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长卫也许失利,可他并不失败

罗罔极
2018-04-15 20:30:49

自半个月前起,就一直有人想让我聊聊《遇见你真好》。

到如今,它已快下线,票房也定格了。

可仍有读者,坚持在后台留言。

其中一位,说得比较恰当:

五味杂陈。

这正是我观影过程的主观感受。

这也是从客观上,影片催生的两极分化。

一方面,它的豆瓣评分低至4.8,有些观众认为“顾长卫疯了”。

另一方面,又有些观众被感动到黯然神伤,宁浩就发了条微博称“真好的电影”。

这恐怕不是什么客套话。

影厅内,宁浩数度哽咽,据说片

...
显示全文

自半个月前起,就一直有人想让我聊聊《遇见你真好》。

到如今,它已快下线,票房也定格了。

可仍有读者,坚持在后台留言。

其中一位,说得比较恰当:

五味杂陈。

这正是我观影过程的主观感受。

这也是从客观上,影片催生的两极分化。

一方面,它的豆瓣评分低至4.8,有些观众认为“顾长卫疯了”。

另一方面,又有些观众被感动到黯然神伤,宁浩就发了条微博称“真好的电影”。

这恐怕不是什么客套话。

影厅内,宁浩数度哽咽,据说片子放完,他已泪流满面。

坦白讲,《遇见你真好》的缺点很明显——

没控制好角色对白,导致喜剧部分常常尴尬。

也难怪。

导演顾长卫,出生于“大跃进”时期,小学至高中又不断经历“文革”洗礼。

生长于残酷如斯的年代,使包括他在内的“第五代导演”脸上全都布满皱纹。

记得他曾经调侃,暗讽自己是“沙皮狗的忧伤”。

顾长卫与张艺谋、田壮壮,第五代辉煌的同时也尽是沧桑

可现在,恰恰是一个推崇笑闹、抵触忧伤的年代。

顾长卫称,自己坚持拍现代青春题材,是为了能和儿子产生话题,走得近一些:

儿子今年已经十六岁了 我很希望给他点人生的经历 想和他谈谈有关青春的话题 可又不知道该怎么沟通 因此《遇见你真好》对我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

他像一个笨拙的父亲,试图用自己的“土办法”,强行走进下一代的内心世界。

结果,由于审美的差异,以及难避免的代沟,使自己表达生硬、怪象频出。

顾长卫客串片中警察

可有些地方,又颇显“第五代”的内功,不失真挚与动容。

当记者问:作为一个年过花甲的人,您拍九零后的青春爱情故事,难道不会担心与年轻人有隔阂吗?

顾长卫直言答:

我觉得没有本质的隔阂 每十年科学技术可能会有发展变化 有时候可能是巨大的 但是作为一个人的本体 人的情感,是永远不会变的

《遇见你真好》的优点,也很明显——

抛开年代与类型外衣,它本质上所表达的,仍是属于顾长卫灵魂深处的东西。

尤其第一个故事。

像以往的顾长卫电影一样,文生(白客 饰)是个彻头彻尾的理想主义者。

理想主义到,别人在上课,他却写小说。

被教导主任抓现行,他却当着所有人的面,朗读自己写给珊妮(蓝盈莹 饰)的作品。

义无反顾,不计后果。

但他并不是一直都这样。

曾经的文生,木讷而呆板,莫说当众朗读,就算别人看他写的东西,他都会羞赧不已。

他是如何由闷骚变为勇敢的呢?

珊妮对他说:

“你给我也写一篇呗!”

“文生,我们接吻吧!”

接吻是假的,因为珊妮准备了一只气球,代替自己含蓄的身体。

可彼此想要接吻的心情,却真实到极难掩饰。

根本上讲,男性对理想的坚持,起因通常是从女性身上,产生太多憧憬与向往。

理想是什么?

珊妮对文生说过两句话,于电影本身至关重要:

“你知道穿山甲为什么一直打洞吗?因为它要去找穿山乙!”

“你知道X飞行器吗?它可以穿越任何空间,任何时间!”

这时,文生指了指头上,喊道:

“看,X飞行器!”

多年以后,文生与珊妮天各一方。

由于年少引发的种种误会,他们并没能走到一起。

也因为没在一起,文生放弃写作理想,回到高中担任教师。

学校里,他偶然发现一样东西,并以此消解了当初的误会。

他想弥补过错,找回丢失的理想和爱情。

文生拨通号码,对珊妮说:“我是大笨蛋,你回来吧。”

他不知道,珊妮此刻身穿空姐服装,正准备到“X飞行器”上。

“我们明天,天台见!”,珊妮如是说道。

翌日,文生兴高采烈,开车前往故地。

途中,他猛然听见新闻报道,珊妮所在的飞机失联了……

“你给我也写一篇呗!”

“你知道X飞行器吗?它可以穿越任何空间,任何时间!”

文生重新拾起笔,写下关于珊妮的小说。

珊妮离他很远,因为她被永久留在一架失联的X飞行器里。

珊妮离他又很近,因为那架X飞行器,就存在于他的脑海中。

他可以任意地,穿越任何空间,任何时间,找到珊妮。

利用X飞行器(写作),他们重返学校天台。

时空交错的魔幻现实中,珊妮哭了,文生笑了。

这一幕,我虽不至像宁浩那样泪流满面,却也被蓝盈莹深刻的面部细节重度冲击(很遗憾找不到图)。

这一幕,也让我想起《无问西东》,王敏佳遍体鳞伤,仅仅带着一只破水壶,就敢独自去大西北寻找陈鹏。

很显然,王敏佳不可能找到陈鹏。

就像文生,也不可能和珊妮真正重逢。

他们所做之事,是纯粹的浪漫主义,是用一种盲目的理想去对抗现实。

是以精神上的固执和升华,去超越物质世界的死亡。

理想是什么?

“你知道穿山甲为什么一直打洞吗?因为它要去找穿山乙!”

穿山乙(珊妮)并不存在于物质世界,可这丝毫不影响穿山甲(文生)坚持找寻。

真正的理想主义者,就是明知道自己很可能不会成功,却还是坚持要用一颗脱离现实的崇高内心,创建一片精神自留地。

这样的角色,几乎渗透在顾长卫每一部电影里。

2008年,顾长卫执导电影《立春》上映,使女主角蒋雯丽一举夺得罗马国际影后。

蒋雯丽饰演的王彩玲,也作为彩蛋乱入到《遇见你真好》成为宿管王姨。

到底为什么,顾长卫对王彩玲如此执迷?

客观角度看,王彩玲的一生,比文生还更具悲剧性。

《立春》的背景,设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

说到八十年代,让你想起什么?

海子、顾城、崔健。

写诗、读名著、理想主义、文艺青年大狂欢……

我随便搜下“八十年代”,就出现两首这样的歌:

我们同样来自八十年代 在麦田里守望着风的到来 失落的梦里有星辰大海 ——陈斐《八十年代》
我们的爱是少年维特的烦恼 我们的心是约翰克里斯多夫 还有一首诗 一首朦胧的诗 ——张蔷《我的八十年代》

王彩玲就是八十年代,一个标准的文艺青年。

天生长相丑陋,生在破落小城,却爱唱歌剧,欣赏梵·高,读契诃夫。

她梦想扎根北京,并在巴黎歌剧院一展歌喉。

说白了,她就像《西游记》里的二师兄——

生在猪圈,长成猪头,纵使满身污泥,却仍要用一双清澈的眼,凝视远方壮丽的月宫。

可惜有些时候,现实比妖魔更残酷,从小城到巴黎的路途,比西天还更遥不可触。

片中,为王彩玲歌唱部分配音的,是中央歌剧院国家一级演员,尤泓斐。

2001年,尤泓斐应法国秋季国际艺术节的邀请,在巴黎首演歌剧《夜宴》。

演出完毕,受到法国《费加罗报》和美国《纽约时报》,以及欧洲媒体界的无数好评。

也就是说,尤泓斐配音的王彩玲,确确实实具有国际水平。

可由于缺少机遇人脉,再加上环境约束,使得她的命运,陷入泥淖之中。

就如梵·高一样,身处庸常的俗世,她的精神境界飞得越高,在不会飞的大众看来就越渺小。

在中国的一大片土地里,越高深的艺术,越一文不值。

王彩玲的结局,就像文生一样,没得到现实中的圆满。

直到垂垂老去,她也没能冲破阶级壁垒,让观众看到喜闻乐见的“屌丝逆袭”。

她收养了一个女儿,取名王小凡,意为平平凡凡。

她带着小凡来到北京,望着城市中央的壮丽,母子二人同时笑了。

她们脑海深处,依然怀揣理想和愿景,依然让灵魂飞荡在远方。

她们虽然平凡,但却抗拒平庸。

最近几年,我们看过太多的伪·理想主义电影。

打个比方——

《煎饼侠》中,主人公落魄潦倒,并非因为无法拍成理想中的作品,而仅仅只是由于被演艺圈封杀,自己不能再当一个明星。

这是追求崇高理想,还是仅仅只是贪图“成功”?

第三次强调问:理想是什么?

理想是你精神世界的一块自留地。

现实中或许无法达成,过程中或许非常苦痛,但其壮丽与美并不因此而失色半分。

2005年,顾长卫执导的首部电影《孔雀》,一举夺得柏林电影节银熊奖。

女主人公高卫红(张静初 饰),理想成为一名空降伞兵,却被别人用“潜规则”顶替下去。

于是,她将伞和自行车连在一起。

她以壮丽的姿势和心境,向残酷现实勇敢回击。

这就是理想主义。

不怕被外界毁灭,只怕从内心消失。

2014年,顾长卫转型作品《微爱之渐入佳境》上映。

斩获票房2.8亿,足足是《立春》的一百倍。

然而,却有人说,顾长卫变了,向市场妥协了,不配再是中国电影界的一座灯塔了。

没错,《微爱》也是顾长卫所有作品中,我最不喜欢的一部。

影片一改文艺风格,采用综艺流量大咖,背景设定要多俗气有多俗气。

但,静下来仔细想想,我们究竟不喜欢里面的什么?

是微信?是段子?是网络与资本时代的疯狂?还是被伪装成理想的城市欲望?

这些,难道不是真实存在于当下社会的么?

与其说我们讨厌这部电影,不如说我们讨厌这个时代。

本质上,顾长卫其实从未变过。

他拍的始终是那一部电影,讨论的永远是那一个命题。

“梦想三剑客”身处北京,为了拍出自己的电影,甘愿付出一切。

摄影师马呆(曹璐 饰),出卖了朋友,背叛了灵魂,结果被投资人踢出局子。

演员黄小瓜(张鲁一 饰),执迷于票房,明明不断在向社会妥协,却自认为与世俗势不两立,把城市欲望包装成崇高理想,最终酿成人间悲剧。

只有编剧沙果(陈赫 饰),在经历一场泡沫过后,将理想暗暗放在心里,而后收获平实的生活与爱情。

食材还是那些,口味变了而已。

《遇见你真好》的一次映后交流上,有观众对顾长卫直言相问:为什么拍今天这样的电影?

顾长卫说:

每个人都会寻找不同时期,不同的故事,不同的风格 或者是给自己挑战,青春也是丰富多彩的 所以我还是怀着真诚的愿望,来拍这部青春电影

若把“第五代”比作成武侠人物,张艺谋是王重阳,陈凯歌是黄药师,田壮壮是洪七公。

顾长卫,则相当于老顽童周伯通。

内力深厚,勇于尝试新鲜事物,但万变不离其宗。

据传,他执导的下部作品,《暗暗喜欢的男孩》已经立项。

原著我早读过,背景题材更加大胆。

一名女大学生,爱上智障男孩。冲破世俗阻碍和社会偏见,在一起旅行,去远方。

还是那句话:用一种近乎盲目的理想主义,向残酷现实勇敢回击。

最令人感动的:这是一个真实事件。

作品的男女主人公,就存在于我们的世界中。

理想与现实重合,将被怎样改编?

2020年,期待顾长卫,能再为我们带来浪漫的作品。

毕竟,我们琐碎的日常生活中,总需要饮一瓶“脱离实际”的艺术调剂。

微信搜索添加公众号:

luowj1996

不定期推送有独立思考的影视文章。

你的点赞与关注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27
9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4)

添加回应

遇见你真好的更多影评

推荐遇见你真好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