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拉快跑 罗拉快跑 8.1分

瞎写

何以不解忧堪忧
2018-04-2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1.影片主题是什么

电影的主题看似是叙述罗拉为了恋人曼尼而不顾一切,探讨爱与生死之间的关系。但从更深远的角度看,影片的主题其实便是开头的字幕,是在探讨世界的不可知,意图阐述人生的意义便是在不断的探索试验后达到的“重新认识”。大量的晃动镜头和红色的运用合力塑造了这种动荡感;而主要的人物和关系基本不变,基本单一叙述视角的展现让观众也可以更好地感受这一主题。

2.影片结构是怎样的

《罗拉快跑》是一部非线性叙事的影片。在电影中,时间变成了一个概念式的因素,可以中断,可以随意停顿,甚至可以逆转重来。导演没有交代影片发生的年代背景,而是直接从“游戏”中来,将整体的故事放在了在一个可重置的二十分钟时空,使用了回环式的板块叙事结构。

影片开头从钟表的机关特写推入,象征电影的设置与时间密切相关。又利用动画形象和女主角名字的提示,暗示电影与游戏之间的关联性。游戏的任务,也就是故事的主路径是要在20分钟内找到10万马克。而罗拉作为游戏的主角,需要努力控制每一则偶然事件,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完成任务。第一回合,情侣抢劫超市,被围捕时警察误杀罗拉;第二回合,罗拉挟持父亲抢劫银行,见面时曼尼遇车祸身亡;第三回合,罗拉去赌场赢得10万马克,曼尼也追回了自己的钱,故事结束。在三回合之间,还穿插了两个小部分,是罗拉与曼尼的对话,负责了影片的承上启下。电影借助封闭时间的敞开完成了意义的递进,在循环的时间中,将每一个人物的情节意义逐步显露出来。

配角角色间的不同碰撞,让主人公的命运在主路径行驶的同时焕发出新意,牢牢抓住观者的注意力,也保证了影片的内在逻辑完整,更是完善了影片所要探讨的“人生不确定性”。

3.影片主要人物有哪些?如何评价他们

主要人物有罗拉、男友曼尼、父亲、母亲、梅耶叔叔、流浪汉、推车妇人、偷车男孩、女职员、警卫、盲妇、黑帮老大。

【倒置性别的男女主人公】

曼尼是一个胆小焦躁的社会青年形象,而罗拉是一个富有勇气和力量的女性形象。这里的设置颠覆了传统的男强女弱的理念,在“大难”面前——20分钟筹得十万马克这一任务面前,男性角色首先表现慌张焦虑,冷静分析的反而是女性。

影片首先展示曼尼在电话亭中向罗拉哭诉:“你不在,结果我把事情办砸了。”,首先确立了两人高度依赖的爱情性质和女强男弱的基本关系。随后在他的叙述过程中,他情绪进一步失控,并将错误归咎于罗拉的“迟到”。

安抚过男友情绪的罗拉立即“奔跑”前去营救他,曼尼却依然困在小空间(电话亭)中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出口(多次电话求助无果)。此时曼尼的形象已经呼之欲出:胆小、焦躁、不成熟的普通男性青年,在亲密关系中大幅度依赖罗拉。

而罗拉从甫一出场的红发便赤裸裸地向观众表示:这是一个反叛性的角色。她在影片中不遗余力地奔跑,尤其是对于枪的真正使用——尽管手枪的拥有者是曼尼,但全片中真正对它进行使用的却是刚被教会使用方法的非持枪者罗拉。女性角色将象征力量的手枪从传统的男性角色手中抢走并利用,更加强调了罗拉的力量性和非传统性。甚至是在她和曼尼对手枪不同的处理方式中我们可以看到,两人的性格特质再一次地被强调:她随意抛扔,出手果断;曼尼却小心翼翼,动作僵硬。被歌颂的力量代表罗拉再次获得了地位的上升。

从电话间歇对准房间布景的镜头中我们可以看到,罗拉的房间杂乱无章,没有粉嫩的梳妆台,唯二“少女”的是柜子门上有两颗塑料的红桃心和乱七八糟的洋娃娃们,明显已被抛弃已久;地上散落了大量漫画书,比较清楚看到的一本是类似拳皇风格的,桌上带传统金发性感女郎的画报被压在了电话下面,烟灰缸和盛了海星的盘子与后面接电话时呈现的房间海报和挂饰,还有她的首饰和奔跑时掉落的内衣肩带,种种细节都在表达着罗拉与传统的女性角色的不同。她喜欢力量,耐力极强;又爱好独特,向往自由,不拘小节;遇事可以冷静思考,具有极强的学习能力。

幼年和眼下的差别可以关键性地反映出罗拉在家庭和教育上的缺失,导致了她的致命弱点。她对于善恶好恶的判断都是原始性的,并没有根深蒂固的规则意识。她不同意男友为了钱去抢劫超市,但真当面对抢劫行动时却依然加入了他的行列;甚至在第二回合更是亲自上阵抢劫银行。这番达到目标的方法实际上违背了规则,无论是在电影还是游戏中都会导致必然的失败。

【反传统的父母】

整部电影的人物都是围绕罗拉而设计,故而对父亲这一角色的反叛也由罗拉的角色来完成。她的父亲是银行经理/高级职业人员,拥有着一定的地位和财富。但他们的家却杂乱破败,办公室和家庭的明暗对比暗含着父亲对情人和妻子的不同对待关系。而且在罗拉思考时,她脑海中最后的父亲形象冲她摇了摇头,暗示了她的借钱行为失败。同时也反映了父亲在之前对她的养育中可能曾有多次拒绝,塑造了她的潜意识;可银行警卫却以“小公主”称呼罗拉,暗示她的父亲在外人面前却是对她宠爱有加。

父亲在影片中是个窝囊的“伪君子”的形象,他对罗拉的母亲、对他的情人、对罗拉都不算上心,只关心自己的前途和生命——在面对枪和老板这类的强权意象时便唯唯诺诺,从根本上消解了父亲和父爱的“伟大”意味。于绝望中出现的父亲,本身是希望的象征,但在被消解之后便更加显现出其荒诞和反传统的意味来。母亲的形象类似父亲,是一个白天不用上班,贪图享乐的浪荡角色。

【两类不同的配角设计】

女职员、偷车男孩、推车夫人和梅耶叔叔等人曾先于主角而出现,在片头纷纷走动的模糊人影中清晰地被展示出来,与同期的旁白内容相契合:“怎样知道那些我们自认为知道的事物。”这些人物将在后续的故事中跟随主角的不同行为对故事的推动触发着不同的进度。他们的存在是被我们“自认为知道”的,但是却在导演的一步步操纵下,神奇地使剧情走向了不同的结局。

警卫在其中担任的则是另一类型的“NPC角色”。故事开头,他扮演着“裁判”的角色,负责宣布游戏(/电影)的开始;在电影故事的进行中,他往往以观察的第三者出现,自身的对白和行为所能呈现出的功能性和信息量偏低,对于情节的推动作用不大。但在开头时,他却是众多毫无表情主体中唯一有自己台词,呈现微笑表情的人物,这寓意着导演将警卫这一角色设定为整个电影的规则者或是审判者,以他的职业特性和动作行为暗示他将负责维护这一动态环境中的平衡。

流浪汉和未露几面的黑帮老大朗尼构成了电影中相对“反派”的角色,他们是罗拉和曼尼的压力所在。流浪汉是整个故事发生和发展的关键因素。他与罗拉的几次错身而过,使得电影所要表现的不确定性更加突出。

4.影片的视听语言有什么特点

导演汤姆·提克威在本片中大量地使用了运动长镜头来表现影片的动态进程,借助前景和景深的不断变化,体现出罗拉快跑这一具有紧迫感的过程。同时也大量地使用了快切的剪辑手法,加快了电影的叙事节奏。再配以节奏感强的音乐,奠定了影片的快节奏基调。

当镜头对准相对固定的物体时,导演便有意地改变了镜头的运动速度,增强画面内容的视觉感染力。如开场打电话时的两个极速推的镜头,对男女主角周边的景物飞速一掠便直入主题——特写定格在主人公的五官情态上,干净利落地切入故事。同时暗示着女主人公劳拉敏捷的思维运转。

影片中还有大量的镜头选择了手持非稳定拍摄,一部分是意在突出主视角下、奔跑后的波动状态,还有一部分是为了推动故事情节的表现。如父女相见时大量的晃动镜头,既有罗拉本人激动情感和奔跑过程后的气息浮动,也暗示着两人间模糊、不稳定的的亲情关系,暗示着借钱行为的失败。

在跟拍罗拉奔跑的过程中,摄影选择了侧面的跟镜头和正面的特写镜头,使观众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罗拉身上,跟随罗拉的主视角进行活动。当罗拉迎面撞上推婴儿车的妇女时,镜头顺势、自然地从罗拉身上转移到妇女的身上,暗示着妇女的命运将会受到罗拉的影响。紧接着用快速剪接的定格照片极快的讲述完配角的人生, 这样的处理手段在创新的基础上,简洁有力地体现“无常感”的具体表达,使影片具有一种寓言般的魔幻神秘意味。

在罗拉奔跑去超市寻找曼尼时,影片采用分割画面的手段来展现罗拉和曼尼同时异地发生的情状, 取代了一般的采用交叉蒙太奇的手法,表现出更强烈的假设效果,也更贴近本片所表现的游戏风格。在同一画面,强烈的对比之中暗喻了两人的关系定位。最后又从画面下部升起钟表,表示时间之紧迫,通过了空间处理表现了时间的延伸。单个镜头的意义被消解,整个画面的表意变得更加重要,同时也加快了剧情的表达和推进,保证了影片的快节奏。

除了不同镜头的拼接,影片中还有许多利用窗框、街道等线条来对画面进行的分割,进一步体现割裂感不稳定的状态。

整部电影的色调较为暗淡,但导演使用了大量的红色来暗示了影片环境的不稳定和紧张气氛:如罗拉的红发,红色的电话机,红色的急救车,偷车男子的红色衣服、红色钱袋、红色摩托车等,阶段性地给观众以紧张的刺激

尤其是大量地运用在罗拉的身上——她的头发是全片最为亮眼的红色,再配以对她的仰拍镜头,突出她的高调地位和强烈的情感。她既是影片最大的活力所在,也是影片情节变化的最主要因素。红色既能确定她的主体位置,从身边人的庸常之中凸显她的魅力,以浓艳的颜色强调了后现代主义的形式意义。

影片还通过更改电影的色调区分叙事语态。回忆是黑白色调,“回合之间”有暗红色的“混沌”状态承上启下,以色调代替多余的铺垫和解释

在暗红色的“混沌”之中,俩人赤裸着探讨着爱与死的话题。谈话的主导者是在本回合死亡的那一方,而另一方的状态更为轻松自然,暗示着人们总会在面对以死亡为代表的不确定中感受到难以弥合的焦虑,也是导演意愿和影片主题在剧中的集体体现。

同时影片还在真人演出中加入了动画形态,利用动画增强了电影的趣味性和游戏感,同时对电影情节有一定程度的呼应和推动作用。

音乐对于气氛和情节的推动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罗拉快跑》的音乐以主观配乐为主,大量使用的鼓点节奏暗合心跳声,渲染了紧张刺激的气氛,给观众以强烈的代入感。同时利用时尚的金属乐曲也暗示着影片的非纪实性,符合整体的奇幻性。

罗拉在片中的奔跑主要是由电音女声搭配节奏感强的音乐,间或配有罗拉沉重的呼吸声。但在第一回合中,二人从超市抢劫后逃跑时却使用了舒缓女声与爵士乐相配,对应的画面使用了升格镜头,使得逃亡之路突然生出一丝浪漫情调。也让观众以为剧情即将走向美好的方向,更加烘托出罗拉身亡时的悲剧无常。

全片大幅度地运用紧张的配乐,人声的表现力反而被刻意削弱了。重点呈现的主要是罗拉的三次尖叫,此时配乐消失,着重表现刺耳的人声;镜头对准被尖叫声打破的玻璃制品,暗喻着主人公一次次对现状的挣扎与反抗

同样的破碎特写还有一处,第二回合中消防车不慎撞碎了工人搬运的玻璃。镜头和音响也关注到了这一时刻。此处的玻璃破碎更多地体现了一种社会规则的被打破。此处玻璃碎裂的拟音并不刺耳,故而和前文所述内容有所区别。不符合影片中体现的意象的夸张性和较强的仪式感。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罗拉快跑的更多影评

推荐罗拉快跑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