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 8.5分

生活可不就是这样

康斯坦彩
2018-04-16 11:53:35

老太太的病态演的真好。很贴近生活中真实的半身不遂。我想起了我的姥爷。

我姥爷在2003年就脑溢血半身不遂了。当时儿女们含着眼泪把他抢救过来,回到家以后他每天伸出三个手指头啊啊啊的发出声音。了解他的人说,他其实是在说自己只有三年可以活了。因为农村有一种迷信的说法,这种病,倒下的那一年的年份,就决定了你还有多少寿命。一转眼十五年过去了,家人把他照顾的很好。照这个势头可以再活十年。

照顾的很好。很好。令人又好气又好笑的是,我姥爷的身体甚至在同龄人里都算好的。除了脑溢血倒下的那一下之后半身不遂的这个毛病,耳不聋眼不花,肠胃也没问题,不长骨刺,没有糖尿病或者各种其他的老年人常见病,身体机能都没有问题。倒下之后由于家人控制了他的饮食,甚至血压都没再高过。大家都说我姥爷会倒下,也是自己贪吃放纵,抽烟喝酒之类的,高油腻的东西太多。某种程度也是自己作,又自诩身体强健从来不查体,平时大家看他也都是健康的很,所以一朝病来如山倒,把大家都打懵了。

在这十五年间,我姥爷经历了心理上的很多变化。他原本就是个任性只有自我的直男,他这样只顾自己的性格,对于这种患病经历来说是最好的情况了。倘若自尊心太强,

...
显示全文

老太太的病态演的真好。很贴近生活中真实的半身不遂。我想起了我的姥爷。

我姥爷在2003年就脑溢血半身不遂了。当时儿女们含着眼泪把他抢救过来,回到家以后他每天伸出三个手指头啊啊啊的发出声音。了解他的人说,他其实是在说自己只有三年可以活了。因为农村有一种迷信的说法,这种病,倒下的那一年的年份,就决定了你还有多少寿命。一转眼十五年过去了,家人把他照顾的很好。照这个势头可以再活十年。

照顾的很好。很好。令人又好气又好笑的是,我姥爷的身体甚至在同龄人里都算好的。除了脑溢血倒下的那一下之后半身不遂的这个毛病,耳不聋眼不花,肠胃也没问题,不长骨刺,没有糖尿病或者各种其他的老年人常见病,身体机能都没有问题。倒下之后由于家人控制了他的饮食,甚至血压都没再高过。大家都说我姥爷会倒下,也是自己贪吃放纵,抽烟喝酒之类的,高油腻的东西太多。某种程度也是自己作,又自诩身体强健从来不查体,平时大家看他也都是健康的很,所以一朝病来如山倒,把大家都打懵了。

在这十五年间,我姥爷经历了心理上的很多变化。他原本就是个任性只有自我的直男,他这样只顾自己的性格,对于这种患病经历来说是最好的情况了。倘若自尊心太强,敏感内疚的人,怕是承受不了这种心理打击和折磨。好在我姥爷没心没肺,一辈子顾自己,有什么需求也都大剌剌的喊人,十几年来越活越像小孩。一次他的弟媳妇来串门,我姥姥在忙,这老汉居然没心没肺到喊人家弟媳妇过来给自己擦屁股。他的请求是这么急迫,形状是这么可怜,让人顾及不到什么伦理羞耻,待客之道。当我姥姥发现这件事之后简直无地自容。然而对他的教育终究是无用,他越来越不会察言观色,总是有什么需求就嚷到全世界都知道。照顾起来也算是省心,至少不必去猜他的情绪,因为全都写在了脸上。

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姥爷跟孙子抢电视遥控器。怒目圆睁的样子大喊大叫,简直是另一个小孩。孙子也很讨厌他,而他也并不想搭理这个孙子。

照顾他的人都是子女,子女会打他吗?当然会。但是打归打,也都是像教训一个不配合的孩子。有分寸,而且情绪化很重。更有意思的是,宁可自己上手打两下,也容不得其他人有一点不善待。这样的病人基本上是失语的,经过训练可以说一些简单的话,但语言的表达被阻隔,很多时候挨打也是自己委屈。比如说,我姥爷很难控制自己的排便,并不是说失禁,而是说他容易腹泻,或者尿床。家里人洗够了床单褥子,指望通过对他的饮食控制来防止。比如说睡前不要喝水,否则晚上必然要尿床。不过老汉常常违反,大概也是自顾自的惯了。尿床以后难免挨骂挨两下揍,不过有时候即便控制的好,很乖,还是不知为何会腹泻或者尿床。于是白白挨了很多揍。

但我能理解一个不同的差别。自己的家人就算打一巴掌,总归还是善待的。就像我姥爷贪吃喝,即便是病倒了,看见大鱼大肉和酒就会眼睛发直。但是他一旦吃上一顿,恐怕就有很大的排便问题,要么腹泻,要么便秘,给照顾他的人造成巨大的麻烦,自己还痛苦。所以他屡屡破戒,家人虽然有意见,但也偶尔会给他吃,算是定期改善一下伙食。

过去我和我妈讨论过,我妈认为,如果命运真的一定要把这个病降临到老两口身上,她觉得目前这样也好过是姥姥患病。我姥姥心思细腻爱面子,总是很在意他人的看法和情绪,要是她遭到这种情况恐怕一年半载就走了,再加上女人的生理结构与男人不同,若是真遭到这种病,简直更加生不如死。这也就是一种自我安慰了吧。有时候人的健康还是要自己管理,严格的自律总能避免一些糟糕的疾病。

我在看《爱》的时候,原本以为是鸡汤。是那种“不愁没钱花,就爱关注细腻感受”的中产阶层的故事。但其实看来看去,哎,有钱又如何。可不都是一样。

电影里的老头真是个有主意的,生活里这种病人的亲属却几乎一样的懦弱放不下。

我喜欢一个细节,老头喂水失败,气的扇了老太太一巴掌。

所以他们爱了一辈子,平时每天互相说谢谢,保持着优雅和彼此的尊重。但是现在,这个疾病却要粉碎过去的一切。他眼前的这个老太太也许是被夺走了灵魂的躯壳,但她又可能是内心受了伤害的。失语的状态下你无从得知,只是越来越怀疑眼前的这个生物究竟是谁。金钱并没有解决什么问题,请来的高级看护,老头也看着不顺眼,把人家赶走。其实只不过是梳头时候没有温柔把老太太弄疼了而已。落回到自己手里照顾呢,就上手一个巴掌。打完之后当然后悔,也震惊。可是现实中就是如此。三天下来就会耐性全无。有时候甚至觉得对方简直是可恶,为什么要与自己作对,不肯配合那么简单的事。

我记得我妈妈有一次把我姥爷推到院子里,照着暖暖的阳光,那一刻很惬意。两个人都感到很舒适。然而前一天却是两人疾风暴雨的争吵。我妈对我姥爷说,你看,还是活着好吧。还是要活着,活着才能晒到太阳啊,暖洋洋的。当时我看到他们站在院子里,感觉他们就是同舟共济的两个人,一起在负重前行。对于家人来说,情感上还是希望无论如何父亲能活着,不但活着,还能享受阳光雨露,偶尔吃吃肉喝喝酒。即便是最低程度的满足,也总还是希望他能享受活着的乐趣。可能我姥爷更像杂草,不是脆弱敏感的知识分子。生活的痛苦虽然多,十几年也熬过来了,以前他闷不吭声的每周都会收看一个戏曲节目“周末大戏台”,大家竟然都没有发现,有一天他唉声叹气边含混不清的说三个字:大戏台,哎,大戏台。大家才发现他这么喜欢这个节目。他沮丧是因为大戏台居然停播了。以后没得看了。

我姥爷还喜欢过一只猫。家里常年养狗,不过有一次送来一只喵。我姥爷坐着的区域总是尿骚味的。没人愿意接近。不过猫好像还蛮重口味,不介意气味只是喜欢暖。冬天有一段时间他甚至每天让猫睡在他的褥子上,和他并排睡觉。每次看到猫,他的五官都柔和了。可惜后来猫死掉了。老头又伤心了很久。家里人又弄来一只,老头似乎曾经沧海难为水了,看第二只猫百般嫌弃。

《爱》这个片子讲的是安乐死,其实关于这个话题,我有一种不一样的朴素感受,就是来自我姥爷的故事。我并不支持安乐死。或是片子中老头这样助人死去解脱的方式。

也许这种感受不同根本是阶层的差别。像我姥爷这样普通的老头没有那么多细腻敏感的尊严,有些时候他感到自尊受到强烈的冲撞,特别是当子女把他当孩子一样训斥和教导时。但他对此的理解更多的是,这是生活本来就有的痛,正如他没有病倒之前,生活总是会给你这样那样的重锤。糙人有糙的理解,也有朴素的求生愿望和死亡畏惧。不管如何痛苦,嘴上说着要去死,终究还是愿意活着。每次饭菜上桌时,我姥爷化身吃货的那样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人人见了都明白他根本不愿意死。

但是知识分子就不一样。之前有个新闻说,琼瑶要给自己老伴做安乐死,还跟老伴的儿女爆发激烈的争吵。琼瑶用她一贯的敏感和强力激情的语调,呼喊着自己的老伴面目全非,自己无法接受等等。强力的情感抒发让我甚至感觉,患病的是她本人,而非她正在遭受痛苦的老伴。

《爱》中的老头一直表现的隐忍沉默,但在他一次次对女儿絮叨中,他也显露出巨大不能承受的心理痛苦。这是一种直通死亡、存在、灵魂的沉重感受。

这些沉重的感受如此沉重,但他们在我姥爷贪心想吃的那碗红烧肉面前,似乎显得失去了力量。

我不知道我姥爷心里,在看电视、看猫、吃饭、晒太阳睡午觉时候感受到的零星快乐,是否值得让他一直留在人世煎熬巨大的痛苦,尊严的失去。但似乎他从来没有给自己死亡这个选项,他的家人也没有。生活似乎就是一个单行线,不能回头,也不能跳车,只能硬着头皮活下去。

这种朴素的感受,使我即便在理智上明白安乐死的道理,情感上依然不愿支持这种对生存机会的放弃。

尊严对于有些人也许比生命都重要 ,但另一些人不是。这可能只是一种自由的选择。有人选择停在有爱情,有体面,像个人一样。有人选择无论如何坚持前行。

最重要的是有一种安乐死叫做,你老伴觉得你这样子他/她无法接受。

一个患病的人原本就容易沮丧,无法坚持。甚至可以说每个患病的人,假如意识到今后都要不能自理,半身不遂,瘫痪在床等等。都会第一时间想到去死,没有人愿意在泥泞和羞耻中坚持。

老头闷死老伴的行为,你可以说是爱之深,理解和成全。但我觉得哈内克大概不会想要表现这么温情单一的面。柔情里面是一种残酷,一种用放大镜可以看到的自私。尽管在爱的浸润之下,这种自私微小而不可避免,但那是你优雅美丽,能弹琴,能正常生活的时候。细思恐极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爱的更多影评

推荐爱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