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花之味 米花之味 7.5分

《米花之味》中的日式元素(5):日本导演

把噗
2018-04-27 10:07:3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米花之味》中,我们能看到许多日本导演的影子。至于要一眼看出哪个片段对应着哪位日本导演,是非常困难的。我们只能说电影中有一些地方闪现了其他导演的身影,而这些导演正是鹏飞所接受的电影滋养。

举出例子也是很容易的,比如北野武的电影一直被拿来与《米花之味》比对。鹏飞与北野武创造幽默的方式其实一样,往往在让人呆愣不明之后出其不意地告诉你答案。比对《米花之味》第一个笑点就是胖男孩提着的两只鸡,我想没有观众不会被“我是伤心,我们的感情就值这两只鸡啊”给逗笑。当说到两只鸡的时候,镜头从女孩脸的特写切到了两人站在屋檐下的远景镜头,女孩提起了手里拿着的那两只鸡。

或者在打糍粑的场景中,胖男孩不小心被木锤敲中,赶紧拿上纸巾躲到一边。镜头一切我们发现那儿还坐着好几个都是拿纸巾在揉手的男孩呢。这一幕不可能不逗人发笑,它出人意料,但想想又在情理之中,这就是鹏飞创造幽默的方式。

这很可能不是刻意模仿的结果,而是两位导演天性的相像。幽默这东西是天生的,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像我就了无丁点幽默。但无幽默不意味着理解不了幽默,比如对北野武和鹏飞电影中的幽默,我一眼就能看明白,并被逗得哈哈大笑。我本人也是摩羯座嘛,善于制造“冷尴尬”,想想里面应该会有这层关系。

第二位我们能找到的日本导演是枝枝裕和。正是是枝裕和这份滋养的加入,鹏飞才避免了北野武式电影的僵硬。当你要自然地表现日常生活,这是必须的。北野武的电影适合讲述发生日常生活之外的故事,即便《菊次郎的夏天》算是北野武最日常的电影了,他也得将场景搬到户外,并加入了许多超现实的东西。

所以,《米花之味》的剧情几乎完全由一个个戏剧点铺设,没有一个废镜头(这是很反现实的);但与同时,通过让演员像在是枝裕和电影中那样自然即兴地表演,从而化解了情节不断铺陈带来的生硬感。而且场景与场景之间其实有内在的隐秘联系,需要仔细看才能看出。对孩子的调教,是枝裕和绝对是最佳学习对象。

是不是还会为有一些小津安二郎的元素?我想想其实是有的,虽然很不明显。比如我在看第三遍的时候,就强烈感觉到了电影中乐观生活背后埋藏着的悲情。尤其到喃湘露死前的那段,母女俩从疏离和隔阂慢慢拉近,一起跳祈祷舞,一起煮米花,哀婉的调子在不断加深。到“我感觉不到悲伤”这段台词,悲情以反释放的形式显现出来。

如同《晚春》那个著名的结尾,父亲在女儿出嫁后,一个人坐在家里默默削苹果的画面,我想象不出电影史上还有比这更悲情的画面。也就是说,虽然这个画面虽然完全没有设计引发悲伤的元素,都是日常生活最普通的片段,但正因为如此,它更加显得悲伤。这是一种东方式的隐忍的表达。

因此我们也可以说,在《米花之味》表层的欢快背后其实隐藏着非常深的悲伤情绪,不只是这位母亲面对女儿的调皮感到的自责与无奈,也是南湘露的死所带来的难解和不措。日本导演北野武、是枝裕和、小津安二郎,是我们在《米花之味》这部电影中找到的第五处日式元素。

2
8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米花之味的更多影评

推荐米花之味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