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美对抗暴政

stephanie
2018-04-26 23:28:5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影片的结尾,两个小男孩拿着捕蜻蜓的网兜在黑雾中的蓝天里演奏一首华尔兹,画面一转,Louison和Julie各自撑着一把红伞,用锯琴和大提琴还原自由平静的美好。

这首Valse Accordeon简直是革命者的赞曲。

故事设定就已经极具政治寓意。看上去污染严重、人烟稀少的蒸汽朋克时代,屠夫开的肉店有如一座阴郁的孤岛,又像魔鬼张开的爪牙,隐现在不健康的浓雾中。

屠夫是整座楼的产权拥有者,当然这并不足以使他成为楼里的皇帝,Julie告诉troglos,在他秘密的储藏室里藏有至少三十袋玉米粒:在故事设定的食品匮乏年代,粮食就是硬通货。而且,屠夫还控制着全楼的肉类供给——因为他足够坏,在这样一个连老鼠都找不到、有人靠吃蜗牛补充蛋白质的吊诡时代,他却能搞到人肉。

人们饿到了什么程度呢?玩具作坊的两个人,热都不开窗,就因为“胶水的味道像鱼,引人回忆”。讨论起对于新搬来的房客,不说别的,忧心忡忡地说“他太瘦了”。

Julie的朋友(会是什么朋友???)寄来一些小饼干,包裹被意大利裔补胎男两夫妻抢来抢去,非得邮差开枪威慑才住手。就是这位补胎男在屠夫杀了一个troglos后,焦虑地觉得肉储备撑不过一星期,恬不知耻地说,两天没肉

...
显示全文

影片的结尾,两个小男孩拿着捕蜻蜓的网兜在黑雾中的蓝天里演奏一首华尔兹,画面一转,Louison和Julie各自撑着一把红伞,用锯琴和大提琴还原自由平静的美好。

这首Valse Accordeon简直是革命者的赞曲。

故事设定就已经极具政治寓意。看上去污染严重、人烟稀少的蒸汽朋克时代,屠夫开的肉店有如一座阴郁的孤岛,又像魔鬼张开的爪牙,隐现在不健康的浓雾中。

屠夫是整座楼的产权拥有者,当然这并不足以使他成为楼里的皇帝,Julie告诉troglos,在他秘密的储藏室里藏有至少三十袋玉米粒:在故事设定的食品匮乏年代,粮食就是硬通货。而且,屠夫还控制着全楼的肉类供给——因为他足够坏,在这样一个连老鼠都找不到、有人靠吃蜗牛补充蛋白质的吊诡时代,他却能搞到人肉。

人们饿到了什么程度呢?玩具作坊的两个人,热都不开窗,就因为“胶水的味道像鱼,引人回忆”。讨论起对于新搬来的房客,不说别的,忧心忡忡地说“他太瘦了”。

Julie的朋友(会是什么朋友???)寄来一些小饼干,包裹被意大利裔补胎男两夫妻抢来抢去,非得邮差开枪威慑才住手。就是这位补胎男在屠夫杀了一个troglos后,焦虑地觉得肉储备撑不过一星期,恬不知耻地说,两天没肉吃了,我饿啊。

每天早晨,屠夫卖肉的情景,堪比皇帝上朝。950克肉,屠夫要收2袋玉米,做玩具的掏出一袋,又极不情愿地掏出第2袋。Inteligator先生有钱有派头,屠夫就做个样子问问“夫人怎么样啦”。而自己的老情人,不仅可以随意插队,而且永久不付钱,只需从“账本上扣除”。所谓的账本,补套男的老婆不服气地调侃“大家都知道她放在哪里”。

这样的一个体系,永远是谁对屠夫有用,谁讨屠夫喜欢,谁就能吃到肉。

屠夫最珍贵的盟友是邮差,两人的权钱交易在于,邮差能把屠夫邪恶的小广告发到报纸上,而邮差呢,他一直觊觎Julie,总想让屠夫给自己创造机会。

出租车司机也是屠夫早已打通的重要关节之一。每拉来一个“客户”,屠夫都给回扣。小丑演员当不下去的Louison就是看了小广告,被他的黑车拉来,差点变成盘中餐的。

整栋楼里只有一个简单的逻辑:大家依靠屠夫提供的肉生活,就得侍奉他。屠夫的绝对权威是毋庸置疑的。他和情人亲热起来,所有的房客包括Louison,都被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牵着走,完全无法自控,屠夫高潮时,Julie的琴弦断,Louison的凳子塌,老婆婆的编织彻底清零,Marcel车胎打爆——所有人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但无人能幸免堕入崩坏的深渊。

屠夫的亲生女儿Julie,却和他关系最不好。原因在于每次杀人,Julie都要从中作梗。显然Louison的出现令Julie心动,她认为这次不一样,也许以往只是为了救人一命,这次却是因为爱。

两个人的爱情,也是一起发现艺术之美的过程。

Julie第一次见到Louison,就对他产生了好感。Louison用肥皂和烟圈吹泡泡,表演给抽烟的小孩子看。昏黄的天空昏黄的楼道里闪烁着完美的、透明的肥皂泡,不知道是泡泡太美好而不现实,还是现实太丑陋而不真实?

其实现实也在短暂的瞬间曾经如泡泡一般美好轻盈。Julie请Louison到家里分享小饼干,家里有暖色调的墙、地毯和窗帘。有漂亮的花瓶,有可爱的茶壶茶杯,有Julie画的花束。Louison不按套路出牌,对画起了兴趣,于是深度近视的Julie只好睁眼瞎一般给Louison倒茶,Lousion终于也知道Julie是为了显得更好看,才摘掉眼镜的这么可爱的一个姑娘了。

属于两个人的美好下午,爱情在慢慢发芽。Julie拿起大提琴,Louison拿起锯琴,琴瑟和谐。这是两个反叛艺术家的爱情。邮差第一次来送信时跟屠夫说新来的有点奇怪啊,屠夫说那可不么,人家可是个艺术家。

Julie送睡着的Louison回房间,手抚过他小丑表演的双排扣外套和飞镖、道具,Julie爱不释手。对Julie来说,既是对艺术天然的爱,也是对Louison的爱。Julie就连误会吃醋,也是看到Louison和风情万种的女房客一起跳可爱的tica tica walk。Louison还顺便表演了一把澳大利亚回飞镖,解救了XXX的内裤。

艺术家Louison,会表演点小魔术小滑稽戏,还会用飞镖,热情勇敢、脆弱单纯,不正是法国小资产阶级反叛者的典型?死去的Tourneur也像极了脆弱、幼稚、理想主义的巴黎公社成员。另一个Troglos成员执行任务前,抱住被劫持的女人强行深吻,留下一句:这是为了万一我回不来。

这个时代究竟如何?Marcel从黑市上搞了个滑稽的测谎仪让屠夫试一下,屠夫说了句,la vie est belle。测谎仪立马无情地响了起来。一个荒谬的时代,一个倒错的时代。房子里冷热水的龙头是反的,Marcel没钱付房租情愿把岳母让出去给屠夫杀,吃蜗牛的老头只顾自己有肉吃,口头禅是人人为自己,上帝为人人。而制作荒谬玩具的两人,一个一心想着有夫之妇,另一个一心装神弄鬼暗中破坏搭档的爱情。

用弱的、美的去对抗暴力的、丑陋的,几乎总是赢不了的,但是总得有人抱着对善和美的信念去反抗暴政。在这个故事里依然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回飞镖一定会回到主人手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黑店狂想曲的更多影评

推荐黑店狂想曲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