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暴裂无声》:无声中暴裂,沉默中毁灭

微生浮岸
2018-04-1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古往今来,暴裂或者暴动,若是发生的轰轰烈烈如火如荼,必定旧世界陷落新世界诞生,气象万千秩序重建。

而电影《暴裂无声》是一则关于在沉默中灭亡的寓言。

先表达一下对影片的赞许之情,先后去影院刷了两次。 就我而言这是一部好电影,也算得上是一部好看的电影。悲剧嘛,就是要把美好的东西撕碎了给人看,而好的悲剧一定会摄人心魄,《暴裂无声》做到了。它是冷峻黑暗沉重,但也是动人的。 忻钰坤导演是把这个故事讲得很压抑,甚至有些把人压得透不过气,很大程度也是因为故事本身所包含的冲突与矛盾,让作为观众的我体验到了张保民所经历的黑暗和完全不可解的苦难。

作为一部犯罪悬疑片,如果没有象征性的隐喻,没有多线索的伏笔,没有千丝万缕多线叙事的脉络,那还悬疑个什么劲儿啊。显然,这电影本来就不是给那些看惯了“卧槽这个傻逼啊哈哈哈”的观众看的,也不是取悦于那些喜好侦探推理的观众的。故事里就这么几个人物,再看不懂那些隐喻的观众,迷迷糊糊猜个三五把便也将凶手猜中了。

我想,导演最想做的,就是要把这个故事先讲出来。进一步讲,案情已经发生了,凶手就是他,但我们需要知道的是这究竟是怎样发生的?以及发生之后,所有当事人又都是怎样的?说白了,导演在窥视人心,我们可以透过他的窥视去洞察一二。但窥探人心这件事是极其危险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两次观影都会头皮发麻。

导演用符号和隐喻刻意,或者说是着重构建背景,诚实地为我们展示了各个阶级之间的相互利用牵制与对立,他就是要把如此真实残酷的世界摆到我们面前,写到这里又突然想起鲁迅先生的另一句名言:“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暴裂无声》其实是一个简单到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故事,但影片的步调并不拖沓凝滞,环环相扣中这故事呈现得完整流畅,每个人物都清晰分明。有人说人物可能有些脸谱化,尤其是昌万年,但我并不觉得因为他爱吃羊肉、善于射箭、喜好狩猎杀戮,处在了食物链顶端就为富不仁,继而就坏得彻头彻尾不折不扣,具体分析后文详述;并且我们要清楚的是,故事的发生本身并没有太多曲折离奇,时间线也并不漫长。案发后张保民一心寻子,徐文杰和昌万年一心想摆脱干系,肯定是要拼命自保。每个人物的表现,并没有跳脱他们所处的生活范围和自身性格,这才是真实呈现,因为这也是现实生活中的每个人都无法跳脱的。 总之,这是一个紧张精彩而打动人心的悲剧,这个精彩动人的悲剧,由于它的惨淡、厚重和黑暗,更像一则警世寓言,这样的故事一定是不怎么讨喜的。我相信导演对此深知,但他就这样耿直坦率地为我们做了叙述。我想,他心里或许隐约有一个真的猛士的执念,抑或,他也想看看在观影群众中是否有同样执念的人存在。


暴发户矿主昌万年,逐利过程中一再突破道德和法律的底线,一边损人利己地攫取暴利,一边缄默不语;因此而受到严重侵害的底层村民,由于自身的局限性,对自己所处的危险环境愚钝无知。

影片开始,张保民坐在羊肉店里的一段回忆中,村长和各户村民逼迫他在同意书上签字,便是矿主开矿挖煤,给村里的各家各户一点所谓的“土地赔偿”。几乎所有村民都觉得这是占便宜的事情,却不知自己生存的家园将受到严重污染,生命健康会受到极大危害;直到后来,村里很多人(张保民媳妇儿翠霞和栓子他妈)都莫名其妙得了求医问药也治不好的病,他们都还没意识到是非法开矿环境污染所造成的恶果,霞她妈甚至还在埋怨保民当初没有痛快的签字而拿到那笔“不菲”的赔偿金。给的那点补偿金都不够治病买药的。退一万步讲,就算够买药钱,也不能牺牲祖辈以及后代的生存家园和健康吧。

但乌合之众里,总有一半个知晓利害关系的——村长就是那个最明白不过的。他大量囤积矿泉水而不喝受到污染的水,矿泉水啊那可是!仔细想想,做饭洗菜饮用都是它,村长也真够卖地求荣的,与非法矿主勾结一气,赚个满票,不然那样用水也够奢华的。可他就是为了眼前利益不惜家园被毁,不惜坑害乡亲们的生命。除他之外,还有个明白人便是张保民了。他拒不签字,但被众村民欺压,虽然都属于底层,但利益当前他们产生了分裂。张保民渴望保持独立,并奋起反抗,却误弄瞎了屠夫丁海的一只眼。

有个细节是,在他俩打斗的时候,一些村民已经想要上去制止了,可村长却两手一挡二话没说把这些村民拦了回去,叫他们乖乖做看客。如果说丁海的悲剧,是打架不要命的犟憨直愣的张保民直接却无心造成的,那也是由村长间接而有意促成的。试想一下,作为一村之长,就算他不上前把斗殴的两人拉开,也去不横插一刀从中拦阻,村民们上前把俩人拉开了,张保民误伤丁海的后果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结果就是,无论张保民签字与否,矿总是要开的。所以从最初,张保民的孤军奋战根本就是徒劳,从开始基础的生活资源(生存环境、空气、水源)被无情剥夺,健康毫无保障,到后来儿子丧命,他的作为总是微不足道。

张保民其实是身心俱疲的。他的好斗多数时候都不是出于争强,而是人已犯我我必还手。他是哑巴,却不愿意吃哑巴亏。可偏偏沧海一粟人微言轻,他永远申诉无门,就算他打得再勇敢再生猛,再有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可到最后都是竹篮打水。在既得利益又当权得势的社会“中坚分子”的无声拦阻中,底层民众的正当呼声是多么的稀薄飘渺。张保民的诉求根本是大浪淘沙,要么被沉入无尽大海,要么被搁浅于茫茫险滩。

谷丰村民这类底层群众的愚昧无知,再加上村长和徐文杰此类为了个人利益为虎作伥,更加使得昌万年这样的人有恃无恐恣意妄为。既得利益者光鲜亮丽却衣冠禽兽,为非作歹而能逍遥法外,贫弱者就更加苦难。这样的制度失序,恶性循环,暴裂是迟早会在某个集结点上发生的,但因为道德意志的沦陷,操守的溃败,它发生得了无声息。这无声之中的暴裂,便是一种由上到下自内而外的崩坼与坍塌,这样的暴裂过后,何以在废墟上重建?


可能是导演在影片中用了大量的符号去表明阶层间的冲突与对立,所以看到很多观影者直接给故事里的人物分层——上层(昌万年)、中层(徐文杰)、下层(张保民)。在给昌万年的社会分层上,我是绝对不认为或许他能够富甲一方有钱有势,就能把他划入了上层社会。倒不是因为他残暴无情作歹作奸,上层社会的人做很下流甚至不入流的事是常有的。只是从昌万年的发迹来看,他最多就是从他这一辈起,靠挖煤采矿富裕起来而跃入了资产阶级的暴发户而已。

真正属于上层社会的人,怎么可能吃个涮羊肉就血红血红的满满当当摆一大桌,这吃相骄纵奢佚却很没教养,这不叫粗旷,而是太没讲究。这非常暴发户,并且是野蛮的暴发户。况且,切肉的机器就在身后运转着。上层社会的人大都是君子远庖厨的吧。看很多影视剧也能得知,上层人士,在处理某些事物要用极端手段而需要打手的是时候,通常都会授意给一个管家之类的人去操作吧,而非亲自指挥。昌万年养着一帮小混混,他们的行动都是由他直接传递。昌万年在下达每一个杀打任务的时候,更像一个匪气十足的山大王,他的集团,也更像一个具有黑帮性质的犯罪团伙,他也就是一个土匪头子。

所以,昌万年梳着时髦洋气的发型,穿着质感高级价格昂贵的西装革履,坐拥城市豪华地段的高端写字楼,独占一间宽敞阔气奢华的私人办公室,儿子在加拿大留学接受着西方社会的高等教育,但他这一路走来,想必都是用着原始蛮暴的手段。

他本人并没受过什么良好教育(从吃相便看得出素养极差),更是毫无社会责任感(损人利己一再僭越法律)。在财富积累的过程中,他胆大、冷血,出现任何阻碍都以暴力解决,显得无情无义。或许是因为时机(投机钻空子),也或许因为一时的造化,他成为了最大的既得利益者,却有着对周围高度的机警与乖觉。他总是话不多,却句句关键,透着一种我很强势我很凶狠的霸道,如果你不听不信,便放血给你看。所以昌万年,一步步走到食物链顶端,必然身体力行着弱肉强食的铁律,作为一个受益人,他也一定是丛林法则的执行者和捍卫者。以他的财富,或许能把他划入新兴资产阶级那一类,但是离正统的上层社会,实在还差着十万八千里。

对于一跃而入成为的新资产阶级,利益至上是毋庸置疑的。从逐利到守财,从巧取豪夺到强硬捍卫,他毫不含糊。因此就不难理解,从始至终,昌万年都要维持一种维护自身利益的平衡,为了利益的不受损,他不择手段甚至草芥人命。

也是因为昌万年打杀抢掠匪气凛凛,所以他是有点江湖气在里面的。磊子已经被他弄死,去村小学虚晃一招以捐资助款为幌子,实则打听看失踪一个小孩会不会引起什么波澜,结果几乎没什么动静。在如此偏僻闭塞的小村子,失踪个把孩子仿佛不过是风带走一粒沙子那么随意正常。昌万年以为这事败露不了了,他个人并不会受到任何实质性的损失和惩罚,反而因为自己的“善举”而受到村小学校长的敬畏与恭维。

既然毫发无损,他又仿佛能够只手遮天,那么遭遇磊子的父亲张保民并多次直面接触之后,或许是从张的能争好斗看到自己的影子而对张有些许惺惺相惜,或许因为他俩都有儿子而产生些许的同理心,或许只是因为他是个哑巴而认定了他只能吃这个哑巴亏,也或许他有丁点的愧疚之情。不管昌万年怎样冷血残暴,为了不是什么事儿的事儿而弄死一个绝对无辜的小孩,他肯定是有愧于良心的,尤其是正面遭遇张保民之后;那么他扔弃了良知,就不妨多点江湖义气。

昌万年对张保民网开三面,丝毫没有为难他,甚至还让他去自己的矿上挖煤,想变相给他点补偿,也是以求自我安慰,也算得上是一种交换吧——用张保民儿子的惨死换张保民在他的地盘上撒泼撒野,换把他昌万年的世界搅和得凌乱不堪却不用负什么赔偿和责任——尽管这是一种极不对等不公平的交换。无事献殷勤都是非奸即盗,更别说张保民打到他的地盘上他却一再用饶恕的态度对待张,那绝对是事出有因。但这也是昌万年所能释放出最大也是最后的善意了。如果有观众觉得这是伪善,那么就换一种说法,这是昌万年对张保民所释放的最后的人情。但他,是绝不可能在杀死磊子这件事情上承认的,对于这种罪行,没有人是不想掩盖的。

与昌万年相同却又不同的是徐文杰。

相同点是徐文杰也是个既得利益者;不同的是,他的确是社会的中层,受过良好的教育,从事法律工作。如果说,徐为了利益藐视法律、道德沦丧而和昌毫无两样,但是别忘了,徐文杰是一个受过专门训练的知识分子。作为知识分子所应该持有的气节、操守和精神,他统统背叛了。

在一个正常运转的社会中,像昌万年那样单纯依仗棍棒刀枪、靠投机取巧作奸犯科的富户不占多数,而像徐文杰这样的知识分子却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他们才是真正的中流砥柱,是社会的良知所在。而就是这样的关键所在,贪利忘义,硬生生把自己的内核扔弃、践踏、碾压。这是多么惊恐危险的事啊。

我猜想,这大概也是导演让徐文杰这个人物在三次面对山洞时,配乐、镜头和人物表情都运筹得当,产生一种明显压抑和惊悚的效果。我两次观影,两次都在这时心头一缩脊背发凉。

第一次,张保民捂着胳膊上的伤口带徐文杰来至山洞附近,他脸色沉滞紧张,脚步稍有停顿。第二次,张保民冲山洞一挥手,意为徐女就在这里面。此时徐文杰正对洞口,镜头给了徐一个后脑勺,除了徐的后脑勺,直冲观众视线的就是那个被放大的无声黝黑的山洞。镜头拉近配乐一转,那个山洞直逼观众,也直逼徐文杰的内心。这山洞就像一只藏在暗中的眼睛,仿佛会突然间开眼或者显灵,又像一张大口,似乎在深处呼嚎着什么;但最终,这是一只瞎眼,什么都看不到,是一张哑口,什么也说不出。第三次,徐文杰抱着苏醒的女儿离开时,经过洞前又迟疑片刻,我们以为,或者是希望,他的良知也会苏醒。如果说徐文杰全然违背了一个知识分子的精神和操守,为了自身的利益只剩下赤裸裸的本能与人性,那么,他可不可以有点人味与人情——他女儿的获救完全得益于张保民的善良相助。出于回报,出于同样是失子心切的体谅,可不可以稍微有点仗义去帮助一下张保民,就算无法当面告知他真相,那么总可以向警察说明吧。但是他并没有。徐文杰的良知像那个深不可测漆黑无光的山洞一样,彻底死寂。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社会秩序崩塌,世界的溃败便由此开始了。

除去不合格的知识分子的身份,作为一个人,徐文杰的人性走失了所有的善意与美好,只剩下懦弱贪婪和自私。他甚至远不如屠夫丁海。丁海被张保民弄瞎一只眼,关键时候不仅没有冷眼旁观坐视不理,更加没有落井下石打击报复,而是援手相助。人性中的宽宥与悲悯体现在一个粗鲁的屠夫身上,就更显得徐文杰道貌岸然虚伪苟且寡恩薄义。这也恰好应证了那句“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的话了。

徐文杰彻底缄口之时,便是一种无声的暴行,整个世界彻底崩坏,只剩下污浊的空气和废墟——精神家园的失守,只能让人机械而艰难地呼吸。

翠霞抱着儿子最喜欢的小羊羔在家门口无助地放声恸哭;张保民彻底失语,能打的都打了,所有的抗争到最后都像是对着空气傻乎乎地挥舞拳头,用尽全力却使不上力,就像他手中的寻人启事,再也没有了希望,成为风中的无声泪痣。这便是一个底层矿工的冰冷的宿命。

纵观全片,作为主角的张保民,其实只是村长、徐文杰以及昌万年在金钱交易中典型的牺牲品。但是谁又没有牺牲呢?试问人格的塌陷和良知的沦丧算不算是一种牺牲呢?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