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拆电影 第二季今天回归,女人给了特朗普一记耳光

关灯拆电影
2018-04-2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一冰

去年三部大女主剧刷爆北美。

一部是美轮美奂的《麦瑟尔夫人》,点我复习

一部是三个女人一台戏的《大小谎言》。

还有一部就是今天要拆的《使女的故事》

前两部的女主们基本上占尽了当代女性崇尚的一切优点——

巧舌如簧,高贵典雅,育儿有方。

方方面面皆玲珑,看得白领女士们高潮迭起,心说:啊,我要成为她!

唯有最后这部《使女的故事》和这些优点全扯不上边,甚至背道而驰。

每日口诵经文,穿着一样的制服,职责是为特权阶级生孩子,甚至连自己专属的名字都没有。

作为人的权益全部丧失,一定没有人憧憬这样的女性角色……

《使女》是三部大女主剧中最黑暗,也是颜值最不在线的一部,却于2017年狂砍5座包括最佳剧集,最佳编剧,最佳女主的艾美奖杯;以及最佳剧集和最佳女主2座金球奖杯。

为什么使女能够战胜其他披着华丽外衣的大女主们,成为最大赢家?

为什么向来崇尚娱乐至死,不爱费脑子看严肃题材的美国人,却对这部网剧情有独钟?

只因它真,实

纽约街头《使女的故事》公共艺术作品

《使女》拍摄期间正值美国大选,川普被爆出污蔑女性丑闻,称自己是名人,可以肆无忌惮对女人上下其手。

剧集播出后不就,川普上任便接连任命反对堕胎和支持削减反家暴项目经费的高官进入内阁。

副总统彭斯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拟取消女性生产保险福利的会议照片,图中完全没有女性参与讨论。

这一幕幕像极了剧中呈现的基列国政治体系。

虽然《使女》原著小说作于上世纪80年代,里面的许多故事放在今天依然很有现实意义。

据原著作者阿特伍德回忆,有一天摄制组看着新闻,忽然意识到自己拍的其实是一部纪录片

也许是国人和政治的关系向来比较暧昧,《使女》在内地市场并没有大火。

今天第二季开播,这一次请你一定不要错过。

关灯特约,请勿转载

文/一冰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女人们

不远的未来,人类因为受到辐射生育率直线下降,走在灭绝的边缘。

基列国将国家内尚具有生育能力的女性们圈养起来,成为使女。

使女是一种身份,成为使女你将失去原有的一切,包括姓名。

女主角因为被分配到了Fred大主教家当使女,因此获得了Offred的称号。

Offred就是Of-Fred,Fred的从属

换言之,如果她被派到别人家,或者有新的使女来到Fred家,这个名字都会被取代。

在各种文化中,名字都一定程度代表了一个人的独立和灵性。

如《千与千寻》里千寻被汤婆婆夺走名字,《西游记》里叫你一声敢不敢应……

没有名字的使女当然也没有独立人格,只是主教们的附属品。

使女不必承担家务,使命只有传宗接代一个。

每个月排卵的几天Offred会和大主教在家里进行“仪式”,在妻子的见证下完成男女之事。

如上图所示,除了特定部位外没有任何肢体接触。

Offred将头枕在主教妻子的腹部,下身与主教连接,仿佛一条通道般勾连夫妻二人的肉体。

镜头用上帝视角来呈现这个仪式,更突显宗教的意味。

仪式完成后连接被切断

每次仪式之前,主教和妻子都要进行一次诵经来肯定仪式的合理性与合法性。

他们吟诵的是《圣经》中雅各和拉结的一段,拉结因无法生育而要求使女辟拉为自己诞下子嗣,并说:“你给我孩子,不然我就去死”。

“仪式”中包含了许多为女权主义极力反对的元素,

譬如物化女性——使女俨然就是长着腿的子宫,生育机器。

改变自己,以取悦男性——每次仪式之前使女必须沐浴更衣。

丧失性主导权——传教士体位,女士处于被动状态,承受男性的冲击。

性别失衡已经成为创造使女制度的基列国的常态,没有人敢站出来反对,this is a man's world.

忍受不了无趣性爱的主教Fred私下里和Offred玩些小暧昧当前戏。

这里用了仰拍镜头,展现的是Fred心理那种自以为是的阶级优越感

但也不是所有男性都在基列国里拥有如此权势,一些甚至会遭到处决。

受处决的要么是帮人堕胎的医生,要么是同性恋者,尸首会被悬挂于高墙之上示众。

这堵高墙在小说里曾是哈佛大学的围墙,作为美国最高学府之一,哈佛在建立之初曾是清教徒的神学院,也是宗教的象征。

代表民主科学的学校回归宗教的支配,意味着历史的回溯、倒退

许多人把《使女》看作是反乌托邦文学,而阿特伍德却定义为“悬测小说”,意思是未来这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并且它们曾真的在历史上存在过

基列国的概念同样来自于17世纪第一批从英国逃亡美洲大陆的清教徒,当时他们试图建立一个摒除宗教异端的神权政体,在其他一些影视作品中也有呈现。

《越狱三王》剧照

阿特伍德将这个神权政体和中东某些地区对女性极端保守态度杂糅在一起,创造出这个使女的世界。

正因如此,看《使女》时既觉得这些情节荒诞,又隐隐感到熟悉,是它最恐怖的地方。

剧中男女性爱的体位是相当重要的一种表现意识形态的手段。

回忆中,Offred和曾经的男友采取女上男下意味着她过去有着激进的女权思想;

男友表示自己一般都在上面,但是这次愿意试试躺着不动,象征着当时社会一种男强女弱的基本状况;

进入仪式后被迫采用传教士体位,说明Offred处于被支配状态,是完全的被统治阶级;

而和主教家司机偷欢的时候Offred尝试回归女上位,意味着她体内的反抗精神再次觉醒,也代表着她做好了抗争的准备;

司机Nick默许Offred女上更是暗示他对基列国定下的男女关系另有看法。

剧中已知的Nick,既是Fred家的司机,也是政府眼目的一员,类似于特务一样的存在。

而书中对Nick的解释则是隐藏在Fred家的反叛组织五月天的成员。

第一季最后政府眼目将怀上Nick孩子的Offred从Fred家中接走,Nick告诉Offred“听他们的话,跟他们走”,预示Nick五月天的真实身份将在第二季中揭示。

至此小说的内容已经在第一季中基本交代完毕,第二季的故事线将是全新的创作。

从已经发出的预告片来看,应该是Offred回归June(她的本名)的身份后开展营救其他使女,保护未出世的孩子的故事。

预告片里出现了榔头的符号,以及Offred点火的画面,预示着革命即将到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女主角本名June也有讲头,是中文六月的意思。

前面讲到反叛组织名为五月天,这里的五月天既不是乐队,也不是某种网站(你懂的),而是法语“救救我”的意思,在英文里写作Mayday。

六月之于五月代表着未来,代表希望。

对比小说,电视剧中女主的形象更为激进,这和两部作品创作的时间脱不了关系。

80年代阿特伍德在创作小说时正经历第二次女权浪潮,也是二战后世界政治极端严峻的时刻,她对政权一夜瓦解,女性权益受压迫深有感触。

书中Offred的母亲一角被设定为一位激进的女权领袖,而作为下一代的Offred则认为母亲过于激进了,没有继承前辈的反抗精神,甚至在和Nick擦出火花后愿意依附Nick,全无改变现状的斗志。

母亲的角色在电视剧中被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Offred被赋予了强烈的女性自我意识,这和当下正在进行的第三次女性浪潮是分不开的。

川普上台第二天,白宫门口被参加粉色抗议的人群围得水泄不通。

这场史无前例的女权游行吸引了全球680个地区的声援,其中一些标语招牌在第二季预告中也能找到一模一样的翻版。

但是阿特伍德作为电视剧的创作顾问,也提醒观众警惕同胞,内部的敌人最可怕。

在第一季的闪回中,导演告诉观众原来基列国以生育作为资源的国策是由Fred的妻子第一次提出的。

为解决生育率直线下降的矛盾,原本作为女性研究者的主教妻子提出了这个假设。

曾经她在自己的著作中还说出过:“不要把女性的温顺认为是软弱”这样的金句,而一转眼为了人类延续的“福祉”她成为了压迫女性的始作俑者。

借着这样的逻辑,大主教对Offred解释道:“我们所做的只是想让世界变得更好,但是肯定无法让所有人过得更好,总有些人过得会更糟。”

如此搬弄是非的逻辑自然有人买账,譬如Ofglen,在嗅到Offred的反叛意识后直接提出反对。

集中管理使女的嬷嬷也把使女制度看作是女性自然身份的回归,是将女性解脱于社会竞争压力的一种方式。

这让我不禁想起国内所谓的女德班,宣传相夫教子是女人最大美德。

看来《使女》的讽刺在全世界范围内都足够适用。

为了“帮助”女人们更快适应使女的身份,嬷嬷会在红色感化院中进行集体培训,项目之一就是让女人们指责自己的同胞

一个叫Janine的女孩被要求不断重复曾经被轮奸的经历,在嬷嬷的指示下其他人必须指责Janine,是她勾引了男性。

女主角迟疑了一下,没有马上表明立场,立刻遭到了嬷嬷的一记耳光

后景虚焦中这个嬷嬷正是由阿特伍德本人客串的,这记响亮的耳光期待打醒的正是荧幕前千千万万的看客——如果你不做什么,这一切将会成为真的

在今天,我们把红色感化中心的残忍一幕称为荡妇羞辱,说女性遭遇电车色狼是因为自身穿着过于暴露就属于其中之一。

在这种SB逻辑下,女性可以为一切罪责背黑锅

嬷嬷的形象在历史上同样有迹可循。

根据阿特伍德叙述,嬷嬷参照的正是殖民时期帝国主义利用当地人来管辖当地民众的历史。

再次回到Fred主教那句,“我们所做的只是想让世界变得更好,但是肯定无法让所有人过得更好,总有些人过得会更糟。”

实际上它针对的不是女人,而是全人类

预告片中有个小提示,第一季坐在窗前背对阳光的原本是Offred,在第二季里变成了主教夫人。

第一季

第二季

人物以剪影的形式出现等同于人物陷入囹圄

实际上主教妻子的境遇相比使女也好不到哪去,她同样没有自己的名字,而是以丈夫的姓氏被人称呼。

这一转变告诉我们,明哲保身约等于引火上身,如果选择做一个看客,那么火苗烧到自己的日子也不远了。

外观上《使女》是一部绝对的女权主义作品,但是阿特伍德明确指出她写作的载体虽然是女人,但归根结底她们都是“人”

用作者的一段话作为结尾:

“它不是一个预言,预测未来是不可能的。我应该说它是一个‘反预言’——如果这种未来可以被详细描述,也许它就不会发生。

但是我们不能依赖这种侥幸。”关灯拆电影 第二季今天回归,女人给了特朗普一记耳光关灯拆电影 第二季今天回归,女人给了特朗普一记耳光

106 有用
2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4条

查看更多回应(14)

使女的故事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使女的故事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