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回憶殺,就沒你現任什麼事了

漪漣
2018-04-28 20:43:20

不知道這類青春電影是否足夠構成一種類型:致青春、匆匆那年、那些年、少女時代、七月與安生、前任系列三部,再到這部後來的我們。

一種敘事類型成為主流,本是市場淘汰機制下的「自然選擇」過程。上述電影受歡迎,或許是因為共有的一個核心要素——「前任」——擊中了這一代際觀影者的情感結構,引發共鳴。

回頭看第五代導演們的青春片:十七歲的單車、陽光燦爛的日子、芳華,前任?不存在的。如同《前任一》裡象徵老一輩的張涵予對新生代韓庚說的就是(大意):我們老一輩東西壞了喜歡修,你們年輕人只會換。

或許,對當代青春而言,談過的對象都是複數吧。這就產生一個關鍵但大都避而不談或者心照不宣的問題:那麼多任 ex,念念不忘的有幾個?回憶殺的那個「重要前任」又是哪個?

這些電影的故事大多都安排了與前任的久別重逢,不管是《少女時代》《前任一》《致青春》的正敘,還是《後來的我們》的倒敘,都得重逢。一旦「重要前任」帶著紛雜的回憶一腳踩進現在的生活,「現任」?不存在的。

在《後來的我們》裡,現任基本被塑造成了令人厭惡的角色:戲份忽略不計、身分面目模糊、對男主角呼喝、長輩惦念著前任等等。其它作品裡的現任不

...
显示全文

不知道這類青春電影是否足夠構成一種類型:致青春、匆匆那年、那些年、少女時代、七月與安生、前任系列三部,再到這部後來的我們。

一種敘事類型成為主流,本是市場淘汰機制下的「自然選擇」過程。上述電影受歡迎,或許是因為共有的一個核心要素——「前任」——擊中了這一代際觀影者的情感結構,引發共鳴。

回頭看第五代導演們的青春片:十七歲的單車、陽光燦爛的日子、芳華,前任?不存在的。如同《前任一》裡象徵老一輩的張涵予對新生代韓庚說的就是(大意):我們老一輩東西壞了喜歡修,你們年輕人只會換。

或許,對當代青春而言,談過的對象都是複數吧。這就產生一個關鍵但大都避而不談或者心照不宣的問題:那麼多任 ex,念念不忘的有幾個?回憶殺的那個「重要前任」又是哪個?

這些電影的故事大多都安排了與前任的久別重逢,不管是《少女時代》《前任一》《致青春》的正敘,還是《後來的我們》的倒敘,都得重逢。一旦「重要前任」帶著紛雜的回憶一腳踩進現在的生活,「現任」?不存在的。

在《後來的我們》裡,現任基本被塑造成了令人厭惡的角色:戲份忽略不計、身分面目模糊、對男主角呼喝、長輩惦念著前任等等。其它作品裡的現任不是負面也就是個陪襯,基本上都屬於證明「重要前任」偉光正的犧牲品。

前任其實是青春逝去與遺憾難弭的象徵符號。好像這部片子的歌詞:我最大的遺憾 / 是你的遺憾 / 與我有關。牽扯著成長、拼搏、脫貧致富(嗯是的)、莫名奇妙錯過,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所以這些主角其實都沒長大,邁不過青春,放不下幼稚。不管周冬雨還是陳妍希對男主喊的那句幼稚,其實還蠻為這樣的故事定調的。

那成人的玩法的是什麼呢?或許是《革命之路》、《廊橋遺夢》、《美國麗人》裡的故事。可能最典型的是《傲骨賢妻》裡的 A 姊吧,分居管分居,你有你偷腥我顧我偷情,上了鏡頭十指緊扣各賺各的政治利益,被甩一個耳光捋捋衣角把那高跟蹬得虎虎生風。

但成人的玩法並沒有比幼稚更好,這裡無非沿用一下慣常用法,並非褒貶。幼稚可以更動人、純粹、轟轟烈烈,只是在這一溜青春片裡,在這些沒有現任、沒有生活、沒有成人世界的青春回憶殺裡,只有躲閃,重逢夢完,嫁個老實人完事(前任三),或者回家做個好爸爸(後來的我們)。把幼稚的煙花放得光彩奪目的,還是得看《甜蜜蜜》、《玻璃之城》和《頤和園》。

最後,《後來的我們》裡頭的對白根本就不是人類對白,片尾彩蛋反而令人動容。周冬雨從七月與安生、喜歡你到後來的我們,總是飾演瘋癲小童外表下成熟堅韌的強人角色(這些角色也清一色由殘破家庭塑就),確實很厲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后来的我们的更多影评

推荐后来的我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