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月亮 疯狂的月亮 暂无评分

《疯狂的月亮》电影剧本

Maverick
2018-04-26 17:45:12

《疯狂的月亮》电影剧本

文/〔加拿大〕汤姆·贝里、斯蒂芬·渥多思拉斯基

译/孙海英、王珍珍

1.序·字幕

一轮皓月当空。以这轮皓月为衬底:

片名字幕《疯狂的月亮》。

2.布鲁克斯家的餐桌上

布鲁克斯着一身老式西装,打着领结,头戴耳机,一副木然的表情,专心地倾听音乐。

在给布鲁克斯过生日的家宴上,每一个人都挺喜气洋洋。父亲艾利克显得格外高兴。坐在他一旁的女友咪咪首先说了话。

咪咪(大声招呼):“他要作个演讲。”

艾利克:“这是布鲁克斯的生日。”

没有说完,他轻轻咳嗽起来。

咪咪:“我给你做了一个蛋糕。尽管他不喜欢,我希望你喜欢,布鲁克西。是草莓的,乳酪蛋糕。”

艾利克:“我们来祝贺布鲁克斯的生日。也为他收到了考试成绩,和以往一样,布鲁克斯是班上的头一名。为了你的生日和学校里的成绩,我决定给你买辆轿车。我已在你的活期帐户上存了些钱,你明天可以去选择一辆你喜欢的车。”

艾利克的话音还没落,布鲁克斯的姑妈就高兴地叫了起来。

爱利莎:“太妙了!听啊,太妙了!”

布鲁克斯的哥哥柯莱弗蓝坐在他身旁,瞟了

...
显示全文

《疯狂的月亮》电影剧本

文/〔加拿大〕汤姆·贝里、斯蒂芬·渥多思拉斯基

译/孙海英、王珍珍

1.序·字幕

一轮皓月当空。以这轮皓月为衬底:

片名字幕《疯狂的月亮》。

2.布鲁克斯家的餐桌上

布鲁克斯着一身老式西装,打着领结,头戴耳机,一副木然的表情,专心地倾听音乐。

在给布鲁克斯过生日的家宴上,每一个人都挺喜气洋洋。父亲艾利克显得格外高兴。坐在他一旁的女友咪咪首先说了话。

咪咪(大声招呼):“他要作个演讲。”

艾利克:“这是布鲁克斯的生日。”

没有说完,他轻轻咳嗽起来。

咪咪:“我给你做了一个蛋糕。尽管他不喜欢,我希望你喜欢,布鲁克西。是草莓的,乳酪蛋糕。”

艾利克:“我们来祝贺布鲁克斯的生日。也为他收到了考试成绩,和以往一样,布鲁克斯是班上的头一名。为了你的生日和学校里的成绩,我决定给你买辆轿车。我已在你的活期帐户上存了些钱,你明天可以去选择一辆你喜欢的车。”

艾利克的话音还没落,布鲁克斯的姑妈就高兴地叫了起来。

爱利莎:“太妙了!听啊,太妙了!”

布鲁克斯的哥哥柯莱弗蓝坐在他身旁,瞟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

布鲁克斯仍旧一副木然的表情,专心倾听音乐,超然世外。

父亲的女友咪咪,唱着《祝你生日快乐》的歌曲,从厨房里捧出一个点燃了蜡烛的蛋糕,走到了布鲁克斯的位子旁。大灯已经熄灭。

咪咪:“(歌声止)生日快乐,亲爱的布鲁克西。”

布鲁克斯抬眼瞥了她一眼,他讨厌她总把他的名字叫为布鲁克西。

咪咪(笑呵呵地):“吹灭蜡烛,布鲁克西。吹啊,吹啊。”

布鲁克斯木然不动。

大家的目光都聚在他的脸上。

柯莱弗蓝突然伸过头来,一口气把蜡烛吹灭。

3.家门的台阶

布鲁克斯独自一人坐在台阶上,面对悬在中天的圆月。耳机仍然戴在头上。音乐声很响。

柯莱弗蓝端着盘子从屋内出来,一边大嚼一边坐在弟弟身旁。

柯莱弗蓝(边吃边说):“咪咪还在屋子里找你呢。”

柯莱弗蓝见弟弟没有回答,突然摘掉布鲁克斯头上戴着的耳机,大喊一声。

柯莱弗蓝:“布鲁克斯!”

布鲁克斯吓了一跳。

柯莱弗蓝一边吃盘子里的蛋糕,一边对布鲁克斯说道。

柯莱弗蓝:“你知道,她为你做了这个蛋糕。”

布鲁克斯(喃喃地):“她叫他‘艾利’”

柯莱弗蓝:“不会很长时间,爸爸会厌烦她的,和其它人一样。”

布鲁克斯(执拗地):“想想我们的妈妈不也是这样么?爸爸同样厌烦了她。”

听了布鲁克斯的话后,柯莱弗蓝也沉默了,兄弟二人坐在台阶上……

4.翌日·上午·车场

一排排各种型号、各种颜色的崭新汽车。

一位汽车推销员正对坐在汽车内的布鲁克斯滔滔不绝地介绍着。

推销员:“这是一种新型车,它可不同一般,你就看看那个,嘿,音响系统,想得有多绝,喇叭全装配在门上了,你明白了么?另一扇门上也有一个,后面还有两个,放上音乐,那叫棒!它忠心为您服务!还有呢,你看看这车的轮胎,这是什么牌子,不是我吹,你肯定没见过?这是鹰VR50,印第安纳波利斯刚刚出品的改革型。……”

布鲁克斯从汽车里出来了,他瞧着推销员的目光很淡漠,同时也透着羞怯。他默不作声地走开。

推销员(急了):“你上哪儿去,孩子?我们这里车还多着呢,可以试着去找一辆日本的V8……”

布鲁克斯走到汽车场前,发现了地上的一堆粪便。他从怀里掏出“傻瓜”照相机,连续拍了几张。然后,淡淡地瞧了一眼怔怔的推销员后,扬长而去。

5.公路上

一辆三轮摩托车飞快地奔驰着。

柯莱弗蓝驾驶着三轮摩托,布鲁克斯坐在跨斗内。

柯莱弗蓝(开着车):“我简直不相信你买了这家伙。”

布鲁克斯没吭声,理也没理哥哥。

摩托车飞快地开向十字街口。

柯莱弗蓝把车猛地停靠在路旁一家运动商店的门前。

柯莱弗蓝:“你在这等着,我去给你买一件皮克。”

说完,柯莱弗蓝脱下外衣跳下摩托车,走进商店。

坐在跨斗里的布鲁克斯一抬头,看见衣店橱窗内的一名姑娘,双眼倏然一亮。

那姑娘正在布置橱窗。

6.运动商店内

柯莱弗蓝选了一件皮夹克穿上。随后,又翻翻这儿,动动那儿,乘人不备,猛地撕下了价格标签。

7.跨斗里

布鲁克斯仍旧傻乎乎地盯着橱窗内的姑娘。

姑娘停住了手,也看着他。二人的表情渐渐起了变化。布鲁克斯开始跨出车斗,朝衣店大门走去。二人的目光象吸铁石一般互相凝视。

8.运动商店内

柯莱弗蓝开始谨慎小心地向店门移动。

布鲁克斯走进店内,姑娘正侧头看着他。

布鲁克斯(抱起一个塑料模特):“对不起,我能买这个么?”

姑娘没坑声,仍旧充满好意地看着他。

一面镜子里反射出老板的目光,他一直都在严密监视着柯莱弗蓝。当柯莱弗蓝朝大门走去时,店老板猛一转身,拦住了他的去路。

店老板:“你好。”

柯莱弗蓝(一惊):“你好。”

店老板上前,柯莱弗蓝后退,店老板猛扑上去,一把没抓到,柯莱弗蓝在店内逃跑,他把衣架拽倒,店老板被绊住,柯莱弗蓝趁机跑出店门,老板追了出去。

沿着人行道,柯莱弗蓝逃去,老板在后紧紧追赶。

布鲁克斯抱着塑料模特也站在店门外观望。见没人,他抱着模特上了路旁的三轮摩托车。正焦急地发动摩托时,他又看见橱窗外的姑娘正笑得前仰后合。

终于,摩托车发动着了,他驾车离去。

9.夕阳斜照·运动商店门前

布鲁克斯驾三轮摩托车驶来,停在路旁。

店老板正在关门,姑娘背着挎包出来。

店老板:“谢谢你,安娜。再见!”

安娜没说什么,一上路便飞快地朝前奔去。

布鲁克斯坐在摩托车上见姑娘跑去,一时没明白怎么回事,当他扭回头去时,看见一辆公共汽车迎面开来。

10.街道

这是一条很安静的街道。

安娜从街口拐了过来,她步履匆匆,朝气勃勃。在一幢房门前,她拐上了高台阶。

正在这时,街口驶来了布鲁克斯驾驶的摩托车。他一眼看见开门的安娜。

布鲁克斯(大喊):“等一等!对不起,嘿!”

不知是安娜没有听见,还是故意不管他,大门被关上了。

车停在安娜住所的路边,布鲁克斯唉声叹气地张望了好一阵。

11.布鲁克斯的房间内

这个房间可以说乱七八糟到了古怪的程度。

音乐从组合音响的喇叭中传出来。

布鲁克斯把前几天照的大便的彩照挂了一排。然后,从墙上摘下一个镜框,这是一张旧像片,母亲抱着他,一旁是柯莱弗蓝。他从床上抱起了塑料模特,放在床旁的沙发上。身后传来了笃笃敲门声。他飞快地又把镜框挂上,盖住了母子照片。

布鲁克斯(急忙地):“进来,进来。”

门开了。

父亲艾利克走了进来。一眼看见了挂成一排的大便照片,眉头皱了起来。

艾利克:“布鲁克斯,今天晚上我邀请了罗斯特恩一家来这里,我认为你应该见见他们的女儿帕米拉。我想你会喜欢她的。尽量留个好印象。”

说完,不满地瞥了一眼布鲁克斯的房间,转身离去。在门口,遇见了大儿子柯莱弗蓝。

柯莱弗蓝:“你好,爸爸。”

艾利克没吭声地走了。

柯莱弗蓝把门一关,随手拔掉了组合音响的电源插销。走到桌子旁,取出了毒品。

柯莱弗蓝:“这么说,布鲁克斯是打算开始恋爱了?你知道他为什么叫你去见帕米拉?”

柯莱弗蓝吸毒品。

柯莱弗韮:“嗯?这是一个考验,他想看看你是不是能行。如果她象她的姐姐,热情,非常热情,那就容易了。你知道,如果你能成功,他会更加喜欢你。”

柯莱弗蓝吸足了毒品,走到了木呆呆地瞧着他的布鲁克斯一旁,比划着教唆弟弟。

柯莱弗蓝:“你见到那妞的时候,她会说个没完没了。好,你就让她说个不停。但你要不停地看她的眼睛。当你坐下来时,要坐在沙发的另一端,坐几分钟,然后你再移过来,正好坐在她的旁边。好了,你把手放在她的膝盖上面,或许她的膝盖并在一起,你正好把手放在那儿,只是稍稍往上滑,滑不是触摸,使她痒痒一点。然后,把手放在她的肚子上,她大概首先觉得挺有趣,透不过气……也许傻笑。那么说明一切顺利,不要停止。最后,你就果敢地把手滑进她的短裤里。其余的就容易了。”

边说边做的柯莱弗篮把话说完,舒服地靠在沙发里,布鲁克斯则可怜巴巴地缩成一团。

12.帕米拉

她是个圆脸戴眼镜的姑娘。手里拿着本书。

书房里,二人相对而坐。开始我们看不见布鲁克斯。

帕米拉:“这么说,你父亲说你可能进入法律学校是真的了?我打算学商业,真的,事实上,我是很想成为一名财产抵押经纪人。”

布鲁克斯的身旁坐着穿上了衣服的塑料模特,一眼便可以看出,模特的打扮完全按照帕米拉的模样穿戴,甚至也戴了一付相同的眼镜。

布鲁克斯(彬彬有礼地):“打开录音机行么?”

帕米拉(爽快地):“当然。(侃侃而谈)抵押经纪这行,你知道,有很多人认为它是很厌烦的。但谁知道一个抵押经纪人真正做的是什么?”

帕米拉突然露出神经质的笑脸,随手拿起两个沙发靠垫抓在手中。她意识到模特的模样。

帕米拉(继续):“你知道它实际上非常令人兴奋,当然看上去却很简单。你……”

布鲁克斯开始把目光转向身旁的模特,并靠近了它。亲昵地瞧着模特。

帕米拉(继续):“……嗯,你带上一些放债的人和一些需要借债的人在一起,你就可以向双方各收一百元钱,这样你每一笔交易便可以挣到二百元。但是,这确实又不是全部的所得,这仅仅不过是个摆在你面前的好机会。你知道,因为……”

布鲁克斯的手放在了模特的腿上,这使帕米拉很惊愕。但她的确有涵养,忍耐住了。

帕米拉(加快地):“……你知道市场上发生的每件事,那最便宜的抵押在哪儿?你知道谁在寻找转手抵押?谁正预备出售?你知道他们谁定的价格最高……呀!”

布鲁克斯根本没听帕米拉在说些什么,却把手滑进了模特的短裤里。

帕米拉的涵养这会儿彻底崩溃了,她尖叫一声,跑出书房。

13.夜·布鲁克斯家的院内草坪

帕米拉惊慌地跑来,不停地尖声大叫。

在她身后,一盏刺眼的车灯追逐着她。

布鲁克斯驾驶着三轮摩托车,沿着车道开走了。看也没看在草坪上奔跑的帕米拉。

摩托车轰轰驶去了,帕米拉松了口气,忽然又陷入茫然中。

14.晨光熹微

在安娜住处的街道旁边。

模特坐在三轮摩托车的驾驶座位上,它那逼真的模样险些把我们蒙住。

布鲁克斯正在跨斗里呼呼大睡。

一个男人边读报边遛狗走过来。狗伸过鼻子,嗅了嗅睡着的布鲁克斯,那男人惊讶地看了看布鲁克斯和那“女”模特,走过安娜住处门前。

安娜出来了。她一眼看见路旁的摩托车,脚步缓慢地下了台阶。立在一旁仔细地观望着布鲁克斯。这时,一队上学的小学生排队走过。孩子们的叽叽喳喳闹声,使布鲁克斯动了动。

安娜仍在仔细观望着他,公共汽车开来,她只好去赶车了。

布鲁克斯醒了。无意中瞟见安娜的身影,立时从跨斗里蹦了出来。

布鲁克斯:“嘿!别上……”

然而,安娜还是上了公共汽车。

布鲁克斯抹了把脸,正不知如何是好,公共汽车开过,他伸长脖子向里张望。

公共汽车开了过去。

布鲁克斯一无所获,他恼火地朝三轮摩托车的轮胎踢了几脚。随后,又回身向安娜的住处凝视良久。

15.同日·近午

布鲁克斯又驾车来到了安娜的住处。把车停好,他拿着皮夹克直奔台阶,到了门前。他揿门铃。布鲁克斯的眼神紧张而不安。

门开了。出现了一位与安娜年齡相仿的姑娘。

布鲁克斯(气急败坏地):“你好!我……我正在寻找一个女孩,我知道她住这儿,但我真不知她的名字。嗯……她是……她长着黄头发。”

女孩(异样的发音):“谁?”

布鲁克斯(恼羞成怒地):“谁?我……你是聋子?没有听见我的话么?你聋了?”

在姑娘的身后又出现了两个青年男女,他们马上打起了哑语。

布鲁克斯大吃一惊。同时,神经质地大口大口喘息起来。

这时,安娜从里面走了出来。

布鲁克斯(口吃地):“我,我,我想解释,关于那个……你懂我的话么?”

安娜点头,并盯视着布鲁克斯的嘴,仔细看着他的口型。

布鲁克斯:“我,只是……想解释,关于那个夹克……和塑料模特儿,或许……我们能……我们能去个什么地方……噢,只是走走。”

安娜露出微笑,她对一直气急败坏的布鲁克斯点了点头。

布鲁克斯也一笑。显而易见,他轻松多了。

16.一家餐厅内

布鲁克斯和安娜正在边吃边聊。

布鲁克斯(嘴里塞满了食物):“你也许认为我应该……对不起,你也许认为我应该归还那个模特,可我……”

安娜朝他比划哑语。

布鲁克斯(莫名奇妙):“可我……不懂你这个。”

安娜从包里掏出纸笔,写完,举给布鲁克斯看。

布鲁克斯(读):“为什么?为什么?(小心翼翼地)你能说话是吧?你懂么?”

安娜又开始在纸上写。然后,举给布鲁克斯看。

布鲁克斯(读):“你太害羞了。我太……”

安娜又刷刷几笔写好,举给布鲁克斯看。

布鲁克斯(读):“你……想……学好说话。”

安娜拿起布鲁克斯放在桌上的录音机,戴上耳机,感受着什么。

布鲁克斯(对安娜说):“你听见什么了么?你能感觉……”

安娜边听边沉静地看着他,面带笑意。身体随音乐晃动。

布鲁克斯:“是汤米·多西的音乐。”

这时,一伙柯莱弗蓝的朋友走进餐厅。他们看见了布鲁克斯,便立在一旁观望。一个名叫渥尔的男青年走了过来。

渥尔(涎皮赖脸地):“哈,你刚刚遇上布鲁克西吧?(把目光从安娜脸上移到布鲁克斯脸上)她还没时间了解你,她还不知道你在二流子中挺有点名气。”

布鲁克斯对柯莱弗蓝的这位朋友不屑一顾,又无能为力把他轰走,不知所措。

布鲁克斯不自在地立起身,不安地瞧着安娜然后离去。

渥尔涎着脸盯着安娜。非常得意。

安娜不露声色地站了起来,拿起芥黄洒在渥尔的脸上。没等渥尔反应过来,她已兴高彩烈地走了。

17.餐厅外·路旁

布鲁克斯停在路旁。三轮摩托车上放着光溜溜的模特。

安娜走过来,停在他身边。

布鲁克斯(犹豫地):“你想叫我送你么?”

安娜对他莞尔而笑。从模特头上取下头盔被在自己的头上。

18.公路上

布鲁克斯驾车奔驰。

模特在他身后。光溜溜塑料脑袋相当扎眼。

安娜坐在跨斗里。

19.废墟

布鲁克斯带着安娜跑到一堵高墙外,二人坐进一个废弃在这里的汽车沙发里面。正对那堵高墙。墙身上墙皮脱落,象是一幅少女含羞低着头的画。布鲁克斯指着墙身上的画说。

布鲁克斯:“我很喜欢那个。”

安娜默默地观赏。

20.运河附近

安娜朝运河跑过去。

布鲁克斯追了上来。突然,他止步,发愣片刻,猛转身走开,用手捂脸。

安娜看看他,又回头看看运河的平静水面,这才缓缓朝布鲁克斯走去。

安娜把布鲁克斯领到一张椅子前,背对运河。二人坐下。

布鲁克斯(十分窘迫地):“对不起,我……我总是害怕水,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真想学会游泳,能始终在水里游来游去。我想……”

安娜拍了他一下,站起来,伸开双臂,绕了几圈。

布鲁克斯(傻乎乎地):“……你想干什么?我不懂,我真的不懂。你想飞?到哪儿?”

安娜停了下来,第一次说出话来。

安娜:“欧——”

布鲁克斯(惊喜地):“噢!你想飞到欧洲?独自一人?”

安娜朝他快活地点头。

21.夜

灯火辉煌的加拿大铁桥,美丽壮现的最象。画外响起了舒缓悦耳的乐曲。

22.铁桥上

布鲁克斯驾驶着摩托车穿行在铁桥上。安娜红色的上衣,在这柔和的灯光辉映中,更加鲜艳夺目。舒缓悦耳的音乐持续。

23.布鲁克斯的房间内

舒缓悦耳的乐曲声。

布鲁克斯坐在沙发里,翻着一本哑语示范教材。比划着哑语。

布鲁克斯(边作边喃喃地):“我……想……学……手……语。”

布鲁克斯没有发现,正在这时,一把匕首正悄悄把门栓拨开。柯莱弗蓝一下冲了进来,跟着把组合音响的插销拔掉了。

布鲁克斯被这突然发生的场面惊呆了,十分紧张的看着柯莱弗蓝。

柯莱弗蓝又向桌子走去,拉开抽屉,取出了毒品。

柯莱弗蓝:“渥尔告诉我,你遇上了一个姑娘。漂亮不,她漂亮么?你很想讨好她吧?”

布鲁克斯(缩在沙发里):“柯莱弗蓝,为什么你要把药放在我的屋里?”

柯莱弗蓝吸足了“白面”,把毒品重又放回了抽屉里。朝布鲁克斯走去。

柯莱弗蓝:“你难道忘记了么?是你过生日时,我把它给你啦。谁会想起来你这间屋子,这是我送给你的一点礼物和恩惠。”

柯莱弗蓝逗着布鲁克斯。使劲地按了他的头后,柯莱弗蓝扬长而去。

24.安娜的房间内

此刻,她正对着一面大镜子练习说话。

安娜:“啊——猫——车——”

安娜连连摇头。安娜又重新开始。

安娜:“布鲁——布——布鲁克斯。”

她终于断断续续地说出了布鲁克斯来。她很得意。

25.安娜住所的路旁·外

布鲁克斯站在摩托车旁。

安娜从门里走出来。她欢快地跑下台阶,坐进了摩托跨斗里。

摩托开走。

26.公园内·绿茵一块

沿着圆型的栏杆,布鲁克斯和安娜走来。

布鲁克斯:“我……(哑语比划着说)正在学如何打手语。”

安娜又写字,给布鲁克斯看。

布鲁克斯:“你正在学怎么讲话。为什么?为什么?”

安娜:“我……”

安娜又写:“我想和听得见话的人在一起。”

布鲁克斯:“你……你想和听得见的人在一起。你聋了多长时间了?”

安娜朝前走去,布鲁克斯紧紧跟去。

27.公园草地上

布鲁克斯和安娜坐在一起。

布鲁克斯(推心置腹地):“我妈妈在我还是婴孩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就离开了我。我想去打听她的下落,可是太不容易了,又没人对我讲过一点关于她的事情和线索。我常常觉得他们的想法很怪,你不觉得怪么?”

安娜一边摇着头,一边颇为感动地拉住了布鲁克斯的手。

28.一座巨型大圆建筑

布鲁克斯和安娜拉着手跑来。

他们走进建筑内,在一处的台阶上双双坐了下来,彼此相望。

安娜忽然伸手拉了一下布鲁克斯的老式领结,对布鲁克斯一笑,跑下台阶。

安娜在水泥地面喷字。字很大:“音乐象什么?”

布鲁克斯(坐在台阶上):“那是什么意思?”

布鲁克斯笑了。这是他第一次笑。安娜又跑了回来,挨着他坐下,看着他。

布鲁克斯从身上取下了一个小型录音机,送给了安娜。

安娜拿在手中,很激动地看着它,忽然抬头对布鲁克斯说了一句话。

安娜(冲口而出):“谢谢你!”

说着,安娜在布鲁克斯的面颊上亲吻了一下。

布鲁克斯笑了。

布鲁克斯(诚心诚意地):“谢谢你!”

二人在安娜喷写的“音乐象什么?”的大字上面跳舞。

天渐渐黑了,华灯初上。布鲁克斯和安娜搂在一起,情意绵绵地缓慢跳着。

一轮硕大的圆月撒下了融融的清光。

29.清早·城市

在如梭的汽车行列中,不时显露出柯莱弗蓝驾驶着三轮摩托车的身影,挎斗里坐着布鲁克斯。

柯莱弗蓝把车开得飞快,在超越了几辆汽车后,三轮摩托车猛地拐出车道,停在摇滚音乐厅大门的路边。

这里已经有人在排队了。排队的人个个都是奇装异服。

兄弟二人下了车。柯莱弗蓝搂住布鲁克斯的肩膀,慢条斯理地对她说道。

柯莱弗蓝:“你知道,有时你真应该去音乐厅里看看摇滚乐演奏的场面。我打算在这里排队,排一夜。到明儿早晨买上最好的票。”

柯莱弗蓝抬起脑袋,看着布鲁克斯。

布鲁克斯(一本正经地):“好。”

柯莱弗蓝(松了口气):“哎——我真感激你把我说服了。谢谢,布鲁克斯。”

布鲁克斯(不耐烦地):“好了,柯莱弗蓝。”

柯莱弗蓝(慢条斯理地):“嗯,布鲁克斯。你能为我做件事么?如果我决定呆在这里,排一夜去买票;你想,我是不是应该买上些三明治。你知道……噢,不,不,我打算买那边的三明治,骑车去,骑车回,就这样,真的。但是,布鲁克斯,你能为我做些事么?帮我排排队?”

布鲁克斯(极不耐烦地):“可以。”

柯莱弗蓝(开心地):“多谢啦!”

说完,柯莱弗蓝跨上摩托车,朝站到队尾的布鲁克斯招招手,开车离去。

30.夜幕降临了

布鲁克斯仍旧立在那里,他身旁无人。那些人都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

柯莱弗蓝就这样欺骗了弟弟布鲁克斯。

蓦地,一阵雷雨袭来。睡在地上的人乱哄哄慌作一团,互相挤着,嚷着。布鲁克斯却巍然不动。

31.天亮了

太阳冉冉升起。

排队的人活跃起来,离售票时间越来越近。

布鲁克斯身旁的一个男人瞧了瞧他,递给他一瓶啤酒。布鲁克斯看了一眼,接在手中。

柯莱弗蓝驾车而来。漫不经心地来到布鲁克斯身旁,挺奇怪地看着布鲁克斯站队的模样和神情。

柯莱弗蓝:“过得好么?啊,啤酒。”

柯莱弗蓝从布鲁克斯手里抄过啤酒,喝了起来。

布鲁克斯没有吭声,只是默默盯视着哥哥。

柯莱弗蓝:“哈!真难以置信,你就这么个模样排队?”

柯莱弗蓝拉出布鲁克斯,自已站进队里。

柯莱弗蓝(忍不住解释道):“你知道昨晚上,我真抱歉,我只是……你不会相信我发生了什么,再见。”

开始售票了,队伍往前挤去。

布鲁克斯许久没能迈步,他的双腿早就发僵了。这他的表情一样。

32.游泳池·浅水区

安娜示意布鲁克斯勇敢地下水去,便跑开去。

布鲁克斯穿着衬衣长裤往水里走,刚刚到膝盖,他便紧紧地闭上了双眼。

33.游泳池·成人区

布鲁克斯被安娜拉着手往前走。这时,他们都着泳装了。

安娜:“好。来。”

布鲁克斯:“好。”

安娜:“好,来。”

布鲁克斯闭上了眼睛。水已经到了他的胸部。

安娜潜入水中潜泳。她从布鲁克斯的腿中游过。然后,又绕到他的面前,钻出水面。

布鲁克斯(大嚷大叫):“我不能。不,不,我不能。不,不。”

布鲁克斯越嚷叫越紧张害怕,索性调头向扶手走去。安娜随后到了扶手旁。布鲁克斯倚住了扶手,气喘吁吁地说道。

布鲁克斯:“行了,行了……”

34.聋哑学校内

一面巨大的镜子里映出讲话的老师和身旁的两名学生,其中一名就是安娜。背景中,可见别的老师与学生。

老师:“你还是总戴助听器么?”

那位姑娘撩开耳边的头发,她没戴助听器。

老师:“现在光记住口型读法已烃不够了。还需要听一些声音。这个星期你说的多么?安娜。”

安娜:“不够多。”

老师:“你们打算去欧洲么?”

安娜(不准确地):“叶。”

老师:“叶斯。”

安娜:“叶斯。”

老师:“叶斯。”

安娜:“叶斯。”

老师:“记住,安娜。你说话规定的音是Esss。对,大家一起说,Esss。。”

两名学生(共同):“Esss。”

老师:“Esss,舌头向后腭顶,舌头放在牙后,发sss,轻吹气sss,see海。”

两名学生:“sssee。(海)”

老师:“坐。”

两名学生:“sssit。”

老师:“太阳。”

两名学生:“sssun。”

老师:“汤。”

两名学生:“sssoup。”

老师:“沙。”

两名学生:“sssqhd。”

老师:“跟我重读,星期三再见。”

两名学生:“星期三再见。”

墙上的一盏指示灯一闪一闪地响了起来。

老师:“安娜,能呆一会儿么?”

三人站了起来。那位学生离去。老师与安娜朝冰箱走去。

老师:“最近怎么样?”

安娜:“我遇到了一个朋友。”

老师:“我听说了,你什么时候遇到他的?”

安娜:“上个星期。”

老师从冰箱里取出两筒饮料。

老师:“他能听见么?你挺喜欢他?过来,你知道,头次和一个有听力的人在一起,能令人兴奋。对他们来说就不同了,好玩。在你们相处过程中,存在交流的困难。通常讲,能听见的人容易缺乏耐心,他们可能就不再想进入聋哑人的世界了。”

安娜(自信地):“他不一样。”

老师瞧了瞧安娜,不再说什么了。

35.安娜的住所内

寄宿在这里的聋哑人们正在聚餐。几个人正比划着手势,用哑语交谈。

布鲁克斯坐在安娜的身旁观望着。

安娜的女友对布鲁克斯说道。

女友:“托德正用手语在谈论你。”

布鲁克斯:“我知道……劳依斯……认为……我是……一个动物。”

安娜:“不是!”

女友:“这个意思是身体。”

安娜:“他认为……”

女友:“她说你有一个很好的身体。”

电话铃响了起来。这是一种聋哑人可使用的电话机,电话上带有文字显示器。

电话旁的托德招呼安娜。

安娜离坐去接电话。

女友:“是她妈妈。安娜从乡下来,那儿没有训练说话能力的地方。”

安娜利用文字显示器交谈。最后,她打出“我打算把话说好了,然后我去欧洲。”随后,她放下电话,走回座位里坐下。

布鲁克斯:“你……喜欢……摇滚乐么?……以前你……去过……摇滚乐厅么?我也没去过。”

安娜瞧着他,一个劲摇头。

电视机里正在播放摇滚乐实况。台上的歌星正一边拨着吉他,一边声撕力竭地唱着。

36.柯莱弗蓝的房内

门“嘭”地一声开了。

柯莱弗蓝闯了进来,身后紧跟着他的女朋友。柯莱弗蓝直奔衣柜,翻寻着什么。

女朋友:“我还以为你搞到票了,柯莱微,你说过,一定弄到好位子。”

柯莱弗蓝猛地转过身,指着他的床对女友吼道。

柯莱弗蓝:“在这儿……不错吧?”

女朋友没再敢吭声,柯莱弗蓝伸手托起了她的下巴。

37.圆顶的巨型剧场·内

台上两名歌手正在合唱。

剧场内气氛狂热。

进口处,布鲁克斯和安娜姗姗来迟。他们没有往台前挤,而是在后面站立观望。

安娜拉起布鲁克斯的手,开始随着歌曲的节奏跳起舞来,相形之下,布鲁克斯的舞步显得呆板而笨拙。

台上的歌手越发狂热地唱了起来。

38.早晨·布鲁克斯房内

清早的阳光已经透了进来。布鲁克斯仍蒙头大睡着。

房门开了。

父亲艾利克走了进来。他瞧了瞧床上。

布鲁克斯抬起了头。

艾利克(扬了扬手中的一张名片):“布鲁克斯,我已给你安排好去看我的一个老朋友。布鲁诺·戴威斯。布鲁诺在他的事业上很成功。你很幸运有机会与他见面,你的约会不要晚了。他将在今天下午三点钟见你。”

艾利克说完,把名片放在了一排照片上面的架子上。转身出去,随手又关上了房门。

布鲁克斯重又睡下。

39.布鲁诺·戴威斯的家内

这是精神病医生布鲁诺·戴威斯在家里开设的一间诊室。

此刻,他正与布鲁克斯隔桌而坐,进行职业性谈话。

布鲁诺:“现在,你有权与你父亲展开斗争,这是很自然的。”

布鲁诺说着站了起来,向窗户方向的旮旯处走去,猛一回身,盯视着布鲁克斯,边说边又走了回来,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

布鲁诺:“就象我,就象你。当你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有权与你的母亲斗争一样。这也是很自然的。现在咱们在一起,必须试着弄明白这些斗争。我们首先从头开始。”

布鲁诺走到了布鲁克斯的面前,双手扶着他所坐的沙发椅上,紧紧地盯视住布鲁克斯。

布鲁克斯咽了口唾沫,神情非常紧张不安。

40.夜·布鲁诺·戴威斯家门外

夜深人静。只有门灯亮着。

远处走来一人,他蹑手蹑足地上了台阶,悄然无声地到达了医生家的门前,随手放在地上一个牛皮纸袋,又用打火机点燃纸袋,随着传来了门铃的响声。那人飞快地悄悄溜掉了。

没过多久,房门开了。

出现了精神病医生布鲁诺·戴威斯。不难看出,医生是从床上爬起来的,他穿着睡袍,揉着眼睛。当他发现门外没人时,表现出格外惊奇的神情。正在这时,他闻见了什么气味,四下里寻找,半晌才在脚前发现。慌忙用拖鞋踩去,那纸袋里的东西非常柔软,同时也非常胶粘。这使精神病医生的行动格外狼狈了。

41.几天后·游泳池成人区

布鲁克斯简直象个潜水员,装备得整整齐齐。只差没握上一支鲨鱼枪了。

安娜看着身旁的布鲁克斯。

安娜:“今天,我要游泳。”

布鲁克斯有点紧张,马上戴上了带有通气管的潜游镜。

布鲁克斯:“游,游泳。”

安娜:“游泳。”

安娜说完,一头扎入水中。

布鲁克斯极其笨拙地下了水。

安娜从水中冒出脸,朝布鲁克斯张望。

布鲁克斯下了水后,一个劲地胡乱扑腾着。仿佛被水淹了的人一样。

安娜的手落在他的肩上。

布鲁克斯这才镇定了些,双脚一着地,水刚刚到他胸下。

布鲁克斯(羞怯地):“我不会游泳。”

安娜:“容易。”

安娜愁气,把头沉入水中。

布鲁克斯也学安娜憋气,但他并不把头沉入水里。

安娜又露出脸来,一见布鲁克斯竟是立着傻憋气。打了他一下。布鲁克斯睁眼喘气。

安娜(命令地喊道):“游!”

布鲁克斯(生气地):“不!”

安娜(急切地):“如果我能说话,能去欧洲,你就能游泳。”

布鲁克斯(也急了):“不行。”

说完,他扭身朝岸边走去。上了岸后,他便象只鸭子似地一扭一扭地走去,把穿在脚上的脚卜,甩得震天价响。最后,他坐在看台上,把全部装备一件一件卸下来。扔在一旁。

安娜一直立在水中注视着他的举动。

42.布鲁克斯的房内

安娜正对着一面镜子学发音。

布鲁克斯则默不作声地打扮着那个塑料模特。模特的模样很象咪咪。布鲁克斯正预备把“她”吊上屋顶。他要把模特咪咪安排得象被绞死了一般。

正巧,房门一开,咪眯走了进来。她一眼看见了安娜。马上堆满笑迎上去。

咪咪。“啊,布鲁克斯,知道么,艾利……”

安娜:“啊……布鲁……布鲁……”

咪咪:“……知道么,艾利和我明天下午去巴黎。”

安娜:“啊……太阳。”

咪咪:“噢,这一定是柯莱微讲过的,你那位女朋友了。你好!我的名字叫咪咪。我是布鲁克斯的父亲,艾利的朋友。”

安娜:“你……好!”

布鲁克斯终于吊好了模特咪咪。跳下椅子来。

布鲁克斯:“安娜是聋子。”

咪咪这才看清了吊在屋顶上的模特,立时尴尬万分。

咪咪(向房门退去):“噢,……我知道……聋子……啊哈。噢,聋子,那很好。”

咪咪溜出了布鲁克斯的房间。

安娜走到布鲁克斯身旁,沮丧地对他说。

安娜:“他们认为我是一个畸形人。”

布鲁克斯:“畸形人。”

43.布鲁克斯和安娜走在街上

看得出来,安娜的情绪不佳。

忽然间,她朝自己身旁的布鲁克斯打了个哑语手势。一直陪着小心的布鲁克斯没看懂。

布鲁克斯(连忙地):“我不懂这个。”

安娜停住脚步,正面对着布鲁克斯。

安娜:“是不是你对我感到羞耻,因为我是聋子?”

布鲁克斯(委屈地):“没有,根本不可能。”

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布鲁克斯一眼看见不远处的一座喷水池,他便冲了过去,一下跳进喷水池中。

安娜顿时露出笑意。

布鲁克斯更加开心地戏水玩耍,弄得浑身透湿。

安娜的笑脸上,淌下两行泪水。

44.公路上

布鲁克斯驾驶三轮摩托车回家。他的衣服还是湿乎乎的。

45.布鲁克斯家内·餐厅

围着餐桌坐着父亲艾利克,姑妈爱利莎、咪咪、医生布鲁诺和哥哥柯莱弗蓝。

气氛紧张,犹如法庭。

布鲁克斯站在他们对面。表情中总透着他惯常的紧张不安状。

文利克(怒容满面):“布鲁克斯、你有些不正常的举止,引起我的注意,这是不能再忽视了。你哥哥和我发现你房间里有麻醉剂。”

布鲁克斯(大声地):“那不是我的。”

柯莱弗蓝没吱声,他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医生。布鲁诺的手里晃着一张大粪的照片。

艾利克:“你走的太远了,布鲁克斯。”

布鲁诺(慢悠悠地):“可卡因在青少年中并不算是什么稀罕物品。可是,如果与一些其它的举止联系起来,那就特别使人觉出麻烦。这个,哦,对一定的有机物产生的迷恋;当然,就是我们所说的‘恋物癖’,则是需要进专门的医疗机构治疗的。”

咪咪(故意地):“你的意思是要把布鲁克斯送进疗养院去。”

布鲁诺(纠正):“不,一个治疗诊所。在那儿或许能够获得到ECT或维生素的治疗。”

艾利克:“你的意见是布鲁克斯应该被送到精神病院去?”

布鲁诺:“噢……对。”

出现了一阵沉默。

艾利克(宣布道):“我想和布鲁克斯单独的谈谈。”

所有在场的人都自觉站起身来朝外走去。

柯莱弗蓝走过布鲁克斯的身旁时,对他说了一句。

柯莱弗篮(轻声地):“在音乐厅过得不错吧。”

布鲁克斯瞧着他走出去,没吭声。

餐厅里就剩下父子二人了。

艾利克:“你听见了,他们想送你去疗养院。我相信,如果你想去的话,那么你一定是疯了。”

艾利克站了起来,背着手走过来。

艾利克:“没人关心你拍了什么样的照片。即使你只不过是想装装门面,也没人关心你真正想的是什么?你懂么?”

艾利克走向窗户。

艾利克:“转变转变吧!等我们回来时,希望看到你的房间将有所改变。再没有人体模特、跨斗摩托车和那些个照片展览了。”

艾利克又过了回来,朝布鲁克斯走来。

艾利克:“我们去欧洲时,你哥哥看家,你和爱利莎姑妈住一起,你不要惹她生气,你懂了么?”

46.城市的公路上

三轮摩托车在飞驰。

布鲁克斯驾驶摩托,安娜坐在跨斗里。二人都戴上了老式摩托帽,简直就象坦克兵。

布鲁克斯不时地看跨斗里的安娜。此时,他已经恢复了坦然自在的心态。当安娜对他微笑时,他也报以幸福的笑脸。

画外响着舒展欢快的音乐声。

47.郊区的公路上

布鲁克斯坐进了跨斗里,痴情地呆望着驾驶着摩托车的安娜。

安娜则不时地露出兴奋、喜悦的笑脸,专心致意地驾驶着三轮摩托车。

画外继续响着舒展欢快的音乐声。

48.乡下

摩托车拐下公路。沿着乡间土路向不远处的一幢房舍驶去。舒展欢快的音乐到了尾声。

49.安娜家的院落

摩托车轰鸣着驶进院落。

安娜的父母寻声望去。看见安娜驾车开进,既感到惊异,又格外快活。

摩托车停下了。

安娜跳下摩托车,迎着跑过来的母亲,拥抱在一起。随后,安娜走到父亲面前,踮起脚尖,在父亲的面颊上亲吻了一下。

母亲(喜不自禁地):“噢,安妮,哈……”

安娜又与母亲拥抱。母女二人搂着,走向家门。

母亲(快乐地):“你看上去很好。安妮,一切都好么?我的天,你怎么突然……为什么不先打个由话告诉我?请进吧,我的安妮。”

布鲁克斯一直没动,他任然坐在摩托车的跨斗里,直至安娜走进了屋门。

布鲁克斯一扭头,这才发觉安娜的父亲正绕着摩托车看着自己。顿时显出很不好意思的样子来。

布鲁克斯:“我叫布鲁克斯。”

他自我介绍道。

安娜的父亲看着他,动了动嘴,却没出声。

布鲁克斯还坐在跨斗里。他也看着立在跨斗旁的安娜父亲。

二人彼此相视。

50.安娜家内·餐桌上

安娜的母亲在不停地忙着。

安娜的父亲,布鲁克斯、安娜已经坐在桌前,他们都在等候母亲。

母亲匆忙地把最后的活忙活完,飞快地坐进自己的位子,双手合十,轻声地祈祷。

母岽:“感谢上帝让我主耶稣赐予我们恩惠的礼物。”

大家一齐(轻声地):“阿门。”

随后,大家开始吃饭。

母亲分别给每个人递汤。

父亲一直注视着布鲁克斯。

布鲁克斯刚刚吃了勺汤,仰起脸来,遇上安娜父亲的目光。

父亲:“你今晚打算睡在这儿么?”

布鲁克斯:“是的,先生。”

父亲喝着汤。高兴起来。

父亲:“哈,你的摩托车是几个行程的?四个的么?”

布鲁克斯一边吃饭一边与他聊着。

布鲁克斯(诚实地):“我不知道?大概……我真不懂。”

父亲(颇有兴趣地):“那么,我问你,当你给它加油时,汽油里面你掺兑不掺兑柴油?”

布鲁克斯(想着):“掺柴油?不!从来没掺过。”

父亲(兴致大发):“日本车!没错了。日本现在样样东西都做,简直无孔不入。噢,你的车是凸轮么?”

布鲁克斯(已经觉出自己不是对手了):“凸轮?这……这我也不懂。”

父亲(宽宏大量地):“嗯,没什么,不懂是常有的事。”

安娜(忍不住地):“它有两个汽化器!”

安娜的插话,使餐桌出现了一片沉寂。大家似乎都还要掂量,思忖一下后,才能面对这一现实。因为,这毕竟是安娜在说话啊。

母亲第一个喊出声。

母亲:“你听见她说的话了么?”

一边对父亲问着,一边她蹦了起来,飞快走到对面的安娜身边,满心喜悦而又小心地轻声鼓励地对安娜说道。

母亲:“再说一遍,我的安妮,再说一遍。”

大家都紧紧盯住了安娜,期盼着。

安娜(平静地):“汽化器。”

母亲大笑起来,又急忙蹲在安娜身边。

母亲:“安妮,完整地说一遍。”

安娜:“它有两个汽化器。”

母亲一下跳了起来,大笑着亲吻女儿安娜。

母亲:“太棒了!安妮,太棒了!”

父亲在笑。

布鲁克斯被安娜父母的喜悦感染了,他也跟着笑起来并深情地瞧着安娜。

父亲用勺子给布鲁克斯舀汤。

布鲁克斯(急忙地):“不,谢谢您!”

51.第二天·上午

安娜的父亲和布鲁克斯二人在院子里。

父亲在保养着三轮摩托车。

布鲁克斯坐在一旁的一辆大型拖拉机的脚踏板上。

安娜父亲探出头,朝布鲁克斯问道。

父亲:“你知道哪儿是空档么?”

布鲁克斯(发愣):“不知道!”

安娜父亲又缩回了头,伸出一只手,举着一个零件。

父亲:“你知道这玩意是什么?”

布鲁克斯(仔细看):“不知道。”

安娜父亲的手也缩了回去。

片刻后。

安娜父亲从地上站了起来,拿着一块棉纱擦着手。看着三轮摩托车说。

父亲:“日本的,样样零件上都有日本标记,懂行人一看便知。”

他绕过摩托车,走到布鲁克斯的身边,瞧着他。

父亲:“当她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她几乎象个男孩。喜欢在外面疯跑,整天没有一刻能呆住一会儿,她是个相当勇敢可爱的孩子。直到四岁时,他们才意识到了,她是个聋子。医生说这不奇怪,可他是医生,我们却是她的父母。一开始,我们无法相信医生的话。在我们的眼里,安妮没有毛病,或许只是笨点,学话慢点、晚点。这也是常有的。可是,后来我们终于明白了。她的确是聋子。我们过去是那么为她感到骄傲……日子就这样过着,她变成了聋子……现在,她学会了如何说话。我真的不觉得奇怪了。因为,只要她决心干的事,准能干成!她去旅行的计划终于要实现了。”

安娜的父亲从棉纱里拿出一个摩托车零件,看看后,又问布鲁克斯。

父亲:“你知道这是什么?”

布鲁克斯沉浸在他的一番话里,只瞥了一眼,便干脆地答道。

布鲁克斯:“不知道。”

安娜父亲又走开了,继续保养摩托车。

布鲁克斯呆呆地思忖起来。

明媚的阳光普照着这座乡间恬静的宅院。虽说很零乱,却充满了生机。

52.野外·阳光明媚

墨绿的树林中,跑过来安娜,布鲁克斯紧紧跟随着她。他们走进了深深的草丛当中。

安娜飞快朝前跑去。

布鲁克斯缓缓走着,不停张望。突然,他停住了脚步,有些紧张和不安地凝视前方。

安娜出了草丛,正以飞快的速度脱去衣服,露出了游泳衣。她对布鲁克斯微笑着。

布鲁克斯缓慢地走了过去。

53.一块岩石·午

穿游泳衣的安娜站在一块岩石边上。

布鲁克斯畏惧地放慢了脚步,缓缓走来。

安娜朝他一笑后,纵身扎下去。

安娜象只展开翅膀的小燕,轻盈地扎进河里。

布鲁克斯忽忙跑过去,伸头向岩下张望。

近十米高低,布鲁克斯退缩了。

安娜从河水中钻了出来,不停地向布鲁克斯招手。

布鲁克斯没再向后退去,他朝着安娜微笑。微风吹拂着他金黄色的头发。他退到一个石头旁边,他坐了下去,出了一会儿神。他仰起脸,向天空望去,两只鹰在天空中缓慢地盘旋……

安娜悄无声息地出现,她慢慢俯下身去,亲昵地在布鲁克斯的面颊上亲吻了一下。

安娜坐在他的身旁。

布鲁克斯冲动地搂住安娜,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热烈地与她接吻。

二人热情接吻,同时越搂越紧。

安娜向一旁躺去,布鲁克斯还紧紧搂抱着她。

二人滚进石头一旁的草丛当中……

音乐也充满了热烈的情意。

54.安娜家院子·下午

摩托车已经保养好了。

四个人走到摩托旁。

安娜与母亲拥抱告别。

情绪十分恶劣的布鲁克斯一下跨上了驾驶位上。

安娜朝父亲走去。

父亲正对着布鲁克斯大发议论。

父亲:“公制是个问题。是日本人发明的公制。”

母亲恋恋不舍地对与父亲吻别的安娜说道。

母亲:“你干嘛一定要今晚走,再呆上一天,我们还可以好好聊聊。”

安娜(瞧着布鲁克斯):“布鲁克斯的父亲……”

布鲁克斯(抢过话来):“我父亲明晚从巴黎回来。”

摩托车轰轰隆隆地发动了,布鲁克斯见安娜坐进了跨斗,马上就启动。

母亲(大声地):“安妮,你要多多写信给我们。(对父亲)她说下周就去欧洲。”

布鲁克斯听了后,露出极为惊愕的神情。

跨斗里的安娜频频向父母招着手。

摩托车驶出了院子。

母亲一头靠在父亲的胸前,又轻轻说道。

母亲:“她说,她下周就去欧洲。”

父亲不知怎么说好。忽然他抬起手来,举起一个板手对妻子问道。

父亲:“你知道这个叫什么?”

母亲瞥了一眼,没吭声,仍旧靠着他。

父亲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垂下了手去。

55.郊区公路上

摩托车发了疯似地在公路上飞奔。

安娜不安地瞧着布鲁克斯。

布鲁克斯加大油门,摩托车向前飞去。

56.天黑了·大桥上灯火辉煌

布鲁克斯仍旧是飞快地驾驶着摩托车,沉默不语。

安娜默默地坐在跨斗里。

57.景同28

二人沉默地走上台阶。

安娜终于忍受不住了,大声地对布鲁克斯说道。

安娜:“请说话,请和我说话。”

布鲁克斯没有吭声。

安娜(又喊起来):“我想和你谈点什么,你知道,下周我将去欧洲……”

这句话强烈地刺激了布鲁克斯。

布鲁克斯(恼怒地):“自从我认识了你以后,每件事情都在改变,每件事情,你现在不能走!你为什么对我干这种事?”

说完,布鲁克斯瞧着安娜,向一旁走去。

安娜:“为我。这是重要的,我想独自去。”

布鲁克斯(边走边说):“这一切都为了什么?嗯?我爱你!”

他退下台阶。转身离去。

安娜立在原地没动,但她朝着布鲁克斯的背影大声喊了一句。

安娜:“我也爱你!”

58.布鲁克斯家的院内·夜

布鲁克斯驾车飞快地开来。

院子里停着许多辆汽车。

布鲁克斯把摩托车停下,朝房门跑去。

59.屋内楼梯

布鲁克斯飞快地上楼。

60.布鲁克斯的房内

布鲁克斯愣在了门口。

房间内被翻腾得乱七八糟。布鲁克斯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的房间。

忽然,他冲进房内,揭开镜框一看,母亲的像片不见了。他狠命地把镜框摔在地上。转身向房外跑去。

61.布鲁克斯家后院

布鲁克斯气冲冲地走来。

远处,游泳池旁,柯莱弗蓝和他的一伙朋友正在举行舞会。

布鲁克斯冲进了舞场。一直走到了正吸着香烟的柯莱弗蓝面前站住。

舞会停止了。柯莱弗蓝的朋友们都围在一旁观望。

兄弟二人对视。

柯莱弗蓝对着他的朋友谈起了他的弟弟。

柯莱弗蓝:“我们俩为了引起父亲注意而竞争。为了引人注意,他就必须疯狂的施展手腕,这是精神病大夫说的。他不得不弄得十分古怪!象那些张照片和人体模特,现在他又给自己找了个女朋友,那姑娘也很怪,是个聋子。这样,他就能用粗野的语言去冒犯别人了。”

柯莱弗蓝说到这里,走到自已女朋友的身边,一把搂住了她。

布鲁克斯忍无可忍,一时性起冲了上去。可是,他扑了个空,自己反而摔倒在地上。

柯莱弗蓝扭头一看,布鲁克斯趴在地上,便吼了一声。

柯莱弗蓝:“起来!他自己认为以上所说的事情仅仅是种行为。但这些都不是一种好行为。你确实有病,布鲁克斯。你聋了么?布鲁克斯,为什么不说话?”

布鲁克斯:“我只想要回我的照片,把它还给我,柯莱微。”

柯莱弗蓝听了后,从衣袋中掏出照片,飞快地走上了游泳池的小跳板上,得意非凡地说道。

柯莱弗蓝:“你想要你的照片。好,请过来拿吧。来啊。”

布鲁克斯站在一旁怒火中烧。

柯莱弗蓝:“你知道一些事情么,布鲁克斯,你真的是一个病人。要不你怎么找了一个残废的女朋友呢?告诉我,布鲁克斯,当你干她的时候,她能听得见么?”

正在柯莱弗蓝为了自己这番话引得那伙朋友哄然大笑的时候,布鲁克斯突然冲上了跳板,抱住柯莱弗蓝一同栽进游泳池内。

62.游泳池·水下

俩兄弟互相撕扯在水下。

布鲁克斯被耻辱的火焰烧得饶勇奋力,而柯莱弗蓝这位离不开毒品的吸毒者,渐渐显现出体力不支。

柯莱弗蓝挣脱了布鲁克斯,浮向水面。

柯莱弗蓝刚刚喊了一声。

柯莱弗蓝:“救命啊!”

便被布鲁克斯使劲拽住双腿,拉下水去。

两兄弟又在水里推搡撕扯了一阵,一同浮上水面。布鲁克斯喘了口气,马上便把柯莱弗蓝重又按入水中。自己也沉了下去,死死地按住了柯莱弗蓝。

柯莱弗蓝拼力向岸边靠去。

布鲁克斯则死死地拉住了他。

63.游泳池扶梯

终于,柯莱弗蓝的手伸够到了扶梯。他挣脱出了水面,狼狈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布鲁克斯也浮出水面,紧挨着柯莱弗蓝。

兄弟二人各拉着一个扶手。

柯莱弗蓝(气喘咻咻地):“她也是我的妈妈,布鲁克斯。你知道,她不只是你一个人的妈妈。”

布鲁克斯听了柯莱弗蓝的这句话后,慢慢爬上岸去。

布鲁克斯:“我知道。”

布鲁克斯看也没看柯莱弗蓝的那伙朋友,独自离去。身后,留下了一行水印。

64.机场·候机大厅内。

安娜将去欧洲独自旅行去了。

这时她正与来为她送行的几位朋友吻别。

安娜显得心不在焉。不时四下张望。可她越来越感到失望了。

广播器里传出柔和的嗓音:拉淮格尔先生,雅克·拉淮格尔先生请到问讯处来。

安娜扫视着整个候机大厅,走向入口处。

办完了手续之后,她返身朝自己的朋友们招手。目光仍在大厅扫视。可惜,她没能寻见布鲁克斯。

安娜走进了甬道汽车内,无精打采地坐在一张靠窗的椅子里。

65.甬道汽车启动了,它缓缓驶向不远处的飞机。

66.甬道车内

感到沮丧、失望的安娜失神地呆坐着。忽然,她手里的票掉在地面上,她无力地弯腰去拾。就在这时,她才发现坐在自己身旁的一位女士是个假的,并且她一下认出,这是布鲁克斯的模特,因为模特的模样正是安娜。

安娜一下兴奋地跳了起来,她奔到甬道车车门旁,朝外张望。

67.甬道车的旁边

布鲁克斯正驾驶着三轮摩托车与甬道车并行。他看见了安娜。

安娜摇下了车窗玻璃。

希鲁克斯一边驾车一边朝她招手。

布鲁克斯(大喊大叫地):“安妮,我会很快见到你!”

安娜(大喊大叫):“谢谢!”

安娜抬眼望去,车后出现了一辆机场警车,警车正飞快地追来。

布鲁克斯随安娜的目光扭回头去,他也看见了警车,急忙朝安娜大喊了一声,加大了油门。

布鲁克斯:“安娜,我爱你!”

安娜十分复杂的表情。

布鲁克斯的摩托车开走了。

甬道车缓缓地与飞机仓口接上了。

68.场机上

布鲁克斯驾驶摩托车在前,警车飞快地追了上去。

布鲁克斯灵机一动,开始改变线路,警车一头冲进机场草坪里,警察恼火地钻出汽车,指着绕开的布鲁克斯大喊大叫。可是,他的声音完全被快乐的音乐盖没了。

69.飞机开始加速,加速,渐渐离开地面。

70.机场上

布鲁克斯远远地看着飞机升空。然后,他拐回头去,看见警察正在倒车,马上又拐了过去。

71.飞机徐徐上升,上升……

定格。全剧终

(全剧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疯狂的月亮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