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灭 湮灭 7.3分

克苏鲁与新怪谭

王写写
2018-04-16 00:19:02

之前有朋友想让我出一篇《湮灭》的文字,我犯懒没写。后来热度渐渐过了,也就打算放弃。再后来看到影片被引进公映,我寻思要不还是趁着公映的当口写点什么吧。

但是大陆公映版不可避免地删掉了一些血腥和惊悚镜头,酌情选择。

亚历克斯·嘉兰仍算一个新导演,他所导演的剧情长片只有《机械姬》和这部《湮灭》,都是科幻题材。然而两部电影均掷地有声,获得不俗反响。

嘉兰的科幻风格相当精致,充满了凝滞般的巧思。《机械姬》是密室电影,在一所房间内描述两个男人和一个女性人工智能的故事。它利用恐怖谷效应营造惊悚氛围,并通过逼仄的叙事空间去探究“本我”与“造物”的纷乱关系。当然,不可避免挟带人性的劣根。

在《机械姬》中出演角色的奥斯卡·伊

...
显示全文

之前有朋友想让我出一篇《湮灭》的文字,我犯懒没写。后来热度渐渐过了,也就打算放弃。再后来看到影片被引进公映,我寻思要不还是趁着公映的当口写点什么吧。

但是大陆公映版不可避免地删掉了一些血腥和惊悚镜头,酌情选择。

亚历克斯·嘉兰仍算一个新导演,他所导演的剧情长片只有《机械姬》和这部《湮灭》,都是科幻题材。然而两部电影均掷地有声,获得不俗反响。

嘉兰的科幻风格相当精致,充满了凝滞般的巧思。《机械姬》是密室电影,在一所房间内描述两个男人和一个女性人工智能的故事。它利用恐怖谷效应营造惊悚氛围,并通过逼仄的叙事空间去探究“本我”与“造物”的纷乱关系。当然,不可避免挟带人性的劣根。

在《机械姬》中出演角色的奥斯卡·伊萨克可以说是嘉兰的“老搭档”了,本片中他继续扮演娜塔莉·波曼失踪的丈夫。《湮灭》在影像空间上是上一部作品的升级,风格也更了进一步。

影片改编自杰夫·范德米尔的科幻小说《遗落的南境》,这部小说当年打败了《三体》拿到星云奖,尔后被引进到国内。小说本身承袭自“新怪谭(New Weird)”运动,或曰流派。而这种流派又深受早期的新浪潮科幻、西方奇幻、都市小说、尤其是洛夫克拉夫特的“克苏鲁神话”影响,兼容并蓄发展而成。因此,无论原著的文字还是电影之画面,均彰显着有趣的克苏鲁和新怪谭风格。更重要的是,嘉兰显然找到了适合自己表达方式的素材。

文学改编至电影,大致可分为无修饰(Literal)、忠实(Faithful)和松散(Loose)三种。然而许多电影实际上会运用了多种手法对原著进行重新编排,而非只拘泥于一种。《湮灭》撷取了《遗落的南境》第一部中的部分角色及故事主干,情节和设定细节则进行大刀阔斧的重组。包括莉娜的种族肤色、配角的身份背景(这在原著中是一大悬念所在)、凯恩甚至整个故事的结局等都与原著相悖。但影片很好地保留了原著那种诡异迷离的氛围和“虚无主义”精神。松散为形,忠实于神。

这种“虚无主义”精神自然源自克苏鲁神话,并且时而成为“新怪谭”作品的主题。

克苏鲁神话(Cthulhu Mythos)是以美国作家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的一系列小说为基础,经由奥古斯特·威廉·德雷斯和众多作家完善而成的架空神话体系。强调“人类最古老最本源的情感是恐惧,最古老最本源的恐惧是对未知的恐惧”,这个主旨呈现在克苏鲁体系下许多恐怖、奇幻、惊悚、科幻类作品中。

洛夫克拉夫特,粉丝称为爱手艺大人。生于1890年8月20日,卒于1937年3月15日,是美国怪奇小说作家,一生创作大量小说,生命的最后十年尤为多产,以《疯狂山脉》、《查尔斯·沃德·德克斯特事件》、《克苏鲁的召唤》等作品流传最广,也是克苏鲁神话建立的根基。

Howard Phillips Lovecraft

他在世时候的受关注程度很小,但死后名声却越来越大,与爱伦·坡一并被推崇为20世纪最伟大的恐怖小说家。像史蒂芬·金、兰斯代尔、伊藤润二、艾伦·摩尔、尼尔·盖曼等人均受其影响颇深。而例如电影《怪形》、《战栗黑洞》、《养鬼吃人》,还有“S.C.P.基金会”档案集等作品,也能看到不少克苏鲁元素。

“克苏鲁神话”的核心设定之一是《死灵之书》,这是一本虚构的关于恶魔仪式和失落的知识的魔法书。有时它会是书中的麦格芬,有时会是大家唯恐避之不及的诅咒之物。由此延展开来的,是关于旧日支配者、外神与旧神等一系列“不可名状之存在”的故事。吸收克苏鲁概念或元素的作品,总会有一种强烈的诡异而古老气氛和违背常理、难以理解的内容,而如果出现了超自然存在或特殊生物,则一定是极其怪异、恶心、冷酷而具有压迫感的样貌。

“克苏鲁神话”就像希腊神话和北欧神话一样,神祇都有着自己的性格和做事方式,一个完整的系统支撑着他们所承载的背景故事,创作也比较自由。“克苏鲁神话”中并没有明显的善恶之争,有种超越正邪的价值观存在其中。正如曾经所说的那样,黑暗的宇宙是人类最后的未知地域,而那里不会有明显的善恶观念。

但是在洛夫克拉夫特死后,他的好友奥古斯特·威廉·德雷斯,基于这一系列神秘主义小说的宗旨,建立并完善了克苏鲁神话体系。德雷斯加入了许多自己的基督教价值观,将这些古老而强大的神灵分为地火水风四系,也有了更显著的善恶阵营对立,以及更激烈的戏剧冲突。这种做法被许多粉丝认为是对爱手艺的背叛,将原本奔放且充满想象力的恐怖世界变成了一系列现代奇幻冒险故事。因此不少人并不承认德雷斯的作品,只认定爱手艺的小说为正统。

“克苏鲁神话”的特征是古老、邪异、语焉不详。最迷人的则是其中所蕴含的模糊的恐怖感与暧昧的绝望氛围。洛夫克拉夫特小说的共同主题是:在宇宙中人类的价值毫无意义,并且所有对神秘未知的探求都会招致灾难的结局。人类经常要依靠宇宙中其它强大存在的力量,然而这些存在对人类却毫无兴趣——如果不是怀有恶意的话。

这种典型的虚无主义特征,我们能在《湮灭》中很明显地体会到。故事的一大半时间内,观众与五位女队员一样,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存在,这正是那种不可知的恐怖感。而最终幸存者来到灯塔,所看到的又是她不能理解之景象,同样观众也需要进行积极思考才能接受画面所带来的冲击。实际上,影片已经消弭了大半原著中那种强烈的绝望感,但作为科幻惊悚片,结尾凯恩与莉娜相拥的场景依然令人不寒而栗。

而影片中不少情节处处流露着克苏鲁美学,比如蠕动的肠子、如花般绽放的骷髅、长满苔藓的肉身,以及有个黑洞的灯塔等等。一方面,在影像上,这种视觉设计颇有后现代主义风格,挑战传统审美与理性思考。另一方面,它也如克苏鲁之存在那样,暗示着人类无价值的脆弱性。

就像见过旧日支配者和读过《死灵之书》的人都疯掉了一样,进入“X区域”的前11支队伍,要么无一生还,要么失去理智。依稀记得在原著中,前11支队伍中还是有“人”回来的,但很快便因癌症死去,或者性格大变。

影片里,莉娜一行人找到了上一支队伍的录像,她们看到凯恩等人残忍的切开队友的肚子,里面的肠子如蛇一般活动,而其他人看到这幅景象,则陷入惊惧、痴迷与狂热相交杂的情绪中。

这种先验而离奇的都市怪谭,正是影片《湮灭》和其原著《遗落的南境》,秉承“新怪谭”风格而彰显出的迷人魅力。二者不同之处在于,原著中的故事显然更复杂,有着明确的前史和后续,也显得更加绝望。影片则用三个时空的嵌套结构,以及冷峻阴美的视听和波云诡谲的景观,将故事变得充满深度和隐喻。

“X区域”被一个巨大的薄膜所覆盖。人们并不知道这个薄膜存在的意义,因为实体物质可以通行无阻,但一些电磁脉冲信号和光线却很难正常穿透。由此看来,它更像一个巨大的防辐射罩,只不过非常薄且透明。电影在展现这个大薄膜的时候,自然考虑到光的干涉,于是它就像我们平常吹的泡泡那样,表面流动着斑斓色彩。这种瑰异的奇观营造,犹如定场诗一般,揭示了影片的整体气质。

胡绍晏在《新怪谭的前世今生》中说道:《遗落的南境》作者杰夫·范德米尔,不仅是一位作家,同时也是一名编辑。他与妻子安·范德米尔共同编纂了一个集子就叫《新怪谭》,里面分为促生、证据、论述和实验四个部分,介绍了大量新怪谭风格的作品及这种运动的发展脉络。

Jeff VanderMeer

“新怪谭”如今有两大旗手,一个是杰夫·范德米尔,一个是柴纳·米耶维。杰夫如此形容新怪谭:一种以都市为舞台的架空世界小说,它颠覆了传统奇幻中常见的概念演绎,并以真实复杂的真实世界为起点,创造出兼有科幻与奇幻元素的设定。柴纳也在论文中写道:一场高质量幻想作品的井喷正在全球,或者说,主要在英国幻想小说界出现,这些作品展示出光怪陆离,荒诞不经,栩栩如生的虚幻现实,五花八门的作家也都跻身创作。

China Miéville

米耶维的《巴斯拉格三部曲》是最具代表性的新怪谭作品,以十九世纪工业革命时期的伦敦为模板,创造出一座假想的城市,并涵盖了欧洲城市近代以来的各种政治纠结。同时,巴斯拉格世界中也有许多奇特的类人种族,包括鹰人,虫首人,蛙人,仙人掌族等等。由于其交织的奇幻,科幻,测流,荒诞等多类元素,以及令人咋舌的细节描写和浓郁的政治色彩,巴斯拉格三部曲被评论界称为新怪谭的范本。

杰夫·范德米尔的“龙涎香城”系列也是另辟蹊径,其黑暗荒诞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栗。这座怪异的城市为“真菌人”所占领,真菌孢子可怕的散播能力是他们实行恐怖高压统治的手段。《遗落的南境》显然延续了杰夫对真菌的“痴迷”。

——(胡绍晏:新怪谭的前世今生)

新怪谭发祥于20世纪60年代兴起的科幻新浪潮运动和以克苏鲁神话为代表的一系列非概念小说。但是在新怪谭中,怪物要比爱手艺笔下的神们更具体,性格也更清晰鲜明,在设定上与我们在电子游戏和奇幻故事中常见的没什么两样,实际上是一种降格的处理,但容易被人接受。

《湮灭》其实也是对原著的一种降格处理:将情节和人物关系简单化,甚至有一些去情节化的仪式镜头。然后在视觉设计上大加笔墨,氛围与母题先行。嘉兰的路线是对的,对于《遗落的南境》这样的故事,一部电影自然涵盖不了所有,然而原著本身便是用一种高超形式包裹着一个俗套的故事,因此影片进一步将故事去繁就简,反而生出更多幽蕴。

包括影片结尾的灯塔戏,是目前为止,我今年看到的最迷人的科幻场景。

从本质上来说,《遗落的南境》仍然是外星人入侵地球的故事。但是它在某种程度上,与自己星云奖的手下败将《三体》一样,是依靠科学与想象,颠覆常规的外星人入侵故事。甚至两部作品的入侵者都是因为恶劣的故乡问题而来到地球。只不过《三体》靠着宏大叙事与巨量铺垫,以及与历史结合的复杂人物动机,去体现这种别样性。而《湮灭》则是从设定本身出发,结合“新怪谭”的风格,描绘出另一种高级的入侵手段。

单从影片来看,我们很难说这些外星生命是抱有恶意,还是单纯的出于本能而错乱并复制地球上的基因。但当梅花鹿的角上真的长出了梅花,当鳄鱼演化出了鲨鱼的牙齿,当熊会重复食物的语言时,一切都颠覆了我们的正常认知,也进而引出最古老深邃的哲学问题:我是谁?现在的我是前一分钟的我吗?这涉及到每个有意识的个体对自身的定义。

因此,《湮灭》有着简单的故事和繁复的命题,而视听层面的优秀令它足以通过对白、奇观与结局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嘉兰这一次又奉献了水准以上的科幻作品。他在保持了一定的独立气质同时,也显露出新好莱坞美学风格。当然,单论本片,这种新的影像风格显然受到了克苏鲁和新怪谭的影响。我个人很喜欢这种调性,并希望他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68
15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4)

添加回应

湮灭的更多影评

推荐湮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