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蜜 甜蜜蜜 8.8分

甜蜜的爱情外衣,苦涩的漂泊主题

笑央
2018-04-15 看过

爱情的外衣,漂泊的主题。

父母的角色没有出现:小军和小婷的父母完全没有交代,李翘的父母只存在于李翘的叙述中,自始至终没有出现过。豹哥的家庭也没有交代。姑姑是小军的长辈,在香港却也是孤身一生,从遗书告知我们“小军是他在香港唯一的亲人”,如果小军没有来港呢?

为什么没有出现在父母的角色?有了父母,哪里还有电影里的那种“自由自在”的爱情和没有方向的漂泊呢?

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电影刻意摒弃了父母的角色,为几个人物的行为免去了道德压力和家庭的干涉。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过自己的生活,寻自己的人生,追自己的理想。爱一个人,守一个人,离开一个人,只要问自己的内心就行,自己做决定。这便是自由自在。

之所以几个人的几种感情都让人感动,都让人觉得它就是爱情,只是爱情的样子各不相同而已,一个关键的地方便在于他们的感情都是由一个独立个体的独立意志所支撑的。不是吗?几乎每段感情都没有来自外界的任何阻碍。爱与不爱,怎么去爱,都是两个人的事,与外界无关。要保证这种理想状态的实现,摒弃掉父母、家庭的外在因素是最好的选择。但凡有了任何来自外界的其他因素的干扰,爱情——至少电影里的爱情便不那么纯粹,也便不那么能够让人动容。

而在爱情外衣的包裹下,实则是一个令人唏嘘的关于漂泊的主题。不提及父母的角色,恰恰也是在强化这一主题。

每个人都是漂泊者,小军是,李翘是,姑姑是,小婷是,泰国妹是,就连豹哥最后也成了漂泊者。

以李翘为代表的大陆人把香港当作淘金城,在港人面前努力否认自己的大陆人的角色。他们背井离乡来港打拼,希望成为香港人。她一心想回乡下建房子,也许是为了母亲吧,等到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理想,一直存在于她和小军言谈中的母亲却去世了。而后因为豹哥,抛下了港人的身份,再次选择漂泊,两年换了六个城市,直到豹哥都觉得累了,想安定下来了,不想豹哥却死在美帝的枪口下,李翘的漂泊不得不继续。

在美国人眼里,并没有大陆人、香港人的区别,因为他们都是外来客。

香港的警察说只要豹哥愿做污点证人,警方保证他平安无事。他不信,跑了,却又死在了美国。这其实是在说,只有在你的油麻地,你才是最安全的。别的地方再像油麻地,终究不是香港,不是你的故乡,不是你的根所在。

李翘终于拿到了美国绿卡,却已经不再避谈自己的广州人身份。在美国,“中国人”组成了一个更宏大的身份共同体。就连香港人都开始跑到大陆做生意,因为大陆的钱更好赚。可真的只是因为大陆的钱更好赚吗?其实,大陆就像那个从来不被提及的角色一样,它像风筝的一根绳一样,系在李翘、小军们身上。

李翘不也跟她仍健在的爸爸打电话说要回去了吗?

更何况,还有邓丽君的歌,用音乐的形式再一次让漂泊的李翘审视自己的身份。

说到底,这部电影用一段自由的爱情,吟唱了一曲凄凉的流浪者之歌。所以看完之后,心情会五味杂陈,感动中夹杂着苦涩,自由中暗藏着孤独。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甜蜜蜜的更多影评

推荐甜蜜蜜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