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 琅琊榜 9.2分

评琅琊榜配角人物

小湖仙
2018-04-16 22:12:1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评琅琊榜配角人物

观剧三遍,其二遍感受最佳。第一遍最爱梅长苏和霓凰,第二遍最爱萧景睿,秦般若,宫羽,纪王爷,静妃,第三遍喜言豫津,高公公。梅长苏与穆霓凰述着甚众,自以并无过人之见解,久久未能下笔。且观剧已久,诸多遗忘,是以只聊记景睿,豫津,纪王,静妃四人。

萧景睿

和睦温暖的家庭长大的景睿为人宽厚,真诚率直,重情重义,邀苏兄来金陵养伤,住在雪庐。得知弟弟要安排苏兄见皇后娘娘,一向好脾气的景睿却生了气,“我要苏兄来京城说好只是修养,那么保他平白不受纷扰,便是我的诺言,倘若皇后娘娘要替太子招揽示恩,你让苏兄如何应对,若再有超乎寻常的赏赐,你让苏兄接还是不接,无端陷朋友于两难,绝非道义所为。”从这个片段,我便开始用不一样的眼光看他。景睿待朋友,可谓一片真心,人生得友如此,也是十分幸运。他过生日会穿浮夸的回字纹衣服,只因那是母亲给做的,弟弟说生日礼物要分他一半,景睿笑着答,若二弟喜欢,可全部拿去。

之前还看到有人讲,他就是典型的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如此宽厚诚恳不计较的好性格,命运偏偏给他开了个大玩笑。得知父亲要杀无辜之人,温良孝顺他却冲撞顶了嘴,他不敢相信自己尊崇敬重的父亲竟然会做如此之事。再后来自己以为永远和睦美好的家庭,却在一场生日宴会后支离破碎。双亲反目,得知自己并非父亲亲生,又突然冒出个妹妹。最终,还要远赴南楚。

长亭送别那番话,更是把景睿内心的一片赤诚表露无遗。“是,我曾经因为你这么做而非常难过,可是我毕竟已经,不再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孩子了,我明白了凡是人总有取舍,你取了你认为重要的东西,舍弃了我,这只是你的选择而已,若是我因为没有被选择,就心生怨恨,那这世界间岂不是有太多不可原谅之处,毕竟谁也没有责任要以我为先,以我为重,无论我如何希望也不能强求。”他在这此生最大的重创之后,这颗心还能够努力认清事实放平心态,原谅伤害过他的人,善良的教人心疼。

从前的他,还为走进不了朋友的心里这样的小事情而感到苦恼,此次变故之后的景睿,依旧善良宽厚,可总有戚戚然的感觉,给我留的印象便不再多了。父亲走了,他大多时候也是陪在孤独的母亲身边吧。如此难得的好性格,命运待他却也太残忍了些,最终看他搀扶着母亲走,不能不说很让人难过。

言豫津

言豫津有一个严厉不近人情的父亲,终日求仙问道,没什么时间陪他,就连除夕这样辞旧迎新万家团圆的日子,也是吃了饭便去道观。可以想象平时的活泼又爱热闹的豫津在家里会比较孤单吧,幸好他还有景睿何文新等朋友,一起喝酒打马球,纪王爷这样的忘年交,一起去宫羽姑娘那里听曲子。上台比武的他能制敌却偏偏多用几招,就是要使出那招好看的落英缤纷。进宫时正直的景睿从不屑拿银钱打点下人,而通透的豫津却一给两份,周到地为朋友也给了。在景睿为走不进苏兄内心时,豫津偏偏看得明想得开,我们还不够做苏先生真正的朋友。景睿突遭巨变,长亭送别,豫津欲言又止,不知从何讲,变了又怎样,不能和以前一样又怎样,只愿朋友顺其自然,莫要与自己为难。

豫津他不似景睿永远刚正不阿,却知世故而不世故,心胸开阔性情疏朗,天真烂漫,对世事不愿强求,这样的性格倒让他少了许多烦恼。

纪王爷

时隔两年又余,再忆剧中人物,最喜欢当属纪王爷。嗜曲工词,诗酒风流,两耳不闻天下之事,但闻丝竹之声。记得有次他等着陪夫人进宫给哪个王公贵族挑合适的女孩,站门外给豫津闲谈,时不时地催,“夫人好了吗,马车在外面等着呢!”,接着给豫津讲陈年旧事,争着给哪个兄弟的胎儿定娃娃亲,说我家那口子也跟着凑过热闹,那个孩子若是还活着啊,也该有你一般大了。接着又催,“夫人好了吗,磨磨蹭蹭的!” 屋里传来答话“好啦好啦!”,他还唠叨一句,“女人真是麻烦...”

这一段也是教人好生羡慕,有个爱打扮磨蹭的夫人,见了哪家有新鲜事也爱去掺个热闹,还有个不耐烦等待的老爷,这一段是纪王爷和纪王妃入世的写照,倘若纪王爷夫妇真是那明争暗斗心机百般争财夺权之人,哪里会有王爷陪夫人四处去凑这样的世俗热闹还在门前边等边吆喝着催,这一幕温馨有生气的画面。

春猎皇帝与几个老臣高公公之流吃茶聊话时讲,“景琰这孩子,最近情绪有点低落啊”。纪王爷盘腿坐着,一面津津有味地吃着松子,一面毫不在意地象征性宽慰皇帝道:“年轻人嘛,一会儿高兴,一会儿不高兴的,”边说边吐出一片松子壳,“管他呢!”皇帝也与他逗笑,“反正不是你儿子呗。”高公公也跟着捂着嘴笑作一团。由此也可见多疑的皇帝知纪王爷无心权谋之事,因此也对这个弟弟并不怎么设防,反倒能喝茶吃松子谈笑一团和气。

后来皇帝召见纪王爷说景琰之事也能验证此皇兄弟俩的关系。纪王爷进来便看到桌上摆好的一盘茶点,笑嘻嘻地问:“这又是静妃娘娘的手艺?”皇帝早知他爱吃爱玩的性子,手一摆,“吃。”纪王爷便兴致勃勃拿起一块糕点吃起来。皇帝一说起立景琰为太子之事,纪王爷听了惶恐站起便推脱,皇兄自己裁决小弟鲁莽无知云云。皇帝倒略带嫌弃笑道,“慌什么啊,坐,坐”,接着道,“吃。”纪王爷这才又略微安心吃起糕点来。可见是纪王爷处处小心谨慎,不沾染朝堂之事,才让这位多疑的皇兄放心,这才有的那一团和气的场面。

聪明如他,深知皇权巍巍伴君如虎,就此浅出世事,偏安一隅。大智若愚却非只知一味自保,当年赤焰案发时血洗皇城人人自危,他却肯冒险相救祁王遗腹子,苏先生道谢时玩世不恭的他收起笑脸,沉重道,谁与谁又不是亲人呢。

是了,梦想中的人生不过如此,居闲职,喜诗酒,性潇洒,守忠义。

静妃

静妃本作医女,随师父四处行医,后被赤焰帅府的大将军林燮,化名梅石楠所救,就此收留在府,随其妹林乐瑶进宫。

她住在药香悠悠的芷萝宫,宫院内多植楠木。当年赤焰案何其惨烈,不知她如何在乱流中得以自保。从林帅行走江湖遇见并将她救下,她便将深深情义埋于心底,案发后多少空对明月心碎流泪的夜晚,更是不足为外人道,一人默默熬过,却也没有走偏激之路,。一晃十几年,她不问外事,但专心于药医所学,唯一的盼望是长年征战在外的儿子景琰,盼他回来能见他一面,可见她安静独处,耐得时光,心境淡然。

听无甚朝政根基的儿子讲,要开始参与夺嫡。她虽惊讶,却不加阻拦,说既然你已想好了便放手去做,不必顾虑自己,又反复叮嘱景琰万分小心。做母亲这样宽阔开明的胸襟,怕是如今社会里普遍受高等教育的家长也自比不如。

借来的一本翔地记里,她已猜的批注之人为故人之子。她却也知晓苏先生的深意,不便为景琰明言,只得一再叮嘱景琰对苏先生一定以礼相待,爱惜人才,切不可作一般谋士驱使。静妃实是聪明通透,温柔谨言,大隐宫墙,有四两拨千斤之能。

帐内终相见故人之子,见其锉皮削骨疗伤后面目全非,体弱畏寒,百般滋味隐忍不下,痛哭起来。“他们若知你受了这样的罪,这做父母的,心都要疼死的啊!”她对林燮情根深种,虽自知分寸从不多言,却为这孩子心疼成这样,可见一斑,讲视如己出也不为过。

不知林燮的发妻是怎样的女人,想必自是出身名门贵族,容貌清丽,温和体贴,言有礼知进退,且颇有才艺。静妃并没有一生痴候,更没有强求嫉妒,反而随遇而安,与林家女眷情同姐妹,入宫便入宫,一人便一人,深情挽放心底,安然渡朝夕,所谓静水流深便是如此吧。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琅琊榜的更多剧评

推荐琅琊榜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