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狂国度 异狂国度 9.1分

一场外来宗教与土著政治的博弈

Glidejojo
2018-04-28 14:44:30

so,当一个违背当地传统价值观念的宗教团体“文化入侵”了一个国家,他们的政权是绝对会将其排异的,所谓的民主自始至终,只是本地土著的民主,或者说极端少数人的民主,当这些“宗教分子”集会在一起,反叛政权的种子就会种下。当权者在此情况下将其扼杀在摇篮里才是维稳的正常做法。

美国看似民主,拥有崇尚个人权利与自由的宪法,但实际上当一个政权为了铲除威胁,宪法又怎么会是他们的阻碍呢?尽管奥修的教派争取每一步都符合法律规定,但是依旧抵不过政府的胡搅蛮缠。就像最后的奥修因为身体原因而选择放弃继续抗争,接受诉辩交易,因为他知道他无法得到公正的审判,对于外来者,政权从来就是如此无情,除非像当年殖民者杀光土著印第安人一样拥有足够的武力和实力,或者说当地政权根本仍未发展成熟。

当然不能说奥修的教派从来都是温和的无瑕疵的,席拉采取的一些策略看似是被逼无奈,但实际上相当激进,从一个宗教团体开始参与政治生活的那一刻起这个宗教团体就不再单纯,而拉杰尼希教徒参与政治选举,操控市长人选,甚至通过吸引外地流浪汉来拉选票,这些手段一步一步控制着教派从一个宗教社区转型至一个以薄伽梵为象征的独裁政治,并通过钻法律空子来

...
显示全文

so,当一个违背当地传统价值观念的宗教团体“文化入侵”了一个国家,他们的政权是绝对会将其排异的,所谓的民主自始至终,只是本地土著的民主,或者说极端少数人的民主,当这些“宗教分子”集会在一起,反叛政权的种子就会种下。当权者在此情况下将其扼杀在摇篮里才是维稳的正常做法。

美国看似民主,拥有崇尚个人权利与自由的宪法,但实际上当一个政权为了铲除威胁,宪法又怎么会是他们的阻碍呢?尽管奥修的教派争取每一步都符合法律规定,但是依旧抵不过政府的胡搅蛮缠。就像最后的奥修因为身体原因而选择放弃继续抗争,接受诉辩交易,因为他知道他无法得到公正的审判,对于外来者,政权从来就是如此无情,除非像当年殖民者杀光土著印第安人一样拥有足够的武力和实力,或者说当地政权根本仍未发展成熟。

当然不能说奥修的教派从来都是温和的无瑕疵的,席拉采取的一些策略看似是被逼无奈,但实际上相当激进,从一个宗教团体开始参与政治生活的那一刻起这个宗教团体就不再单纯,而拉杰尼希教徒参与政治选举,操控市长人选,甚至通过吸引外地流浪汉来拉选票,这些手段一步一步控制着教派从一个宗教社区转型至一个以薄伽梵为象征的独裁政治,并通过钻法律空子来渗透权利,以图从一个外来者身份到参政议政甚至掌握部分美国政权,不得不说这是相当可怕的,当地居民所担心的并不是毫无道理,如果任由拉杰尼希放肆发展,俄勒冈州很有可能就“变红”,不信教的公民在无法保证自身发言权的情况下,如何保障自身利益,这就使当地居民产生驱逐拉杰尼希的必要性认知。

更何况,在经历了席拉指示手下投放沙门菌,企图谋害检察长,社区武装化后,当地居民对于自身发言权和居住舒适度下降的恐慌升级为了对于人身安全和基本生活条件丧失的恐慌,驱逐外来者就更显得迫在眉睫。因此,也可以说是席拉与本地土著的互相紧逼,才使得矛盾激化到如此程度。

也正是因为矛盾如此激化,所以外来者在没有发育成熟韬光养晦的情况下,就如同螳臂当车一般,被美国政府碾了个细碎,以失败告终,落荒而逃。

席拉做为一名女性,不得不说非常有魄力,她可以凭借她弱小的身躯低于来自外界的一切抨击;她可以以自身的智慧将一个薄伽梵的愿景变成现实的可以延续的社区;她爱薄伽梵,为了他甘心做替罪羊;她同时也拥有自己的野心,追求权力的欲望无限膨胀,以图自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绝对掌控权。但是,正因为她的权力欲实在太过强大,以至于脱离她掌控的事物她都要选择摧毁,从她做事方式就可以看得出来 ,因为嫉妒她可以给桑雅生下毒,她可以去杀人,去窃听,去给流浪汉下药。可是她没有意识到,在她掌权的数年间,她所遵守的教义渐渐的被自身遗忘,只有所谓的忠诚是她行事的唯一准则,然而这个忠诚,只不过是她对于自身权力追求的忠诚罢了。

而薄伽梵,我并没有读过他的书,但我相信他的一些思想必然是很有趣的,他也一定是富有学识的,受人尊敬的大师,但是,更多的他代表的是一些自由声音的集合,开放思想的象征,平等的代表。他是许许多多人的导师和发声人,精神上的依赖,仅凭这一点,他就相当牛批。但他本身作为精神领袖,大肆敛财,晚年吸毒,抨击席拉,行为上让许多人所不齿,但是我想在追求自由和自身欢愉上,他一定是楷模。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异狂国度的更多剧评

推荐异狂国度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