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谎的容器

fion1328
2018-04-16 14:24:29

撒谎的容器

《第三度嫌疑人》是一部画面简单,于细微处显深度,让人体味丰富的动人作品。

影片镜头大部分选点在探视间。因为故事的切入点是一位认罪了的重犯,这样的开篇看似毫无悬念,但导演的叙述功力与新意就在不断的撩拨并颠覆观众的心理预判。影片的推演重点不在有无杀,而在是否故意杀。原来同为杀人抢劫的罪行,动机不同,判决截然不同 ——是终身监禁还是执行极刑,关乎一条生命。

可一位二度抢劫杀人的重犯,谁愿怜悯?所以辩护律师重盛最初在与嫌犯三隅对话,四处收集证据,与同事商讨辩论重点之时,观众看到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职业律师,但江湖气重——和犯人不是朋友,何需了解犯人;真相也不重要,只要有利于委托人。这种有悖人伦的职业冷漠撩拨观众的神经,影片还特意设置了一场与检察官的庭外口角——只要辩解获胜,即使嫌犯无视自己的行为,也在所不惜。这是重盛最初的立场。

但探视间里那位二度抢劫杀人的重犯三隅,入镜的第一眼,满脸的的憨厚与沧桑已诠释了这是一个不该被世界遗弃的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的坦诚与事实的骇人让人颇感压抑,电影的悬疑骤然增强,导演成功猎取

...
显示全文

撒谎的容器

《第三度嫌疑人》是一部画面简单,于细微处显深度,让人体味丰富的动人作品。

影片镜头大部分选点在探视间。因为故事的切入点是一位认罪了的重犯,这样的开篇看似毫无悬念,但导演的叙述功力与新意就在不断的撩拨并颠覆观众的心理预判。影片的推演重点不在有无杀,而在是否故意杀。原来同为杀人抢劫的罪行,动机不同,判决截然不同 ——是终身监禁还是执行极刑,关乎一条生命。

可一位二度抢劫杀人的重犯,谁愿怜悯?所以辩护律师重盛最初在与嫌犯三隅对话,四处收集证据,与同事商讨辩论重点之时,观众看到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职业律师,但江湖气重——和犯人不是朋友,何需了解犯人;真相也不重要,只要有利于委托人。这种有悖人伦的职业冷漠撩拨观众的神经,影片还特意设置了一场与检察官的庭外口角——只要辩解获胜,即使嫌犯无视自己的行为,也在所不惜。这是重盛最初的立场。

但探视间里那位二度抢劫杀人的重犯三隅,入镜的第一眼,满脸的的憨厚与沧桑已诠释了这是一个不该被世界遗弃的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的坦诚与事实的骇人让人颇感压抑,电影的悬疑骤然增强,导演成功猎取观众同情心的同时也不动声色地消融了我们最初毫无悬念的定论。

整部影片,导演一直耐心的为我们轮番呈现辩护律师找寻到的辩解新细节,观众也渐渐清晰三隅犯罪的隐情与动机,杀人不为求财。

律师所要求嫌犯撰写的一封道歉信把一风姿卓越的中年妇人,一位小腿残疾的乖巧少女带出,她们是被害者的家属。于是桃色情杀各种凡人俗相的揣测在片里片外应运而生;当观众还沉浸在揣摩人物眉宇间的种种隐情,重盛与三隅房东的对话又让人嗅到了真相的源头,风姿卓越的妇人从未涉足三隅的住所,但是那位瘸腿的乖巧女孩倒是时时有来。影片迷雾似乎渐开,房东说,女孩很爱笑,房东又说,三隅把几个月的房租都提早交了!可以肯定,三隅杀人一定不为财。

重盛在这不自觉的细节探寻中不自觉的重构了自己的职业理解,甚至转变了辩解的立场,此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重点变成追踪真相。

当瘸腿女孩告诉了三位律师她被亲父性侵的真相,当女孩说三隅知道她想让他杀了父亲,当三隅隔着玻璃都能感知重盛因工作忙碌陪伴缺失而对自己女儿郁结浓浓的愧疚之情后,重盛已经视三隅为朋友。

三隅的二次杀人真相逐渐尘埃落定。我们不禁为三隅可能挽回性命而暗自叫好,可此时三隅偏偏又说了一个让人意外的真相——他并没杀人。同时,他要推翻之前的供词,无论结局输赢。三隅的反复,印证了前任律师的话,他总不断改口供。可反复的原因乃是当他得知女孩要出庭作证,要赤裸裸的在世人面前承认自己的不堪经历。假若,三隅默然的接纳了女孩不顾后果的救赎,那那个夜晚的板斧锤杀,也失去了意义——杀人是让女孩永远地走出人生的阴霾,而承认只会永远地困在深渊。重盛亦深谙其理。所以,重盛就算明知是败局,也依旧尊重委托人三隅的决定。影片的最后,镜头所呈现的画面不再是探视间里隔着玻璃的一里一外,透过朦胧的反射,两个人的脸映在了同一个方向,导演要告诉我们,他们是同一类人,不仅是父亲,还都有一颗赤诚之心。

其实终结三隅性命的,不仅仅是三隅拒绝女孩出庭作证而导致的辩解证据不足,检察官也首肯,只要三隅推翻证供,也确实没有证据证明三隅杀人,因为一切的定论都是源自三隅先前的主动认罪。可荒谬的是,当法官得知要重审,审判时间必然无了期延长后,为了自己的声誉(一旦审讯日期过长,也意味着法官的能力不足)为了节省时间成本,法官选择继续再审,这意味着所有的结论都为有效,包括认罪!法官为一己私利而粗暴简单的处理真相,这才是真正意义的撒谎,而且是公然撒谎!相比于三隅的反复,前者护荫于权利,而后者竟视为藐视法律,多大的讽刺!

三隅的寓所外,埋葬着三隅一直喂养的五只金丝雀,三隅曾对重盛说,这个世界上谁有权利去终结别人的性命,只有法官!那一天他也如法官一般去终结那些不配来到世上的人。可真正的法官却要终结他们!到最后,三隅对这样被粗糙了结的结局也安然接受!

故事结局,重盛对三隅说的最后一句话:你就是容器!这句话是重盛为寻找品格证人,在案件最初,去三隅的家乡北海道调查,一位年迈的警察给予的评价——他第一次抢劫杀人被判入狱30年,三隅从不抱怨,他就像一个容器。可是,谁又曾细想,容器正是那些无力对抗被人愚弄的弱者本质!而有效的撒谎只是拥有权利者的权利!三隅无论如何的反复撒谎,终逃不出容器的命运!

所以,影片的主题直到最后才轮廓展露:那是由三隅那颇值得玩味审判道出的故事真相与主题——撒谎是有权者的专利,容器只是弱者的命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三度嫌疑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三度嫌疑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