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在无可挽回地沦为真实,一切都在无可挽回地走向庸俗。

Himer
2018-04-29 02:29:4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你已经看到这个故事是怎么结束的:我和过去的我融会贯通,变成了一个人。白衣女人和过去的女孩融会贯通,变成了一个人。我又和她融会贯通,这样就越变越少了,所谓真实,就是令人无可奈何的庸俗。 ——王小波,《万寿寺》,尾章。 首先我要夸夸它,这多真实的一部电影啊!真实到何种程度呢,真实到它让我有这种念头:我,我和她,我们将来的一部分命运已经被钦定了。

以下这些牢骚,说给被这部电影感动的人听。千金难买感动啊,合适的时间看到合适的电影,这是《后来的我们》对我的全部意义所在。其实说白了吧,这是一个挺老套的故事:个中道理已经有无数文艺作品说了千千万万遍,而它故事的形式也无大新意。

我知道给的分肯定偏高了,但我愿意。哈哈哈。

下面是正文:

下午把电影看了,给四分。晚上回来后,我对她说:演员还可以吧,故事不太好看。之所以这么讲,是因为我不想让她去看这部电影。这个故事的情节,所有情节,其中每段音乐,每句台词,我一点都不想让她知道。保险起见,我还对这个故事作了一句话总结:这是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人差点出轨而终于是没有出轨的故事。

用罗伯特.麦基《故事》中的因果总结法来描述这个故事的主线吧:林见清和方小晓终于郑重的完成了这场漫长的告别,因为他们释怀了遗憾。他们在成长。

或者更简单的:两个人相爱却未能走到最后,因为理想,现实与爱情三者不可调和。

我想到李宗盛那首歌:我终于失去了你。 理想与爱情,金钱与爱情,渴望走出乡村的年轻人与他爱的人;年轻人他要衣锦还乡,要出人头地,要挣钱作铠甲,要保护父亲,要保护她,要买房子,年轻人要成为那个人,那个他以为的她心中所要求的那个人;他太想成功了,爱情给他软肋又给他铠甲,为什么他会觉得这铠甲不够硬呢?为什么他看不清她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他什么时候成功了?为什么他成功了,却仍失去了她?

他终于让千百双手在他面前挥舞,他终于拥有了千百个热情的笑容,他终于让人群被他的游戏深深打动,他的人生第一次感到光荣……可是为什么他仍失去了她?一路这么长,十年啊,电影中的故事跨度十年。他什么时候戴上了金箍?

这是一个世俗化的大话西游。

他终于失去了她,却没有乘佛归西,经文不可寻,师傅不可唤,最后只剩下柴米油盐酱醋茶。 认命吧。其实这也是《大话西游》能引起我们共鸣的原因:它认命,也认的如此超凡脱俗,也如此潇洒。孙大圣此番西去,是由情爱之苦知众生之苦,由男女之爱悟众生之爱,孙大圣此番西去,是为普渡众生。

而这部电影剩下了什么呢?后来的我们剩下了什么呢?我们剩下家庭,生活,剩下释怀的心情与微笑,还带着青平调,哈!

从电影院出来,站在大厅里,我第一次感觉到:现实的轮廓如此清晰的浮现在我面前,冰蓝色的空气逼近视网膜。它曾在我面前出现过的,它叫着跳着,手舞足蹈,声嘶力竭,散发着恶臭和热哄哄的爆米花味道交融,它极尽所能挑逗我的五感,如此立体,可我就是视而不见,置若罔闻。

我对这部片多给出的分数,是谢谢它点醒了我。

喧哗与骚动,迫不及待与遥不可及,爱情与理想,岁月静好的小镇与北京,对,北京不用再加形容词了

——这样的冲突我懂了。

地球这么大一个球,这么膨胀的一个球啊,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从黑走到白,这样的故事永远在发生:总在一穷二白的年纪,遇见那个想为之倾尽所有、付出一切的人。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代其序。

像钉死的命运,永不可逃离的枷锁。命运之弓搭箭,只疾射向刻骨铭心的真实,这是幻灭。

如果有上帝,他一定是个卑劣不堪的龌龊之徒。狗娘养的。因为这个上帝太喜欢悲剧。亚里士多德说,悲剧有净化心灵的作用。上帝您老人家心里苟且吗?您吃了屎吗?古往今来,世上这出大悲情戏,还没把您给净化了吗?还没看够吗? 为什么要告白?为什么要相爱?为什么要留北京?不能打死不说、不能死不承认吗?爱吧,在一起吧,相聚了,为什么又要分离?为什么还要去做你那破鸡毛游戏呢?带她回家吃土去吧! 吃土不也很开心吗?春天刚下过雨,你带她在泥泞的地里快活打滚,这你不想要吗?哈哈哈哈啊。

你们就做一辈子朋友不好吗?如果不做朋友,动心了,爱了,就永永远远、生生世世在一起不好吗?

为什么就不能永恒呢?

俗啊,俗不可耐。

为什么所有美好的事都要无可挽回的沦为真实,沦为庸俗?

美啊,停留一下吧!

我无法克制不去想她,无法克制不去想将来的我。我的人生剧本不是这样的,我们的故事不是这样。我绝不走到这一步,牙碎就咽了,眼泪绝不要流,不爱就永远是朋友,爱就到永远。我也不愿她接受这样的暗示。我们的未来,我不想它被这样《后来的我们》这样一个如此不堪的故事定义。

我不想让她忽然明白:

原来我和他之间的未来会是这样,原来我们早晚会相爱,原来我们早晚会分开,原来我们早晚会和解和释怀。原来我们的故事这么简单明了,原来有人已经说了出来。

因为她总是不会多想,总是容易妥协。她看到一部电影,一部大体煽情的电影,在主题曲声中,在电影院黑色的空气中,在抽抽嗒嗒的吸鼻子声中,她总会太容易找到借口,她总会太快就认同这个剧本。她不会想到其他可能。

她或许在渴望着将这个故事实现。她会认为这个故事解释了很多。

我就厌恶这种命运被钦定的感觉。 我们之间本来有无数种可能,未来无穷远,宇宙无穷大,我们之间的关系是鲜活的,它不可知,它无法揣度,永远在动,永远稀奇古怪,一团乱麻,五光十色,或者让我痛不欲生,或者让我们白头偕老,总之绝不走前人的路,一点都不庸俗。

我们不要和解,我们不要顿悟,我们不要释怀。 因为这不符合我们的美学。 她爱也好,不爱也好。我就是不愿让她知道这个故事,我不要我们的人生是一次实现,一次验证。即使是验证,也不要如此不堪的故事来验证,我要最放浪,最完美,最极端的形式。

我要她排除在所有范畴之外。我要那名词,再形容不了她;要那世俗,再无法定义她。

什么注定的命运,什么天行有常,什么颠扑不破的真理,全见鬼去吧! 这是一个阴险的预设,一次狡黠的心机。我知道。我希望我能得逞,我愿意付出一生寿命换取我们之间的永恒。吾爱,请给我力量。

你看到这个故事是如何结束的:当一切都不可挽回的沦为真实,我的故事就要结束了。在玫瑰色的晨光里,我终于找到了我们的户口本… … 长安城里的一切已经结束,一切都在不可挽回的走向庸俗。 ——王小波,《万寿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后来的我们的更多影评

推荐后来的我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