实只是害怕他们用我亲切的问候打招呼。

回忆不曾冷却,何须再添柴火?

佳依想必还是听到了那一个字,竟然笑了笑:“我也好久没有看见他了。”

她笑了,只是没有以前好看了。

这是在我们眼中,那些我们没能看完全程的故事,他们的后来。

佳依在我的目的地前一站下车,我们都没有留彼此的联系方式。

想起丁本的姐姐去世的时候,他在站在墓前:“有些人,你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到,有些人,你本就不需要刻意去相遇,有些人,你连联系方式都不用留。”

当时我的理解类似:“人海茫茫,各自浮沉。”

后来丁本说,其实他更偏向于安排好的遇见,这样你才知道怎么应对,和想好了你应该怎么应对。

刚刚和我道别的佳依消散在人海里的时候,我也没有刻意去注意,只是觉得,那些关于她的一些记忆,也可以一并的消散在回忆的乱流中了。

长沙地铁二号线的每个站候车厅都是一样大小的,或者说,没有明显差别,不知道修建的时候是不是没有考虑到每个站人流量的问题,下车的时候感觉到自己在北上广的高峰期中,被人群压的喘不过气。

我顺着人潮出闸,在出站口的自动贩卖机前停下,想着自己买罐可乐和给阿钰买瓶水。

没想到这台自动贩卖机型号过于老旧,不能电子付款,只接收纸币,从1元到100元都能用,只退硬币,红色的灯在退币口上亮,写着,找零不足。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后悔没有留佳依一个联系方式。

丁本早就奔赴一个我现在还去不了的地方,不是死了,是太遥远了,遥远到这三年来我们都差不多忘了对方,更别说一句问候。

大概觉得回忆最苦的就是,明明满肚子想说的,身边却没一个人听得懂;明明有那么多要说的,身边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听。

佳依说再见的时候,我就注定失去了这样的一个人。

这是对于这个故事,一个小时后的后来。

我和阿钰在电影院买了可乐和蜂蜜柚子,站在《后来的我们》的展架面前聊天。

其实大多都是我在说自己身边琐碎的事情,因为太琐碎了,说出来的时候不敢直视她眼睛,于是就让视线停在展架旁的邮筒上。

我妈说我从小对信和明信片此类物品特别感兴趣,后来我妈看见我这样也不拦着,有次出了题,让我写封信给未来的自己。

我当时觉得没有什么意义,潦潦草草几百字就撒笔交工。

倒是没想到我妈居然保留了下来,最近给我看,因为那个时候写给的正在高考的自己。

我展信,发现那个那个时候自己居然许愿说要在18岁之前做一首歌呀,要在18岁之前参与一部电影呀,要在18岁之前出一本书呀。

看见当时的我还在要做一首歌那个愿望后面很识相的写了一句(要是觉得难就算了)。

而没想到的是,几个任务里,最先完成的,居然就是做了一首歌出来,而那个当时看来最可能实现的,要出书的想法,进来也努力过几次,未果。

还有震惊的是当初居然还写了“要找到一个很好的人在一起”此类的话,在感叹着童言无忌的时候,也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真的深不可测。

那时候的我也真是有预知的超能力。

信还写着:“现在的你也许很紧张吧,也许还没有找到要去的目标吧。”

后面一行说:“请不要慌张,世界很大,你慌张也跑不出这个地球。”

信差不多就只能读到这里,再往后字迹过于潦草,凭着回忆也看不出太多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真的往那个邮筒里面投了自己写下的故事,仔细观察发现邮筒后面还设置了一个取信口,我和阿钰说:“要是能打开看看就好啦。”

其实只是想打开,但是具体看不看,估计也没有那么多耐心。

就好比那些突如其来的转折和没有原因的桥段,其实不是真的没有原因。

只是慢慢的,是时间把幸福,变成了遗憾。

电影还有五分钟开场,影厅已经不少人,每个都在和左右的人谈笑。

只是有一个男生,带着眼镜,小跑到座位,两边的都是别人的交谈对象,他一个人,望着播放公益广告的银幕,也没有拿出手机,双手很不自然的放着,时不时摸索着口袋的东西,也不知道在找什么。

摸到上衣口袋的时候,他摸到了什么,心满意足的双手合十,放在大腿之间,继续看着银幕。

灯光一下子灭了,我和阿钰忙收好手上的东西。

之前在路演的时候,看完电影,就已经想好影评该怎么写了,只是那个时候奶茶在台上说:“希望大家还是为我们保密这个故事的内容,包括一些画面,因为你们是这个世界第一批看见这部电影的人。”

从路演到今天,差不多过去半个月,对于我和张浩还有孟轲来说,是墙上的倒计时显示着距离高考还有39天,

最近他们相处的很好,每天都在发糖似的。

而我。

也许真的如同自己那封寄给未来自己的信一样,有了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在一起。

至于她是谁,和之前的故事,我就用“说来话长”这个理由回避好了。

这是对于张浩和孟轲的那个故事,还有我,半个月之后的后来。

最近循环播放几首歌,听得最多的是《后来的我们》眼泪未干版,从发布到现在12天,听了452遍。

从写下这故事第一部分的第一个字开始,到这个故事第三部分的第8732个字,我的背景音乐都是这首歌。

从一开始听觉得感伤,到写完第二部分觉得遗憾,现在走到这里,已经带着一种释然的感觉。

而换了一首歌,叫做《平凡故事》,在电影里,这首歌出现在方小晓和林见清分手的时候。

一首抓耳的歌,总能陪你很久。

再后来听到的时候,发现里面都是当年的自己。

就好像马頔为自己的《南山南》写了一篇故事,收录在《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里面的最后一段,具体的字句已经模仿不出来了,只记得大致意思。

当你觉得一首歌背后有故事的话,其实那个故事已经与这首歌无关。

而只和你有关。

现在听这首歌想起的,是林见清和方小晓坐在车里。

方小晓说:“I miss you .”

林见清说:“我也想你。”

方小晓说:“我是说,我错过你了。”

林见清问:“你爱过我吗?”

方小晓说:“我一直爱着你。”

后来,不是说我不爱你了。

只是我爱你,却没权利爱着你了。

电影放完,阿钰捂着脸的面巾纸已经被她攥在手里了,陈奕迅低沉的声音还在电影院回荡着。

在场的人起身,朝出口走去。

而我和阿钰还坐在位置上。

看见一个朋友的身影出现在大银幕上,一下子还有些激动。

只是她手里拿着一个牌子,很可惜没记下牌子上究竟写了什么。

我和阿钰看到字幕滚动结束,往出口走去。

走到公交车站,我们站在路边,谈起要是后来的某天,再看这部电影的时候,会想起什么呢?

但是现在不是后来,所以我也不知道。

我当时可能想的是从学校回家的一个小时路程所见的风景,会路过三个电影院,一路上27个站,从城市的一个边界,赶往另一个边界。

也可能是这个时候张浩和孟轲每天晚上走在回寝路上的笑,我还想看见他们一起撑伞的时候,只是好不容易等到了某天下雨,就看见张浩落汤鸡的模样回来了。

还有可能是我写下这篇故事之后大脑一片空白的情景,已经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和具体在说什么了。

写故事和听歌都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明明都是用自己的故事浇灌,可生出来的,却是那些与自己无关的故事的芽。

202路来了,我送阿钰上车,彼此挥手再见。

走的时候,看见长沙夜市的喧闹和人海,无端的想起之前和阿钰说最近找了一个画师,画了一个小小的图。

我和那个画师说好,场景要是一个咖啡馆,至于咖啡馆是怎么样的,我也没有想好,而画里的那个主角,一定是一个女孩,我刚遇上她那年,她扎了马尾,齐刘海,穿着校服,有点小雀斑。

画里的那个女孩,是之前说的那个很好很好的人。

而那个咖啡馆,是我写下第一个故事的名字,叫做《夏末咖啡馆》。

第三天的时候画师画好了发给我看。

画里的她是刚走出咖啡馆的样子,她站在门前,手里拿着一本书,上身确实是校服,下身是一条百褶裙。

你在看这幅画的时候,也许会感觉她在看着你。

如果画里的人能看见她所在那个世界的暖阳春草的话。

后来,如果我们真的有后来的话。

我想把我的后来,都交付给她的后来。

如果这个故事还能分三部曲作上中下集来说的话,那这一篇,就是最后一篇了,之后,也应该没有那么多要说的了。

我最近也会时不时点开之前的两篇看看,也做了一个剪辑师,把自己两篇差不多可以独立的故事,剪在了一起。

本来今天打开电脑要发推文的时候,想着把最后的剪辑版放出来给大家看,但是考虑到有过于重复的感觉,和不用心写推文的嫌疑,所以还是怀着忐忑的心态,把这个故事,以一种我认为的,更好的方式做一个结尾。

其实也是一个私心,最近很多事情没来得及一一整理写出来的,就当作这部电影的一个很长的文字预告片好了。

不管怎么样,我把感谢写在最后面,无论你有没有把这个故事看完,或者看到最后。

都谢谢你,为我这些深夜里无序的文字停留过。

所以,后来的你,真的去了你要的后来吗

如果没有,还记得陪你到后来的那个人吗。

你最大的遗憾,究竟是她的遗憾与你有关,还是无关呢?

不管怎么样。

后来迟早会到来的。

早安,午安,晚安。

陳顏 于2018年4月29日凌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后来的我们的更多影评

推荐后来的我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