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物语 东京物语 9.2分

割舍那些让人痛苦的记忆

文森特与朱尔斯
2018-04-25 18:40:10

(这本来一篇胡乱应付作业的影评,但是我觉得自己以后也不会去写那么多的评论,发上来权当一个回忆吧)

我本来就是一个看电影不怎么会哭的人,就像前几天导演课上老师放了一个韩国的催泪小短片,我看下来也没有太大的感觉。纵使那部片子中用了很多很多煽情的手法,不断的升格镜头,无止境的哀乐,人与人脸上撕心裂肺的表情。但是就是这样一部平平淡淡,镜头的运用方式可以说十分简单的影片,却看得我落泪不止。

刚开始打开影片看到粗糙的黑白影像和粗粝的影像质感,开始的人物充斥着繁多的客套与虚假,我不禁怀疑起这部片子的真正品质。但越是看到后来,我越是沉浸在这对尾道夫妇的日常生活中,跟随她们去体验家庭的冷暖,感受东京的生活。纵使小津安二郎的镜头运用相对有些单调,人物的表演非常的克制平缓,叙事的推进与其他强调戏剧张力的影片来说也显得有些缓慢。但是小津安二郎在固定长镜头种加入了丰富的场面调度,胶片的质感把细节都呈现给了观众。正是这样的一种风格,才将我无比地沉浸在这个故事中,我想应该是这种视听语言的氛围融入了叙事。这样的视听语言,才搭配得上老年人的生活状态,为我们客观地展示去往东京孩子家以及老太太

...
显示全文

(这本来一篇胡乱应付作业的影评,但是我觉得自己以后也不会去写那么多的评论,发上来权当一个回忆吧)

我本来就是一个看电影不怎么会哭的人,就像前几天导演课上老师放了一个韩国的催泪小短片,我看下来也没有太大的感觉。纵使那部片子中用了很多很多煽情的手法,不断的升格镜头,无止境的哀乐,人与人脸上撕心裂肺的表情。但是就是这样一部平平淡淡,镜头的运用方式可以说十分简单的影片,却看得我落泪不止。

刚开始打开影片看到粗糙的黑白影像和粗粝的影像质感,开始的人物充斥着繁多的客套与虚假,我不禁怀疑起这部片子的真正品质。但越是看到后来,我越是沉浸在这对尾道夫妇的日常生活中,跟随她们去体验家庭的冷暖,感受东京的生活。纵使小津安二郎的镜头运用相对有些单调,人物的表演非常的克制平缓,叙事的推进与其他强调戏剧张力的影片来说也显得有些缓慢。但是小津安二郎在固定长镜头种加入了丰富的场面调度,胶片的质感把细节都呈现给了观众。正是这样的一种风格,才将我无比地沉浸在这个故事中,我想应该是这种视听语言的氛围融入了叙事。这样的视听语言,才搭配得上老年人的生活状态,为我们客观地展示去往东京孩子家以及老太太去世的全过程,平淡中蕴涵着强大的情感力量。

回到正题,关于片中的子女,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对于老夫妇表现得过于冷漠。只有在前几天接待老夫妇的时候,用客套和勉强地礼貌来接待他们,但是越是到后来,这些儿女们就显得越来越不耐烦。大女儿起先还给两夫妇提提供住处,但不久之后她就想把这对老夫妇送去热海,这样一来自己就不必在处处照顾他们。到了最后甚至因为一个小小的活动就要把老夫妇赶出家门似的,十分让人心寒。他们的大儿子是一个医生,刚开始还要带老夫妇出去东京转转,但不久之后也因为工作上的忙乱而不了了之了。另外一个儿子虽然住得离老夫妇的家很近,可是到了最后老太太去世的时候,他居然都没有准时到场,只是在最后哭丧自己为何不能尽了孝道。相反是他们已故八年的二儿子的儿媳妇,却自始至终都在细心地照料他们。虽然她也有很多工作上面的事情,她住的房子也不算太大,但是她还是愿意腾出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去照料老夫妇。在最后老太太去世后,她也愿意多花上几天时间去陪陪老爷爷,可笑的是,老爷爷的其他孩子们都早早地回去了。

不仅仅是那个年代,也不仅仅是片子中的子女,我们的现实生活当中就有很多这样的子女,不愿意自己去照顾老人。在自己有求于老人的时候,把这些事情都让给老人去做,然而老人只是想来看看他的子女的时候,子女却不断地推脱。可能这就是东方文化所传袭下来的生活方式和思想观念吧,儿女要尽孝,父母与儿女永远都是骨肉相连,血浓于水的。所以当我们东方民族在看《东京物语》的时候才会那么感同身受,在最后才会那么得痛苦。

相反的,在西方,在美国,他们强调的个人的独立,而不是家庭的那种惺惺相惜。这样一来,可能就不会有片子中子女的那种表现方式,我们也就不必为老人家的遭遇而感到痛苦。其实我一直觉得家庭是一个特别美好的场所,我们没有任何的理由去割舍它,但在这样的一个现代化的时代,感情越来越被边缘化,我觉得我们现在更应该采用西方的那种父母于子女的关系。互相有些依赖,但不那么相互牵挂。

怎么说呢,为了避免最后别离的痛苦,亲情也最终会被时光与琐事摧残到变质的危险,我宁愿选择其间最美妙的部分,把它当作我永远的回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东京物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东京物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