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缝匠 魅影缝匠 7.6分

活着已经很辛苦了,爱个狗屁爱

鸡爪
2018-04-15 22:35:3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第一个小时,我以为电影是赞美艺术家的,顶级传统手工匠人和打工妹的朴实爱情,互相帮助理解,最终获得艺术和生活的双重升华。没想到看差了。“毒蘑菇”出来的那刻,我开始倒正态度,把它当成一部真诚的人生电影来看。

为了让爱人Woodcock尽情展示他的柔弱,好凸显Alma在Woodcock生活中不可替代的分量,Alma不厌其烦地使用毒蘑菇的方式,令爱人中毒,瘫弱在床自理不能。在这过程中,两人各自心知肚明,影片中有许多细节表现了两人不那么势均力敌的较量。台灯下,Alma叮叮当当地做晚饭,而Woodcock不能因此专心画图设计。那些声音在他的工作环境里是被禁止低下粗鄙的行为,但Alma的世界里这些碗筷碰撞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镜头反复在两人的活动上切换,使生活和艺术陡然对立,在生活和艺术之间,一条巨大的缝隙存在于台灯映照不到的黑暗当中。要脉脉温情,就要拉下脸面,要高贵如斯,就只配得上孤独。无数次人们谈起爱情和生活,都在谈仪式派和感受派的彼此厌弃又依依不舍,像一场博弈,谁也没输,谁也不会赢。

“毒蘑菇”的小伎俩,说明,人见不得他人在亲密关系里始终保持高贵和神秘,尤其是爱情。我们大多数人都是这样对待感情的,把赤裸裸当真诚,把

...
显示全文

第一个小时,我以为电影是赞美艺术家的,顶级传统手工匠人和打工妹的朴实爱情,互相帮助理解,最终获得艺术和生活的双重升华。没想到看差了。“毒蘑菇”出来的那刻,我开始倒正态度,把它当成一部真诚的人生电影来看。

为了让爱人Woodcock尽情展示他的柔弱,好凸显Alma在Woodcock生活中不可替代的分量,Alma不厌其烦地使用毒蘑菇的方式,令爱人中毒,瘫弱在床自理不能。在这过程中,两人各自心知肚明,影片中有许多细节表现了两人不那么势均力敌的较量。台灯下,Alma叮叮当当地做晚饭,而Woodcock不能因此专心画图设计。那些声音在他的工作环境里是被禁止低下粗鄙的行为,但Alma的世界里这些碗筷碰撞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镜头反复在两人的活动上切换,使生活和艺术陡然对立,在生活和艺术之间,一条巨大的缝隙存在于台灯映照不到的黑暗当中。要脉脉温情,就要拉下脸面,要高贵如斯,就只配得上孤独。无数次人们谈起爱情和生活,都在谈仪式派和感受派的彼此厌弃又依依不舍,像一场博弈,谁也没输,谁也不会赢。

“毒蘑菇”的小伎俩,说明,人见不得他人在亲密关系里始终保持高贵和神秘,尤其是爱情。我们大多数人都是这样对待感情的,把赤裸裸当真诚,把一切冲动化、非理性非感性而仅仅依靠动物本能式的反应,当成至高无上的法则,和四肢着地的动物没区别。他们还在拒绝以理性或感性去爱人,被爱,他们要的只是互相发自荷尔蒙的占有、控制、依附,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搞起了荷尔蒙崇拜,理性的,在他们眼中是虚伪,感性的,在他们看来又矫情。他们要扒皮见骨,要血肉淋漓,才敢相信一个说爱他的人真情款款,哪怕两个人极不体面、丧尽尊严,他们也乐意把所谓的“爱情”放在尊严和人格之上。

影片中两人互相依附式的深爱是以第一次的食物中毒为确信标志。中毒后的Woodcock承认了自身被掌握在Alma手里的那份懦弱,而把这份扭曲的母性幽灵式地呵护当成爱情。他承认自己爱Alma,就是爱着她的全部,她的单纯,勤劳,掌控,粗鲁,以及她背后巨大的世俗。新年夜,Alma邀请从不社交从不挤在人群之中的Woodcock去跳舞迎新,Alma无疑是感受派,但在这里,却极具仪式感的准备礼服、盛装打扮,这又是世俗给人的框架,即使感受派的人物在一个集体狂欢的日子也会屈从于新年仪式。而日常生活一丝不苟的仪式派艺术家,此刻却拒绝参与。这是一个悖论。说明人在生活或是爱情中,并没有那么固执,规则意识的改变只一念之差,可面对爱人,他们却从不肯退让半步。仿佛这时,尊严又重新变得极其重要。

可对于爱人,又是什么呢?还能理直气壮地认为是爱吗?动物式地征服与从属在这些人身上屡见不鲜,并引以为深情的也不在少数。爱,是让人觉得悲哀的东西。

可是,即便是Woodcock接受了这样一份世俗化的爱情,他的爱人也并不会真正善待他。参加舞会的Alma出门后,孤独的艺术家Woodcock一个人在房子里不安地转悠。接受一份爱情,就意味着接受爱情里巨大的不安。天生敏感者怀疑一切温情脉脉,他在平常而浓烈的世俗爱情中坐立难安,不是怕失去,而是根本上就怀疑,固执、敏感、自我令他取得艺术上的成就,那些尊严、骄傲、荣誉。而生活,生活令他庸俗化,世俗情感使人迟钝。不安的Woodcock终于决定出门,寻找Alma,他趴在栏杆上看Alma随着人群跳舞,被人拥挤到一旁时,Woodcock神情紧张,担心她会受伤。爱,是这样的,给人呵护又给人不安。在爱情中,如果一个男人表现得像个孩子,说明他根本不懂得爱,如果一个女人表现得像个母亲,她也根本不懂爱。不幸的是,这部电影中相爱的两个人,正中靶心。

故事临近结尾,Woodcock没了光彩眼神戚戚,他坐在椅子上,医生让他张嘴,他“啊”地张开,乖巧,顺从,驯服,并带着温柔的笑意同Alma对视。Alma同样温柔又慈爱地回视他。这无疑是一个步步反入为主的女人,用爱驯化一切生活的故事。正如女主人公Alma说道:“我要你,躺在床上,一副无助、柔弱地样子,只等着我去照顾你。然后我要你再次强壮起来,你不会死,也许你希望自己会死,但你不会的。”

Woodcock终于抛弃自我坚持着的一切防御及体面,他承认了一切,承认爱情,生活,艺术,世俗,这些被混为一谈的东西。

他回应着Alma:“在我病倒前,亲吻我吧。我的爱人。”

——“I love you.”

——“I love you,too.”

可,爱是这样的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魅影缝匠的更多影评

推荐魅影缝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