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同性爱情中窥探日本民族根性

宫紫嫣
2018-04-16 18:13:05

将同性的爱情放置在战争的背景之下,非常态的人物与非常态的环境形成极大的戏剧张力,将战俘营作为二战的一个缩影,以个体命运对反人性的战争进行思考,体现了一种人文主义关怀。

影片的一大特色是利用视觉呈现出的人物位置关系展现人物力量的强弱,杰克被三位日本军官审判本该处于弱势的地位,但导演利用大景深将双方放置在同一水平线上暗示这场审问势均力敌。世野井在办公室询问劳伦斯关于杰克的事情,世野井以强势的居高姿态俯看坐在椅子上不安紧张的劳伦斯;世野井带领军官搜查战俘营时发现录音机,作为前景居上的世野井气势汹汹要揪出违反者,原、劳伦斯等人处于荧幕下方,利用人物的位置关系反映军衔等级。

《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中使用了大量的长镜头和固定机位,以冷静客观的视角揭示现实社会的真实内容,让观众从剧情中抽离出来反思战争带来的苦难与不幸。世野井向希克斯利索要精通武器弹药的专家名单遭到拒绝,剑拔弩张的气氛并不是通过特写、近景等具有冲击力的景别展现,两人争执的场面用全景展示,世野井在画面中只出现了背影和侧脸,通过希克斯利和劳伦斯的神情动作渲染僵持紧张的气氛,一场本该充满情绪与个人感情的影像

...
显示全文

将同性的爱情放置在战争的背景之下,非常态的人物与非常态的环境形成极大的戏剧张力,将战俘营作为二战的一个缩影,以个体命运对反人性的战争进行思考,体现了一种人文主义关怀。

影片的一大特色是利用视觉呈现出的人物位置关系展现人物力量的强弱,杰克被三位日本军官审判本该处于弱势的地位,但导演利用大景深将双方放置在同一水平线上暗示这场审问势均力敌。世野井在办公室询问劳伦斯关于杰克的事情,世野井以强势的居高姿态俯看坐在椅子上不安紧张的劳伦斯;世野井带领军官搜查战俘营时发现录音机,作为前景居上的世野井气势汹汹要揪出违反者,原、劳伦斯等人处于荧幕下方,利用人物的位置关系反映军衔等级。

《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中使用了大量的长镜头和固定机位,以冷静客观的视角揭示现实社会的真实内容,让观众从剧情中抽离出来反思战争带来的苦难与不幸。世野井向希克斯利索要精通武器弹药的专家名单遭到拒绝,剑拔弩张的气氛并不是通过特写、近景等具有冲击力的景别展现,两人争执的场面用全景展示,世野井在画面中只出现了背影和侧脸,通过希克斯利和劳伦斯的神情动作渲染僵持紧张的气氛,一场本该充满情绪与个人感情的影像却意外的表现出冷静清晰的气质。战俘被罚“斋戒”,日本人发现他们违反规定后翻箱倒柜、殴打战俘的场面用一段长镜头加固定机位展示,杰克的背影作为前景旁观日军疯狂的举动,局内人透出局外人的自持淡漠。劳伦斯与杰克在禁闭室的对话运用两段长镜头展现,虽说是对话但镜头只出现不停讲述的劳伦斯,这样的安排符合禁闭室的封闭性与不可视性引起的焦虑和局促感。

俯拍镜头与战争题材有着极高的匹配度,杰克被宣布审判延期后无力的趴在桌子上,鸟瞰镜头更加衬托出人力的渺小、政治的不可抗和权力的不可违。劳伦斯被冤枉私藏录音机即将成为秩序的牺牲者,他歇斯底里的大喊、掀翻桌子反抗决断的不公正,劳伦斯与原的告别同样采用俯视视角,人在战争时期的“菱枝弱”放大再放大,探求世界秩序表象下所遮蔽的信息,秉持着批判立场与质疑态度。

两位日本军官对劳伦斯的诘问采用低机位和水平线居中构图,将三个人压缩在画面的上半部分营造压迫与局促感,世野井只在乎有罪就要惩罚,却不在乎被惩罚的人是谁,抨击现存体制的牢不可破、不可颠覆性,人类打着文明、正义的旗号对自己围追堵截的境遇。杰克的弟弟被众人欺凌的场面采用辐射构图、椭圆形构图与半圆构图,制造混乱的场面、孤立无援的弟弟、失去理智的人群,从中景到全景的切换展现出一种失衡状态,左边是疯狂的人群、右边是冷眼旁观的杰克,画面的失衡暗喻杰克内心的煎熬与挣扎。

杰克在众目睽睽之下亲吻世野井,世野井难以置信瘫倒在地,这一刻性别、国籍、敌我全部崩塌毁灭,杰克最终以活埋的结局黯然消失,世野井剪下杰克的一缕金发寄回了家乡,头发成为世野井对杰克感情的一种承认。飞蛾驻足在杰克眉眼间为影片增添了超现实主义色彩,它象征芸芸众生中极为普通的小生物及平凡的小人物,人的肉体是脆弱的,但杰克对世野井的爱是勇敢、是无畏、是永恒。

影片结局原对劳伦斯说“杰克在他心中播下了一颗种子, 而我们都分享了这颗种子的成长。 ” 这颗种子就是人性复苏的过程。原对劳伦斯说过两次“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第一次是醉酒后原在圣诞夜释放劳伦斯和杰克,这句话在这样的情境下是单纯的祝福话语;第二次是在战后原即将被处死的前夕,导演给了原一个特写的面部表情,含泪泛红的眼睛、轻微上扬的嘴角,那一句“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是对劳伦斯的告别,是特殊时期对珍贵友情的歌颂,同时是对自己在二战中累累罪行的忏悔,渴求原谅与救赎。

大岛渚在影片中涉及到“存在主义”视域,萨特指出“ 恶心” 并不是为了陷人们于对生存的厌憎之中,而是为了让人们在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后追求一个真、善、美的世界,故事里的人都是有弱点的人,世野井自私、暴力、懦弱,这样的爱情也会掺杂着丑陋、血腥、不堪,性格会使自身以及周围他人走向毁灭。导演不断地营造“恶心”“不适”,切腹、人头、鲜血、咬舌自尽等,抨击战争对人类欲望的剥夺、本能的压抑,以悲悯情怀着眼于大时代里的小人物。

战俘营是日本民族文化中的集体主义与西方人文主义产生碰撞的场域,日本人所推崇的“武士道”精神与军国主义思想、集体利益凌驾于个人利益之上,这种观念放在二战的特殊背景中扭曲异化,对于天皇的愚忠俨然成为集体无意识的体现。耻感文化已经发展成为病态的执念,以他人的评价来衡量自身的行为,将关注点放在社会所要求的行为规范上,剖腹成为洗刷屈辱、寻求安宁的手段,甚至成为了一种狂热的信仰,但这种残酷野蛮的方式践踏了对于生命的尊重,是日本国民摇摆不定的“菊与刀”的民族根性。

战后日本所拍摄的“神攻”电影颠覆历史观、粉饰战争,表现日本人经受的苦难,歌颂亲情、战友情却忘记了对战争进行反思,忽略了发起战争的根源,以“受害者”的姿态妄图掩饰无以复加的罪恶行径,一再回避“加害者”身份试图误导年轻一代对于战争的认知和价值判断。“跪着的德国总理比站着的日本首相高大”,狭隘的民族主义一旦涉及到艺术领域,注定会限制视野与格局,“扩张的日本最后自己的国土被烧焦”,扩张的野心让日本走上毁灭之路,大岛渚是难得清醒明白之人,以其先锋意识与反传统创造一部部“离经叛道”的作品毫不避讳的“指向社会或人类内心的隐秘之处”。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战场上的快乐圣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战场上的快乐圣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