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观音 血观音 8.1分

“镜中镜”的叙事尝试与突围

RAID
2018-04-16 00:41:54

如果说,影片除了机关算尽,云谲波诡的政治博弈以及小棠真的爱情悲剧让我们影响深刻外,还剩下什么的话,毫无疑问那便是导演通过摄影机实现了一次“镜中镜”叙事模式的尝试与突围。 我们都知道卞之琳在《断章》中曾这样写道“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这其中就用辩证的手法阐释着看/被看的叙事困境,而影片《血观音》“窥探式”的叙事模式/摄影技巧无疑是对“镜中镜”叙事的一次尝试,太多的主观镜头使参与者/旁观者以一个更加客观的视角参加叙事并推动剧情的发展,从而形成影片一大看点。 首先影片叙事中的看与被看。每个人都生活在他人的视角中,影片开头便是人们从电视机这样一个镜框式途径中看到,有人发出“救人”的讯息而无从破解急到焦头烂额,这时被两个盲评书艺人随口点破,到后面也是这两位评书艺人在影片中以“不介入”故事的形式参与影片叙事,打破了现实与影片之间的界限。从而建立了影片看与被看的二元对立,与“不介入”式的旁观视角。而影片中很多的看/被看,镜中镜的叙事模式不仅参与叙事也承担着推动剧情的发展,像棠真视角偷看“姐姐”棠宁与两个男人的结合,从而映射出姐姐性格;而母亲的视角下棠真对林翩翩进行的屠杀,

...
显示全文

如果说,影片除了机关算尽,云谲波诡的政治博弈以及小棠真的爱情悲剧让我们影响深刻外,还剩下什么的话,毫无疑问那便是导演通过摄影机实现了一次“镜中镜”叙事模式的尝试与突围。 我们都知道卞之琳在《断章》中曾这样写道“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这其中就用辩证的手法阐释着看/被看的叙事困境,而影片《血观音》“窥探式”的叙事模式/摄影技巧无疑是对“镜中镜”叙事的一次尝试,太多的主观镜头使参与者/旁观者以一个更加客观的视角参加叙事并推动剧情的发展,从而形成影片一大看点。 首先影片叙事中的看与被看。每个人都生活在他人的视角中,影片开头便是人们从电视机这样一个镜框式途径中看到,有人发出“救人”的讯息而无从破解急到焦头烂额,这时被两个盲评书艺人随口点破,到后面也是这两位评书艺人在影片中以“不介入”故事的形式参与影片叙事,打破了现实与影片之间的界限。从而建立了影片看与被看的二元对立,与“不介入”式的旁观视角。而影片中很多的看/被看,镜中镜的叙事模式不仅参与叙事也承担着推动剧情的发展,像棠真视角偷看“姐姐”棠宁与两个男人的结合,从而映射出姐姐性格;而母亲的视角下棠真对林翩翩进行的屠杀,无疑是对女孩性格更进一步的揭露;以及marco视角窥探看林家被灭门更是影片情节重大转折与线索。太多的的看与被看,太多的阴谋与算计,导演采用这样这一种镜中镜窥探式的镜头语言 好像有意去带动大家发现其中的恶,却又在情理中以旁观者的主观镜头来表现,从而有意的拉开我们与叙事情境的距离,来稀释影片给人那种阴森恐怖的气氛。但是看完之后,让人感觉,就像约翰.邓恩写在前头的序一样,“不要去打听那种声为谁耳鸣,钟声超度的正是你的亡灵”。不要以为事不关己,也许是人人皆我,我皆人人。 其次便是影片结构中的看与被看。窥探式的主观镜头稀释了影片给人那种阴森恐怖的气氛,而评书弹词表现形式更是以一种轻松的演绎的选择。在影片的中间有几个片段是评书的唱词参与了叙事,全知视角下鸟瞰式的窥探,从而形成了影片结构上的“镜中镜”的叙事表达与突围 评书图景演绎中,在象征秩序的结构中,说书人以上帝视角的全知视角,讲述恶之花,恶之果的困境,而在评书与观众之间又形成了一次二元对话。 我认为影片叙事模式的尝试是成功的,当然在色彩 构图 以及表演方面也有出彩的地方,但是导演试图以女性为叙事主体,从而去深层次的探讨权力游戏中的政治博弈,无疑还是不够成熟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血观音的更多影评

推荐血观音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