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年华 嘉年华 8.3分

嘉年华 - 狂欢节。词源拉丁文 Carnem-levare, carnem-肉,levare-弃

衣食住...行
2018-04-28 看过

“嘉年华”这个电影的名字这几天几乎出现在所有的我们可以看到的文字里,因为金马奖的最佳导演,也因为现实与虚幻世界的某种重叠的巧合。看过电影以后,一位二十几岁的同事问我好看吗,我说“再过十年可能你会觉得很好看,因为我看到影院里不停地哭的都是像我这样的中年妇女”。哭并不是因为事件本身,当然这不表示不愤怒或者不同情。但在敬重作者敢于为受害群体发声以及对事件本身的愤怒与对受害者对同情以外,在这个故事里其实有那么多其他的“关于”,关于女人的“关于”:

关于孤独

这部电影里的女人都是孤独的:想都不想地吃掉隔壁班不知道哪位同学给的止痛药的孤独,抱着那个有鲜红颜色和温暖身体的金鱼住着的玻璃罐子,从后窗爬走,坐在那还剩一点点夕阳的石梯上,睡在沙滩简陋雕塑的脚下的孤独。偷偷在工作的酒店房间里洗澡,然后躺在床上抚摸身下的床单的孤独。一根一根不停抽烟埋怨女儿像他父亲的孤独。还有妇科检查那张冰冷的床上的孤独,应该最让我们不孤独的那个人在我们收到伤害时扇过来一记耳光的极致的孤独。

关于尊严

酒店老板一气之下用浇花的水管对着他的两个女员工浇下去的那一刻,两个女孩儿脸上的无所谓立刻激怒了我,等到她们并排蹲在那里接受惩罚,其中一个说“我妆花了”的时候,我承认心里闪过了一丝鄙夷,接着就无可避免地想到她们受教育与生活环境的局限于是心生同情。然后小米在被律师问话的时候一脸坚毅地说:“给我一百块我就告诉你”。在电影院里身边的人笑了,甚至远远飘来一句“真便宜啊”。然后我突然意识到原来是自己“局限”了,一不小心又掉进“用自己的尺去量别人”的这个无处不在的陷阱。妆不花和一百块钱就是这些女孩的“尊严”,那些笑出声的和我这样自以为是地同情着的我们何尝不是在为了不同的“尊严”不停地咬着下唇妥协着,也填补不完那无边无际的孤独。五十步与一百步之间隔着几个不同的世界,但也都是为了“尊严”这两个字和这个世界不顾命有时甚至不要脸地撕扯。

关于选择

说与不说的选择引出了这部电影事件以后的故事,小文选择了沉默,那个皮肤白暂被老师说“不要跟小文玩儿”的“好孩子”选择告诉母亲,而这个孩子的父母选择为了孩子的未来实际一些忘记“公道”这件事。身边总有这种说着“我妈说医生说咱俩没事”这样的句式的人,转开脸不去看生活可能是对抗疼痛最容易的方法了吧,但也就这样错过了生活。

关于女人与男人

看到一些批评梦露雕塑这个过于明显的母题的文字,很有些道理。但梦露掀起的裙子将私密的内衣露在世人眼前这个隐喻是有力量的,其实所有女性的私密不论如何隐藏都是徒劳地疲惫地“暴露”在阳光下的“房间里的大象”。而那一群戴着黄色安全帽的建筑工人把梦露从地上撬起,一起小心翼翼地扶在头顶的场景,让看的人心里怕梦露会掉下来的紧张。靠着吊车吊起来,下面一群男人扶着,注定一生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作者把这一切的“关于”放在了女主角小米口中的“连要饭的都可以睡个好觉的温暖的地方”,但电影里的大部分的场景与视觉元素给人的感觉却是阴冷的。那种在真实生活中也是一样,与温度无关的阴冷。比如夜晚的海边,即使是夏天,即使生着篝火有朋友有酒有温暖的碎碎的聊天,还是难免拉拉衣领的那种阴冷。电影里不断出现海边的夜晚,并且没有火,没有朋友,没有酒更没有温暖的语言。就更不要说那海边的淡季的酒店,和没有人的游乐场的荒凉。那些我们习惯了应该热热闹闹的有小孩子的吵嚷和大人们的烦躁的场景,把这些抽离以后,不管是热闹之前还是热闹之后都是彻骨的荒凉。还有那些细节中的冰冷与孤独:夜晚医院的硬邦邦的椅子,妇科大夫手上的橡胶手套,没有其他人的游泳池。还有那些本该温热的情节放在特定心绪中透出的凉,像小文一个人走在沙滩上时背后层层叠叠在拍婚纱照的“穿白色的天使”以及远景中在妈妈的陪伴下搭着沙子城堡的小姑娘。这一切的阴冷并没有在技术上刻意地渲染它的调性,但正是这种克制的镜头,像一个偷窥者带着一丝愧疚的目光,有些不忍地看着正在发生的一切,反而让它更冷些。

剧情的发展由小米和小文这两个人物引出因果关系。小米无意中拍下的视频和她想拥有身份证的愿望是引出一系列与她有关的故事与事故的因,一不小心卷入事件,为了有身份证可以做前台,潜意识里可能是为了变成她身边有口红涂,有小健对她好的同事莉莉,所以铤而走险为了拿到小混混随口说的一万块钱。然后必然地失败,必然地失掉工作,必然地险些“堕落”为小健的工具,最后似乎偶然地突然地决定逃离。这过程中有些让人费解的细节,比如一个独立与生活纠缠了这么久的小女孩怎么会轻易相信小健随口说的话,为什么在把信交给会长的时候那么机智但拿到钱的口袋的时候却没有发现任何破绽?还有最后是什么力量让她决定逃离?一个蹲在地上任由老板往头上浇水,向律师要一百块钱才说真话的女孩子会在穿上白裙,有了口红擦耳环戴的时候会骑上摩托即使不知道目标在哪里吗?

小文的因当然是事件的发生,还有无爱的家庭与倔强的性格都在母亲的一根根烟与疏离和与偷拍她的男同学打的那一架里讲得很明白。结果貌似是收音机里听到的“坏人”会受到惩罚,这当然对于受害者本人与社会都是非常重要的结果,但对于电影里的人物小文,她个人的“果”是什么呢?最后的一身白裙,光着的脚和淌下的眼泪只因为听到了外面的新闻发布会?小文所受的伤害和她心里承受的变化是不是应该更深刻?

这两个人物的因果都是寻找的过程,寻找身份与尊严(或小文父亲讲的“公道”)寻找身份是为了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做酒店前台,寻找尊严其实与小文自己毫无关系好像只是大人的事。 这些寻找背后的只是貌似的必然和略显被迫其实我们每天都会迎面遇到,但因为她们是孩子所以自然会想到,那找到以后呢?她们的内心会有怎样的变化?那好像是另一部电影的事了,只是好像这个寻找的过程中对她们内心的表达也让人有些想要看得更清楚的感觉。

虽然电影的调性阴冷荒凉,还是有一些温暖在中间,两个女孩儿在没开业的游乐场的大喇叭里边跳边叫地欢笑,小文跟着爸爸在游泳池里欢畅地游泳,父亲带着她捡树枝时担心她的手被扎到,然后微笑看她学自己踢树枝。让人庆幸地想,不管发生什么,孩子仍是孩子,忘记可能是最大的慈悲,但愿可以发生。

基调阴冷,温暖和爱短暂零零星星,面目上有点像生活本身吧… 如果嫌弃这种悲观那我其实也可以说,这些零星的暖让我觉得最后我们都能一件白裙,砸碎点什么离开,即使去哪里还要再看看。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嘉年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嘉年华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