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花 黄金花 6.6分

接好戏与演好戏,但愿不再跟年龄有什么关联

Mr. Infamous
2018-04-29 看过

今年金像奖颁奖礼上,58岁的毛舜筠终于凭借《黄金花》,拿下了最佳女主角奖

虽说奖项并非评价演技的唯一标准,但还是很庆幸,这位优质的中年女演员没有被埋没。

想想这些天,不少人都谈到华语影坛的中年女演员,被赶入了一个叫做“中年危机”的魔咒里。

这魔咒是个人为制作的恶性循环

电影要有票房,票房要靠流量,但流量很少能够带来口碑。

于是,骂声一片又如何,很多演技发光的中年女演员,就是没戏可拍

毕竟对很多人来说,“中年”这个称谓,有点刺耳。

特别是女人。

对此,既有强人所难的,也有画地为牢的。

可年纪算什么呢?

朱丽安·摩尔挑战《依然爱丽丝》(2014)的阿尔兹海默病患者时,正好54岁。

同样贵为奥斯卡影后的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拍《三块广告牌》(2017)时,即将60岁。

随便说出一串所谓中年女演员的名字,会发现她们依旧活跃在大银幕上。

譬如,凯特·温斯莱特(1975年)、凯特·布兰切特(1969年)、蒂尔达·斯文顿(1960年)、梅丽尔·斯特里普(1949年)、海伦·米伦(1945年)等等。

海伦·米伦主演的《爱在记忆消逝前》剧照

欧美女星的职业寿命相对较长,但也有不少香港女演员,青春饭吃完后,职业生涯还在继续。

像是毛舜筠,到《黄金花》中饰演母亲黄金花,20多岁的儿子患有自闭症,饮食、清洁、治疗都得盯着,偏偏丈夫还靠不住。

这样的角色,发挥空间很大

有一幕,儿子犯病自残,黄金花拼死地抱着阻拦,一口一个“儿子”,那种心力交瘁的绝望,极富感染力

毛舜筠演得如鱼得水,也过足戏瘾

要知道,距离上一次她担纲主角,已有十年之久。

《老港正传》(2007)中,毛舜筠饰演陈秀英,一个既能相夫教子,又能发家致富的主妇,由此获得了继《大丈夫2》(2006)后又一个金像奖影后提名。

《老港正传》剧照

而在《旗鱼》(2008)中,毛舜筠首次前往内地农村拍片,演活了一个命苦而又感人的母亲。

不过在更多电影里,她都是配角

《家有喜事》(1992)、《大富之家》(1994)等喜剧演得好,《我和春天有个约会》(1994)、《大丈夫》(2003)等正剧也不在话下。

《家有喜事》剧照

而《92黑玫瑰对黑玫瑰》(1992)、《我爱扭纹柴》(1992)、《小亲亲》(2000)均让她获得金像奖最佳女配角提名,直到《早熟》(2006)让她如愿。

《早熟》剧照

这次《黄金花》的爆发,是毛舜筠的集大成,也是对有演技也有阅历的女演员的一次肯定。

当然,金像奖37届中,也只会偶尔褒奖彼时20岁左右的女演员。

比如林碧琪(《靓妹仔》,1982)、袁咏仪(《新不了情》,1994)、张柏芝(《忘不了》,2003)、春夏(《踏血寻梅》,2015)

《新不了情》剧照

更多时候,还是会眷顾那些好戏的中年女演员,把商业大潮盖过的风头,统统交还给她们。

能武又能文的惠英红是最富光彩的一个。

她生于1960年,22岁就凭《长辈》(1981)成为第一届金像奖影后

风光过数年,又在90年代渐渐退下一线。

等到出演《心魔》(2009)强势回归,几乎每一年的金像或金马,总少不了她的身影。

《倩女幽魂》(2011)、《武侠》(2011)、《僵尸》(2013)、《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2014)等电影里,她演的配角总是引人的所在

《僵尸》剧照

等到2017年,她先后凭《幸运是我》与《血观音》下金像奖、金马奖最佳女主角。

《幸运是我》中,芬姨听到渐渐情同儿子的阿旭说“一起走,这儿路滑”时,那个错愕、感激而骄傲的笑,是直击人心的。

《血观音》那个棠夫人口蜜腹剑地念一句“我是为你好”,都能有一阵阴风吹起。

她以过人实力证明人到中年,事业仍能不断焕发新机,不愁没有好片可拍。

在变性题材电影《翠丝》中,她要与才获金像奖最佳男配角的姜皓文饰演夫妇。

另一部担当主演的《纸皮婆婆》继续关注底层人物,同样剑指各大表演奖项

那在香港,还能时不时给观众带来惊喜的中年女演员,不在少数。

出演《天水围的日与夜》(2008)时,鲍起静正好在50多岁的尾巴上。

生性乐观的超市女工贵姐,偶尔露出的感伤就格外戳泪点。

哪怕看着她扔掉亡夫裤子又忍不住望一眼垃圾桶,也能叫人跟着叹一口气。

后来在《我的妈呀》(2016)里,她演了另一个母亲李好。

关系疏远的儿子时隔多年重遇这个生母,二人放下心结,共同完成“愿望清单”的故事,颇为催泪。

那像是吴君如,早在34岁时凭《古惑仔情义篇之洪兴十三妹》(1998)在金像奖上封后。

等到45岁,还能凭借《岁月神偷》(2010)再度杀入提名。

鞋匠家的罗太太一角快人快语,被她演得手到擒来

那天罗太太在给店铺的老招牌上色,罗先生说,没生意,再醒目也没用。

她信誓旦旦地念着“做人,总要信”,抓着油漆刷的手多使了点劲,慢慢地就哽咽起来。

在这部留名影史的电影中,吴君如演得太好。

再年轻些的,有1972年出生的郑秀文

她20岁开始拍戏,90年代就以《百分百感觉》系列、《爱您爱到杀死您》(1997)等片打下都市爱情喜剧的根基。

千禧年开始,更是推出与杜琪峰、刘德华合作的《孤男寡女》(2000)等代表作。

40岁后,《盲探》(2013)与《合约男女》(2017)都是很好的探索。

《盲探》剧照

前者要全身心浸入案件还原,后者要在流产后表演入肉的悲痛,很考演技。

《合约男女》剧照

等到45岁这年,郑秀文更是突破自己,拍摄了风格迥异的《午夜慢车》《圣荷西谋杀案》《八个女人一台戏》与《花椒之味》。

《午夜慢车》剧照

遥想2002年,她破纪录地以《同居密友》《瘦身男女》和《钟无艳》“围剿”金像奖影后,饮恨而归。

但到明年,情况应该截然不同了。

比郑秀文稍晚一点出道的杨千嬅,获奖运要稍好一些。

尤其是在近40岁时接拍的《志明与春娇》系列,探寻了都市爱情片的新花样,也让她在2013年成为金像奖影后。

40岁之后,《可爱的你》(2015)、《哪一天我们会飞》(2015)、《春娇救志明》(2017)都是重要的里程碑。

《可爱的你》剧照

尤其是春娇这个人物,深入人心。

有一回她感到恋情触底,往头上套了个塑料袋再潜到浴缸里,浮出水面后的艰难呼吸,就写满了极富感染力的悲哀

不过也要看到,这些具有票房号召力的天后,不管在什么年纪,都会有不少剧本等着。

对她们来说,更多是完善与开拓的问题。

惠英红作为获奖大户,更是能在更广的范围内挑选角色。

而鲍起静、吴浣仪(《可爱的你》)等演员,能演,但未必有足够丰富的剧本递到手上。

吴浣仪在《可爱的你》中的催泪一幕

吴君如对电影圈看得很透,知道在这“很男人的世界”里,女人可演的角色很少,所以她要保住对喜剧的热诚,“死都不放”。

吴君如在《金鸡》中的剧照

而金像奖之前,有人问毛舜筠有没信心。

她说有,因为戏份比较多,很有发挥。

说到底,也就是折射这样的现状。

毕竟港产片的黄金时代早已经过去,在为数不多的开拍计划中,好剧本就那么些,难以雨露均沾。

因此,当我们庆幸她们还有发挥空间的同时,也要希望毛舜筠与《黄金花》,多少能对“透明天花板”再来一次重击。

而在不远的未来,接好戏与演好戏,不再跟年龄有太多的关联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豆瓣及网络

(原载于“万达电影生活”公众号,写的,都是喜爱的香港女演员)

25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3条

查看更多回应(13)

黄金花的更多影评

推荐黄金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