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堂死亡教育,我们都缺席太久了

子文一点点
2018-04-16 23:50:12

这场“死亡直播”,值得我们每个人看一看————观影:《我死前的最后一个夏天》

(文章发表于知乎专栏《有空磕片》,来专栏,找我玩:https://zhuanlan.zhihu.com/p/35749494

文/Alex

夏天还没到,但我已经被一部发生在夏天的纪录片感动哭了——

《我死前的最后一个夏天》(My Last Summer)

提到夏天,很多人想到的,都是炽热的天气、热情的荷尔蒙、旺盛的生命力。但是,对于纪录片的五个主人公来说,他们的夏天,却是吃不完的止痛药、逃不掉的治疗,以及死亡将至的措手不及

。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患上了无法治愈的绝症。他们的生命,只剩下不到一年,而这个夏天,很可能就是他们生命中最后一个夏天。

节目组把这5个相互不认识的陌生人,安排在一座别墅里,共同度过4个难忘的周末。他们之间最主要的聊天话题,便是大多数父母都不会说、大多数老师都不会教的但是话题——

死亡

第一位病人,58岁的杰恩,乳腺癌切掉了双乳,但癌细胞依然扩散到骨头里,患上了骨癌。

在这之前,杰恩和丈夫的生活非常富裕幸福,结婚25年,感情依然如初。

但癌症把这一切的平静都打破了。杰恩还记得,拿到检查报告那天,丈夫冷冷地应了一句:哦是吗?然后就独自走开了。

这一刻,杰恩感受到了比疾病还要严重的痛苦,因为她怎么也没想到,相处了25年的丈夫,对自己的疾病,竟然没有半点关心:

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生活。

半年之后,杰恩搬离了这个家,独自生活。第二位病人,48岁的电台DJ朱尼尔,前列腺癌。

DJ这份职业,让他赚得盆满钵满,不仅有财,还有色。前半辈子到处留下情种:和10个不同女人,生下了11个孩子。

讽刺的是,最终留在他身边的,却是只交往了一年半的女友索尼娅。

第三位病人洛乌,是一名38岁的妈妈。2010年,她被查出了渐冻症。

到节目录制时,她仅剩下一年的寿命,双脚行动已经不自如。从她生病以来,丈夫一直若无其事,很少和她讨论病情,就好像这样就能避免妻子的死亡。两夫妻感情虽然很好,但丈夫的鸵鸟一样的态度,依然成了洛乌心中的一根刺。

第四位病人,肺癌,没有老婆、没有孩子、没有朋友,确诊之后,他已经打算独自面对死亡,把钥匙也留给了邻居,因为他不想等到尸体发臭了,才被人发现。

第五位病人安迪,同样非常不幸。

确诊之前,自家生意欠下了26万美元,不得不抵押了房子,甚至停掉了重大疾病保险。但非常不幸的是,三个月之后,安迪被查出了白血病,开始了源源不断的化疗。

家里收入直线下降,每个月仅剩下300美元,于是不得不去找爸妈借钱。

他们五个人,都经历着同样的事情——还没学过如何面对死亡,就已经被疾病毫不留情地逼上死亡之路,他们被逼着学习迎接死亡。

那么,他们五个人聚在一起,肯定是苦水连连吧?

恰恰相反。这5个同病相怜的病人,互相走在一起,却让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豁然乐观。没有泛滥的同情心,也没有怨天尤人的痛苦感,有的只是病人与病人之间、生命与生命之间的心照不宣。

身患乳腺癌的杰恩就像是这五个人中的大姐大,即使生病了,也依然像少女般元气满满、风趣幽默。第一次见到朱尼尔时,就单刀直入,问他为什么不行了。

听到朱尼尔回答是癌症,立马就和他击掌拥抱,说找到了同伴。

他们也不喜欢听到别人说,你看起来真不错:

他们是觉得病人就应该满脸苍白骨瘦如柴才对吗?

他们还会调侃,这顿说不定就是我们最后的晚餐呢,说完每个人都在哈哈大笑。就连死亡这个讳莫如深的话题,他们也敢拿出来打赌:

拿笔写下来,看看我们当中有谁明年今天有谁还会在这里。

只有在跟自己遭遇着同样经历的人面前,才能如此坦诚地谈论自己的疾病、以及正在等待他们的死神。

看似轻松的玩笑背后,其实每个人,都有着说不清道不尽的痛楚。

有对自己人生的无能为力。

在人前一直开朗元气的杰恩,也有自己的痛苦。她坐在空无一人的教堂里,一直祈祷,别让朋友在自己的葬礼上哭泣,但自己却先哭了。她还有很多事情想做,但是自己的生命却进入了倒计时:

我将要死了,多可惜啊,浪费了,我还有那么多可以付出。

有对亲朋好友的失望。

他们五个人,都遇到了同样的尴尬——患病之后,身边的朋友开始渐渐减少了联系,到最后甚至再也不联系:

他们不应该疏远我,可能他们害怕会传染。

比如说无依无靠的本,之前一直在一艘游轮上当经理,但得病之后,公司以他身体不符合工作要求为理由,把他辞退了。

在这之前,身边的同事就是他唯一的朋友,但被辞退之后,他跟前同事们的联系越来越少,到最后只能孤独的面对疾病的恶化。

有对家人的愧疚。

比如说身患白血病的安迪,生意破产已经有够受的了,再加上疾病的降临,一家人全靠妻子工作来支撑生活。妻子又要工作,又要带只有两岁的娃,有时候累了,便会忍不住向丈夫抱怨:

你每年都会花掉一大笔钱,对你无关紧要,但对我很重要。

面对妻子的“冷酷”,安迪很理解,但却依然很无奈:

我还活着跟她们在一起,但她优先考虑的是我死后,她和女儿的生活该怎么办。

DJ朱尼尔同样如此。虽然脸上经常笑嘻嘻,但身体的疼痛,不仅在折磨着他,也折磨着他的女友索尼娅。

索尼娅每天都得守在他身边寸步不离,给他做护理、到处买药。即使在镜头前,索尼娅有时候也受不了这种生活,直接向男友吐槽:

你越是躺下,就越是站不起来。有时候我想逃离这一切,但是我不能,因为我得经受你正在经受痛苦的事实,无论你怎么视而不见,它都在那里。

朱尼尔同样很痛苦。他觉得,照顾自己的索尼娅已经不像是一个伴侣,而是看一个看护,他不想让自己爱的人承受这种痛苦。

这些都是人类对死亡赤裸裸的恐惧和纠结。

无论是当事人,还是陪伴在当事人身边的家人朋友,都在受着无法排解的煎熬。

谈到死亡,大多数人都会选择不说,不直面,不正视,好像这样死亡就会消失一样。但很残酷的是,事实并不会因为人们的漠视而消失。

幸好,这部片子是温暖的。

因为他们每个人,都在尝试改变。尝试在人生最后的时光里,把生命的宽度扩展到最大。

杰恩,自己列了一个遗愿清单,每实现一个愿望,就再增加两个愿望,这样才能鞭策自己继续活下去;

朱尼尔,改掉了风流本性,决心好好补偿女友索尼娅,在病床前戴着呼吸机,和她宣誓结婚;

原本打算顺其自然面对死神的本,开始重新接受化疗,还和杰恩一样,列下了目标,让自己有所期待;

生活拮据的安迪妻子,也愿意把所剩无几的积蓄,给自己的丈夫租了一辆哈雷,因为她知道,骑哈雷兜风,是丈夫一直以来的梦想;

身患渐冻症的洛乌,从患病之初就把病情告诉了自己的孩子们,她觉得孩子们有权知道,也希望孩子们接受这个现实,她努力把生平所有爱,都倾注在孩子身上。

两人四点半结婚,朱尼尔七点半去世。只有短短三小时的婚姻,却是两人最坚定的见证

这些一点一滴的改变,离不开他们这4个周末的相聚一起的体验。只有在了解死亡、直面死亡,才能从中获得勇气、能量,出尽全力活在当下。

这部纪录片一共有四集,从第一集自己如何面对死亡,到如何面对家人、如何面对孩子,到最后真的走向死亡。

差不多4个小时的片长,我们可以看到人在面对死亡时的恐惧、无力、纠结、不甘心,同时,也可以看到人与人之间的互相扶持、互相取暖、直面困难的勇气和温情。

它告诉我们,死亡不一定是一种结束:

朱尼尔去世后,索尼娅为亡夫建了一个花园,她和亡夫的儿子,经常坐在花园里听着风声,因为她觉得,这里的风声和其他地方的都不一样,她知道朱尼尔没有离开。

它告诉我们,死亡也是一件有尊严的事情:

杰恩在节目一开头就说过:如果我需要别人擦屁股、腹泻、尿失禁,没有尊严,就像动物一样,如果到那个阶段,我会选择药物。节目最后,她要求摄制组取消对她的拍摄,因为她想有尊严地面对死亡。

死亡可怕吗?每个人可能都有不同的答案。

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活着的我们,永远无法去感知死亡。当死神真正来临那一刻,我们可能会惋惜:想做的事情还没有开始动手,想说的话,也还没勇气说出口。但我们却无力改变。就像史铁生说的:

一个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 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生命的落幕,谁都无法预见。我们能抓住的,只有当下。用力地把每天都过到极致,这才是我们对生命的态度。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bookface,文章略有删改)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死前的最后一个夏天的更多剧评

推荐我死前的最后一个夏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