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暴裂无声》逃出《心迷宫》的谎言了吗? 没有。

谷臻故事工场
2018-04-16 18:17:3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继《心迷宫》之后,忻钰坤导演作品《暴裂无声》在清明期间上映。人性之恶在暴力的连击中释放,惧怕后的谎言展现人性的复杂,围绕人性,《心迷宫》和《暴裂无声》有着相似的主题和不同的结局。《心迷宫》选择了走出谎言的黑洞,《暴裂无声》却面对真相的崩塌。

两部电影的主角设定都是非商业化的,《心迷宫》主角肖宗耀的非商业化体现在接地气,一个叛逆但终究质朴的村中年轻人,身上的软弱与保守都真实无华,没有太大特殊性,可以带入任何一个普通人形象。

《暴裂无声》主角设定则更加艺术化,一个“舌头残障人士”,不是真正的哑巴,但因舌头被咬

...
显示全文

继《心迷宫》之后,忻钰坤导演作品《暴裂无声》在清明期间上映。人性之恶在暴力的连击中释放,惧怕后的谎言展现人性的复杂,围绕人性,《心迷宫》和《暴裂无声》有着相似的主题和不同的结局。《心迷宫》选择了走出谎言的黑洞,《暴裂无声》却面对真相的崩塌。

两部电影的主角设定都是非商业化的,《心迷宫》主角肖宗耀的非商业化体现在接地气,一个叛逆但终究质朴的村中年轻人,身上的软弱与保守都真实无华,没有太大特殊性,可以带入任何一个普通人形象。

《暴裂无声》主角设定则更加艺术化,一个“舌头残障人士”,不是真正的哑巴,但因舌头被咬坏而不愿说话。就是这个“不愿”,带出了整个群体的无助与被动。

虽然作为电影主角必须是“主动”的,张保民寻找儿子的过程充满主动的建设性行为和破坏性打斗,但话语的缺失,也代表了权力的丧失。

如果按照商业片节奏,张保民最后或许会因为得知大反派杀害自己儿子的真相而出奇地开口说话、甚至发出怒吼和呐喊,但没有。张保民的表达欲是不强的,与《水形物语》这样的片子对比一下就可看出,《水形物语》女主角作为真正的哑巴,一直积极用手语表达想法,并且影片里还有一段女主爱男主心切,竟然开口唱起歌来的梦幻情节。

同样是带有悬疑片标签,张保民不像《唐探》系列中的小人物主角那么执着于真相,他只想要找到儿子,他善良果敢直觉准确,但并不想要把大反派的案子翻个底朝天,毕竟不是谁都像秦风因为探案而从结巴变不结巴,张保民到最后陷入彻底的无声。

我们不得而知张保民对昌万年、徐文杰等人的罪恶知道多少、在意多少,但事实就是,如果不试图解决他们两人典型的这种谎言机制,他们永远不会说出所有真相。真相早就自上而下瓦解了,就像影片最后爆破的山峰。

忻钰坤导演现有的两部电影中,“谎言”都是症结所在,勾起整个故事的矛盾点。那么谎言是从何时开始的呢?

《心迷宫》中,谎言表面上是从儿子与父亲不再交流开始的,他们的沉默反映了关系的隔绝,隐隐让人感觉到儿子有事瞒着父亲,果然因为女友“怀孕”事件牵扯到更严重的误杀事件,儿子“畏罪”而缄默,父亲为了保护儿子而编造谎言。

但谎言实际上是从村民对真相的习惯性漠视开始的,不论村里谁死了,都被说成“上山烧荒把自己烧死”,有真有假,这样的死因听久了觉得理所当然,落在自己身上,才失去实感变得云里雾里。当许多人都去钻同一个漏洞,这个漏洞就人满为患。

《暴裂无声》的谎言同样来自一种惯性,商人在利益面前“做假账”的惯性,律师对真相选择性“做文章”的惯性,这种惯性的“始”与“终”很难探究,比《心迷宫》中“迷之死因”流传得还要久远。

当谎言成为一种惯性,我们对自己生命的主权也就不在我们手上了,因为谎言中也将责任推脱了。但幸运的是选择权一直在我们手中。

《心迷宫》中男主角的女朋友骗他说自己怀孕,于是引发了后面阴差阳错的故事。但我们似乎不必去怪罪这个谎言,因为它只是一个表面诱因,深层诱因前面讲过了,父子的隔阂与法制的模糊各占一部分。

《暴裂无声》中也有一段超现实的演绎,张保民的儿子张磊从矿洞中走出来,为被绑架的小女孩解开了绳子,并且带着小女孩来到了一处高地。正在这时,徐文杰却抱着晕厥的女孩从矿洞中走出,不断呼唤女儿的名字,站在高处的女孩回头,说听见爸爸在叫她。

这时我们意识到我们被骗了,却被骗得很爽,因为这段经典的“灵魂出窍”片段给了我们一丝希望,让人误以为张磊还活着,就算知道了那只是他们的魂魄,也能庆幸女孩还能苏醒。张磊对女孩的拯救也带来了一丝童真的温暖。

但这一段影像真的是谎言吗?我们观影时是顺着自己的逻辑理解,回过头去看,导演也并没有告诉我们那就是张磊本人,所以这段我们以为的谎言,只是另一个维度的真实呈现。

能辨别谎言,才能避免谎言,能认清善意,才能做出真正善意的行为。

如果说《心迷宫》中的暴力来源于无知,那么《暴裂无声》中暴力则来源于冷漠与惧怕。

说张保民不主动,还不够全面,应该说张保民“半主动”地失声,而两个反派是“全主动”地失声。

“说吧!问吧!表达吧!”在看《暴裂无声》时,老衲就是这样对着影片中的人物说话。但当老衲看着银幕上瘆人的洞穴漆黑一片,就理解了人物的心理,当你面对自己的过错、面对别人的过错时,就像面对着一个黑洞,又深又未知,凝视久了只想逃离。

张保民的暴力来自惧怕,他打架没有章法,他的暴力中没有缜密的心思,凭着一种想要冲破惧怕的劲头,他一次又一次陷入群架,并不能说明他武力超群,只是因为不知道怎样去争取自己的权利。

徐文杰的暴力来自冷漠,他的女儿已经获救,于是心里好不容易柔软生动起来的那一块又重新变冷。既然张保民的儿子已经人死不能复生,自己也已经因罪被抓,那说与不说还有什么区别?别说了吧。殊不知这一个小小的举动,让徐文杰自己整个经历都被浪费,因为他没有学到自己该学的功课。

昌万年的暴力来自惧怕与冷漠,他杀了人心里有怕,非法挖矿的事情败露心里也怕,权力与金钱的失去都会让他怕,但他并不因为怕这些事情发生就不去做,反而用暴力武装自己,去捍卫这些摇摇欲坠的果实,就像秃头的他硬是工工整整地把假发一撮一撮夹在头上。越是缺乏、越是惧怕,就越是掩饰,是他最大的病,昌万年最怕的就是弱肉强食,却用外在的一切把自己粉饰得仿佛站在食物链顶端。

关于谎言,关于暴力,关于被动,影片告诉我们,这些我们所不想要的态度,都是因为不懂得真实地表达。我们不能等到最坏的情况已经发生,才去试图争取自己的权利,因为这时我们往往因为畏惧,而选择了掩盖事实。

《暴裂无声》的导演忻钰坤在这一点上对人性把握非常精准,他知道人在遇事时无意识中会作出什么反应。但两部电影在一个主题上有两种微妙的不同结局,也让我们看到,无论我们认为事情已经多么糟糕,我们依然是可以选择的。

老衲认为,无论怎样的选择,其实都会有代价,承认自己的过失肯定有损失,却能睡个好觉。《心迷宫》中父子站在棺材前的那一刻,是尴尬的,但也是和解的。《暴裂无声》中徐文杰律师戴上眼镜说“没什么要说的了”,那一刻,老衲相信他远远没有如释重负,内在外在的压力会永远压着他,直到以某种方式崩溃。

就像《心迷宫》中说:“不问,就是压他心头压一辈子,问出来,这石头就压你心上了。”同理:不说,就是压你心上一辈子,说出来,这石头就不压你心上了。(应归入老衲名言库~)善哉善哉,“说与不说”的智慧,就不用老衲多说了吧。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