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灭 湮灭 7.2分

悲哀又欣慰的癌细胞

diablotz
2018-04-16 13:34:05

也来谈一谈看“湮灭”的感受。(没看过原著,只谈电影)

“灯塔”的暗喻不言自明,“闪晃”则是一个以“灯塔”为核心、能重组生命体甚至能复制其的自我意识的“域场”,来到地球的使命毫无疑问是要改组生命形式。到来之初“闪晃”一定会对地球生物进行测试、筛选、甄别、实验,电影中的变异花草、鳄鱼、熊、人形树、“对鹿”(想不出其它词形容这两头鹿)便是最好的例证。应该说“闪晃”对他所接触到的生命从低等到高等试了一个遍,并且发现:改造高等生命体比改造低等生命体有价值得多,且高等生命必须“成对”存在才能和谐美好(那两头鹿明显比其它生命更和谐美好)。

直到一天,一支人类士兵分队进入其中。“闪晃”发现了“人”这一最高生命形式,经过层层筛选,女主丈夫凯恩被选中。被选中原因可能就是其对女主的“爱”,凯恩最后的录像可以说明这一点。当然“闪晃”看中“爱”的原因究竟是因为这种情感本身是最高意识模式还是为了改组后的生命“成对”存在的稳定性又或者是为了利用其诱导女主来到灯塔不得而知,当然又或者三者兼具。结果是凯恩被成功重组,但遗憾的是其没有“成对”,故不稳定(记忆模糊、走出“闪晃”后生命衰竭),于是“闪晃”放其回去诱女主来此。

女主一行人进入“闪晃”后,有3到4天的记忆空白,应该就是“闪晃”对每一个体进行意识抽取、筛选的过程。应该说,从此刻起就注定了每一个人的结局:心理学家本是个癌症患者,所以直接“湮灭”作为复制女主的物质和能量源(原因后文再叙);物理学家(身份可能和地质学家搞混了,反正就是那个眼镜黑妞)找不到活着的价值,经常通过自残寻找存在感,所以发芽开花归于植物体;地质学家有过严重的心理创伤:失去孩子,所以“有一部分已死去”,影片中安排她被熊怪吃了以后一部分意识被吸收并保存下来;救生队员是个同性恋,所以直接KO,也许“闪晃”认为这是一种不正常的情感,与“成对”的原则相悖。总而言之只有女主符合条件,所以一路到达“灯塔”,并成功被重组。

影片最后“女主”归来,其“丈夫”的病立刻就好了,说明“成对”的目标已达成,新的一对生命形式已稳定,“灯塔”、“闪晃”的使命已完成。至于回来的“女主”还是不是女主,这一点影片已直接告诉我们:一切情节皆为“女主”口述,无法证明以真实性以及夫妻“二人”最后眼底的一缕“金光”。

最后来谈一谈“闪晃”的目的。影片开头女主在教学生癌细胞的知识,癌细胞的特点就是不断自我复制,直到和原生命体同归于尽。人类不正是如此?或者可以说人类就是地球的“癌细胞”,照这样发展下去,终将走向毁灭。而“灯塔”则引导生命从无序的、恶性的扩张走向有序的理性的新形式,类似于将癌细胞转化为正常细胞。也就是说“闪晃”是来治愈地球“癌症”的,结果它成功了,或者是有了成功的开始。现在再看为什么身患癌症的心理学家的结局是“湮灭”,也就不难理解了。

继而想到:是谁让“闪晃”来到地球?芥子须弥,作为浩渺宇宙中一微尘的地球也许只是更高的生命形式的一个器官、一个细胞。既然地球“有疾”,“治疗”当然要到位。作为一个“癌细胞”,看到自身被“治愈”,既悲哀又欣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湮灭的更多影评

推荐湮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