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鹰飞 九月鹰飞 7.7分

谁是狐狸谁是鹰

蓝雯轩
2018-04-15 22:36:00

“猎狐最好的时候,通常是在九月,那时秋高气爽,草长叶黄,在辽阔的原野上,猎人们会放出漫天的猎鹰,当猎鹰飞舞时,即使是那最狡猾的狐狸也以为地上有了美味,便纷纷从那躲藏的洞穴中出来奔向那假想中的食物,殊不知自己反而成为了猎人的礼物——只要有一只狐狸出现就会有无数只苍鹰飞起,只要有鹰飞起,那只狐狸就死定了。”

《九月鹰飞》在古龙的小说中,并不能算很出色的一部,或许叶开这个人物,本身就有些“夹生”,潇洒放浪有陆小凤楚留香,重情重义有沈浪李寻欢,深沉孤僻有傅红雪,温柔乐天有花满楼……总之,叶开好像什么都沾点边,但又都没有做到极致。这在着意刻画病态人格或是极致完美的“浮夸派”写作者古龙那里,实在有些特殊——换而言之,叶开,在熊大师的武侠世界中,显得那么干净,健康,于是就难免有些平凡。

平凡的叶开,是古龙笔下小说人物中,最可爱,最乐观,最亲切的一个。在《边城浪子》中,叶开是这样出场的:

叶开是从不带刀的。

秋已深,夜已深。

...
显示全文

“猎狐最好的时候,通常是在九月,那时秋高气爽,草长叶黄,在辽阔的原野上,猎人们会放出漫天的猎鹰,当猎鹰飞舞时,即使是那最狡猾的狐狸也以为地上有了美味,便纷纷从那躲藏的洞穴中出来奔向那假想中的食物,殊不知自己反而成为了猎人的礼物——只要有一只狐狸出现就会有无数只苍鹰飞起,只要有鹰飞起,那只狐狸就死定了。”

《九月鹰飞》在古龙的小说中,并不能算很出色的一部,或许叶开这个人物,本身就有些“夹生”,潇洒放浪有陆小凤楚留香,重情重义有沈浪李寻欢,深沉孤僻有傅红雪,温柔乐天有花满楼……总之,叶开好像什么都沾点边,但又都没有做到极致。这在着意刻画病态人格或是极致完美的“浮夸派”写作者古龙那里,实在有些特殊——换而言之,叶开,在熊大师的武侠世界中,显得那么干净,健康,于是就难免有些平凡。

平凡的叶开,是古龙笔下小说人物中,最可爱,最乐观,最亲切的一个。在《边城浪子》中,叶开是这样出场的:

叶开是从不带刀的。

秋已深,夜已深。

长街上只有这门上悬着的一盏灯。

门很窄,昏暗的灯光照着门前干燥的土地,秋风卷起满天黄沙。一朵残菊在风沙中打着滚,既不知是从哪里吹来的,也不知要被吹到哪里去。

世人岂非也都正如这瓣残菊一样,又有谁能预知自己的命运。

所以人们又何必为它的命运伤感叹息?

菊花若有知,也不会埋怨的,因为它已有过它自己的辉煌岁月,已受过人们的赞美和珍惜。

这就已足够。

长街的一端,是无边无际的荒原;长街的另一端,也是无边无际的荒原。

这盏灯,仿佛就是荒原中唯一的一粒明珠。

天连着黄沙,黄沙连着天。人已在天边。

叶开仿佛是从天边来的。

他沿着长街,慢慢地从黑暗中走过来,走到了有灯光的地方。他就在街心坐了下来,抬起了脚。

脚上的靴子是硝皮制成的,通常本只有大漠上的牧人才穿这种靴子。这种靴子也正如大漠上的牧人一样,经得起风霜,耐得起劳苦。

但现在,靴子的底已被磨成了个大洞,他的脚底也被磨出血来。他看着自己的脚,摇着头,仿佛觉得很不满——并不是对这双靴子不满,而是对自己的脚不满。

“像我这种人的脚,怎么也和别人的脚一样会破呢?”

他抓起一把黄沙,从靴子的破洞里灌进去。

“既然你这么不中用,我就叫你再多受些折磨,多受些苦。”

他站起身,让沙子磨擦自己脚底的伤口。

然后他就笑了。

他的笑,就像这满天黄沙中突然出现的一线阳光。

灯在风中摇曳。

一阵风吹过来,卷来了那朵残菊。他一伸手,就抄住。

菊瓣己残落,只有最后几瓣最顽强的,还恋栖在枯萎的花枝上。

他拍了拍身上一套早已该送到垃圾箱里去的衣裳,将这朵残菊仔仔细细地插在衣襟上的一个破洞里。

看他的神情,就好像个已打扮整齐的花花公子,最后在自己这身价值千金的紫罗袍上,插上一朵最艳丽的红花一样。

灯在风中摇曳。

他又笑了。

窄门是关着的。

他昂起头,挺起胸,大步走过去,推开了门。

……

穿得破破烂烂,懂得忍受苦难,会去欣赏一朵不起眼的菊花,毫不在乎外物的叶开,才能只爱一个女人,才能放下杀父仇恨,才能始终保持冷静清醒。既有着不招人讨厌的正义感(不像李寻欢那样备受争议),又能随时弄一点小玩笑小幽默,无伤大雅,不像陆小凤那样有时候还真有点矫情。他不羁,但并不放浪,他温和,但特别冷静,他豁达,但又偶尔优柔——树叶的叶,开心的开,平凡的叶开,大约是古龙笔下最中庸的人物。

也只有平凡的叶开,才能做一只猎狐的鹰:不是孤独苍凉的狼,不是迅疾强势的豹,不是高贵慵懒的猫——而是一只睿智机警,时刻克制的鹰。

或许是叶开作为男主角少了一些绝对的魅力,还是前有《小李飞刀》后有《边城浪子》都是改编剧大户,《九月鹰飞》夹在中间就生涩了?改编自《九月鹰飞》的影视作品相当少,貌似只有五部,分别是78年徐克的处女作《金刀情侠》、孟飞的台湾电影《九月鹰飞》、香港佳视未上映的《风雷第一刀》和戚冠军的《神刀》,至今几乎全部绝版。唯一流传下来并称为经典之作只有86年刘松仁的《九月鹰飞》。虽然书算不得古龙作品中的最上乘,可是这部电视剧在所有古龙改编剧中绝对算上乘。首先是他非常尊重原著(只是穿插放大了剧中原本的魔教一线),其次,演员塑造的人物也很贴近原著,以至于很多人心中的上官小仙和丁灵琳就是陈复生和魏秋桦的样子。而刘松仁,虽然外表完全不像叶开,愣是用自己的演技演出了一个活脱脱的叶开,也是极品了。

这部电视剧放在今天来看,造型真是土到爆,服装发型配色无一不雷,画质粗糙,场景简陋,配角也特别不上心,给人一种过家家的感觉——然而架不住就是能做到完全让人不出戏。不像今天的武侠剧,不管演员如何卖力,音乐如何配合,服装场景如何精致,分分钟就让人笑场。

两位女主角的造型在今天看来都属于雷死人不偿命那种,挂着一身破布,头发上一堆廉价羽毛——可是,可是,就是有今天大多数女星没有的魅力。

演员的演出当然功不可没。演过阿紫、小公子等剧的陈复生对这类妖女般的人物一直信手拈来,时而柔情,时而狠毒,时而野心勃勃时而甜言蜜语,时而为情所困时而心机算计嫁祸陷害,让人知道她的底牌也无法恨得起来。

至于魏秋桦,确实不是最美丁灵琳,但气质的沉稳通脱,倒也去掉了太多原著中丁灵琳的傻白甜恶评,把她的善良,深情表达得淋漓尽致(她被我们这代人记住的是古天乐版《神雕侠侣》中的黄蓉)。

刘松仁自然不必多说了,即使已经36岁,却能演活一个20多岁的年轻侠士。就如有的人评价,他看上去无法和你想象中的任何武侠人物联系起来,但就是有本事演什么像什么。陆小凤如是,张丹枫如是,叶开还是如此。堪称完美的“整容式演技”。

顾冠忠的郭定也是挺让人心疼的。忠诚温厚,看似高傲其实早已心如海浪。和丁灵琳及叶开的对手戏都不落下风。特别是他对丁灵琳的痴情和对叶开的忠诚。亲眼目睹喜欢的女子和自己尊重的人在一起,还能义无反顾的帮助两人,甚至最后牺牲性命。虽说电视剧中经常有这样的暖男备胎,可觉得刚毅勇猛,又有傲骨的郭定最好。弄得我直叹,郭定倒和丁灵琳更配,叶开应该是上官小仙的。

不过此剧最大的成功之处,是导演对古龙剧中深层含义的把握:狐狸和鹰,原本就在随时转换的,你以为你是鹰时,你不过是只狐狸罢了。古龙喜欢描写江湖之中人性的险恶和复杂。这部电视剧也将原著中最精彩的上官小仙与叶开的纠结,发挥得淋漓尽致。处处显得比叶开聪明,心机深,有计谋的上官小仙,骨子里原本就是只“狐狸”,算计来算计去,反而把自己算计了进去,毕竟人最无法算计的,就是自己的心,自己的感情。和所有古剧一样,最后的胜利者,是最单纯的人。即使不谈正义一定战胜邪恶之类的废话,我们也该明白,在腥风血雨阴谋诡计龌蹉肮脏中能保持单纯的热情和理想的人,往往才是最有力量的。

全局最有看头的就是这两人的对手戏吧?

正如电视剧最后加的那段旁白一样:

九月,又是猎狐的季节,群鹰又会再飞,但是,已经再没有狐狸出现了。以前所有的人都当上官小仙是狐狸,其实她是鹰,而上官小仙也当叶开是狐狸,但是,叶开才是真正的鹰。那么究竟在这个世界上,谁才是狐狸谁又是鹰了,根本没有人知道。

在狐狸和鹰之间转换的上官小仙,实在魅力十足。但和很多人不一样,对于叶开也没有选择上官小仙,其实我觉得也是理所当然的。生活中人们往往选择让自己活得更轻松容易的一个,而不是那个最能激起自己激情和征服欲的那个。

古龙小说中其后还出现了许多“鹰”一样的人物,《大地飞鹰》与《猎鹰赌局》中的卜鹰,但更隐忍的叶开显得有说服力许多。古龙的改编剧很容易陷入一种“装逼”的情境中(熊大侠自己太喜欢装),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偶发卖卖萌,发发呆,发发痴。相形之下质朴许多的叶开,或许更适合作为常规意义上的武侠剧主角吧?有些冲劲,有些迷茫,有些怀疑,有些怅惘。和上官小仙这样极端却“霸道女总裁居然爱上我”的女子谈一场暧昧,若即若离,可以事后十足回味的恋爱。然后娶一个像丁灵琳一样乖巧,善良,有些聪明但又不会给自己压力,又爱自己爱得不顾一切的一根筋姑娘回家——貌似是电视剧常有的青春结局。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4)

添加回应

九月鹰飞的更多剧评

推荐九月鹰飞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