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山记 出山记 暂无评分

当你重回故乡,精神家园不再

黄耕
2018-04-27 14:25:2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很可惜错过北京首映式,但还好赶上最后一场。 本片最吸引我的就是贵州山水画般的景色,但从现代文明的眼光来说却是"恶劣的环境"。在这个急于脱贫,担心赚不到钱,恐惧落后的时代,这个与世隔绝,仿佛在时间中慢慢流逝的村落和许多人的世界观是割裂的,感觉是魔幻的。 本片一个亮点是抓住了很多滑稽式的幽默情景,尤其记忆深刻的是小孩打开新房一扇房门问,"这是谁的家?这都是我的家?"。陈焕生进城式的语言,还有浓重的家族意识,农民意识让人忍俊不禁。 但我们真的有资格嘲笑吗?回忆一下那个被拆房子前默默无声伤心的农妇,这些搬迁者是不是早就预感到会被城市的眼光排斥?他们难道甘愿在压力之下"进步"?他们难道不是在自己有限的世界观中达到了平衡和和解? 冰雪暴中印第安人看到"十一个印第安人被吊丝于此"后大开杀戒,田园牧歌被以进步的名义收编,抹杀不留痕迹。被剥夺的精神家园难以弥补,人们只是加入了都市的竞赛,社会将只有一套游戏规则。 更何况我们居高临下的目光是对他们的伤害,在他们眼中,猥琐而冷酷。而苍穹之上是否也同样有生命这样审视这我们滑稽的都市文明? 在申学王这条线中扶贫工作以老夫妻向书记道对不起圆满结束。但是将来的路才刚刚开始,儿子想开门店却没有本金,夫妻想做点农活却没有场地。故事已经为矛盾撕开了一个口子。 事实上,但这个故事的续集在很多人周围上演。我的外婆也是搬迁户,搬到新房后也想种草,后来觉得不可行,业余时间捡破烂,很伤腰(虽然子女就在身边,物质条件也不拮据,但就是要找点事做)。我觉得她远没有过去在田野和有着巨大锅的厨房快乐了。 中国目前大兴大建的都市文明,就建筑来说,没有风格特色,就人口来说,也是太过密集,缺乏有效公共空间。逼仄的空间和压力的竞争生态让很多人产生逃离和重返田园的想法。但回去一看,连那里也被工业区占领了。逃不走,回不去,悬于文化和信仰的真空之中。 过滤掉教条和宣传,在我眼中本片是比较灰暗和伤感。但一抹亮色属于申学科,他坚持自己的想法,开了公路,留了下来,并且开创了试验田。政策为他作出了妥协所以结局圆满。但假使公路没修,他这个孝子,这个土生土长的农民最终不得不搬走,这个儿子婚礼上还用传统献词的传统文化坚守者如果都走了,这孝道和婚礼献词是不是也会慢慢消失? 我不知道,而且我希望不会。 但他的留下让我庆幸,祝愿他在变化之中赌对不变,在经济上进步和改革,但最初的精神家园永不遗失。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出山记的更多影评

推荐出山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