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6.9分

《妖猫传》:爱情与背叛、盛世与幻灭、执念与放下

公孙大娘
2018-04-1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妖猫传》散场的时候,我听到后面一个女孩说:“男人真肤浅,就是看脸,一个个见了一眼就都喜欢杨贵妃,演的什么嘛?”,她的男伴没有正面回答,只说看看盛世大唐的画面就值回票价了。

我有点替陈凯歌叫屈,因为我觉得这电影并不是那种烂俗的“玛丽苏大女主”、“人见人爱”的爱情片,里面不仅有爱情与背叛,更有极致的辉煌与萧索,执念与放下。

爱情与背叛:《妖猫传》里并没有一段完美的爱情,玄宗有放弃,阿倍仲麻吕有退缩,白龙也有偏执,但是影片并没有强求纯洁无瑕的“真爱”。贵妃分明知道玄宗的爱在生死和命运面前是有瑕疵的,她也知道“尸解大法”只是成全大家的一个借口。眼前已是死局,贵妃自然不会幻想出了马嵬坡,玄宗还能接她继续当贵妃。她谅解了玄宗的不得已,只不过当她意外醒来,躺在幽闭石棺之中还是惊恐失措的,指尖划了那么多血痕,无法得知那时候她是不是还愿意带着有瑕疵的爱赴死,甘心当祸国殃民的背锅侠,但我猜想贵妃虽然惊惧身死,却不会只心怀怨恨的。胡人血统的贵妃曾是盛唐的象征,她的爱人玄宗,是开元盛世的缔造者,拥有一切、睥睨天下。他给过她极致的荣宠,他无视阿倍仲麻吕等一干人垂涎自己的宠妃,他潇洒地在安禄山面前散发击鼓。贵妃只有在他身边才能成为盛唐的象征,盛唐陨落这个美的象征也就没了意义。

辉煌与萧索/盛极与陨落:贵妃并不仅仅因“回眸一笑百媚生”的皮囊色相,引天下男人竞折腰。那个秋千上对着全城百姓巧笑倩兮的贵妃,象征大唐国泰民安威震四海的荣耀。什么是盛世繁华、大国气象?是诗人李白敢“天子呼来不上船”的傲气,是“公务员”白居易可以书写《长恨歌》妄议当朝已故国君的底气,是外国遣唐使可以在唐当官甚至驻外使节的豪气。盛唐记忆,不仅仅是美轮美奂的唐城,梦幻奢华的极乐之宴,妙丽绝伦的贵妃,还有空气中都浮动的包容、自信与大气。即便如此,繁华盛世还会像幻术一样消逝,让后人空怅惘“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执念与放下:李白的天才给大唐其他诗人留下了心理阴影,白居易一直怀疑自己写不出“云想衣裳花想容”。发现长恨歌可能是个假故事,白居易开始也是崩溃的,毕竟他曾呕心沥血,字斟句酌,为了追赶李白。后来发现日记,了解了玄宗的苦衷、白龙的执着和深情后他放下了,同时放下的是超越李白的执念,白居易在电影结尾时是释然的,《长恨歌》一字不改,情是真的。而妖猫要报仇三代是白龙的执念,就像空海想要“无上密”,白居易想超越李白一样都是放不下的执念。丹龙最后通过幻术寻找自我救赎,把白龙尸体和贵妃尸体放在一起,说服白龙放下仇恨,白龙放下怨气的一刻,妖猫连石桌都跳不上去了,死掉就烟消云散了,这也是解脱痛苦的无上密。

《妖猫传》用一组组对比的画面呈现了爱情与背叛、盛极和衰败,执念与去执。我想陈凯歌不是为了揭露真相和批判,而是想表达宽恕和放下的。所有人都需要同情和悲悯,没人想去杀死爱人,人人都有苦衷,骗不了其他人的时候,也需要骗骗自己,相信自己始终是有善意的、是不得已的,才能从自责里解脱。

最后我想多谈几句宽恕与放下。陈凯歌的《霸王别姬》给自己设了一个巅峰,越不过的都怕被骂《无极》,他说他已经放下了执念,但是很多观众还是热衷于嘲笑“学院派”的陈凯歌。观众永远是对的,不管人生阅历如何、审美能力怎样,没人能强制别人花钱进影院看没有共鸣、满足不了需求的电影。但坦白说我非常欣赏陈凯歌的审美,不过也承认同期另一佳作《芳华》的导演冯小刚更懂大众心理、会营销、能赚票房。《芳华》一开始就用一首老歌开启了观众卡啦OK模式,让观众在自吟自唱中自助想象,铺天盖地的影评和小说背景介绍,也帮助观众脑补了很多电影无法言说的留白的东西,大部分观众都能找到自己感动的点。而《妖猫传》是“吃亏”的,原著小说《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是日本人写的,与国人文化背景有差异,本就缺乏“原著党”的热议。更直接的是,一个讲“查案”的电影,还不是包拯、狄仁杰这类国人熟知的路数;一个“玄幻”电影,却不是四海八荒修仙之类可以意淫之作,如果仅仅看画面,观众很容易骂华而不实,骂只炫技没故事,骂《妖猫传》是《无极2》,超越不了《霸王别姬》。国产电影经常让观众失望,陈凯歌也一直被骂,其实观众也常常让创作者寒心,好莱坞大导演也不能保证每个作品超过前作,全球新上映电影多如牛毛,也难有几部超越《肖申克的救赎》或者《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