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兹 弗兰兹 8.3分

弗兰兹:琴声如诉,秋歌如颂

疯狂的钻石
2018-04-2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提到法国,不少人脑海里对它的第一印象是浪漫,浪漫这个词是从法语词汇romantique里音译过来的,意为有趣的、富于幻想的。17世纪50年代,“浪漫”作为一种文学写作手法为人所知。到19世纪上半叶,文学、音乐、绘画等艺术形式也开启了浪漫主义浪潮。与以往的古典主义不同,“浪漫”不管是从表现手法上还是主题思想都更为幻象化、象征化。而浪漫作为形容词,在某些语境里还特指理想主义的爱情。

法国人到底浪不浪漫呢?可能有的人会随便抓一个法国人问:“嘿,听说你们很浪漫。” 对方一头雾水,“Non,那是外国人给我们的刻板印象。我就不浪漫。” 确实,一个人浪不浪漫还得具体看。但我以为,单从法国电影足以证明他们有多浪漫了。从世界范围看,只有法国电影能恰到好处地把各类文学艺术融入视听环境中。而美国电影虽然资金足、人才广,但其大多数电影宛如工厂里的流水线产品,不能说坏,但算不上艺术品。比如伍迪·艾伦的电影《午夜巴黎》,看完能发现老头子极尽全力想表达文艺了,但一股脑儿地往里面装文艺产品并不让人感觉很文艺,只觉得兀恁地吃了一顿文艺饱,还消化不良。2016年的美国电影《帕特森》也是如此,题材是好的,普通人巴士司机帕特森和女友日复一日普通平庸的生活却富于诗意,男主热爱诗歌,热爱写作。但看完电影,还是感觉不到行云流水的诗意。而法国电影,诗意的电影数不过来。侯麦的《春天的故事》能把普通的爱情故事诗意化、哲学化。于佩尔主演的《将来的事》,片中人物日常交流哲学、文学,不论是导演的调度还是演员的演技都让人感觉自然而然,毫不违和。诗意的电影太多,今天抽空二刷了欧容的《弗兰兹》,真是一部浪漫又诗意的电影。

故事发生在一战后的德国小镇,一位年迈夫妇的独生子弗兰兹丧命于这次德法交战中,儿子的未婚妻安娜悲痛欲绝,与夫妇二人同住在一起,相互抚慰失去之痛。一日,一个法国年轻人阿德里安的出现在弗兰兹的墓地上。安娜上前询问并邀请其如家中,阿德里安自称是弗兰兹在法国的朋友。并与弗兰兹父母共同“回忆”了弗兰兹在巴黎最后的时光,还为他们献上一曲小提琴。

如果自己的亲人不幸去世,他的朋友前来告慰,作为家人的肯定倍加珍惜,哪怕是听到他生前不足为道的小事也很很开心。但真相是此人正是杀害自己儿子的人。真相令人难以接受,所以安娜一直没有告诉二老真相。正如牧师所说的,真相能带给他们什么呢?与其知道真相承受更多的悲伤,不如接受善意的谎言,减轻痛苦。

如果说这部电影是一首诗,那么秋天就是其中的一个意象。故事场景发生在秋天。弗兰兹死于一战后的秋天(1918年9月15日)在阿德里安第二次进入医生家中,安娜说秋天是弗兰兹最喜欢的季节。如果他还能活着回来,他们打算秋天结婚。弗兰兹最喜欢的诗歌是魏尔伦的秋歌。

在墓地里,阿德里安与安娜共同悼念弗兰兹。安娜听着周遭环境的秋叶沙沙作响,情不自禁念起了魏尔伦的秋歌。 秋天,是古今中外很多诗人喜欢描写的对象。时间的流逝、自然的衰败以及人生的萧瑟、怅惘,往往也是与“秋天”相伴随的主题,魏尔伦的这首《秋歌》也不例外。

与散文相比,诗歌语言是一种更精练、更独特、更具表现力的语言,这一点在《秋歌》中得到了充分体现。此诗分为三节,分别描写秋天三种不同的声音、形象:第一节写萧瑟的“秋声”划破了“我的心”,

Chanson d’automne 秋歌 – Paul Verlaine 魏尔伦

秋声悲鸣

犹如小提琴

在哭泣

悠长难耐的阴郁

刺痛了

我心脾。

第二节写回荡的“钟声”勾起伤感的回忆,

钟声荡起

往事如烟

在眼前重现

我泪落如雨

第三节写“我”在秋风中如落叶一样飘零。

我走了

恶风卷着我

东飘西零

飘呵,飘呵,

宛如那 枯叶飘零。

在铺展的过程中,诗人的用笔十分简练,没有着力铺陈秋天的各种景象,也没有过多倾诉“我”的内心感受,只是用极其简约的文字,在内在情绪与外界环境的接触点上,截取出了三个画面、三个段落,组成了一幅微妙的“内心风景”。诗人的重点不是“风景”的描绘,而是捕捉风景与情绪之间的微妙关系。在第一节中的“秋声”究竟为何物,诗中没有言明,或许泛指大自然在秋天发出的各种声响,它们应和了诗人内心的伤感。当诗人将这萧瑟的“秋声”比喻成“悠长/呜咽的提琴”,读者很自然也可在“秋风吹过树木”与“琴弓掠过琴弦”之间形成某种联想,秋天的自然似乎也正用看不见的手指,演奏着诗人忧郁的心灵。最后“划破了我的心”一句,更是强化了一种“动作”的效果,对于外界的自然如何作用于人心,读者由是有了更直观的感受。

无论是提琴般呜咽的“秋声”,还是回荡如往事的“钟声”,对一种特殊声音效果的追求,是这首诗值得关注的另外一点。魏尔伦非常看中诗歌的音乐性,他的诗歌往往使用灵活多变的押韵方法,在声音与意义的搭配中,取得一种丰富暗示性。这种声音效果与法语的特性相关,经过翻译可能会丧失,但好的译本仍能传达出这样的特征。在《秋歌》中,诗人格外重视元音的作用,大量使用了元音o,传达出一种孤独、伤感的情绪。诗歌译者对此也有充分的体会,在译本中也多次使用元音ang,如“悠长”“敲响”“苍茫”“眼泪汪汪”,形成了类似的声音效果,在ang这个韵脚的不断反复中,一种恍惚、苦闷的情绪也被巧妙传达。

这首诗用字虽然不多,但包含的修辞因素却十分丰富,诗人调动了各种语言技巧,如比喻、用韵,在诗人的笔下,语言脱离了一般的意义传达,进而成为暗示,带来了不同的效果。 在弗兰兹的墓前,安娜听着秋叶沙沙作响,这样的环境让她联想起魏尔伦的诗歌,而这首诗也是弗兰兹最喜欢的诗。这样的场景到底算睹物思人还是爱屋及乌呢?

再说音乐,很巧的是,电影中出现的配乐(古典乐)、绘画、诗歌都是同一时期的象征主义文艺作品。

阿德里安在弗兰兹父母家中演奏的小提琴曲是俄国作曲家 里姆斯基-科萨科夫( Rimsky-Korsakov)的 《天方夜谭》(Scheherazade)

天方夜谭组曲,取材于著名的阿拉伯民间故事集《天方夜谭》,作品写于1888年,同年在圣彼得堡首演。这部交响组曲作品便是根据《天方夜谭》中的画面和场景以音乐的形式描画出来的伟大作品。作曲家里姆斯基·柯萨科夫曾经在沙皇海军中担任军官,因此漂泊四海,在中年之时已有丰富的游历。而交响组曲《舍赫拉查德》又名《天方夜谭》的灵感,即是来自于他心中对于东方神话般的印象,洋溢着浪漫主义的气息。

阿德里安其实并不认识弗兰兹,更不知道他的生活习惯、爱好特长,在这里放一曲天方夜谭可能是基于他对弗兰兹的所有描述都是幻想出来的。而弗兰兹父母、乃至安娜都没有怀疑过,因为阿德里安跟弗兰兹性格爱好相仿,这一戏剧性升华了影片。

在影片结尾,去法国阿德里安的家中,朋友聚会,阿德里安的未婚妻演唱德彪西的《星夜曲》,曲子本身没问题,但对于此刻的安娜来说,简直坐如针毡。曲风优美,但歌词哀伤表达对爱情的逝去,这里的爱情逝去可以表现为 弗兰兹的逝去,物理上的,人不在了。心理上的,现实里的阿德里安,这个安娜新爱上的男人,他们的短暂爱情也即将逝去——阿德里安将与母亲指定的女孩结婚。

星夜 德彪西

在你布幔下,

在你微风芳香下,

寂寞的豎琴

喘息着,

我梦见逝去的爱情

这令人心碎的歌词仿佛是为安娜定制的爱情挽歌,她先后失去了弗兰兹和阿德里安,结局并没有求仁得仁,而是各有各的无奈。阿德里安听从母上与青梅竹马结婚,安娜只能用善意的谎言继续安慰弗兰兹的父母,报喜不报忧,而自己则孤单寂寞冷在巴黎生活。

星夜(Nuit d’Etoiles)是法国作曲家德彪西(Claude Achille Debussy)16岁以前的早期作品。早期的德彪西西作品,几乎全都是歌曲。 歌曲「星夜」的创作年代諸說不一,1880年左右、1876年、1878年都有人说。出版是在1882年。歌词选自法国象征主义诗人西奥多·庞伟德(Theodore de Banville)的诗歌《最后的回忆》

德彪西在幼年期沒有受到正规的语言教育育,这件事却让在语言方面更有敏锐度。他的目标是让语言与音乐完全融为一体。

形成德彪西这种风格的最重要因素之一,是遇到法国象征主义诗人魏尔伦。德彪西为魏尔伦的诗歌谱曲,同时也跟许多象征主义诗人来往,受到他们的许多影响。

至于多次出现的莫奈的《自杀者》,以后有空在补更,目前手头上没有资料 。

最后说下影片让我觉得最虐的一点:

在河边,安娜看着赤条的阿德里安

安娜:“这些伤口都是打仗时留下的吧?”

阿德里安:“是。”

安娜:“一定很疼吧?”

阿德里安:“弗兰兹是我唯一的伤口。”

(看第一遍的时候看到这里还以为是同志电影)

弗兰兹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墙裂安利给大家。

(完。

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弗兰兹的更多影评

推荐弗兰兹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