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影后对真相的自我臆断

淡瞧花期
2018-04-28 00:36:1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原名:三度目の殺人。看到中途的时候没忍住掏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因为一直没有任何关于事件真相的头绪,于是纳闷它到底要演多久。结果到结束依旧不明真相。

关于事件,我自己推测了一番。

三隅和咲江的关系就如电影里讲述的一样,如同父女一样。而山中厂长的死也绝对是死有余辜,在咲江出庭的那次,检察官问她对死去的父亲有什么想说的,那瞬间咲江沉默了半晌,所以由此推断,咲江确实对这个父亲没有任何感激,电影里也两度提及北海道大学,一次是咲江的备考书,一次是妈妈说她要考去北海道大学,因为那是三隅的故乡。咲江的话可信度非常高,至少我是这么认为。那种从最开始就不应该出生的人,不是三隅,而且咲江的父亲。

不仅雇佣有犯罪前科的人为廉价劳动力,而且还制作假冒食品。性侵咲江这件事的可信度也非常高,关键在于咲江自己跳楼,但是腿不是在那次造成的,原因大概是很小的时候就被性侵造成的,这就能解释别人说她从生下来腿大概是瘸的,但是她却说是她从天台跳下来的这番话了。

接下来说50万的问题,钱是厂长夫人给的,但那50万不是买凶杀人的钱,而是食品造假的封口费,三隅确实帮山中厂长做食品造假的工作。案发当天在河边行凶的不止

...
显示全文

原名:三度目の殺人。看到中途的时候没忍住掏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因为一直没有任何关于事件真相的头绪,于是纳闷它到底要演多久。结果到结束依旧不明真相。

关于事件,我自己推测了一番。

三隅和咲江的关系就如电影里讲述的一样,如同父女一样。而山中厂长的死也绝对是死有余辜,在咲江出庭的那次,检察官问她对死去的父亲有什么想说的,那瞬间咲江沉默了半晌,所以由此推断,咲江确实对这个父亲没有任何感激,电影里也两度提及北海道大学,一次是咲江的备考书,一次是妈妈说她要考去北海道大学,因为那是三隅的故乡。咲江的话可信度非常高,至少我是这么认为。那种从最开始就不应该出生的人,不是三隅,而且咲江的父亲。

不仅雇佣有犯罪前科的人为廉价劳动力,而且还制作假冒食品。性侵咲江这件事的可信度也非常高,关键在于咲江自己跳楼,但是腿不是在那次造成的,原因大概是很小的时候就被性侵造成的,这就能解释别人说她从生下来腿大概是瘸的,但是她却说是她从天台跳下来的这番话了。

接下来说50万的问题,钱是厂长夫人给的,但那50万不是买凶杀人的钱,而是食品造假的封口费,三隅确实帮山中厂长做食品造假的工作。案发当天在河边行凶的不止三隅,还有咲江。玄关里咲江的鞋子上有汽油的油渍。夫人本身对厂长也没什么感情,从咲江那里得知丈夫被杀害,还可以领一笔保险金,于是承诺隐瞒食品造假,支付50万日元,委托律师帮他免除死刑。

案发当天三隅去找咲江,却发现咲江不在,于是去了河边。在河边山中厂长意欲对咲江实施性侵。带着前不久被开除、咲江被性侵的恨意三隅杀害了山中厂长,为了隐瞒性侵咲江的事情经过才把尸体烧掉。

在得知咲江要救他的时候,三隅说自己无罪,其实是抱了必死的决心,因为有过一次前科,所以深知这个时候推翻自己的口供一定会判死刑,这样检察院不用再去查食品工厂,也不用调查咲江。他认为自己活着就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伤害,不论是父母、女儿、咲江还是厂长夫人。所以被判了死刑也是理所应当的。

我不认为他是有预谋的杀人,房租是一个扰乱项,虽然日本人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所以决定在实施犯罪之前把房租交了,如果他真的为房东考虑,他应该退掉这间房子,不续租。毕竟一个杀人犯租过的房子,大概后续也没人愿意再租这间房了。更何况作为一个因杀人被判30年的人来说,这次也不会是太短,那么不付房租岂不是更好,就算为了留住自己房间里的东西,只付一个月也无济于事吧?

综上所述,这次案件是一时冲动,却也积怨已久的杀人案,凶手就是三隅。

电影中有多次三隅和重盛隔着玻璃会面的情景,可以说每次拍摄手法和角度都有不同。

电影原声音乐很喜欢,福山雅治饰演的重盛从审判庭走出来后,抬头仰望夕阳。那一刻真的帅我一脸。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三度嫌疑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三度嫌疑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