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娣 莫娣 8.9分

汤知豆
2018-04-28 16:40:3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窗,似乎是一种神奇的东西,连系着分隔着的对立着的世界。偶然在网上看到一个窗的段子,有人说,自从MV看多了,每次从车窗往外看总感觉自己是在拍MV,窗也被网友戏称为“拍MV最佳地点”,大概是窗户有着无法言说的魔法,能够勾起每个临窗者内心的情感,是忧伤、是迷茫?还是快乐、或者思念?我想都有吧,可能还远不止这些。窗户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灵媒,连系着窗里窗外的世界,窗户框定着它包容的世界,也牵动着每一个视界中人与物的情感。

接下来的“窗之事”与一部电影有关,电影名《Maudie》。唉,又有严重剧透,观此文者建议请先观看电影。

《Maudie》是最近我看过的一部自认为是2017年度里最动人的爱情电影。总是能够打动我的是电影中人物的情感。我想应该是自己的经历不够,否则我不会轻易被电影人演绎的情感细节戳到泪点。每每想到此,又想起艺术源于生活那句话,大概这是会在真实社会中发生的,导演只是换了个方式和场景让大众也能够看到发生在其他人身上的事,于是,转念至此,泪了就泪了,大抵上都是人之常情吧。

幸好,这部电影是由真人真事改编而来。女主人公Maud是加拿大知名的民间艺术家,和之前年代里大部分艺术家的遭遇相似,Maud自小患有先天性风湿关节炎,以至于四肢僵硬、行动不便。“人们总是讨厌他们认为奇怪的事物”这是女主在电源里说的一句话(大意如此吧),所以,在小孩眼中,Maud是个“怪物”,当她走在路上时,小孩子们会用石子扔她。大概是Maud早以习惯或者是看透了,才不会责怪于小孩,反而选择了理解和包容。如果说小孩只是“恶作剧”,而成人的恶意带来的则是实实在在的苦难。Maud有个弟弟Charles,自父母死后,Charles便自己做主卖了自家的房子,把Maud“遗弃”在姑妈Ida家。Charles和Ida都认为Maud无法自理自己的生活,于是很多她的事情都擅自为她做主,所以,电影的第一个场景发生了,Maud在窗外抽烟,在窗内则是Ida和Charles“商量着”把Maud留住在姑妈家而不是原本也属于她的家中。Maud和Charles争吵,Charles以Maud无法自立、自己照顾自己为由避开了卖房的事情,而Maud认为能够独立只是欠一份工作证明自己而已。由此,立下了本电影的第一个伏笔。

在这里不经想起《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的一个词“马克图布”,意为命中注定。啊,马克图布,Maud一次不经意间在镇上的商店里遇到了那份命中注定是她的工作。笨拙粗鲁的汉子Everett在商店留下了一则招聘住家女佣的启示,Maud扭扭捏捏心情澎湃地暗地里揭下了那份招人启示,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也几乎是毫不迟疑的,Maud踏上了她的应聘之旅。

虽然中间经历了一个波折,Everett表现出来的也是万分嫌弃,但最终Everett还是留下了她。Everett体型强壮,没什么文化,性格也容易暴躁,是在孤儿院长大的,长大后以打鱼和卖柴为生,有时也会回孤儿院接活干。在没有雇佣Maud之前,Everett有两个闪光点是值得表扬,一次在Maud回家的时候,为了防止小孩再向Maud扔石子,Everett送了Maud一段路;另一次是在孤儿院用餐,看着周围的小孩颇有几分怜悯的情怀,算是故地重游、旧景重现吧。大概是世上相配的两个人命运降临在他们身上的时候也会有着相似性。为什么Everett接受了Maud的应聘,我想其中一个原因是“同命相怜”吧,另一个原因我想应该是Everett的内心其实也是柔软的。

然而,Everett大部分的时间还是粗鄙、直男癌的性格。第一次,Maud干活不利索会骂,会赶她走。第二次,Maud不理解别人的八卦心理,在Frank追问两人如何同住一屋还自如应答时,Everett当场反手给了Maud一个耳光,吼着让她进屋。事实上,Maud被打之前有去过一次小店,遇到了她的姑妈Ida,Ida跟她说了外面对于Maud和Everett的风言风语。Maud当时的回应是“如果我们结婚了会怎样?”这一次是Ida姑妈表明之后不管不顾Maud的时候,也是第一次Maud表达“结婚”的想法。这是一个决意的时刻,Maud选择跟定了Everett,至少是他给了她工作,张扬她的“独立”,可以不怕Ida姑妈“放弃”她的威胁,继而是选择希冀于爱情。清白的Maud,此刻是觉得幸福的,幸福到可以做到豁达,可以不管不顾镇上的闲言碎语,外人只知道说她的风凉话,却不知道她内心充裕的快乐。然而,Everett的耳光让Maud意识到她的希冀还没有如她所意的那般来到,她选择认清现实,回到现实里,倔强地表明自己和Everett的雇佣关系,第一次向自己的老板讨要属于自己的工资。被扇耳光事件,可以说明两件事,一件事是Everett的大男子主义观念很深;另一件事是他们两个终于可以坦然面对彼此:外人的闲言碎语已经听过了,两人的雇佣关系也再明白不过,试用危险期过去了。付完工资后,Maud还是继续留在了Everett家里。而且好事也即将上演,Maud在家里“遇到”了她的第一位知音人--Sandra。

Maud由于行动不便,基本都宅在家,除了干家务外就是乱涂乱画了。Sandra是来找Everett买鱼的。Maud小心翼翼打开家门的一角,第一眼看到的是Sandra脚下漂亮的鞋子,在回答有些傲慢的Sandra之前还是自言自语地夸了鞋子漂亮。在追问Maud的同时,Sandra眼尖地发现了墙上可爱的涂画,发表由衷的赞赏并主动握手,这让回答问题窘迫的Maud也好过很多。伯牙与子期的故事就这样发生了,一个夸鞋子漂亮,一个夸画漂亮,这何尝不是最简单平凡的相互赞美呢?原本窘迫的买家讨货的场景最终变成欢乐结尾。因为互相的欣赏,Sandra站在门外的阳光里,回头时潇洒明媚,而Maud站在逼仄的门口处,微笑着送别。

这是第一次Maud接触到了关于Everett除了家务之外的事。Maud开始帮Everett的生意出小点子,自认为数学很好的她建议Everett把他的业务往来都记录下来,不容易忘记搞混。也因为从家务到生意,Maud开始越来越多地介入到Everett的“全部生活”,这是他们分不开彼此的一个小开始。Maud帮Everett一起去送鱼,又一次地在门口,Sandra起初看起来不甚友好的态度因为背面画有Maud作品的小卡片而立马表现得十分友好并表示愿意出价购买Maud其它的卡片。所以,命运纠缠的交点落在Sandra身上,产生了神奇的效果,因为Everett的鱼,Maud的才艺被Sandra发现,因为喜欢Maud的画,Sandra也会买更多的鱼和画,生活一步步向前进,最终你会发现Maud和Everett再也离不开彼此。

越来越多的人喜欢Maud的画,同时,Maud和Everett原本属于自己的生活交叉的部分变得越来越多起来:一起去商店卖画,Everett会顺带帮Maud买笔刷;透过窗户,Maud会把Everett劈柴的画面画进画里,有时Everett也得代Maud做点家务……Maud也开始在“他们”的家中,在窗户玻璃上、墙上、地板上画更多的画。又一次Sandra来到家中,这一次是专程来买画的。而这一次Everett也开始会为Maud考虑了,在看到Maud为了未完成的画将要被卖而表现的心急如焚后,Everett不怕尴尬地把画要了回来,将要被放进口袋的钱也还给了Sandra,在钱和“妻”之间,他选择了“护妻”。

然而,这时的他们还不是夫妻。可就在当天晚上,同一张床上,或许是感动于Everett白天的举动,Maud选择了主动,却被Everett“正义”拒绝。之前的第一次是Everett的主动,被Maud以自己天生畸形的女儿和结婚的前提条件而拒绝。而这一次,爱说反话又不善于表达自己的Everett还是说出了反话,声称,Maud的工作完成的时候要赶她走,宁愿和树过一辈子……

Maud情绪失落,可在第二天早上,两人互诉衷肠,终于扯上证了!

其实,故事讲到这里,如果以结婚为目的来说,Maud和Everett的爱情已经修成正果了。结婚的那个晚上,Maud和Everett在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小阁楼里,没有戒指的浪漫,Maud双脚站在Everett的脚上,拥抱着轻轻旋转。

然而,故事讲得不仅仅只是Maud和Everett的爱情,故事里还有许多人情冷暖。

对于Maud来说,人情有冷也有暖。

冷的是Charles,是Charles卖房从而“逼着”她没有了自己的家,去到外面自己找工作。Charle的“冷”还在后来的故事中有所体现,势力的弟弟在看到姐姐出名后想来“打理”她卖画赚来的钱。最后尴尬地买走一幅画,付钱找零时他自己算了一下,一句“you own me…”只说了一半,具体要找他多少钱他并没有说得出口,Everett收钱后就直接进门去了,根本不理会Charles。大概Charles自己心里也清楚,他们姐弟俩,到底是谁欠着谁?

冷的是这个社区。电影中没有直接体现社区人们的态度,但Frank做为Maud和Everett爱情和婚姻的见证人,Frank其实就是社区人态度的代表。起初是Maud住进Everett的家,外人的非议是由Frank间接传达的,只是Maud没有意识到而Everett意识到了,才有了那一扇耳光的事;继而是结婚,Frank夫妇做为“婚礼”见证人,说了一句话:“我不知道是该表示祝贺,还是表示哀悼”,狭义上理解,祝贺的肯定是给Everett的,一个单身汉终于有了妻子;哀悼是给Maud的,毕竟Frank曾经亲眼目睹Maud被打,Maud婚后能承受Everett的暴脾气吗?又或者是祝贺他们未来婚后的幸福,哀悼他们已经逝去的悲惨的哀伤命运。这都可以是社区人对这一对夫妻的看法。最后,Maud赌气离开了一段时间,Everett打鱼时和渔夫Frank聊天,Frank说“(Maud)是时候要走了”。这个时间点,Maud已经出名,她靠卖画赚的钱肯定比打鱼多。世人总是讲究门当户对,一个是民间艺术家,一个是普通的渔夫,从这点上讲,这对夫妻怎么看都不会觉得般配,人们开始讨论Everett的幸运和福气,把他说成已经低Maud一等了的样子,夫妻两人的身份地位高下立判。所以,Frank这句话脱口而出,看似轻松,但真的一点都不出乎这帮社区看客的意外。综合来看,社区里的人们一开始就不看好这一对,可以这样说,一直没有停止议论,也一直没有正面地祝福过这一对命运同样悲惨的人儿。

暖心的人儿也有。

暖心的有Ida姑妈。虽然Ida和Charles之前有过“共谋”,也迫于家族尊严的压力,从没有去看过“体残”的侄女,但Ida始终是照顾过Maud生活的人,也有着良心发现的一天。Maud也在Ida病重中徒步去看望并表达了对Ida旧日的感激。

暖心的有Frank。Frank做为一个个体时,在Maud结婚时,互相拥抱了一下。Frank是见证Maud爱情和婚姻始末的“唯一外人”。我想这个拥抱即使没有最直接的祝福,也应该有着最踏实的理解和安慰。

暖心的有Sandra,一个有艺术品位的有钱人。Sandra是Maud的第一知音,也是最好的朋友。在Sandra第二次上Maud家门又离开后,导演借Everett的口对Maud说,“你们现在成为最好的朋友了”。所以,当Maud赌气离家出走,能去的地方只有Sandra家。Sandra为Maud打开方便之门并为她整理客房。最好的朋友在一起就应该聊最开心的事了。当Sandra直接就问Maud是否可以教她画画时,在窗台沉闷许久的Maud笑了,不用多说什么,一个笑就已经能说明一切的温暖了。

当然了,最温暖Maud的就是Everett。支言碎语,点点滴滴,密密麻麻,相守相伴,无法再多形容了……

最后,不得不说的是离别。Maud在医院中睡去,Everett静静地离开。外面日光大好,Everett驱车回到自己的小屋,屋内画满了Maud留下的画,到处都是Maud的痕迹。风吹着墙上的年历哗哗作响,时光已一去不返,还找得到Maud初来时带来的那一册年历吗?Everett起身打开画桌上的盒子,当年的那张招聘启示Maud一直留着,写着“looking for ……”还能到哪里寻找,Everett出门站在路上,目光所及,一片苍茫,再也没有Maud的影子,只有Maud的画……

Maud对Sandra说,她的灵感都来自窗边看到的世界。“一扇窗,就已经涵盖了人间的冷暖”。写到这,默默想着,窗真的有我说不出来的味道和滋味,大概“窗”真的是有这样的魔力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莫娣的更多影评

推荐莫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