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充满讽刺兼大爱的 ‘科幻片’

chixudenuli
2018-04-16 21:04:2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松田龙平和长泽雅美在这部电影里的一次次近景镜头,让我数次联想到李荣浩和郝蕾在一起尬戏(滑稽脸)。

影片开头的一家人被杀引起了我的兴趣,只有少女立花明一人“幸存”。然而,就在我以为这是部讲述家庭关系的伦理片时,少年田野出场,他与记者桜井尬聊,并让他作自己的在地球上的“向导”。于是,这部片子的主题就显现出来了——外星人企图侵略地球。

截自影片《散步的侵略者》

即便这部影片充斥着一系列的人物与人物的冲突,但是由于日本电影特有的节奏和剪辑手法,还是让我差点睡着了。

电影有两条故事主线,一条是加濑真治和加濑鸣海夫妻二人,另外一条是桜井,立花明,田野三人小分队。来到地球的三名外星人,占据了真治,立花明,田野三人的身体。由于三人之前的人生经历各有不同,造就了每个人被占据身体后表现出各不相同的行为和性格。而他们的共同目的是消灭人类,方法是

...
显示全文

松田龙平和长泽雅美在这部电影里的一次次近景镜头,让我数次联想到李荣浩和郝蕾在一起尬戏(滑稽脸)。

影片开头的一家人被杀引起了我的兴趣,只有少女立花明一人“幸存”。然而,就在我以为这是部讲述家庭关系的伦理片时,少年田野出场,他与记者桜井尬聊,并让他作自己的在地球上的“向导”。于是,这部片子的主题就显现出来了——外星人企图侵略地球。

截自影片《散步的侵略者》

即便这部影片充斥着一系列的人物与人物的冲突,但是由于日本电影特有的节奏和剪辑手法,还是让我差点睡着了。

电影有两条故事主线,一条是加濑真治和加濑鸣海夫妻二人,另外一条是桜井,立花明,田野三人小分队。来到地球的三名外星人,占据了真治,立花明,田野三人的身体。由于三人之前的人生经历各有不同,造就了每个人被占据身体后表现出各不相同的行为和性格。而他们的共同目的是消灭人类,方法是窃取人类语言的各种概念,让人们逐渐失去意识。有趣的是,外星人在窃取了概念后,自己同时学习并理解了这些概念。待到学习了所有的概念后,就要消灭人类。

举个例子:

明日美是鸣海的亲妹妹,她来到真治和鸣海的家中,向姐姐抱怨父母对她的各种要求与束缚。然后见到了真治,在两人独处的时候,他一次次询问明日美有关“家人”这个概念,在这种“逼迫”下,明日美开始深入思考这个概念。就在她脑中想通的那一刻,就被真治取走了。于是,明日美失去了“家人”的概念。值得深思的是,她失去了这个概念后,留下来几行泪水,但随后立即脸上露出了如重生般的灿烂笑容,并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姐姐的家。

截自影片《侵略的散步者》

当然,除了“家人”,还有譬如“我”,“自由”,“工作”,“的”,“碍事者”,“麻烦”等等。为了推动剧情的发展,着重突出了这几个概念。而这里面每一个概念其实都可以拿出来长篇阔论一番。导演用正如标题所述的“散步的侵略”方法,把自己想要讨论的话题(原生家庭,自我迷失,职场性骚扰,夫妻关系等)一一点明了出来,留给观众思考。

而”爱“这个概念的习得着实不易。真治在教堂里得到了很多关于‘爱’的解读,然而正如鸣海所说:“爱什么的,谁都没法解释”。 所以走出教堂的真治没有学会“爱”,也因此为影片高潮留下了伏笔。

截自影片《散步的侵略者》

值得注意的是桜井这个人物, 他是一个内心想要追踪重大政治新闻事件的周刊杂志记者,然而所属公司只对一家全部被杀的消息感兴趣,让刚好到达附近的他调查这起案件。嘴上表示拒绝的桜井,还是迫于生计硬着头皮赶到案发现场。

截自影片《散步的侵略者》

紧接着“遇到”了田野,田野直言不讳地告诉了桜井他接下来的行动和目的。对一般人来说,是不可能相信一个小孩子说的话的。多年追踪真相的记者生涯使桜井决定暂且相信田野说的话。之后一路扮演“向导”的桜井逐渐从站在人类这边转变成了人类的叛徒,可以说是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表现。原本作为人类,他是一名绝对的受害者,然而在看到外星人为了消灭人类付出了生命后,他最终竟然主动要求外星人用他的身体继续完成这项任务。

截自影片《散步的侵略者》

这里对桜井可以有很多的解读,你可以说他是长期受到残酷社会的压制,在理想与现实之间巨大的鸿沟之间找不到自身价值,从而选择背叛人类,一了百了。但是中间有好几次他也产生了动摇,包括劝阻明日美不要随便杀人,告诉她人类社会的规矩的重要性;冲着大街上无知的人们呐喊,告诉人们人类的灭亡即将到来,然而四周安静的空气把他的声音吞没了。最后他只能苦笑着说:“祝你们好运”。细心的观众也许会注意到,桜井其实是站在一个四周挂着各国国旗的小广场里,这暗示着他不只是对着四周的人呐喊,而是对整个世界,只是无人知晓罢了。

截自影片《散步的侵略者》

最后,桜井终于放弃了对人类的期望,彻底释放了自己,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了田野。于是合二为一的他面带微笑地爬上了发射信号的车,成功地向外星发射了侵略信号。桜井,终于变成了外星人。

截自影片《散步的侵略者》

与桜井不同的是,真治和鸣海原本就是恩爱的夫妻。而外星人在了解了真治和鸣海的生活习惯后,有几次试着学真治去触碰鸣海,但是因为不懂'爱',所以只是木讷的有样学样。当鸣海终于知道了一切的真相后,为了能够延长与真治待在一起的时间,她带着他逃离这一切纷纷扰扰,只想单纯地度过最后的二人世界。影片的高潮就是鸣海央求真治拿走‘爱’的概念,让他知道人类之所以为人类,就是因为知道什么是‘爱’,解除他认为人类是简单的低级生物的误解。正是因为鸣海的坚持,在真治学会了‘爱’后,外星侵略终止。所以可以很明显的猜出是这个外星人让侵略停止了。而与此同时,他也完完全全的变成了名叫加濑真治的人类。

截自影片《散步的侵略者》

影片最精彩的就是加濑真治和桜井最后的彻底转变。

一个是由一个真正的人类变成了‘外星人’;

而另一个截然相反,从真正的外星人变成了‘人类’。

很讽刺,又充满感动。


来自一个随心所欲的90后老叔叔的浅薄看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散步的侵略者的更多影评

推荐散步的侵略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