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花之味 米花之味 7.5分

致《米花之味》团队:请不要打着文艺的幌子,干盗窃的勾当

大象点映
2018-04-27 11:09:23

1

我是吴飞跃,纪录片《我的诗篇》的导演。

2015年,这部关于工人诗歌的纪录片在上映时,曾一度遭遇非常严峻的发行困境。

市场不喜欢纪录片、也不怎么欢迎文艺片。吴天明导演的遗作尚且需要方励一跪,而其他没有流量的电影更是求生无门。

因此,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我和我的小团队,一直在埋头做一个【大象点映】的项目。

这个项目旨在帮助更多的影迷能够在电影院看上他们想看的电影——影迷发起对喜欢的电影的众筹点映,我们负责去联系当地影院进行放映。

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我们遇上了一件非常无奈的事。即使现在讲起,我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最近上映的电影《米花之味》借着合作的名义,拿走我们的商业计划书,全盘抄袭了我们的产品和模式,很多文案甚至连一个字都没改动。

先放上部分产品对照图:

左边是我们大象点映的公众号(注册时间:2016年12月23日)右边是他们“彩虹看电影”的公众号(上线于2018年01月26日)

(他们抄袭的是我们2017年下半年的版本,目前我们在用2018年的新版本)

众筹点映这个模式,从影迷到影院,看上去简单,水到渠成,实际背后却是我们长达十个多月的探索。

在2015年年底,我们团队就开始尝试点映的可能性,那一年,我们用的是有赞微商城,把电影票当做微店商品销售。每个场次的所有界面都是我们手动制作,观众名单需要手动导出、人工排序——每一场点映得前后导上十几次名单;如果场次取消或者变动,需要人工一个个去打电话通知。

这样跑到了2016年9月份,才进入到产品研发阶段,没有可以借鉴的平台,我们从头摸索,总结实践的经验、收集反馈的建议,连续三个多月,每天和技术团队一起工作到凌晨,四点钟的上海我们很熟悉。

目前抄袭的这个版本是经历了数次改良后才有的那个模样,前前后后花费了我们接近一年的心血,而他们原封不动地抄走可能只需要几分钟。

而且,抄袭你都不改一下的吗?所有的活动界面都可以抄袭,可是连平台简介你都直接搬?文案也不改改?

说实话,在目前法律无法形成良好保护的前提下,各行各业的苦逼创业者遭遇抄袭(甚至是遭遇大公司抄袭)也是司空见惯,但这么无底线的抄袭我还是第一次见,不巧,还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

更奇特的是,这件事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真正让我和我们团队感到无法接受的,是在抄袭前,《米花之味》团队曾借合作投资的名义,拿走了我们的BP,并在东窗事发后,一次次编造谎言来搪塞我们。

整个事件的始末如下。

2

1、《米花之味》团队找我们合作

在去年9月26日,《米花之味》的导演(亦是一位编剧)宋鹏飞找到了我,说有意进行合作,并约定了看片时间。

《米花之味》的主动造访让我们感受到了诚意。在映后交流时,我们团队也对《米花之味》这部电影给予了不错的评价,达成了关于百城首映礼的合作意愿。

2、导演带来了一位投资人说要投资我们

在第三次见面交流时,导演宋鹏飞带来一位投资人岳茜,声称这是电影《米花之味》的投资人,合作需要参考一下她的意见。在交谈过程中,岳姓投资人表达了对合作的期待以及对大象点映的项目很感兴趣,最终拿到了一份我们的BP。

(一直表示要合作的意愿,并表示会及时通知我们)

之后,因【发行公司未定】和【档期未定】,合作一直没有开展,拖了半年。尽管心存疑虑,但无论是导演还是那位投资人都依然表示出合作的意愿,我也没有多想。

这段时间,团队工作的重心都放在了筹备电影《村戏》的点映上。

3、 一直说要合作,却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定档了

到了三月底,我们却突然从其他渠道看到了《米花之味》定档的消息。

在三月初,制片依然说着,随时沟通,跟进进度。但是到了三月底,就直接定档了,说好的合作也不了了之。

合作没能成功,我们也仅是表示可惜,送上祝福,并期待下次能有机会合作。

4、“彩虹看电影”上线,导演和制片人说完全不知情

然而就在《米花之味》公映的前一个星期,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我们社群部门的一位小姑娘,看到《米花之味》在他们家乡有主创交流的点映活动,点进去后发现了和我们一模一样的公众号“彩虹看电影”。

我登录了这个公众号,发现《米花之味》是他们主推的电影。

而查询了该公众号所属公司(天津星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股东和法人,赫然写着当时的那位岳姓投资人的名字。

4月13日周五,我第一时间联系到了导演宋鹏飞,他给予我的回复是,宣发这一块都是制片人和出品人负责,他不清楚。和彩虹看电影合作的事他前两天才知道,说这是岳总的朋友给她介绍的一个公司。

当我点明了这就是岳总自己的公司,他表示特别惊讶,自己完全不知道。最后,他说他去问一下。我说周六咱们把事情说清楚。

周六没有回复。周日早上再催,导演让执行制片人朱庆玺联系我,这次的交流总结如下:事情我不太清楚,这个公号是朋友推荐过来给他们用的,岳茜“可能是影片投资人的朋友”,我“几乎只见过她一次、两次”,并不熟悉。期间还宽慰了我一句,互联网里,这种模式和产品的相同“我认为这个事很正常”,“我没有觉得太多意外的事情”。

周一和导演打了最后一次电话,鹏飞导演又改口称,他跟岳总其实不熟,他连岳总的电话也没有。最后,剧情再次反转——鹏飞导演直接称这位岳总“其实不是他们影片的投资人”。

我:????

当然,那位岳姓投资人从始至终,都没有接过我电话或者是回复我微信。

(大部分沟通是通过电话,以上所言内容都有通话录音作为证据)

事情发展到这,我列出几个事件的关键点:

1.以前一直跟我们说,合作是肯定要合作的。突然定档了,没有任何提前联系,问过后才说不合作。

2.带来了影片的投资人,拿走我们的BP后就不了了之。

3.在我们发现“彩虹看电影”后,导演表示不知情,说是投资人介绍的朋友的一家公司。

4.当我点明这就是岳姓投资人自己的公司时,导演表示很惊讶,说需要再去问一下。

5.后来我又找了制片和导演,他们改口说其实和岳姓投资人并不相识,而岳姓投资人也并非是他们影片的投资人。

截止至发文前,岳姓投资人一直没有给予我们回应。

一直到4月17日之前,我都差点说服自己去相信导演和制片人所言,尽管他们在这件事的立场上显得莫名其妙,但也许他们的确是无辜的,一切都是那个“我们并不熟的”投资人的个人所为。而这种打着幌子骗取BP并大肆抄袭的投资人,在投资圈其实并不少见。

但就在17日,无意中在《米花之味》的电影海报上看到出品公司时,作为一名前财经记者,职业使然,我用天眼查查询了这家名叫“永安(天津)影视文化有限公司”的公司的股东情况——剧情最后一次反转,真相大白。

(橙色表示自然人,蓝色表示公司)

1.导演宋鹏飞本身就是就是这家公司的二股东

2.岳姓投资人也是该公司股东

3.他们至少是在2015年就相识

事已至此,事情的是非曲直相信大家心中已有公断。

这位优秀的编剧,活生生把《米花之味》编成了《真实的谎言》。

3

帮助艺术电影进行放映并非一件简单的事,从联系影院到洽谈片方,以及对接好一个个影迷朋友,每一步都是一个坎。

但所幸,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

纪录电影《生门》2016年底在全国公映,公映票房100万。后在大象点映零宣发费的情况下,票房达到近50万;

纪录电影《摇摇晃晃的人间》自2017年6月18日登陆大象点映,到今天共完成了626场点映,票房170万;

金马奖提名影片《村戏》,豆瓣评分8.2,在大象点映上映半个多月后,票房达到68万。

秉持着让好电影遇见对的观众的理念,大象点映携手1375位发起人,进行了2273场放映,并与171176位观众在影院相聚。

所以当《米花之味》团队找到我们寻求合作时,我们并没有任何怀疑。

包括鹏飞导演说要给我们介绍投资人时,我内心所想的也是,愿意给《米花之味》这样一部文艺电影投资的人,理念应该是与我们相同的。

从头至尾,我们选择了相信。

而且,我们也要客观地说明,《米花之味》电影本身是一部不错的作品,希望大家就事论事,也祝它可以票房大卖。

只是,最后还有一个问题,想要问问《米花之味》的团队。

在您的海报上,有这么一句话说的是:

“寻找这个时代最珍贵的东西”

对我们而言,这个时代最珍贵的,是诚信。

对你们而言,这个时代最珍贵的,又是什么?

459
4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32)

查看更多回应(132)

米花之味的更多影评

推荐米花之味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