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钰坤:《暴裂无声》的片尾字幕和《心迷宫》不一样,不是为了通过审查

惘然
2018-04-23 看过

面对《暴裂无声》,其观众分为两派。一派认为:渐入佳境,前半部分都是不经意然而显然是刻意的伏笔,后半部分是冲突激烈爆发。很多镜头看似闲笔,实则细思极恐。而另一派,则觉得导演忻钰坤失去了他处女作《心迷宫》多视角叙事的优点和灵气,将一个普通的故事讲得故弄玄虚。

2013年,忻钰坤终于在自己即将步入30岁的时候有机会拍出了首部电影长片《心迷宫》。“《心迷宫》那个故事其实是有原型的”。但忻钰坤用了一种多视角叙事的手法,将一个故事由不同人的视角讲出来。当某一天村里多了一具尸体,有人吓得逃走,有人开始帮别人隐瞒,有人却要抢尸……而这个尸体究竟是谁?为什么他前脚死了,后脚又出现在山路上?为什么又出现另一具尸体?……忻钰坤愣是将中国山村拍出了科恩兄弟的感觉。

2014年,《心迷宫》参加第八届FIRST青年影展,忻钰坤获得青年电影竞赛“最佳导演”奖。后来又被提名当年金马奖“最佳原著剧本”(冯元良、忻钰坤)和“最佳新导演”。与《路边野餐》金马奖后走入院线一样,2015年,《心迷宫》也得以在院线上映,并取得良好口碑。忻钰坤和毕赣一样,成为文艺青年的新宠。

毕赣的第二部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开始邀请张艾嘉、汤唯、黄觉等明星加盟。忻钰坤的第二部电影《暴裂无声》主演是姜武、宋洋、袁文康、谭卓……

和《心迷宫》的孤注一掷不同,忻钰坤说:“《心迷宫》的时候真的不知道影片最后能不能上映,但做《暴裂无声》的时候,我明确知道这个电影有一天一定会跟广大观众见面。”

《暴裂无声》看似要讲一个寻子的故事,但其实忻钰坤把很多欲说还休的东西都埋在了情节之中,电影之下。宋洋演丢了孩子的矿工,姜武演开矿的土豪,袁文康演曾经帮土豪打官司的律师……忻钰坤这次抛弃了《心迷宫》式的叙事,“如果我再做一个那样的故事的话也是在重复《心迷宫》,我希望每次作品都是一个新的挑战。”他决心不再像《心迷宫》那样透彻去讲一个故事,甚至处处留白,很多细节需要观众留意,并非所见即所得。很多的前后对照,让人细思极恐,离开影院后默然回想,才寒毛直竖。

但从《心迷宫》到《暴烈无声》,一路因循下来,忻钰坤试图用镜头对人性深处的探究其实是一脉相承的。

“我自己也特别喜欢看犯罪、悬疑,带有暗黑气质的电影和小说。”忻钰坤说,每个人的电影初心都是不一样的,“我在很小的时候看了很多奇观电影”。而这些奇观电影给他埋下了拍电影的种子。

忻钰坤是内蒙古人,家里没有一个人是从事文艺工作的,但他在17岁时决定辍学学电影。那一年他高二,突然看到报纸上在招导演、编剧的学生。他自费去上了,那是西影集团下属的西安电影培训学院,但不久他又从那个学校退学了。

这之后的忻钰坤,曾经报考北京电影学院未被录取,后来又去旁听,再后来考取了它们的摄影系进修班……一下子就十多年过去了。这十多年里,忻钰坤断断续续在别人的剧组打杂,什么活都干过,“你仿佛在这个行业的最核心,但你又看到一个无形的壁垒在那里立着,你就进不去,那时候最痛苦”。

在他最痛苦的时候,看了李安的传记《十年一觉电影梦》,就觉得经历相同:也做饭,也在家,也写剧本……特别有共鸣。就想:“要不要再熬一熬?也许可以吧。”这一熬终于熬到了《心迷宫》。

“如果从电影作品上,我喜欢科恩兄弟、诺兰、丹尼斯·维伦纽瓦,更早期会喜欢斯皮尔伯格,喜欢黑泽民……但我觉得李安导演在精神层面给了我更多的激励。”

李安当年先写出了《喜宴》的剧本,但先拍了《推手》。《暴裂无声》的剧本其实也写在《心迷宫》之前。拍完《心迷宫》,一时间有很多项目找到忻钰坤,但最后兜兜转转,他还是决定将自己最执念的《暴裂无声》拍出来。

这让忻钰坤有种回到最初的感觉。不过本来《心迷宫》的成功就并未让他迷失,忻钰坤至今都没有买车,每天骑单车出门。也没有买房,“前两天刚和我的房东说给我少涨点房租。”他说,“导演这个职业背后有太多东西裹挟着。如果你看到名利,你当然会觉得导演是一个特别特别美好的工作。但如果你看到的是和创作核心有关的,那导演这个职业一定是个高危高压的职业。”

为了面向市场,《暴裂无声》需要启用明星。“我自己觉得这也是个小窍门,你把剧本写得很好很有意思,再跟演员沟通时就很容易达成一种一致。”比如谭卓,她几乎是电影里唯一的女性,但戏份也并不多,而且你根本已经看不出她是个演员,穿着邋遢,灰头土脸。忻钰坤说他一开始根本没敢想让谭卓来演,副导演跟他提出来的时候,他说:“等以后有更多戏份的时候再找她吧。”没想到谭卓看了剧本非常喜欢,说:“不如我们就这个角色先合作一次。”

第一个定下来的演员是男主角矿工张保民的扮演者宋洋,张保民性情暴烈,电影中有很多打戏,忻钰坤希望演员能自己上。宋洋此前就演过《师父》,不怵打戏。而且张保民是个哑巴,“你会觉得他嘴里面有股劲在,其实后半段才知道原来他的舌头是被咬断的。”忻钰坤连这样的细节的雕琢都早早做了铺垫,“宋洋一直用舌头顶着上颚,于是你看的时候总觉得这个人物五官有点点不对劲,直到后面答案揭晓。”

姜武最辛苦的戏是吃肉,在火锅店里,大片大片吞食羊肉。“观众可能觉得夸张,其实在内蒙来说一点都不夸张。在内蒙,如果你去一个火锅店,他一定先给你上肉,你不吃完肉他不给你上菜,就是这样的传统。”

《暴裂无声》大部分戏是在冬天的山里拍摄的,天气恶劣,非常辛苦。为了抵御严寒和压力,忻钰坤暴饮暴食,最重的时候达到了82公斤。不但所有的衣服都穿不上,而且开始影响到他的判断力,人变得嗜睡。后来他说:“肥胖也是因为过劳,是工伤。”

去年春节之后,他开始努力减肥,跑步,控制油盐,食量减半,“大概三个月集中减掉了十几公斤”。

《暴裂无声》原本定在去年国庆档,“但我们最后的特效镜头,几经磨难,做了很久”,最终还是拖到了今年。

当初《心迷宫》上映时,片尾有一段字幕,忻钰坤承认“确实因为审查的原因,最后用字幕做了一个交代。”而这次《爆裂无声》的片尾也有一段字幕,但这一次,忻钰坤说并不是因为审查,而是“我觉得这影片确实是一个暗黑向的电影,最后看到人性的复杂,但也还是会有一些心里柔软的观众会希望能看到一些光明,而不是一脚踩到死,于是需要字幕这种特殊存在。”

忻钰坤说他下一部电影还要拍这样暗黑的风格,只是可能和《心迷宫》,和《暴裂无声》的观影体验又不同了。

“为什么总要去关注人性的复杂?”

“因为在生活中大家都心向光明,希望生活是美好的,人是善良的,但你不能否认现实是复杂的,人性是复杂的。电影刚好给大家一个机会,在两个小时里面无限地接近黑暗,甚至触碰罪恶,但最后又安全地回到座位上。”

234 有用
37 没用
暴裂无声 - 豆瓣

暴裂无声

8.3

30320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6条

查看更多回应(16)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