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年华 嘉年华 8.3分

做人难,做女人更难

一颗大杨梅
2018-04-26 21:54:19

从《踏雪寻梅》到《嘉年华》,从春夏到文淇,看得出近两年金马奖的口味偏好,平淡缓慢的话语,沉重揪心的故事,还有气质冷冽的女演员。

意料之中的,《嘉年华》这部小众影片很得人心。它虽然聚焦于少女性侵案,但反映的却不只是性侵。单亲家庭,城乡黑户,街头混混,政府官员,错综复杂的关系直击痛点。无论你多么两耳不闻窗外事,电影中总会有一个镜头让你想起生活中的某个人、某件事。

周美君小朋友饰演的孟小文是个典型意义上的离异家庭的孩子,朋友不多,倔强孤僻,敏感寡言。在她的视角下,性侵这件事的严重性开始时并不十分清晰。妈妈的歇斯底里,警察的满怀敌意,才是她在心中一点点勾勒出“性侵”阴影的起始点。

文淇饰演的小米也是个典型意义上的黑户童工,影片对她的身世没有交代,只有一个虚无缥缈的“老家”—一如每个城市犄角旮旯中流离颠沛的那些未成年人。小米勤快,聪明,却不够精通城市里的游戏规则。所以她才会在最开始就用手机录下证据,也知道什么时候该用沉默来保全自己,最后试图用这一件事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却落得头破血流。

故事的视角在两个毫不相干的女孩间转换,高层政要满不在乎,警察医生相互袒护,商人只求自我

...
显示全文

从《踏雪寻梅》到《嘉年华》,从春夏到文淇,看得出近两年金马奖的口味偏好,平淡缓慢的话语,沉重揪心的故事,还有气质冷冽的女演员。

意料之中的,《嘉年华》这部小众影片很得人心。它虽然聚焦于少女性侵案,但反映的却不只是性侵。单亲家庭,城乡黑户,街头混混,政府官员,错综复杂的关系直击痛点。无论你多么两耳不闻窗外事,电影中总会有一个镜头让你想起生活中的某个人、某件事。

周美君小朋友饰演的孟小文是个典型意义上的离异家庭的孩子,朋友不多,倔强孤僻,敏感寡言。在她的视角下,性侵这件事的严重性开始时并不十分清晰。妈妈的歇斯底里,警察的满怀敌意,才是她在心中一点点勾勒出“性侵”阴影的起始点。

文淇饰演的小米也是个典型意义上的黑户童工,影片对她的身世没有交代,只有一个虚无缥缈的“老家”—一如每个城市犄角旮旯中流离颠沛的那些未成年人。小米勤快,聪明,却不够精通城市里的游戏规则。所以她才会在最开始就用手机录下证据,也知道什么时候该用沉默来保全自己,最后试图用这一件事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却落得头破血流。

故事的视角在两个毫不相干的女孩间转换,高层政要满不在乎,警察医生相互袒护,商人只求自我保全,家长歇斯底里、委曲求全、无计可施,全都透过她们的眼睛赤裸裸展露。但其实让她们彼此勾连的,除了那一间旅馆,还有关于女孩身体符号的挣扎。

被侵犯的小文,身陷一场她无法体察的漩涡,只能凭借只言片语和身边人的情绪暗自揣测。五颜六色的小裙子成了不三不四的衣服,柔顺漂亮的头发成了披头散发,啤酒罐也成为表明她是问题少女的证据。所有都指向一个结论——你之所以被性侵,是你自己的问题

小米则始终站在出卖身体的边缘线,像警惕的小兽,充满戒备心,但又从未强硬回绝。先是莉莉提到“肯出大价钱的主”,接着被混混摸大腿,最后为了身份证而差点走上不归路。所有情节都在讲一件事——对于女孩子而言,很多事情可以用身体解决

站在观众的角度,人们往往为小文和新新的遭遇唏嘘愤慨,觉得莉莉的经历无可厚非,同时期盼小米不要成为下一个莉莉,这种矛盾的心理很微妙。不管人们表现出多么大的善意,内心对于女孩子的身体,总还是留存着根深蒂固的、不可名状的执念。而这也是性侵这件事情里,带给女孩们最大的伤害。

小米和莉莉的引入,让《嘉年华》的主题变得丰满了许多,不同于《素媛》和《熔炉》,《嘉年华》把目光放大到更广泛的群体里。当文化固守的贞操观念与现代社会的越来越突显出工具理性相碰撞,女孩子的身体到底成为了一种怎样的符号

把目光放的更大一些,故事里不对等的权力博弈之下,我们看到的是,低端人口的挣扎,在高端牲口的衬托下显得更加无力

在律师和妈妈谈话时,小文抱着鱼缸坐到了屋外的台阶上,一身阳光。被老板辞退的小米,和莉莉一起坐在台阶上,同样也是一身阳光。但她们的生活,却都远没有那么温暖亮堂。

莉莉数落小米: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

莉莉也抱怨自己的生活:下辈子再也不做女人。

真应了宋丹丹在小品里的话:做人难,做女人更难。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嘉年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嘉年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