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题万里的说几句

Three Gimlets
2018-04-25 10:03:11

以下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因为闹酒荒放的屁:

如果你相信1.只有权力才能保障权利;2.权力只能夺取,而不能被给予;那么现今女权在我朝的状态,纯粹是在还债。

我天朝女性状况能和东北亚一众cohorts稍有区别,源于建国初期对劳动力的需求——管你是男是女是狗是猫,能来干活就行。于是女性强行进入社会分工,而与之相关的一切权利——可以说是自上而下由朝廷赋予的。

能给你的,自然也能拿走。等到供需关系变换、或者人口压力上升,需要<划掉>雅利安<划掉/>母亲们为国下崽的时候,你会发现,天朝女性并无多少作为player的议价权,只能想想怎么把自己卖个好价钱。

我大天朝女性没有作为一个主体为自己的权力奋斗过,现有的那点权利可以说是蹭来的,得失都不在自己手上。

然而我完全没有劝人奋斗的意思,完全没有。知乎上有人说得好,我大清自有国情在此,在没有良性社会变革体制的情况下,提高女权——乃至于任何弱势群体权利,类似于用非洲医疗条件研究癌症疗法。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使女的故事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使女的故事 第一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