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哀歌

丁瓷
2018-04-27 23:18:5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看过的上一部黑白片是《不成问题的问题》。范伟在金马最佳男主的领奖台上说:“我们这部电影拍得很淡,感谢金马评审能欣赏这部拍得很淡的电影。”《大佛普拉斯》也很淡,配合黑白片营造的写意感,一切浓墨重彩的情绪都被不经意推开,只留下开头结尾的哀乐,荒腔走板地奏着,像世事无常。然而感叹世事无常才是最大的悲剧,你知道不公,知道宿命,知道生死,却没有一点办法,只能讲两句无关痛痒的玩笑,或者呆呆地望着湖水发呆,任凭被世事裹挟吞没。

《大佛普拉斯》描写了两个对立的阶级——有钱人和无产者。有钱人的世界是彩色的,他们操纵规则,声色犬马。无产者的世界是黑白的,他们忙于生计,自顾不暇。然而从更宏观的视角,或者说从宗教(大佛)的视角来看,没有一个生命体是不破碎的。

无产者的破碎自不必说,他们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没有身份来历,甚至没有姓名,每一分钟的劳作都是为了换取生存的资本。有产者的破碎则藏在彩色世界的缝隙里。黄启文的行车记录仪拍下了他在风月场上的得意,也拍下了他被揭露秘密后的色厉内荏、穷凶极恶。尤其在大佛面前行凶时,他终于露出了没有假发的真面目,而他在人前风流倜傥,居然仅仅靠一顶假发维持体面。当地

...
显示全文

我看过的上一部黑白片是《不成问题的问题》。范伟在金马最佳男主的领奖台上说:“我们这部电影拍得很淡,感谢金马评审能欣赏这部拍得很淡的电影。”《大佛普拉斯》也很淡,配合黑白片营造的写意感,一切浓墨重彩的情绪都被不经意推开,只留下开头结尾的哀乐,荒腔走板地奏着,像世事无常。然而感叹世事无常才是最大的悲剧,你知道不公,知道宿命,知道生死,却没有一点办法,只能讲两句无关痛痒的玩笑,或者呆呆地望着湖水发呆,任凭被世事裹挟吞没。

《大佛普拉斯》描写了两个对立的阶级——有钱人和无产者。有钱人的世界是彩色的,他们操纵规则,声色犬马。无产者的世界是黑白的,他们忙于生计,自顾不暇。然而从更宏观的视角,或者说从宗教(大佛)的视角来看,没有一个生命体是不破碎的。

无产者的破碎自不必说,他们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没有身份来历,甚至没有姓名,每一分钟的劳作都是为了换取生存的资本。有产者的破碎则藏在彩色世界的缝隙里。黄启文的行车记录仪拍下了他在风月场上的得意,也拍下了他被揭露秘密后的色厉内荏、穷凶极恶。尤其在大佛面前行凶时,他终于露出了没有假发的真面目,而他在人前风流倜傥,居然仅仅靠一顶假发维持体面。当地官员带着黄启文与寺院交接佛像,尽管满口“阿弥陀佛”,话里话外依然是权钱博弈。“阿弥陀佛”(大佛)就像黄启文的假发,被高高供起却无人问津,掩饰着人们浅薄、卑俗、残忍的灵魂。

黄启文固然凭借出卖才学,周旋于上层社会中获名获利,而买他账的上位者们,并非就是真正的赢家。不论是泳池KTV,还是在警署破口大骂,他们享用权力的同时也被权力消解,在一次次的交易中滑向深渊。最后,竞选广告变成遮雨棚,承诺为百姓造福的官员真正能做的事,仅仅是贡献出自己的海报。

除了作为象征和矛盾综合体的佛像,影片中还藏着另一个“大佛”——释迦。他游离于生存挣扎之外,面对任何变故都淡然漠然。每天在村里晃荡,村里人都认识他,但是谁也不知道他具体在干嘛。之前看到影评说,导演或许想借释迦的形象表达对宗教的态度。释迦固然是一个慈悲、善良、老实的人,但这对救世济贫没有任何帮助,他能做的唯有旁观、悲悯,再默默离开。

电影中的大佛,是信仰所归,也是藏污纳垢的所在,权钱觊觎的焦点,掩盖罪恶的工具。说到底,它不过是被反复言说征用的对象,映照出芸芸众生的苦苦挣扎。只是此岸的造像,如何普渡到彼岸解脱。只能奏一曲哀乐,送你到湖水边,到路的尽头。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