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观音 血观音 8.2分

三个女人的权力游戏与宿命轮回

连城叁月
2018-04-16 11:35:54

《血观音》是去年金马奖的最佳影片,从影片片名和剧情中带有的佛教元素到故事中流露出的对政治、政客的讽刺,难免会让人将它和金马奖上的另一部热门影片《大佛普拉斯》联系在一起。

说起来,这两部影片在立意上的确具有一些相似性,二者都是通过一段讽刺性的故事揭露出当下台湾社会、政坛的种种弊病,具有对现实的反思意义。然而,在具体的视角选择和电影风格上,二者却截然不同。

《大佛普拉斯》是以旁观者的视角,管中窥豹式的展现出上位者的腐化堕落、权力滥用及底层小人物的艰难坎坷、无处发声,影片将不同阶层间的贫富差距、社会不公通过一种苦中带乐、黑色幽默式的故事风格向观众娓娓道来;而《血观音》则是以局中人的视角,全景的展现权力游戏中的机关算计与政治交易中的不择手段,影片对政治内幕的揭露和人心贪欲、权力欲、占有欲的表现更为戏剧化,整体故事也有种刀刀锋利、见血封喉的利度。

此外,《大佛普拉斯》着重表现小人物的卑微心态,其对人性的刻画尚有理想化的浪漫成分(如小人物间的友情、拾荒者的太空梦等);而《血观音》则突出表现了政治斗争的残酷及女性在其中的无奈抉择,片中的人性之善彻底幻灭于残酷的现实。

回到影片,《血观音》的故事集中于棠夫人、棠宁、棠真这祖孙三代身上。

作为将军遗孀的棠夫人利用丈夫留下的名声和人脉资源充当起了地方上的政治掮客,她游刃有余的游说于商人和政客之间,为他们牵线搭桥捞取黑钱和政治资本,而她本人也在这个过程中练就出了过人的政治智慧。

从故事开始时在官员夫人面前的低声隐忍到掌控大局后面对议长助理时的从容气度;从为利益而心狠手辣的杀人灭口到为自保而毫不犹豫的拿女儿当替罪羊;从平日里吃斋拜佛的慈善面孔到卸下伪装后的蛇蝎心肠。凡此种种,皆表现出棠夫人身为政客的不择手段和工于心计。

和她比较起来,片中其它的女性政客只是权力的依附品,是公共场合用来展示男性权力的美好装饰,而棠夫人却是真正有能力入局的执棋者,但碍于性别和政治资本的局限,她在参与这场权力的游戏时,也不得不依附于更大的靠山,片尾登场的“冯主席”才是这场权力游戏的真正玩家,正是这个“冯主席”与棠夫人联手做局,将他的竞选对手“王院长”拉下水。

在涉及地方开发的小局中,棠夫人是暗中的执棋者,而在关系到政治竞选的大局中,她也只是别人的棋子。其实,无论是何种身份对于棠夫人而言,冒险的参与到权力游戏中既是她为满足个人权力欲和金钱利益的必然,也是作为单身寡妇为保持家族门面的无奈。在充满狼性原则的权力斗争中,她只能依靠个人智慧与狠心去撑起家族的面子,保持住过往的社会地位。

然而,在棠家光鲜亮丽的“面子”之下却也隐藏着道德和家庭亲情关系不断走向崩坏的“里子”。母女间不断升级的矛盾正是“里子”坏掉的导火索。

女儿棠宁是故事中最悲剧的人物,她自始至终都是母亲手中的一颗棋子,为了家庭的利益和门面,她不单要充当母亲对付政客的工具,甚至还要将自己的私生女认做是妹妹。她无心反抗加诸于身上的宿命,只能选择更消极的堕落生活。于棠夫人而言,私生活混乱又渐渐老去的女儿是正在失去价值的棋子,而逐渐成长起来的孙女棠真则是很好的替代品。于是,让女儿成为牺牲品不过是棠夫人这位出色的政客在政治搏杀中的一招弃棋罢了。

认清现实的棠宁想要逃离政治的棋局但却为时太晚,最终身死其中。棠宁虽是棠夫人的棋子,但影片有关这对母女关系的情节中不只有矛盾,也偶尔有闪光的亲情流露,但这点亲情在棠夫人心中的分量却远不如政治利益那么重要。

棠家的三名女性角色中,处在成长中的少女棠的形象最为复杂,她不像棠夫人、棠宁在故事开始时早已定性,棠真的人设经历了由单纯少女到“黑化”的过程。亲情和爱情的幻灭、母亲悲剧宿命的轮回,在内心爱情占有欲的膨胀和勾心斗角的外部环境的共同作用下,终于使这个尚未定性的少女走上了母亲与外婆的老路。

在林翩翩母亲面前的告密是其嫉妒与报复心理的爆发,在医院里的见死不救是占有欲萌生出的恶果,见证母亲之死是家庭亲情观念的崩塌,在火车车厢里遭遇的强暴则是人性中最后一丝理想的幻灭,随后的纵身一跳彻底杀死了曾经的女孩“棠真”,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棠夫人”。

影片多次通过棠真的心理活动和回忆去掩饰或坦白剧情中隐藏的真相。她主观视角中的谎言令我们误以为她帮助闺蜜男友是出于同情,直到谎言揭穿后才发现只是爱的占有欲在作祟。

影片中的大部分角色都活在无亲无爱的谎言与欺骗中,棠家的三代女性有甚。生于权力的染缸之中,她们的命运从一开始就已既定,无论怎样挣扎都拜托不了痛苦的现在和无爱的未来,内心膨胀的欲望和外部权力的诱惑不断腐蚀着她们的灵魂,无论拜什么样的佛都逃不过在“无爱地狱”里的轮回。

棠家三人正如电影海报中那三张抽象、惊悚的面容,是人性丑陋的有诸于内而形诸于外。

《血观音》的剧本成功的塑造出棠夫人、棠宁、棠真这三个蛇蝎女人的形象,而惠英红、吴可熙、文淇三位女演员的出色演技则将文本形象化为了鲜活的角色。尤其是惠英红饰演的棠夫人,以含蓄、内敛式的表演循序渐进的来表现角色的隐忍、果断、狠辣,使剧情越到后期,越能感受到棠夫人那令人不寒而栗的气场。医院中与棠真对视的那匆匆一瞥,将她见证外孙女见死不救后的惊讶又欣赏的情绪和那蛇蝎般的狠毒心肠通过一个眼神传递而出。

此外,吴可熙饰演的棠宁举手投足间都流露着女性的情欲,文淇饰演的棠真也能在纯真与腹黑两种人设间自然的切换;正是这三名女演员对各自角色的准确理解与拿捏,使得影片整体上又提高了一个档次,金马奖的最佳影片可谓实至名归。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影栈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血观音的更多影评

推荐血观音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