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朝1566》摘抄及简评

疯狂的火车
2018-04-16 01:29:4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万历十五年: 1587年,是为万历十五年,丁亥次岁,表面上似乎是四海升平,无事可记,实际上我们的大明帝国却已经走到了它发展的尽头。在这个时候,皇帝的励精图治或者宴安耽乐,首辅的独裁或者调和,高级将领的富于创造或者习于苟安,文官的廉洁奉公或者贪污舞弊,思想家的极端进步或者绝对保守,最后的结果,都是无分善恶,统统不能在事业上取得有意义的发展,有的身败,有的名裂,还有的人则身败而兼名裂。因此我们的故事只好在这里作悲剧性的结束。万历丁亥年的年鉴,是为历史上一部失败的总记录。 金杯共汝饮,白刃不相饶。 对白太厉害了,又装逼又接地气。 本剧人物都是找台阶下专家团,一场装逼与反装逼的战争。 都是人精。好面子的嘉靖,内斗高手。 靠人的自制力和道德不行的,一个互相监督的制度才长久有效。 泪点,嘉靖皇帝临死悔过。 大明寿最长,不是没原因,多亏了这群中兴之臣。 可惜也只是短暂续命而已。 之前被禁是因为主题敏感? 大商要跟官府勾结,也要自己有实力,有实力官府才相信。或者直接给钱。历史是当代史。 吕芳:“两句话你要记住,一句是文官们说的‘做官要三思’,什么叫三思,三思就是思危、思退、思变。知道了危险就能躲开危险,这就叫

...
显示全文

万历十五年: 1587年,是为万历十五年,丁亥次岁,表面上似乎是四海升平,无事可记,实际上我们的大明帝国却已经走到了它发展的尽头。在这个时候,皇帝的励精图治或者宴安耽乐,首辅的独裁或者调和,高级将领的富于创造或者习于苟安,文官的廉洁奉公或者贪污舞弊,思想家的极端进步或者绝对保守,最后的结果,都是无分善恶,统统不能在事业上取得有意义的发展,有的身败,有的名裂,还有的人则身败而兼名裂。因此我们的故事只好在这里作悲剧性的结束。万历丁亥年的年鉴,是为历史上一部失败的总记录。 金杯共汝饮,白刃不相饶。 对白太厉害了,又装逼又接地气。 本剧人物都是找台阶下专家团,一场装逼与反装逼的战争。 都是人精。好面子的嘉靖,内斗高手。 靠人的自制力和道德不行的,一个互相监督的制度才长久有效。 泪点,嘉靖皇帝临死悔过。 大明寿最长,不是没原因,多亏了这群中兴之臣。 可惜也只是短暂续命而已。 之前被禁是因为主题敏感? 大商要跟官府勾结,也要自己有实力,有实力官府才相信。或者直接给钱。历史是当代史。 吕芳:“两句话你要记住,一句是文官们说的‘做官要三思’,什么叫三思,三思就是思危、思退、思变。知道了危险就能躲开危险,这就叫思危;躲到人家都不注意到你的地方,这就叫思退;退了下来就有了机会,再慢慢看、慢慢想,自己以前哪儿错了,往后该怎么做,这就叫思变。 1,几百万生灵,千秋之罪呀。如此伤天害理,翻遍史书,亘古未有。(蒋呢?毛呢?) 2,改稻为桑是朝廷国策,推不动才是个死。(现在不也是所谓国策时期吗?) 3,不可为而为之,做事不问可不可能,但问应不应该。 4,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天下事坏就坏在这里。他们拿你的命换银子,拿浙江那么多百姓的身家换钱,你还死心塌地保他们,还要说是为了朝廷,是为了国策!什么国策,什么改稻为桑,赚了钱,有几文能进到国库?(不产生价值的钱,内部剥削所得。围着严的他们,指的是烂透了的官僚系统) 5,事非经历不知难。 6,剜肉补疮的国策啊! 7,国计民生,兼则两全,偏则俱废。 8,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 9,浙江不死人,这事完不了。 10,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死十万人是个数字,死百万人也是个数字。 11,官做得再大,落到底也是居家过日子,谁想往死路上走啊。 12,一部《二十一史》都只有诛灭九族,唯有我大明朝可以诛灭十族! 13,严世蕃搀着的严嵩竟仿佛走了二十年。执掌内阁二十年来,多少风雨挥洒而去。今天这场大雨就凭着抬舆上那方覆盖那块挡帘和那?雨伞还能遮挡得住吗? 14,大明朝只有一个人可以呼风唤雨,那就是皇上。 15,我大明朝所有的官都有退路,大不了辞了官,回家守着老婆孩子过日子。可惟独太监们没有退路,他们只有一个家,那就是宫里。(所以他们就是皇上的人,对皇上最忠心,魏忠贤死得冤?) 16,历来造反的都是种田的人,没听说商人能闹翻了天。 17,历来国库亏空,要么打百姓的主意,要么打商人的主意。 18,士家工商都是朝廷的子民,大明朝再不整治,亡国有日。 19,我大明拥有四海,倘使朝廷节用以爱人,使民以时,各级官员清廉自守,开丝绸、瓷器、茶叶通商之路,仅此三项即可富甲天下,何至于今日之国库亏空!上下挥霍无度,便掠之于民;民变在即,便掠之于商。 20,你不该出来当官,你的才情只宜诗文风雅。 既然中了科举,就应该在翰林院储才撰书,不应该妄论国策,圣人的书是拿来给别人看的,拿来办事是百无一用。 21,百姓并不知道什么是朝廷,在他们心里,朝廷就是我们这些当官的。 22,官场之贪墨,一切兼始于内廷。 23,我大明两京一十三省,疆域万里,子民百兆, 皇上肩负祖宗社稷,治大国如烹小鲜,今年正月,鞑靼从河西度冰河犯山西,顺天府百万军民缺粮,二月,山东济南府饥荒,三月,京师又饥荒,四月,山西又饥荒,五月,东川土司内乱,润五月,江西流民叛乱,攻泰河,四川苗民叛乱,犯湖广界,本月,宁夏,陕西,山西闹地震,死伤军民无算,更何况,东南沿海战事,又已到了决战时刻,国事艰难如此,如果兴起大狱,牵及内阁和六部九司,我大明朝立时就大乱了,皇上现在问及新安江大提绝口之事,臣无言已对,也不敢言对。臣恳请在适当的时候再彻查。 24,有大不同。父亲不过一家之长,偶有不义之举,婉言劝告,纵然不听,不过一家之不幸。君主掌一国民生,若有不义之举,则民不聊生,甚至生灵涂炭,故臣者,必须直言抗争。 25,官做大了便没有书生。 26,办如未办,此风一开,我大明朝更是无药可救了。 27,老天爷让你活着,一辈子是活,一年是活,一天也是活。 28,皇上圣明,大明之福,天下苍生之福。 29,同朝为官,如同同乘一船,风浪一起,先落水、后落水谁都不能幸免。 30,(朱室宗亲占田不纳税,还要人养着。)历来参劾严党者,都因牵涉皇室反罹其祸,我看恰恰相反,就是因为他们只敢参严,不敢直言天下之大弊,才使得严党能够藏身大弊之后。肆行贪墨而不倒,天下大弊不革,倒了一个严党还会再有一个严党,严党要参,皇上要谏。至君父为尧舜,免百姓之饥寒。君为轻、社稷次之、民为重!这样的道理,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不敢向皇上进言??? 谭大人说我偏激,这就是我的偏激,谭大人可以将我的这番话转给其他人,倘若以此获罪,是我海瑞一人之罪!与你们皆无干系,我海瑞,无党! 31,朝廷的体制,万不能以私相信任而取代。 32,休自身易,休官身难。 33,不跟你说话,说我委屈你,跟你说话,不要字斟句酌。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远之则怨,近之则不恭。女子无才便是德,书看多了,心就重,男人没法子才看书。 34,嘉靖:我大明朝有胆子的不少,有良心的不多。 35,只有架起锅子煮白米,没有架起锅子煮道理。 36,海瑞:“国因人病,医病便是医人,医人才能医国。” 李时珍:“病根呢?” 海瑞:“视国为家,一人独治,予取予夺,置百官如虚设,置天下苍生于不顾,这就是病根!” “一部华夏之史,夏朝、商朝便是只有君王,没有百姓的天下。当时诗经有云:时日曷丧,吾与汝俱亡。可见民不聊生。天下百姓都有了与夏桀同归于尽的心。商革夏命,前数百年还能顾及天下苍生,到了纣王之时,简直视百姓如草芥,顷刻而亡。” “天生孔子,教仁者爱人;继生孟子,道出了: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万古不变之至理。秦朝不遵孔孟,三世而亡。到了汉文帝的时候,才真正明白了这个道理,恭行俭约,君臣共治,以民为本。我华夏历史上,才第一次真正出现了清平盛世,史称文景之治。唐太宗效之,与贤臣共治,又有了贞观之治。之后,多少次改朝换代,凡是君臣共治,以民为本,便天下太平。凡一君独治,弃用贤臣,不顾民生,便衰世而亡。” “到了大明朝,我高皇帝出身贫寒马上得天下,犹知百姓之苦,惩贪治恶,轻徭薄赋,有德惠于天下。但也是从高皇帝时种下了恶果,竟然将孟子牌位从孔庙搬出,这便是不认同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的治国至理,厉行一君独治,置内阁,视同仆人,设百官,视同仇寇,说打就打,要杀便杀,授权柄于宦官,以家奴治天下,将大明朝两京一十三省,视同朱姓一家之私产。传至今日,已历一十一帝。尤以当今皇上为甚,二十余年不上朝,名为玄修,暗操独治,外用严党,内用宦奴,一意搜刮天下民财。” “有多少科甲出身的官员,有良知的拼了命地去争,无良知的官员,干脆逢君之恶,顺谀皇上,皇室大贪,他们小贪,上下一心刮尽天下民财。可怜我大明百姓,苦上加苦,有多少死于苛政,有多少死于饥寒。” “这次去大兴,天子脚下,新年之时,饥寒而死的百姓倒满了大雪之中,地方官视若不见,近在咫尺的京官也不闻不问,内阁和户部不得已拨去了一些军粮,也是虚应用事,还一再叮嘱,千万不能让皇上知道,以免败了皇上乔迁的喜兴。皇城之下尤然如此,普天之下还有多少涂炭之生灵!” 在大兴这几天,我所能做的,也只是救一人算一人。当着那些没有心肝的人,哭都没有地方去哭。李先生一生治病救人,我们这些吃朝廷俸禄的人,却只能看着百姓在眼前,一个个死去。 (李时珍)上疏吧。即便不能为天下苍生普降甘霖,也要在我大明朝万马齐喑的朝野,响它一记惊雷! 37,海瑞治安疏(大明王朝1566版) 户部云南清吏司主事臣海瑞谨奏;为直言天下第一事,以正君道、明臣职,求万世治安事: 君者,天下臣民万物之主也。惟其为天下臣民万物之主,责任至重。臣工尽言,而君道斯称矣。 臣受国厚恩矣,请执有犯无隐之义,披沥肝胆为陛下言之。 陛下天资英断,睿识绝人,即位初年,铲除积弊,焕然与天下更始。 陛下则锐精未久,妄念牵之而去矣。一意玄修。富有四海不曰民之脂膏在是也,而侈兴土木。二十余年不视朝,纲纪驰矣。天下吏贪将弱,民不聊生,赋役增常,室如县罄,天下因即陛下改元之号而臆之曰:“嘉靖者言家家皆净而无财用也。” 严嵩罢相,世蕃极刑,差快人意一时称清时焉。然严嵩罢相之后,犹之严嵩未相之先而已,天下之人不直陛下久矣。 (zhou应龙只是党争之用,明朝那些事儿误。也许海瑞也只是党争礼之用。) 38,此人竟敢如此狂悖辱骂父皇,作为儿子我必杀此人!可作为列祖列宗的子孙,我若能继承大统必重用此人!” 39,孟子: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老子:圣人无恒心,以百姓之心为心 40,几千万百姓,虽有君而无父,虽有官而如盗,两京一十三省,皆是饥寒待毙之婴儿,刀俎待割之鱼肉。 41,国朝以孝治天下,天下便是一家。大明朝两京一十三省,百兆生民,就像这一家的子女,皇上就是这一家的父祖。臣等便是中间的媳妇,凡事但按着媳妇的职分去做,能忍则忍,该瞒则瞒,尽力顾着两头。实在顾不了,便只好屈了子孙也不能屈了公婆。除此以外,别无 42,夫天下者,陛下之家也,人未有不顾其家者。 43,剜得心头肉,医却眼前疮。 44,藩王不纳税,官绅也不纳税,朝廷的赋税全压成平民百姓身上,百姓不堪重负,就只能将这些土地卖给那些藩王或者官绅。如此兼并下去,总有一天,国库会一空如洗,百姓也会一贫如洗。再不改制,便就要改朝换代了。 45,骂皇上是为了将来没有人再骂皇上。 - 汉文帝不尊孔孟崇尚黄老之道,无为而治,因此有优游退逊之短,怠废政务之弊。但臣仍认文帝为贤君,因文帝犹有亲民近民之美,慈恕恭俭之德,以百姓之心为心,与民休养生息。继之景帝,光大文帝之德,始有文景之治。当今皇上处处自以为效文景之举,二十余年不上朝美名曰无为而治,修道设蘸行其实大兴土木,设百官如家奴,视国库如私产,以一人之心夺万民之心,无一举与民休养生息。以致上奢下贪,耗尽民财,天下不治,民生困苦。如要直言,以文 帝之贤犹有废政之弊,何况当今皇上不如汉文帝远甚! 我若不言,煌煌史册自有后人言之。他们是不是想让皇上留骂名于千秋万代? 天下苍生无不视皇上若父.无奈当今皇上,不将百姓视为子民,重用严党以来,从宫里二十四衙门派往各级的宦官.从朝廷到省府州县,所设官员,无不将百姓视为鱼肉,皇上深居西苑,一意玄修,几时察民间之疾苦?几时想过几千万百姓,虽有君而无父,虽有官而如盗,两京一十三省,皆是饥寒待毙之婴儿,刀俎待割之鱼肉.君父,知否? 46集, 圣君、贤主,在史册里,在人心里。 嘉靖:"你们要把这句话记住了,所谓江山,是名江山,而非实指江山。君既不是山,臣民便不是江。古人称长江为江,黄河为河,长江水清,黄河水浊,长江在流,黄河也在流。古谚云‘圣人出,黄河清’,可黄河什么时候清过?长江之水灌溉了两岸数省之田地,黄河之水也灌溉了数省两岸之田地。只能不因水清而偏用,也只能不能因水浊而偏废,自古皆然。这个海瑞不懂这个道理,在奏疏里劝朕只能用长江而非黄河,朕岂可乎?反之,黄河一旦泛滥,朕便治理,这就是朕为什么罢严嵩杀严世蕃等人的道理;再反之,长江一旦泛滥,朕也要治理,这便是朕为什么要罢黜杨廷和、夏言,杀杨继盛、沈链等人的道理。比方这个海瑞,自以为清流,将君父比作为山,水却淹没了山头,这便是泛滥。" 朕知你想让朕杀了你,然后你把自己的名字留在史册里,留在人心里,却置朕一个杀清流的罪名,这样的清流便不得不杀。本朝以孝治天下,朕不杀你,朕的儿子将来继位也必然杀你,不杀便是不孝!为了不使朕的儿子为难,朕让你活过今年! 嘉靖对儿子说,这个海瑞是国之神器,有德者便可得之,朕的德薄,你(天启)比朕仁厚,留给你,将来对付那些贪官墨吏,或者难行新政,唯此人可以一往无前,所向披靡! 47,任何人答应你的事都不算数,只有你自己能做主的事才算数。 48,贤时便用,不贤便黜。

以下为抄来的剧评:

以下为抄来的剧评: 法治与人治是剧中海瑞与嘉靖分执的天平两端,前者如海瑞手中的大明律,后者如嘉靖修道的房间中醒目的阴阳标志,还有他最后训示海瑞时说的一番话: 君既不是山,臣民便不是江。古人称长江为江,黄河为河,长江水清,黄河水浊,长江在流,黄河也在流。古谚云‘圣人出,黄河清’,可黄河什么时候清过?长江之水灌溉了两岸数省之田地,黄河之水也灌溉了数省两岸之田地。只能不因水清而偏用,也只能不能因水浊而偏废,自古皆然。这个海瑞不懂这个道理,在奏疏里劝朕只能用长江而非黄河,朕岂可乎?反之,黄河一旦泛滥,朕便治理,这就是朕为什么罢严嵩杀严世蕃等人的道理;再反之,长江一旦泛滥,朕也要治理,这便是朕为什么要罢黜杨廷和、夏言,杀杨继盛、沈链等人的道理。比方这个海瑞,自以为清流,将君父比作为山,水却淹没了山头,这便是泛滥。 这是一番充满中国人玄妙精神的对话,也于不经意间道出了中国封建王朝构筑的本质——所谓外儒内法,便是以调和阴阳为主,法律条文为辅。在道德的精心包裹下,再严明的法律也失去了自己的力度,日益腐蚀,和光同尘,就像紫禁城的回廊一样,无论是徐阶还是张居正,改革者依靠自己的力量无法走出这样的怪圈,因为他们对抗的不只是严嵩严世藩也不只是嘉靖,而是强大的传统。(说到这里,剧中有一集有一个镜头,张居正退朝时斥责严世藩,严世藩怒而离开,此时镜头俯视拉远,张居正站在紫禁城高大的城墙下,剧情中意气风发的他在镜头前显得非常渺小。本剧的镜头运用真是出神入化) 《大明王朝1566》的悲剧被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腐败是一时一事的悲剧,制度是一朝一代的悲剧,而这种纯净人格与社会形态和现实的冲突所产生的悲剧则是永恒的。当我们在观剧时不自觉地开始和剧中的衮衮诸公一样,对海瑞的一些不切实际的行为不以为然时,转而赞同更加实际也更加讲权谋的胡宗宪、赵贞吉时,我们也就成为了这种悲剧的一部分。这是其他剧集很少会带给我们的观剧体验。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明王朝1566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明王朝1566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