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之岛 犬之岛 8.3分

权力的糖衣

夜枭
2018-04-26 12:15:5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娱乐作品经常给我们提供一个可以带入的角色,让我们享受与TA一起体验成功和失败的过程。流行的小说、电影、游戏大都是如此。每当我们在爆米花前坐下,画面开始动起来,我们就开始寻找自己可以附着其上的形象,通常来说,就是“主角”。主角们可能会犯错,但是不会低智,可能会伤人,但绝少是存心的,可能会遇到失败,但最终无愧于心。有时我们用坏人的视角来拍摄故事,比如说,让你代入凶手悄悄靠近受害者,享受杀戮的喜悦。但也是为了带给你别致的体验,而不是为了破坏它。又有时影片的镜头冷漠,谁也不让你代入,那就是另一类作品了。

总而言之,观众们已经习惯了“主角就是我”的原则,制片们也习惯了为此服务。正因如此,看完犬之岛,我感到浑身不舒服。我猜很多观众会有类似的感受。它明明有着大部分故事(尤其是动画片)的预设:给你一个正面的、可爱的主角团队,让你加入他们去击败可怕的阴谋。但是如果你真的把自己代入这些狗狗的故事里,你就会觉得,自己是不是在什么微妙的地方受到了侮辱,自己是不是做出了到结尾也没发现的蠢事,你会觉得自己是不是受骗了。

一个典型的情节,当小男孩阿塔里和主角狗们在一起的时候,阿塔里命令狗狗们坐下,只有主角狗Chief不肯听命。到他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阿塔里歇斯底里地命令Chief捡树枝,在这个画面里,阿塔里阴郁又暴躁,凶相毕露。Chief说:我这么做是因为同情你。然后为他捡回了树枝。阿塔里于是把他当作自己的狗看待,给他洗澡,喂他吃专属的狗条。Chief说:“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然后他们密切的关系就形成了,Chief变成了阿塔里忠心耿耿的护卫犬。

表面上看起来这是个普通的“消除隔阂成为朋友”的动画片剧情,但如果你代入这条狗,你可能会觉得难受:我对自由的坚持就这样因为一块饼干消失了吗?我和人类的友谊建立在服从的基础上吗?为什么我会选择归顺这个对友谊的认识建立在权力关系上的男孩子呢?

后面有一个更加刻薄的呼应。Chief曾经和同伴讲述他作为一条流浪狗的经历,他骄傲地反复强调他会“咬人”。即使人类用善意对待他,但他们想收复他、爱抚他的时候,他还是会毫不留情地咬他们。但是在影片的结尾,当Chief作为阿塔里的护卫犬和他一起威风凛凛地坐在专属列车上时,他对美丽的妻子说:“其实我不是凶猛的狗,我也不知道我以前为什么咬人。”

显然,那是因为他已经不是一只流浪犬,他已经忘记了捍卫自由和尊严的感觉是什么样的了。

像我们在之前说的那样,主角们可能会犯错,但很少是因为本质上的盲目和愚蠢。在这个故事里,当你代入主角狗,你会不自觉地意识到,作为一个骄傲而孤独的流浪者,为了物质利益,为了一点稀薄的、建立在权力关系之上的关爱,你放弃了自由,放弃了内心的尊严,淡忘了对自我的反省,纵情到荣华富贵之中去,开始进行对另一族群(猫)的傲慢的压迫。在镜头强调你威风凛凛的身姿和闪闪发光的利齿的时候,一个有良知的人很难不感到难堪。

在这个故事里还有几个角色也具有这种特征。女主角特蕾西,有一些镜头似乎意在强调她是个固执己见、自我中心、对他人缺乏尊重的人。她的狗豆蔻,被人类扔进垃圾场也仍然怀念着自己学得的取悦人类的杂耍把戏:“我头上曾经顶着一个皮球”。这种盲目的忠诚和优越感体现在每一条狗身上——即使同被人类抛弃,宠物犬们仍然看不起流浪狗。不过这个故事里最有意思的还是Chief和阿塔里的关系,Chief屈服于阿塔里的那个情节在我心中长时间地萦绕:他们之间当然有真实的感情,但那温情时不时被命令打断,让之下不可或缺的权力关系显露出冷酷的棱角。这个故事里大部分时间,狗与人的对话都是无法互通的。换一个角度想,这种温情是不是孤独的流浪狗为自己编织出来的一层幻象呢?

如果我们抛下这个人与狗的故事背景,把这种关系带入到历史与生活中,也许能发现很多相似的影子。困厄的生活迫使曾经自由而骄傲的人们屈服于权力,在那样的困境里,他们无法选择最合适的追随者,却不得不屈就于此。而当他们获取了地位之后,就会回过头来美化当时自己的选择,给它们加上从爱与情感出发的修饰,在一次次的重构中说服自己的道路是天然而美好的。

胜利者书写他们的故事,如果犬之岛上有历史真相。也许只是一条流浪狗终于忍受不了饥饿,屈服于人类手中的一块狗饼干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犬之岛的更多影评

推荐犬之岛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