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吃与被吃”——一部人间失格剧

葉藏
2018-04-1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日本作家太宰治在其作品《人间失格》中借叶藏之口对世间的一切进行了彻头彻尾的反讽,“一有机会,人类可怕的真面目就会在愤怒中不经意地暴露出来。”电影「暴烈无声」亦是导演忻钰坤对这失格人间的剖问。

这部电影我是一个人去看的,电影口碑飙红,票房却持续低迷,整个影院同场就四个人,安静地让人神经紧张、心生恐惧。

影片以“哑巴”张保民的儿子丢失简单开篇,张保民从煤矿上回家寻子,从而牵引出与另外两个人(煤老板和律师)的纠葛来,故事层层剥茧而出。张保民在寻子的过程中,意外遇上了煤老板昌万年的人砸打煤矿工人,他误砸了老板的车,因此两人开始有了联系。后来,昌老板绑架了律师徐文杰的女儿,以此来要挟律师交出证据,意外的是律师的女儿被张保民给救下了。

影片中“羊”的意象贯穿始终,张保民儿子爱羊,屠夫李水泉杀羊,昌老板吃羊都用了特别强调的镜头叙述,养羊、杀羊、吃羊,其实象征着张保民,徐文杰,昌老板三人从下到上弱肉强食的关系。讽刺的是,影片中真正杀羊的李水泉曾被张保民因采煤签字的纠纷误伤了左眼,却在关键时候搭救了张保民,欠了两个月的钱也不去逼要,他家餐馆的墙上还贴着张保民寻子的寻人启事。所以,真正的杀羊者,也就是帮凶是律师徐文杰,一个性格软弱的中产阶级,在权势面前沦为他们的狗,其实律师和昌老板的那些打手都是资本家欺压底层人的工具而已。

影片中细节的处理更是精致。村长家成箱的矿泉水和张保民妻子的慢性病,从细微处反映了这个病态的社会,底层人生活的土地已被资本家啃噬殆尽,然而因为落后的思想在面对欺压时他们“集体失语”,只会求神拜佛。屠夫家的儿子每天戴着奥特曼的面具,目睹着家园的流失和伙伴被屠杀,透过那个面具他看到的是苍黄的家园和失格的人类,然而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世界畸形发展,他亦是失语群体的一员。

片的最后,故事的真相在审判中徐徐展露,当律师徐文杰回忆起孙保民儿子被杀,吐出两个字“没了”时,镜头切到了寻子无望又无声宣泄的张保民脸上,一瞬间情绪暴烈(这个镜头被宋洋彻底撩倒了~),对这失格人间的绝望啊……

这是失格的人间世界,是鲁迅笔下“吃与被吃”的狂人世界,强权者在啃噬人类的生存空间,底层大众却失去表达的权利和自由,势必暗涌着更大的暴烈。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