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 7.8分

在欲望之海,沉入无底深渊

Rútik
2018-04-17 00:18:4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船只摇曳,在一片烟灰般黯然的海上,海风清凉。浑浊中的他那些散不去的执念,是箭,是水,是琴声,是命,也是你。他永远无法拥有你,他也永远不会再失去你。

弓,为古时候的一种兵器,由富有弹性的弓臂和柔韧的弓弦组成。当拉弓时所聚积的力量瞬间释放,便能把弓弦上的箭射向远处。弓自古是力的象征。影片的开头,便是一把弓。一双手在佛像前为弓上弦,在弓臂与弓弦间放置一只小鼓,再加入一根琴弓拉奏,然后有了美妙的乐声。力的弓成了柔的琴。于是,弓又有了美的含义。

电影中的弓便是力与美的凝聚物。老人用这把弓保护少女,用这把弓为人算命,用这把弓改造成琴拉奏出悠扬的琴声,也用这把弓射出了他那支充溢着爱与痛的箭。《弓》与金基德的大多数作品一样,表面上看似情色、怪诞、不符合世俗伦理,但表达的却是人心深处最真实的欲望。

灰蒙蒙的大海上,一大一小两艘船隔开了海与岸两个世界。一旦人处于某种程度上的隔离状态,也就意味着与世俗绝缘,心里的原始欲念也可能因此而被释放。自小被老人捡来的少女,寸步不离的在船上生活了十载,她的生活中,只有老人和这片望不到边际的海。她有一副望远镜,她用望远镜张望老人的归来和离去;她有一个海上

...
显示全文

船只摇曳,在一片烟灰般黯然的海上,海风清凉。浑浊中的他那些散不去的执念,是箭,是水,是琴声,是命,也是你。他永远无法拥有你,他也永远不会再失去你。

弓,为古时候的一种兵器,由富有弹性的弓臂和柔韧的弓弦组成。当拉弓时所聚积的力量瞬间释放,便能把弓弦上的箭射向远处。弓自古是力的象征。影片的开头,便是一把弓。一双手在佛像前为弓上弦,在弓臂与弓弦间放置一只小鼓,再加入一根琴弓拉奏,然后有了美妙的乐声。力的弓成了柔的琴。于是,弓又有了美的含义。

电影中的弓便是力与美的凝聚物。老人用这把弓保护少女,用这把弓为人算命,用这把弓改造成琴拉奏出悠扬的琴声,也用这把弓射出了他那支充溢着爱与痛的箭。《弓》与金基德的大多数作品一样,表面上看似情色、怪诞、不符合世俗伦理,但表达的却是人心深处最真实的欲望。

灰蒙蒙的大海上,一大一小两艘船隔开了海与岸两个世界。一旦人处于某种程度上的隔离状态,也就意味着与世俗绝缘,心里的原始欲念也可能因此而被释放。自小被老人捡来的少女,寸步不离的在船上生活了十载,她的生活中,只有老人和这片望不到边际的海。她有一副望远镜,她用望远镜张望老人的归来和离去;她有一个海上秋千,她在荡秋千的时候身影会映在身旁的佛像上;她喜欢笑,她的眼里有一种洁白无瑕的妖娆。老人异常疼爱她,给她准备早饭,帮她洗澡,牵着她的手入睡,为她量身定做嫁衣。他满心欢喜的等待着少女十七岁的那天与她结为夫妻。

前来海钓的男孩在听闻少女的身世与处境后,决定要为少女寻到她的生父母,并把她带离禁锢。男孩是符合世俗道德标准的一种正义象征。他的到来萌生了少女内心的朦胧情愫,也间接激发了少女的自我觉醒意识。少女开始厌恶老人为她所做的一切。嫉妒和杀意同时浮现在老人的眼里。老人用弓对准男孩,少女用身体挡住男孩。少女看着老人的眼神里,有哀求,也有怨恨。最后,他把手放下,转身离去。老人手中这把一直用以保护少女的弓,同时也在满足着他内心的占有欲。他想全然的将少女占为己有,他想永远的把少女留在身边。

很难说清楚老人心里对少女更多的情欲抑或是相依为命的依靠和赖以生存的希望,但很显然,少女于他而言早已成为一种如同于信仰的存在。老人是孤独的。他的孤独就像四处无光的夜里与波涛为伴的那段琴声。当少女跟着男孩乘小船离去,老人无望的把小船的缆绳套在自己颈上。船越驶越远,缆绳也越来越紧。失去她,他就失去了在茫茫大海中活下去的理由。

而少女对老人固然也存有感情,但这种情感更多的是一种出于感恩的怜悯,而非爱情。小船缆绳的另一头牢牢的套在老人的颈上,小船变得难以前行,少女猛然回望,急忙拿起铁锤砸碎了这一头的缆绳,并且折返回老人身边。她焦急又万分内疚的捧着老人的脸,这一刻,她意识到了自己的离去对老人而言是一种生不如死的痛,于是在两难中,她放弃了自由。

老人同少女举行了婚礼。婚礼后,他带着少女行驶着小船到了海的另一边,他脱下少女的嫁衣,坐在船沿边拉奏那首如哀鸣般的乐曲。少女看着他,仿佛接受了命运似的闭上眼,在轻柔的海风中渐渐睡去。这个他日思夜想的日子终于到来,他也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但现实中总有些流动的东西是他捉不住的,他知道。他知道婚礼只是一个自欺欺人的形式,他知道自己根本无法绝对的占有她,但他也无法承受失去少女之痛。这种痛不仅源于欲望本身,还来自于“满足”了欲望后的虚无。如叔本华所言,欲望不能满足便痛苦,满足了便无聊。老人看着熟睡的少女,意识到了自己的欲望根本就是一种缥缈的妄念,他在痛苦中感受到了一股巨大无边的空虚。他站起身,拿起箭,将弓对准她。但最后他还是转过了身,把箭射向空中,然后面朝大海,纵身一跃。

老人这十年来所有的希望和他至死也挥散不去的执念,全部凝聚在他那支射向空中的箭上。小船缓缓驶回大船边,箭骤然落下,插在了少女下体前的木板上,完成了老人的魂灵与少女的一场交媾。处子之血染红了少女洁白的长裙,犹如一朵刺眼而美丽的罂粟。代表着老人的这支箭“进入”的不仅是少女的身体,更是他竭尽所有意念为自己编织的那个幻梦里。

这一次,少女终于可以了无牵挂的离开。她微笑着像告别也像释怀的对大船挥手,大船才缓缓下沉。事实上,老人也是矛盾的。他既想少女快乐,又对抗不了他那如生命和信仰般重要与坚不可摧的欲望,他的内心在道德的两难中摇摆不安。金基德借用神交和沉船这两个意象体现了老人的这种两难。此外,虽然老人与少女的关系一直有暧昧之嫌,但由始至终都并未出界。所以金基德选择了神交这一既能表现老人的执念又能保持这种纯洁的方式,作为老人与少女的关系的终结。

《弓》里的海与船、鱼钩线、用绳索套住脖子以及电影的影像语言等都与《漂流欲室》有相似之处。同样是欲望之海的主题,同样是关于爱与痛与死的故事,但《弓》又因为“弓”和宗教等各种隐喻而显得更为深刻和神秘。影片中频频出现的佛像,似乎都有着更深一层的寓意。电影的第一帧是墙上的一幅佛像,弓在佛像前具有一种平静而优雅的力量;老人用以标记和计算婚期的日历上方,也是一幅佛像;少女在海面上荡秋千,她的身影来回摇晃在佛像前,重叠又交错,这一幕是信仰与信仰的交替和冲突;在老人替外来者进行算命时,射出的箭在佛像上扎出了一个个洞;而影片的末尾,船身上的佛像也随着沉没的船只一并缓缓葬入海面。

一切成空。

佛家有云:“由执我法,二障俱生”,而电影在——“力与美宛如紧绷之弓,我愿如此,直至终老”——这句话里落幕,事实上金基德在其中表现的不仅是老人的执念,更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执念。

要完全破除执念,似乎是违背人性的。人性中包含了太多人的本能,就像老人在被绳索勒得几近窒息时会出于本能的拿起刀想把绳索割断一样。欲望和执念本身,也是一种本能。然而不破除执念,人就始终都在痛苦和虚无中徘徊。欲望之海所能暂时遮蔽而又无力遮蔽的,是身后的无底深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弓的更多影评

推荐弓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