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叔 我的大叔 9.4分

后溪孤寂之花——静希

聂杏仁
2018-04-28 23:39:3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后溪40代50代朋友圈的一支花,每说一句话都会投之以微笑的小酒馆老板。

能和从小长大的朋友嘻嘻闹闹,也和刚交的新朋友尤拉、初次见面的志安暖心交流。

她是静希,是灿烂如阳的人。

她是静希,是后溪也是全剧最孤寂的人。

朴家三兄弟有家人爱人子女,志安有奶奶有爸爸般的大叔,后溪伙伴们有各自的家庭。

静希似孤单一人却又非孤单一人。

因为她有亲如母女的朴家妈妈,有宛如兄妹、姐弟的后溪伙伴们。

静希虚构了一个家,从家到家,由一点一线变成两点一线。和空气说话,摔倒流血后,安慰自己,鼓励自己;最后,只剩下哭泣。

静希想毫不吝惜去爱,却没有可以接受的人。

是否静希希望那个人就是那个人,那个思念20多年的人,却是一个很大可能性不会再回来的人。

20多岁的静希,找遍全国所有的寺院,她怀揣着最后的一丝期望………

40多岁的静希,开解东熏,劝架老大老三,当小伙伴们的知心姐姐,唯独,不能自解……

静希的笑不是真正地笑。

静希划地为牢,把自己困在的自己一手一手建造的心牢里。

人前欢喜,人后悲。

她还是老样子,是,静希是最明朗的。

她还是老样子,不,静希是最孤寂的。

是静希走不出来还是根本不想走出来。

知道朴家妈妈去了众多寺院中她最想去也是最不想去的那家,静希没能控制那一触即发的情绪,却仍然想知道他是否问起她。

看到东熏的短信,用东熏的身份和他短信聊天,仍然问出来那句一直想问起的话。

20多年,那丝期望不曾断线。

她早已被思念吞噬,或许正是这一丝思念支撑至今。

朴家妈妈去了庙里,东熏去了庙里,两人都有所顾虑没有明说;大哥尚熏听到电话那头慰问立马起身打算回避,多次口快提及某职业也立即转移话题;奇熏听到租房脱口而出询问姐姐交男朋友了。

其实,大家都知道。

笑的最灿烂的人,内心的伤痛有多深。

所以大哥尚熏从妈妈口中知道虚构的家,不再执意想去看妹妹的家想送妹妹回家,而是大方表达对妹妹的爱。

然而,大家是否又真正知道。

静希每一天复制粘贴的生活——我完成了今天所有的日程,我没有倒下哦,我活的很好,现在我要像个尸体一样去睡觉。

到底有多痛。

千人千般苦,苦苦皆不同。

好希望,静希能够释怀,从那份思念、那份挂念、那份想念中……

想看到,静希能够真正地如阳光通透灿烂。

真的,好希望能看到。

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4)

添加回应

我的大叔的更多剧评

推荐我的大叔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