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隐娘的自由

老子diss你
2018-04-16 10:44:2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三不从的彻底自由——聂隐娘

在中国历代皇权专制的王朝中,唐朝女人的作风无疑是最豪放的。即便在这最豪放的唐朝,女人的身份也都是通过男人来定义的。她首先是某人的女儿;及笄而嫁后,她是某人的妻子;生了儿子,她的身份又变为某人的母亲。

即使是一代女皇武则天,倘若没有“高宗的皇后”、“中宗睿宗的母亲”这些头衔加持,她又怎能接近那个九五至尊的皇位呢?

在唐传奇《聂隐娘》里,好像一切都颠覆了。聂隐娘不从父、不从夫,更不从子,俨然是一个彻底自由的女人,在中国古代小说的女性形象中,格外独特。

一 尼姑师父

同为女人的师父塑造了这个徒弟。没有这位师父,就不会有后来的聂隐娘。

隐娘是将军聂锋之女,娇养在闺中。偶来化缘的尼姑,一见到这个十岁的小姑娘,就必欲收为徒弟,在聂家严加看护、重门封锁的情况下,人不知鬼不觉地盗走了隐娘。她究竟用了什么法术?小说中并没有交待。

作为一篇产生在唐代的小说,《聂隐娘》没有严格叙事的自我要求,讲不到太细致情有可原。这种写法客观上造成了留白的效果,就是要你猜,猜不到你就崇拜吧,神秘莫测的气氛从开头就笼罩下了。

可是,有必要想得过多吗?

...
显示全文

三不从的彻底自由——聂隐娘

在中国历代皇权专制的王朝中,唐朝女人的作风无疑是最豪放的。即便在这最豪放的唐朝,女人的身份也都是通过男人来定义的。她首先是某人的女儿;及笄而嫁后,她是某人的妻子;生了儿子,她的身份又变为某人的母亲。

即使是一代女皇武则天,倘若没有“高宗的皇后”、“中宗睿宗的母亲”这些头衔加持,她又怎能接近那个九五至尊的皇位呢?

在唐传奇《聂隐娘》里,好像一切都颠覆了。聂隐娘不从父、不从夫,更不从子,俨然是一个彻底自由的女人,在中国古代小说的女性形象中,格外独特。

一 尼姑师父

同为女人的师父塑造了这个徒弟。没有这位师父,就不会有后来的聂隐娘。

隐娘是将军聂锋之女,娇养在闺中。偶来化缘的尼姑,一见到这个十岁的小姑娘,就必欲收为徒弟,在聂家严加看护、重门封锁的情况下,人不知鬼不觉地盗走了隐娘。她究竟用了什么法术?小说中并没有交待。

作为一篇产生在唐代的小说,《聂隐娘》没有严格叙事的自我要求,讲不到太细致情有可原。这种写法客观上造成了留白的效果,就是要你猜,猜不到你就崇拜吧,神秘莫测的气氛从开头就笼罩下了。

可是,有必要想得过多吗?

五年之后,女尼又送还隐娘,并明确告知聂锋,这个徒弟已经教成了。从此,聂锋不敢诘问女儿任何事情,对她的要求一律听从。女尼赋予隐娘一身本领,为她树立了行为准则,使她脱离了父亲的掌控。

隐娘第一次执行任务时,师父就指着该杀的某人,一一数落他的过错,然后再命令隐娘取其首级。后来,师父又命隐娘刺杀某大官僚,理由也是“某大僚有罪,无故害人若干”。从这些细节交待,可以推断出女尼的身份是一位侠客。

“侠”发展到唐代,仍然以武犯禁,但是已经逐渐靠拢“仁义”的价值标准,表现为杀人必有正当理由,凭借自己过人的身手和本领,在国家机器不能发挥作用的时候,替天行道。有侠客组织,如汉代的探丸借客;也有独行侠,如唐代的女尼以及她教育养成的徒弟聂隐娘,凭一己之力,行走在都市中,完成惩恶的使命。文中并没有交待她们是否受人所托,可是从前后文来看,她们似乎有独特的信息来源,知道什么人该杀。

隐娘重新回到家之后,每个夜晚都失踪,天明才回来,她的父亲问都不敢问。在这每一个冒险的夜晚,隐娘去做什么了?是可想而知的。

隐娘的善恶标准是从师父那里继承来的,但最终是由她自己决定的。

她受命去杀大僚时,因为大僚在逗孩子玩,她就没有马上下手,或许是不愿意因此惊吓孩童,表现出内心深处的恻隐。而师父的要求却是“先断其所爱”,就是说下次再碰到这种情况,可以毫不犹豫先杀掉孩童,表现出不择手段的残忍。隐娘以后是否遵照了这个原则,不得而知。但是,由这件事可以推断出,尽管隐娘由师父一手教养长大,但是隐娘和师父并不完全一样。

隐娘拥有自己的判断,她的行为准则不是师父强加的。她出师之后的每一次行动,也不再需要师父的耳提面命。

因此,隐娘的师父不需要有任何背景,她是一个隐藏在民间的高手,拥有非凡的技艺、履行惩恶的职责,这就是她的使命。高手也会老去,她的使命要借助更年轻的隐娘延续下去,与手艺人收个徒弟、学者招个研究生无甚区别。既简单,又从俗。除此之外,用不着挖掘什么深意,更不要把侠客降低为什么人的走狗。

二磨镜少年

学艺有成回到家中的隐娘,年方十五岁。这个年龄的唐代女孩子,都是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个门当户对的郎君,从此相夫教子,一生也就圆满了。

但是,隐娘拥有的本领,已经强大到超出了父亲的掌控,父亲不敢为她规划任何事情。于是,有磨镜少年来到门前,隐娘说这人可以当我丈夫。她父亲就忙不迭地去准备婚事,半个不字都不敢说。而那磨镜少年,除了磨镜一无所能,对于这天上飞来的姻缘,他也没有半点疑问,一切都按照隐娘自己的要求和安排。

起初,夫妻俩是依靠隐娘的父亲来资助生活,父亲去世之后,隐娘就被魏博节度使聘请入幕。由此可见,隐娘并不是非依赖父亲资助不可,她愿意接受父亲的好意,更像是一种礼貌。

隐娘拥有的自由令人羡慕。她在当嫁之年,自主选择丈夫;她又完全凭借自己的本领,养活自己和丈夫。当她要从人间隐退时,她为丈夫安排好了今后的生活,而不是携他一起归隐,从这个安排可以推断出,磨镜少年不适合归隐,无法完全和隐娘匹配。

文中还有个小细节,隐娘夫妻俩分别骑着黑、白毛驴,前往陈许节度使处。到了城门外,鸟鹊聒噪,丈夫就用弹弓打鸟,可是打不着。妻子夺过弹弓来,只发一个弹丸,就毙了鸟鹊的命。看似闲笔,实际上是补刀,用事实说明磨镜少年没有什么大本领。

那么,隐娘为什么要选这样的丈夫呢?为什么不能找个高强的佳偶,双剑合璧行走江湖呢?

她强大的本领如仙似妖。在中国古典小说中,多少美艳的神女、妖精都陷入情网,甘愿为一凡俗男人奉献。在众多现当代小说中,爱情更是成为至高无上的信仰,一切的一,一的一切,没有爱情,小说简直失去了驱动力。

在聂隐娘这里,或者是考虑到现实社会对名义的要求,或者是考虑到自身的生活需求,她得找一个丈夫,但是她绝对不需要一个主人。她需要男人跟从她,听从她的一切安排,对她忠心,不给她惹事。隐娘不是寻常的唐代女人,无须仰赖夫君。她才是婚姻中的女王,丈夫是她的爱卿,在她需要婚姻的时候,能和她相伴相偕就足够好。

她不用为了爱情牺牲什么,她也根本用不着丈夫为自己牺牲,相伴就好好相伴,一旦分离,也尽量把对方安排好,没有纠缠,没有伤痛,开始得利索,结束得干净,无狗血,不虐心,无相互利用,留下的应该是温暖回忆。难道这不是婚姻的理想境界吗?

所以,隐娘的丈夫,也根本不需要有任何背景,他就是一个民间的单纯少年。

作为一个女性人物,聂隐娘不落情伤的俗套,是这篇唐传奇最具超越意义的地方。

三职业女侠

聂隐娘是一个职业女侠,这个设定秒杀了多少古典佳人。

同为唐传奇故事,《任氏传》中美艳无比的狐妖甘为人妾,《柳毅传》中神通广大的龙女忍辱埋名,《红线》中身手不凡的侠女奔走效命,她们都是为了报答男人。

只有聂隐娘是完全自由的,世俗的男女、尊卑观念对她无用。良禽择木而栖,她认为魏博首领昏庸无能,就果断离职;她认为刘昌裔能够赏识她,有知遇之恩,就投奔刘昌裔。你信任我,给我提供合适的岗位,让我充分发挥才干,我就全心全意为你效力。这是雇主和员工的关系,不是恩主和门客的关系。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欠任何人,也不会受任何人的要挟和辖制。

在小说中,她遇到了两次高明的敌手。第一个是精精儿,被隐娘用术杀死,尸骨化为乌有。第二个是空空儿,尽管比隐娘本领更大,却败在了隐娘的智谋之下。这两个刺客,是隐娘在人间遇到的所有阻碍的代表,这些敌人,要么本领比不过她,要么智谋比不过她。也就是说,隐娘已经是一位绝世高手。

她最终离开,是完全洒脱的离开,是自我价值圆满之后毫无遗憾的离开,该体会的她都体会过了。能够实现彻底自由的前提,就是她自身足够强大,强大到完全掌握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她永远是自己的主人。与其他古代小说中的女性形象相比,这是聂隐娘最与众不同的地方,是她的独特光彩。

后代对于聂隐娘故事的改编,请不要贬低这个人物,不要把她的自由解读为孤独,也不要强加给她任何家国大义,因为所有世间的标准原则,在她的眼里都是虚设,她根本不为这些而活。唐传奇《聂隐娘》中,找不到孤独落寞,只有风一样的自由。

唐人写传奇,只是为了传奇特之人、记奇特之事,茶余饭后、围炉夜话的谈资而已。讲故事的、听故事的、写故事的,都是修养相似的人,彼此之间没有任何讲大道理的必要,所以唐传奇几乎没有伦理教化的目的,书中人物更接近人的本性欲求,而不是体现道德伦理的规范,即使承载些许道德意义,也都是一笔带过,怪怪奇奇的故事过程才是最吸引人的。

后代各种艺术形式对于唐传奇的改编,基本都是面对大众的通俗文艺形式,不知不觉的,改写者就站在了制高点,希望借机教育一下愚夫愚妇,表达一下自身的高明,从而把各种“正确”理念塞进人物的脑袋,还唯恐塞不足,依然是唐人的故事、唐人的外形,内在却换掉了。

被一代一代的改写模式熏陶下来,今天的我们还能变出什么花样?无非都是自说自话。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刺客聂隐娘的更多影评

推荐刺客聂隐娘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