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法学狗的观剧感想

米花居士
2018-04-29 19:29:28

由于不了解法医这个职业 遂不知现实中是否法医也有可能接触到那么多社会的阴暗面 但总之作为学法的 第一步就是去勇敢接受这个社会最阴暗冰冷的一面吧 大抵觉得《非自然死亡》很棒 也是因为个人对这个片子感触颇深

想当年是基于对人类社会的好奇而决定学习文科 最终选择法学 那时对各种人文类伦理类题材的片子很感兴趣 然现在其实是不怎么愿意再去碰这一类片子了 曾经问过人类 为什么那时我还是提及凶杀会觉得头皮发凉的人 而现在谈论起凶杀案内心一点波澜都没有 以前我还觉得谈到尸体就本能起一阵鸡皮疙瘩 我又没学医 如今对人类活着的身体 或是 死了的身体 都觉得说白了就是一个身体 没什么感觉了 随着对社会理解的深入 许多东西也像条件反射一样 大抵能预知到一些走势 就像如今看一些电影 看到开头过一点 就能把电影的发展路线和结尾猜得差不多了 然而我好像不怎么喜欢这样的自己 慢慢开始看待人类社会的方式和他人不同 慢慢开始与眼前这个社会疏离 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安静站在一旁观察的旁观者 这种难挡的冷淡 大抵也是种牺牲吧?

当初我觉得法学一定很适合我 但其实我已经不止一次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做对了选择 是否适合学法 或许学法的人不该是我这样一个敏

...
显示全文

由于不了解法医这个职业 遂不知现实中是否法医也有可能接触到那么多社会的阴暗面 但总之作为学法的 第一步就是去勇敢接受这个社会最阴暗冰冷的一面吧 大抵觉得《非自然死亡》很棒 也是因为个人对这个片子感触颇深

想当年是基于对人类社会的好奇而决定学习文科 最终选择法学 那时对各种人文类伦理类题材的片子很感兴趣 然现在其实是不怎么愿意再去碰这一类片子了 曾经问过人类 为什么那时我还是提及凶杀会觉得头皮发凉的人 而现在谈论起凶杀案内心一点波澜都没有 以前我还觉得谈到尸体就本能起一阵鸡皮疙瘩 我又没学医 如今对人类活着的身体 或是 死了的身体 都觉得说白了就是一个身体 没什么感觉了 随着对社会理解的深入 许多东西也像条件反射一样 大抵能预知到一些走势 就像如今看一些电影 看到开头过一点 就能把电影的发展路线和结尾猜得差不多了 然而我好像不怎么喜欢这样的自己 慢慢开始看待人类社会的方式和他人不同 慢慢开始与眼前这个社会疏离 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安静站在一旁观察的旁观者 这种难挡的冷淡 大抵也是种牺牲吧?

当初我觉得法学一定很适合我 但其实我已经不止一次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做对了选择 是否适合学法 或许学法的人不该是我这样一个敏感的人 大抵理应是那些 觉得不必想太多 本身对人类社会就没有太多幻想 觉得别人怎么想 社会怎么样 关自己什么事的人吧 但很多时候我又在想 或许所有人接触这一学科 都必须经历这样一个认知上的挣扎 总有人必须要站在那个接触世界最冰冷黑暗的地方的位置的 那么由我来也可以 就是很中二的想法吧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 即便我现在对人类社会越来越冷感 甚至失望又讨厌 但我总觉得它藏着意想不到的迷人的地方 它有一种迷人的可以让我坚持下去的力量 虽然我也说不清我在坚持什么 而能让我坚持下去的力量又是什么 大抵就像毕业时某老师赠给我们的话 学法律的第二步是 谨记你首先是个人 有情感 有温度 没有办法去改变这个世界 但至少可以做好自己的选择 把自己能做的做好吧

我想我对学术的兴趣 大抵也来自 我不愿仅成为一个机械的法律工作者 只是搬运着条文 按照程式 极力满足客户的需求 虽然这样的想法或许会使我不能够成为一个优秀的律师 我可能还需要一个答案 即法学究竟是什么 人类建立起这套制度的价值究竟是什么 虽然这个问题可能根本没有答案 或者 即便我以为找到了 也是不值钱又白费力气的东西 但我目前仍旧不想只把它作为一种谋生职业看待 而是把它作为一门学问 然后找到它之所以能够成为一门学问的原因吧

我不知道自己将来何时大抵就放弃了这一些格格不入的太中二的想法 也不知道何时还是选择告诉自己 就循规蹈矩成为一个律师吧 可能如今我才刚起步 我以为我时间还有很多 那么就先继续这样下去吧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非自然死亡的更多剧评

推荐非自然死亡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