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罗麦 寻找罗麦 4.4分

罗麦,我不相信你死了

杨花吃
2018-04-16 22:11:11

我几年前偶然看过《去了西藏》这篇小说,非常喜欢它的后半部分,全篇不到万字,情节也很弱:在一场事故后,赵捷去西藏给他最好的朋友李亦收尸。在这之前,他们因间接导致了一个少年的死亡而罅隙渐生。

那时候,并不知道它已经被拍成了电影,更不知道媒体在提及它的时候多冠之以“中国第一不部贯穿同志情感的过审电影”的名头,因为我在看小说时,对这点几乎没有任何体察。在我看来,小说想表达的似乎是这样一种状态:当一个人感到罪恶的时候,他该如何获得安宁和平静?即使这罪恶只存在于他自己的内心。

因为,痛苦永远对良心未泯者有效。

而赵捷和李亦之间的感情,在短小又克制的篇章里,并没有太多越界的流露,我几乎是在被提醒之后,才在一些细枝末节处惊觉。

电影压了好多年,这两天终于上映,片名改成了《寻找罗麦》,罗麦就是小说里的李亦,身份亦由中国人变成了法国人,空间也由此蔓延至了巴黎和普罗旺斯。我向来不是传说中惹不起的“原著党”,也知道文本和影视必然会有不同的呈现,因此还是一早就决定去看,我喜爱这个主要靠情绪铺陈的故事,但心情却和去给罗麦的收尸的赵捷一样平静。

看完电影后,对于类似“阅读理解满分的人才看得出这是部同志电影”的声音,我无法同意,在同性情节这一块,目前上映的版本已经比小说里延展了太多。在没有言明的情况,我仍然能清晰感知到罗麦和赵捷之间的感情,当然更多是罗麦的,他的爱痛和挣扎,都更浓烈、更浩大、更外露,大概也因为这样,最后以死亡这种轰烈的方式求得解脱的是他,而不是同样被传单少年梦魇纠缠的赵捷。

如果只是想要看“同性”的噱头,失望是必然的,电影本身也不该被如此简单地定性。事实上,它讲的根本不是两个人如何亲密,而是如何疏离和隔膜,以及这种疏离和隔膜带给他们的变化。直到罗麦死后,那些横亘在他们之间,并且只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东西才开始瓦解,包括少年的死亡,包括罗麦对赵捷从未言说的感情。

关于罗麦在西藏的种种,除了几个想象的画面,电影里几乎没有任何直接的呈现,但赵捷重走了罗麦的路,看着他看过的天,敲着他敲过的钟,拜着他拜过的庙宇,一路拾捡着他的心情,努力感受他曾感受到的超脱和救赎,并在终点处达赴了他的死亡。无论一个人是出于何种感情做这件事,我都觉得非常美好,何况,它还伴随着宿命和悲剧的美感。

也许是因为小说的容量过于单薄,还支撑不起一部电影的分量,也许是因为关于死去的罗麦,作为好友的赵捷的了解也是残缺的,也许是因为罗麦已经死去,关于他的种种只能用生者的讲述来传达……总之,“寻找”的征途没有截停在西藏,而又从西藏铺向了法国,那是罗麦的故乡,那里有他以为被他杀死的孩子、他孩子的母亲、他自己的母亲,他多年的老友,以及陪伴他长大的白马。

在这些细节的拼凑下,罗麦不再只是赵捷眼里的罗麦,而成了一个清晰的、立体的人,赵捷能感受到他的感情,我也能感受到他的感情。有了这些感情,罗麦才算是找到了。

对比之下,赵捷反倒成了一个线索性的人物,他的存在似乎只是为了引出关于罗麦的一切,因而消解了自己,显得有些平面和单薄了。

电影的剪辑把本来就没有什么情节的故事切得更加细碎,空间和时间的不断跳转也许让电影形式感更强,但并没有觉得是特别高明的手法。但很多人说看不懂,还是不至于的。

如果要选电影里最喜欢的场景,一定是赵捷穿上藏戏的装扮,表演《珠玛》的那一段,戏剧里,王子转经万遍,求得了珠玛的重生。对赵捷和罗麦来说,他们的生离是如此猝然,匆忙地说了再见,没有和好,没有释然,没有互诉衷肠,那么多的遗憾,全部被死亡封结了。当化身王子的赵捷不歇地转动经纶,罗麦从布下露出半张化成珠玛的脸时;当他们穿着藏服,注视彼此,激烈地对舞时;当镜头落定,画面冻结在罗麦那张专注、深情的侧脸时,我终于生出了一点微妙的想哭的心情。

罗麦,我不相信你死了。

作者在小说里说,赵捷所要去的西藏,是他的好朋友或死或活着的地方。罗麦死在了西藏,也在那里获得了重生,“他的死有了一个好去处,因此活在了西藏”。

我对此感到安慰。

4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寻找罗麦的更多影评

推荐寻找罗麦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